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72節

開槍了。

梁見空臉上的血色瞬間全無,再也不顧阻攔,直接破門而入,曹勁暗罵一句,叫上人緊隨其後。

地道內伸手不見五指,空氣裏彌漫著難以言喻的潮味和土腥氣,梁見空貼著邊輕而快地往前推進,前方隱有微光,他行如閃電,拔出槍就衝了上去。

很久以後,許輕言問他,那一刻他腦中有什麽計劃?

他似是不願回憶,好半天才說,計劃?活見鬼了,腦子隻剩下祈禱,不要讓他看到她的屍體。

入眼的是許輕言蒼白的臉,觸目驚心的斷指,和李桐握槍的手,以及躺在一邊身體下慢慢流出鮮血的賴冰。這裏應該是李桐早前就準備好的藏身之所,出口也不止一個,房間裏還儲備了食物和水。

梁見空的心髒猛然收縮,他甚至不敢朝許輕言的手看第二眼。

喉嚨發緊,梁見空艱難地喚了她一聲:“輕言。”

許輕言聽到了,身體微動,但並未朝他看。

李桐抓過許輕言,硬是把她的臉掰向梁見空,猙獰道:“打個招呼,怎麽,痛到沒法說話了?”

許輕言依然垂著眼,她的狀態看上去非常糟糕,冷汗涔涔,呼吸微弱,可她還是勉力扯起唇角笑了笑:“不用浪費時間。”

李桐右手的槍就頂在許輕言後腦,他是沒料到梁見空能找到這裏,但事已至此,他也無所畏懼了。

李桐陰沉地看向梁見空:“你怎麽找到這的?全給我站著不準動,把槍給我放下。”

梁見空距離他們隻有三米,但他無法再靠近一步,緩緩蹲下,把槍丟到一旁,但視線一直盯著李桐:“我可以跟她換。”

李桐嗤笑:“這個主意不錯,但我不願意。時間到了,你還沒有完成我給你的任務。”

他的左手壓著許輕言的手,槍口逼近:“來個現場直播,也可以。”

梁見空舉起手:“等一下,你要我怎麽做。”

李桐丟過去一支針筒:“給你快活快活。”

許輕言有些茫然地望向前方,瞬間反應過來:“不可以,不能打。”

李桐像是沒聽到她的話,隻對梁見空說:“你自己選,她的手,還是你給自己來這麽一下。毒嘛,以後還好戒,但這槍下去,她的手可就徹底廢了。”

第一刀下去後,許輕言心裏反倒沒有了恐懼,哪怕廢了她的手,她也不會有一句求饒,但她不能看著梁見空一念之差做出無法挽回的決定。

“不就是一隻手,讓他來,但毒,絕對不能沾。”

李桐拿槍在許輕言掌心來回碾壓:“讓我看看,你的愛有偉大。”

梁見空撿起針筒,死死捏在手裏。曹勁在後麵什麽都聽見了,眼中的怒火要是能點著,李桐早被他燒了幾百遍了。

“我數三下。”李桐收起笑臉。

梁見空麵無表情,直接卷起袖子。

許輕言聽到李桐輕笑出聲,立即知道梁見空的決定,她急迫地想要阻止他:“月初,這一針會要了你的命。”

梁見空緊繃的麵容被昏暗的燈光下打上了了陰影,他低頭看著手臂上的青色血管,心裏自然知道這一針的厲害,但是,他別無選擇。

許輕言受不了這詭異的安靜,她想要知道梁見空究竟有沒有動手。

“你就算打下這一針,他照樣會廢了我的手。”

針頭即將戳破皮膚,毒液仿佛馬上就要囂張蔓延身體的個個角落。

李桐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的動作。

“李桐。”

梁見空突然出聲。

李桐的心跳漏跳了一拍,他向上看去,梁見空的目光冰涼,眸色不知什麽時候變成了棕色,似有鎏金。

就如同他還是少年時,第一次出現在他麵前。

一槍,直接命中李桐的手腕。

完全沒有空擋,這是梁見空這輩子拔槍最快,開槍最果決的一次,他把全部的意念都灌注在這一發子彈上,彈無虛發,對準了他的左膝,令他當場跪地。

後方的突擊隊衝入,梁見空飛快護在許輕言身前,抬頭冷靜地看向曹勁:“槍法不錯。”

曹勁一臉“我艸,活過來了”的表情,笑得有點勉強:“老子手上全是汗。”

“沈月初……”

李桐半張臉緊貼著地麵,眼中布滿血絲,他並沒有打算死在這裏,隻要警方出山搜捕,他就有機會出逃。愚蠢的是賴冰,竟然聽信了許輕言的話,動搖了。

梁見空一麵替許輕言鬆綁,一麵對李桐冷冷道:“我沒有跟你玩遊戲的心情。”

李桐可能永遠想不明白梁見空是怎麽找到他的,不知從何時起,梁見空已然成為鎮在他身上的一座大山。

縱使被人綁著,李桐依然挺著身,不落氣勢:“哈哈哈哈哈,你還記得‘青山焚’之後,你第一次到家裏時,我說過的話嗎?”

