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70節

  許輕言就站在他們身後,所以依稀聽到幾句,梁見空的雲淡風輕裏壓抑著太多風起雲湧。

  程然人未到,聲先到:“故地重遊,二爺心情如何?”

  許輕言聞言便知此人靜默這麽久已是反常,他要麽不出現,一出現就是來作大妖。

  既然這一出聲就直指梁見空,他自然不好意思謙讓,迎著程然那個方向,說:“都說是故地了,當然是懷念。”

  程然的身影漸漸清晰,這個場合,他竟穿著一身暗紅襯衣,配上他的臉,實在是難以言喻的風騷,說是去參加喜事還差不多。

  與他相對,梁見空的一身黑色仿佛要融在夜色中。

  程然直接走到梁見空麵前,他們一般高,可以直視對方的眼睛:“懷念?難道不是遺憾,遺憾沒能幹掉我。”

  梁見空配合著感歎:“那還真是有點遺憾。”

  程然環顧四周,見大家都在,不緊不慢地說:“哦,那確實是懷念,懷念跟我朝夕相處的那兩年,還是差點被火燒熟啊?”

第74章

  作者有話要說:  第二更

  李桐和梁見空幾乎是麵不改色, 以李梔以前的個性估計也要跳出來嗆聲程然,但她現在學乖了, 沒有強出頭。

  而其他人,全都聞之色變。夏葵簡直能直接暴起, 被齊了梵拉住了,但齊了梵神色也不好,看起來信息量大到他也有點迷茫。付叔和李梔站一邊, 都是知情人,臉色都沉重了些。

  許輕言感到吹了一夜的風忽然靜止了。

  “青山焚”事件真相撲朔迷離,確實有傳聞說李家安插了一個非常厲害的臥底到程然身邊, 但這事聽著就帶著蹊蹺, 李桐和程然都沒那這個說事,既然沒證據, 加之其他亂七八糟的傳言也不少,傳著傳著也就不當真了。

  可當程然此言一出,就像是平地驚雷。

  程然笑得森然:“堂堂李家二當家,跑來給我當替身, 委屈你了,梁二爺。哦, 不, 沈月初。”

  替身這件事永遠是程然心中的一道恥辱的傷疤,他把身邊最信任的位置留給這個人,卻是被這個人反噬到差點翻不了身,八年前, 他一直以為是自己一早洞察,不然哪天程家被搞沒了,他都還蒙在鼓裏。

  而眼前,要不是許輕言的出現,他還真會一輩子在那慶幸自己明察秋毫。

  許輕言不像是會輕易移情別戀的女人,就連他都無法撼動沈月初在她心裏的地位,梁見空何德何能,除非梁見空就是沈月初!沒錯,並非他一早洞察,而是對方早就想好將計就計。難怪,梁見空對程家的業務往來和人脈關係熟悉到詭異。

  現在什麽都說得通了。一個人為了達到目的,蟄伏多年,遇到危機,轉危為安,甚至不惜改頭換麵,重出江湖。程然以前不過是覺得梁見空是個城府頗深,心思詭譎的危險人物,現在看來,這個人心狠在他之上,這種事聞所未聞,他有生之年碰上一次,也是領教了。

  梁見空一點都不吃驚,麵對程然的尖銳,他淡淡道:“也沒什麽,當領導的,總要深入一線鍛煉鍛煉。”

  看著他若無其事的表情,程然牙根都在發癢,這人心裏的定力太強,看來他的砝碼加的還不夠。

  程然轉身開始找李桐的身影:“李桐,有時候我覺得挺悲哀的,你好好一個老大不做,放手給自己的弟弟,難道就不怕一不小心,什麽都沒了?”

  自家的事關起門來說,對外人,李桐的態度很明確:“我這個弟弟比我有想法,替身這個事,我覺得很有意思,原本以為撐不過半年你就會發現,沒想到兩年了,你才發覺不對。”

  程然被李桐隔空一巴掌,忍著疼,繼續道:“可為什麽要整容換臉呢,你們怕什麽呢,還是,他在怕什麽呢?是怕被初戀情人認出來,還是怕被好兄弟找到,壞了你的事?”

