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69節

  許輕言鎮定道:“我沒事。”

  哪怕她再鎮定,遇到這種事,還是會緊張。

  “不要那麽悲觀,那麽多坎,我都過來了,今天也一樣。”

  許輕言露出一絲笑容:“嗯,我隻是想快點過去。”

  外人看來,李家在短短一星期內先是喜事再是喪事,冰火兩重天。

  比起梁見空生日的盛大,李槐的葬禮可以說低調又低調,僅在社裏進行簡單追悼,也因為這件事的嚴肅性,警方雖保持高度關注,卻不會過多幹涉。

  許輕言站在李槐的遺像前,雖然知道這都是假的,但看著那張黑白照片上的笑臉,依然覺得心裏膈應。

  梁見空和李桐分別在遺像左右兩側,李家老大和老二今天都是一身黑,梁見空變回梁見空的時候,氣場也會跟著轉換,尤其今天還穿了全黑,眉眼冷峭,麵無表情,李梔早上看到他的時候,一句話都不敢跟他說。

  許輕言看向李梔,三小姐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默默呆在室內,別人跟她說話,她的反應也是慢半拍。尤其是看到她的時候,簡直跟碰到什麽瘟疫一般,扭頭就走,看都不看她。

  李桐並未出麵致辭,梁見空作為李家的發言人做了簡短發言。這件事也瞞不住自己人,但李槐真正的生死,隻有核心人物知道。另外,王黨和李家的衝突在短短幾天已經激化到無以複加的地步。雖然梁見空刻意藏了消息,但許輕言還是聽到風聲說,李家幾乎血洗王家,端了他們的地下賭場,這事鬧得太大,不少人都被警方抓了進去。

  雖然這麽做李桐也討不到什麽好,但是氣焰這個東西,上來了就壓不下去。王玦躲在警方的庇護下,那麽就不要怪他們找其他人撒氣。

  集體默哀後,李桐拿過骨灰盒,親自交到許輕言手中:“許醫生。一會麻煩你了。”

  許輕言的左臂並未完全複原,她隻能靠右手抱住骨灰盒,左手輕輕托著。她不由掂量了下,很重。

  夏葵看到她有點吃力的樣子,主動上來關心了兩句。自從知道夏葵的經曆後,她便對這個外表灑脫的女人有了新的認識,夏葵在船上時自稱爛命一條,如今想來,不禁噓籲。

  夏葵今天也是一身黑色西裝,這麽看她真的很帥,纖細又俊美。

  “抱不動就交給二爺。”

  許輕言很好奇,王玦被抓,她喜歡王玦,李家挑釁王家,她也是其中一份子,她究竟以什麽樣的心態麵對這一切,表麵上看,她實在太正常了。

  “既然大哥拜托我,我就一定會做好。”

  夏葵撇了撇嘴:“唉,學霸就是死腦筋,什麽事都要做好。”

  梁見空走過來:“好了嗎,車子在外頭。”

  夏葵朝許輕言眨了眨眼睛:“許醫生,放心,我們都是護花騎士。”

  許輕言不明所以,梁見空也時間沒解釋,李桐就在外頭看著,他帶她出門。一路走去,全是黑漆漆的人影,神色也都如出一轍的凶狠,連帶著她的心都越發壓抑。

  李桐是逼著她在眾人麵前露臉,也算是側麵證明她的身份。許輕言直到見到陽光的一刻,不由想到了李槐,他就像是灑了糖的小太陽,現在正在哪裏等著她,而月初就在身邊,那麽眼前的困難便不再麵目可憎,畢竟希望也就在眼前。

  後來,許輕言覺得,這一刹那的陽光,真好啊。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嚴肅臉):其他都可以,但這句話你不能說。

  許醫生:……好。

第73章

  作者有話要說:  收尾比我想象的要難,結局改了又改,輕重拿捏異常糾結,而且題材敏感,有些描述必須慎重。碼的過程中,12月份三次元世界突如其來的事情太多,每晚回到家都要9、10點,熬了幾夜後又不爭氣的生病了,元旦也都在床上養著。不過,我也承認,我的碼字速度確實慢,這篇已經是我最快速完成的文,以往從來沒有日更過這麽久。但心裏也深知大家催稿也是因為喜愛和期待,讓大家久等了,所有的吐槽和抱怨我都收下,都背著。

  所以,今日三更,明日三更,完結。

  還是那句老話,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結局不可能所有人都滿意,而我隻希望給他們一個最合適的結尾跟大家說再見。愛你們!