梁見空沉默片刻,回過身:“記得。”

“我說,隻有像你這樣敢對自己下狠手的人,才能幹大事。我果然沒看錯人。”李桐又看了眼許輕言,卻一句話也沒說,但他的表情已經很明白。

如果許輕言一直在李家,一切都會不一樣。

梁見空擋住了他的視線,冷漠地看著他被帶走。曹勁從他的臉上讀不出什麽情緒,他不知道梁見空是不是真的對李桐、李家毫無感念,或許有,但都微不足道了。

這一晚的驚心動魄猶如雲霄飛車,終是平安落地。

曹勁站在外麵,看了眼裏頭的二人,沒進去。

梁見空蹲下身,起初有點不敢碰她,尤其是手,她現在脆弱得仿佛一觸即碎。

“對不起。”

這一晚,他把每一處都想到了,卻還是百密一疏。

許輕言笑了笑,牽扯到臉上,還有嘴裏的傷,不由笑著抽了口氣:“我沒事,我知道你會來的。”

梁見空彎下腰:“我背你出去,馬上去醫院。”

許輕言低著頭,右手摸著桌麵,左手僵硬地抬在半空中,小指依然在流血,紅色的液體不斷滴落在她的鞋麵。她慢慢起身,剛抬腳,差點被狹小的桌椅縫隙絆倒。

“小心。”梁見空趕緊扶住她。

許輕言握住他的手,站著沒動。

“怎麽了?”

她緩緩抬頭,眼神有點奇怪,視線並沒有落在他臉上,就好像她並不知道在看哪一樣。

許輕言盡量用輕鬆的口吻說:“我好像,看不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都衝我來,為什麽要這樣,請作者原地爆炸!

罪罪:你的腿還健在,已經是我手下留情了,珍惜吧。

梁二爺:……

第77章

“你什麽時候發現自己看不見的?”醫生拿著片子仔細查看。

許輕言一臉平靜, 垂著眼,想了想, 說:“滾下山坡的時候,後腦撞到了什麽, 我就昏過去了,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看不見了。”

所以, 她壓根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她也不能讓李桐發現自己失明,如果讓他知道自己可能隻是一個累贅, 那才是致命的。

“醫生, 她什麽時候才能恢複視力?她的手指需要多久才能恢複?”

比起在地下時的錯亂,梁見空現在看起來還算鎮定。

醫生沉吟道:“不好說, 她的視神經被血塊壓迫,快的話一兩個禮拜,慢的話……”

“那就是一輩子都有可能?”曹勁煩躁地摸出煙,又硬生生打住念頭, “那手指呢?”

醫生沒有因為他的出言不遜而生氣:“保持心情愉快,化瘀血的藥也在用了, 樂觀點。至於手指, 章主任,你看呢?”

另一名骨科醫生謹慎道:“來前傷口處理得當,手術時間非常及時,手指基本存活, 恢複情況要靠後續複健。”

“醫生你不是安慰我們吧。”

淩俏眼圈都紅了,她簡直沒辦法消化這些事。梁見空是沈月初?李家涉黑?最讓她震驚的是,許輕言的手指斷了,這簡直是晴天霹靂,哪怕恢複得再好,她也無法再重現巔峰時期的琴藝,更何況還失明了,雪上加霜,慘不忍睹。

年度大戲也不敢這麽寫的,比她這一年看的電視劇劇情還複雜。

可她還不是最激動的,李槐抓著許輕言的胳膊就沒鬆開過,少年人一臉緊張:“醫生,我姐不會一輩子看不見吧,她的手還能彈琴嗎?”

醫生還沒說話,許輕言先反問:“一輩子看不見,也沒法彈琴,你嫌棄我啊?”

小太陽連忙剖白內心:“我養你啊,我一輩子養你,我給你寫曲子,彈琴給你聽,讓你每天開心。”

曹勁有些微妙地看了眼梁見空,後者臉色不大好,隱忍二字簡直貼在腦門上沒拿下來過。

“前半句就不用了,後半句還可以。”許輕言朝周圍“環視”了一圈,感覺到低氣壓,開始安慰起這些人,“別緊張,過段時間就好了。”

梁見空卻沒有她這般輕鬆,但他知道,她心裏必定不輕鬆,無非是不想讓他心裏太有負擔。

兩個主任醫生看了這一屋的人,哭笑不得:“病人需要多休息,你們再說幾句,也差不多可以先回去了。”

曹勁一手搭在梁見空肩上:“那我先帶他走了,有些流程要辦。”

許輕言似有不安,目光沒有焦距地看向他們的方向:“大概要多久,晚上過來嗎?”

曹勁手臂緊了緊,打趣道:“我去,沈月初,你熬出頭了。”

梁見空白他一眼,退開一步,整了整被弄皺的衣服。

“……”

梁見空瞥了李槐一眼,小太陽縮了縮脖子,不太甘願地讓出位置。

“你好好休息。”他幫她把靠背放低,望著她的眼睛看了片刻,“我很快回來。”

曹勁跟梁見空一前一後走了出去,淩俏和李槐跟在他們身後。

剛一關上門,曹勁忍不住問道:“我看老許的樣子是打算跟她透個底,她會有什麽反應?”

“跟我反應一樣。”梁見空不冷不熱地回道。

曹勁一噎:“但這是為了你們好。”

“你覺得我現在能離開她?”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見空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隱婚天後,霸上癮!嗬,愛上我的你!邪魅總裁獨寵成癮荒野風聲禁愛危情:惡魔總裁壞壞愛到我懷裏來上等寵愛重生隱婚:Hi,高冷權少!一念情起,有始無終嬌氣今天過來吃糖嗎嬌妻在上:霸道總裁超給力我就在這裏,等風也等你你和我的情深緣淺小少爺隻想占有你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一撩成癮:楓爺,求抱抱何不醉酒思華年嫁入高門的女人第二次初戀獨占鮮妻:寒少,寵上天帝少蜜寵令:嬌妻,休想逃!冷少纏情:老婆,我們複婚吧然後是你他看到光的背麵頂級BOSS:鬼妻萌萌噠雙麵總裁寵妻入骨獨家專寵:總裁是妻奴腹黑老公,離婚進行時
  作者:罪加罪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