  梁見空從善如流:“你還真說對了,既然要走這條道,過去的人牽扯太多,是麻煩。”

  李桐補了一句:“是我要求見空整容的,成天對著你的臉,我也是吃不消啊。”

  當初,李家因為這個事確實發生過一次比較大的爭執,李梔和李槐是反對的,他們不覺得有什麽,反倒覺得這樣更能打程然的臉,可李桐卻不這麽想,梁見空日後是要挑起整個李家的人,他又對程家如此了解,把他是沈月初的事隱藏起來,更能利用他的這一優勢,讓程然暗箭難防。至於梁見空本人,他同意李桐的觀點。

  就這樣,梁見空和沈月初被刻意製造成是兩個人的假象。

  程然冷哼:“所以,不是梁見空針對我,而是李老大你對我有意見?我一直以為,你是為了梁見空才對我們家這麽狠。”

  李桐麵無表情地回敬道:“我們兩家,從來都不是個人恩怨。”

  程然笑了笑:“所以,我們的恩怨總是化不了,是不是有什麽誤會啊?”程然在李桐和梁見空之間來回踱步,他說出來的話,讓許輕言越來越透不過氣,“可是,我當初要強殺他的計劃,他早已察覺,卻沒反之利用幹掉我,而是假借這個名義,重回李家,這倒是有點奇怪啊。幹掉我再回去,不是更好嗎?”

  程然走到李桐身邊,繞了個圈,站在他邊上,他的雙手都插在褲袋裏,齊了梵隔在二人中間,一身腱子肉幾乎處於隨時暴起的狀態。

  他看著李桐,一針見血:“現在的你,就是當初的我。李老大,你這個弟弟,人才啊。”

  許輕言的心跳猛地開始狂奔,而梁見空眉頭都沒皺一下,全程淡漠地看程然一個人在那演戲。

  夏葵冷道:“程狗,不論你怎麽挑撥,都是沒用的。二爺是大哥的親弟弟,難道還會害大哥?”

  程然詭異地笑道:“是啊,親弟弟,這才可怕。大義滅親啊。”

  夏葵紅顏一怒:“你不要在那指桑罵槐,有話就直接說。”

  程然壓根沒把夏葵放在眼裏:“我是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李桐,我們暫且歇戰,我今天來是很有誠意的,你們要的高純度貨,我有,算是破冰禮。如何?”

  李桐眼皮一跳,可還未等他反應過來,暗處猛然發出幾聲哀嚎,在場的人,包括程然悚然一驚,剛拔出槍,瞬間,他的後腦頂上了一個冰冷的硬物。

  齊了梵第一個暴起,可還沒動手,直接被夏葵一個側踢,猛退三步,他不敢置信地看著夏葵,後者沒給他反應的機會,衝上來把他撲倒在地,低聲道:“別亂動!”

  齊了梵咬牙,仰麵看著身上的人:“你他媽在做什麽?”

  劉海遮住了她半邊臉,她的另一邊臉竟有種悲傷之感:“當初,是老大安排的人圍追我。”

  齊了梵愣住。

  而李桐的身後,拿槍指著他的,不是阿豹,是誰?

  現場在一個快到匪夷所思的速度中被控製住。

  曹勁從程然身後露出臉:“我說你們安安分分的下個葬,不好嗎?”

  許輕言看到曹勁的一刻,繃到頂點的心才緩緩放下。

  一切都還在計劃內,曹勁趕到了。

  “舉起手,把槍放下。”曹勁拿槍頂了頂程然。

  程然沒照做,曹勁一腳踹向他的膝窩,這一腳下了死力氣,程然連個踉蹌都沒有,差點撲倒在地。

  李桐內心已是驚濤駭浪,麵上的肌肉也不禁被憤怒牽扯得有一絲變形:“曹隊,今天是什麽日子,你知道吧,你這麽做,是非要我們動手?”

  “不就是葬禮嗎?嗬嗬,”曹勁神色一淩,“你拿我當猴耍呢,李槐還生龍活虎的,這骨灰盒裏,裝的是什麽,你倒是給我打開看看啊。”

  他指著許輕言身側的骨灰盒,示意她打開。許輕言看上去有些猶豫,不斷地朝李桐看去。曹勁可不管,虎著臉道:“磨蹭什麽?”

  全亂了。

  李桐確實想要測試梁見空,可他想不明白作為親兄弟,梁見空怎麽會反水?除非,梁見空不是他弟弟。想到這一層,李桐後背發涼。可當他想要獲取梁見空身上的毛發去做鑒定,卻發現,他已無法調動人接近梁見空。梁見空身邊的人都無孔不入,全不受他控製,這些年,李桐的太上皇做太久了,他想要收回權力的時候才發現,梁見空實際上已經把他架空了。

  不論梁見空是不是內鬼,這個情況,已經到了最危險的地步。

  許輕言的出現是個意外,李槐的事件更是意外中的意外,卻是李桐收回權力的好機會。他想要借此機會測一測梁見空,所以他放言這一次是最後一票。

  如果梁見空是內鬼,一定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但如果,他把許輕言也拉下水,梁見空幾乎可以肯定不會冒險。