  一路上是超乎想象的平穩。

  車隊一共五輛車, 許輕言自然和梁見空一輛,他們的車是在最中間, 李桐的車在他們後麵。車上除了Mark,還有賴冰。不是夏葵, 也不是齊了梵,卻是剛上位的賴冰,對於這個組合, 梁見空沒表態,他照常和賴冰聊天,賴冰對他也是相當敬重的模樣, 但許輕言卻嗅到了一絲緊張。

  全程她基本不說話, 骨灰盒安靜地被她擱在腿上,她的右手輕輕護著。

  車窗被她降下三分之一, 風從外麵竄進來,不斷吹亂她的黑發,陽光散漫下來的光束時不時落到她的眼中,惹得她不由眯起眼。

  梁見空看到, 不由道:“太陽太刺眼了,關窗吧。”

  “不用, 挺好的。”許輕言迎著外頭的風, 輕輕搖了搖頭。

  輾轉了幾次服務區,最後一個服務區,天色已經全黑,幾位大佬都下車圍在一起抽煙的抽煙, 放嘴炮的放嘴炮,似乎這就是一趟普通的回鄉送喪旅程。李桐和梁見空站在不遠處,低頭交流著什麽,李桐還笑著拍了拍梁見空的肩膀,完全讓人看不出異樣。

  車上隻有許輕言,Mark也出去解決下三急,她拿出手機,上頭有很多曹勁的消息和未接來電。自從那一晚之後,曹勁對她就發起了連翻攻擊,軟磨硬泡,甚至退讓再三,隻希望她別跟梁見空陷入太深,不要沾手他們的事。

  “他們打算晚飯就在這裏解決了,要下去吃點什麽嗎?”梁見空回到車上,塞給她一杯熱咖啡。

  許輕言接過咖啡,拿在手裏轉了轉:“不太餓,我不吃了,反正快到了。”

  她情緒一直不高,低著頭,梁見空忍了忍,抬手揉了揉她的發頂:“你這樣,讓我擔心了。”

  許輕言愣了愣,說:“那隨便吃點吧。”

  梁見空笑起來:“這才對嘛,又不是世界末日,一副等死的樣子。”

  李梔也下車跟大家吃了點東西,估計是被梁見空和李桐教訓得狠了,她看到許輕言就繞到走,眼神都不肯對視。

  許輕言挑了一碗麵,也沒吃多少,剩下的都是梁見空包了。李桐倒還來跟她聊了幾句,許輕言順勢應著,李桐開玩笑說,梁見空比他更可怕,她不怕,倒是麵對他萬般小心。許輕言但笑不語。

  稍作休整後,一隊人繼續上路,她不是第一次來X城,上次跟著來的時候,梁見空差點掛了,老宅也被毀了,阿豹被迫逃亡,說不上是什麽好的記憶。

  付叔依然留在X城,在邊郊李家的一處自留地守著,今天他們也正是要去那裏,時間上大概晚上11點左右到,然後,按著規定時辰,完成下葬。

  車子的速度慢慢降下來,道路也越來越崎嶇,上下顛簸了一段路後,終於緩緩駛入一處院落,地方不大,支起了幾盞燈,可以看到已經站著不少人等候,看起來都很陌生。

  梁見空為許輕言開門,她抱著骨灰盒下車,付叔正在跟李桐說明這裏的情況,見到許輕言,渾濁的眼眸亮了亮,朝她和藹一笑。

  李桐看了看天色,吩咐道:“抓緊時間,還要徒步走一段路到後山。”

  這夜的月光冰涼如水,許輕言走在山路上,縱使有人打著手電,依然覺得周圍陰暗森冷,風吹在□□在外的皮膚上激起一層疙瘩。

  梁見空護在她身後,始終和她保持半米的距離。

  “知道這裏是哪兒嗎?”