  所以,警方出現,就證明梁見空很大程度上,不會是內鬼。

  可現在都亂了。程然憑空冒出,還蠢到帶著東西來。時機剛剛好,警方的人就在這個時候收

  網。

  他不相信這是巧合。

  最好的證明,就是站在他身後的阿豹。如果阿豹都能跟著警方一同出現,那麽,他跟隨的人是什麽身份,呼之欲出。

  李桐的一雙眼睛死死釘在梁見空身上,後者也被人架著,卻並未有慌張,這是他今晚一直以來維持的狀態,哪怕程然再怎麽激他,他的方寸恰到好處,那是因為他運籌帷幄,誌在必得。

  他們相處了十年,到最後他還是摸不清這個人的心思,別說心思,就連底細都沒弄清。正如程然所言,他不過是第二個程然。

  曹勁瞥了眼挖開的坑:“坑都挖好了,埋個骨灰盒,需要這麽大個坑?裏頭有什麽,都給我撬開!”

  “怕是要讓你失望了。”

  他本來就是故弄玄虛,今天就是一場戲,為了測試梁見空的戲,所以,警方不會查到任何東西。

  梁見空百密一疏。

  然而,曹勁的諷刺令他再次見識到,手腕這種東西,沒有最高,隻有更高。

  曹勁看了眼骨灰盒裏的東西,又踱步到坑邊:“李桐,你這是要大甩賣了啊,好家夥都拿出來了?”

  李桐怔住,失聲道:“不可能。”

  瞬間,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梁見空,隻有他,隻有他能把社裏藏得最深的貨都調出來。而他這個老大竟然沒有收到一絲風聲!

  梁見空站在原地,黑色的襯衣把他的膚色襯得極白,天未明,月色入骨,涼薄的冷意凝在他的眉間,月牙形的傷疤似乎淡了些,有種奇異的美感。

  作為這一晚的幕後導演,他的這最後一場戲堪稱完美。

  梁見空:“大哥。”

  他對上李桐的視線,沒有任何躲閃,李桐低頭陰沉地笑了下,倏然收聲:“我不是你大哥。”

  “二哥!”李梔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這段日子接而來三的打擊幾乎讓她崩潰,“你為什麽要這麽做?”

  梁見空沒有回頭看她。

  李梔想要衝上去,卻被人扭住了胳膊,她一邊掙紮,一邊朝梁見空怒道:“你怎麽能出賣自己的親兄弟。”

  梁見空平靜道:“職責所在。”

  這四個字,他用了十年,才能光明正大地說出來。

  曹勁壓著程然,聽到梁見空這四個字,渾身僵硬。他來之前,接到任務安排,聽完後就炸了,怎麽可能一次把兩隻大王都抓了,這內線的心也太大了,他反對這麽冒險。可這個內線非常強硬,說是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也是最好的機會,不能錯過。

  他原本並不能理解,但卻在這個時候完全明白了。

  曹勁揪著程然的手有點抖,應該說他整顆心都在抖。梁見空泰然處之地站在他麵前,他甚至連說話的語氣都沒變過,可曹勁看著他一張一合的嘴,聽見他說的每一個字,腦中卻一個字都沒聽懂。

  “曹隊。”梁見空出聲提醒。

  曹勁眉頭微動,壓下內心的激動,現在還不是時候,他迅速投入到現場工作,這裏都是他們的人,諒他們也是插翅難逃。

  梁見空蹲在程然麵前,俯視這個被壓在地上的人。程然硬是抬起頭,還在跟製住他的人角力,不斷喘著粗氣。

  “程少,承讓。”

  “沈月初,你怎麽可能算到我今天會來!”

  “我沒有算,我不過是,提前安排你來。”梁見空朝程然邊上看去,“友好”一笑,“你的功勞我會替你記著的。”

  程然整個人陷入了瘋狂,他萬萬沒想到,八年前他差點栽在最近的“替身”手上,八年後,他還是被人從身邊打開了口子。

  而他身旁的吳巨也忘記了掙紮,他是梁見空的內應,從三年前開始,梁見空給他許諾了他無法抗拒的誘惑,而他也從各種渠道了解到梁見空對兄弟是沒話說,絕不會像程然出爾反爾。所以他幫梁見空處理掉了蕭酒,幫他盯著程然的行蹤,今晚更是把程然騙到了山上。

  可他是真的不知道梁見空竟還有一層身份!

  他們全都被他玩弄在鼓掌之中。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