  夏葵不知何時已經走到她身邊,許輕言自然不知。

  夏葵側過頭,似笑非笑:“那你知道‘青山焚’嗎?”

  許輕言愣住,立即回頭朝梁見空看去,他的臉上沒多大表情,察覺到她的視線,問:“怎麽?”

  之前李桐在會上隻說是老家後山,一個字都沒提‘青山焚’,這裏的人估計都知道,隻是礙於那段過去的特殊性,都閉口不提。

  但她沒想到梁見空也沒說,不知是怕她心裏不舒服,還是他自己也不想提及。

  特意選在這個地方,有種莫名的宿命感,輪回了一圈,生死的分界線,仿佛又要重新洗牌。

  許輕言的胃和心髒像是連到了一起,而緊張感加劇了這種生理上的不適,步履越發沉重。

  “你能走我旁邊嗎?”

  梁見空依言走到她身邊,寬慰道:“快到了,就在上麵。”

  他神色如常,全然沒有心有餘悸的樣子,他在大事麵前總是顯得很遊刃有餘。

  許輕言也稍微收起些擔憂。

  終於,他們在一處平地停下。

  付叔站在原地環顧四周,點頭道:“就這了。”

  許輕言看到地上立著兩塊墓碑,應該就是李樹和梁雪的墓。

  李桐也不廢話,直接吩咐帶著家夥的人:“開始吧。”

  許輕言靠邊站,骨灰盒置放在臨時搭起的簡易桌架上,梁見空一直站在她身邊。夏葵和齊了梵在附近警惕周圍的情況。

  夏葵是個耐不住性子的,站了一會,忍不住摸出一隻煙,剛要點上,猛然意識到什麽,抬眼看了看梁見空,訕訕收手。

  梁見空像是沒注意到一般,隻看著挖坑的人幹活。不僅是梁見空這般嚴肅,所有人都神情戒備,現場靜得隻剩下鏟子撬動泥土的碰撞聲。

  “大哥,下麵有人上來了!”齊了梵猛地回過身,跟梁見空和李桐匯報。

  李桐下意識去看梁見空,隻見他也微微蹙起眉。

  李桐沉聲問道:“什麽人,警察?”

  齊了梵這臉色,卻像是見了鬼:“是程然,帶了五個人。”

  此話一出,李桐也像是見了鬼,梁見空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齊了梵征求梁見空意見:“二爺,下麵的人正攔著他,也不知道他這是什麽意思。”

  李家明確謝絕了外人的祭拜,程然這是要上趕著找事。

  夏葵冷笑道:“程狗來送葬的?我們這可沒多餘的地方埋他。”

  齊了梵瞪了她一眼,她不甘示弱:“我隨時可以下去幹了他啊。”

  齊了梵:“……”

  “見空,你看怎麽處理?”

  李桐把難題拋給了梁見空。

  不是警察,而是程然,李桐有點詫異,這不在他的預料範圍,可看梁見空的反應,顯然也是意外,而且把程然叫來,對他也沒好處,那麽,究竟是誰?

  梁見空沉吟片刻,對齊了梵說:“讓他上來,月黑風高,程大少這麽誠心,我們怎麽好攔著他。”

  夏葵陰陽怪氣地笑著,但梁見空發話了,她也就乖乖閉嘴。

  倒是李梔白著臉站出來說:“二哥,這樣好嗎?”

  梁見空故作疑惑:“你怕我們幹不過他?”

  李梔語塞,大哥和二哥都一副天塌下來老子頂著的樣子,她覺得自己的擔心可能是多餘的。

  梁見空在坑邊蹲下,朝裏頭張望了一眼:“見底了沒?”

  下麵的人道:“二爺,還要一會。”

  “繼續,別停下來。”

  “二爺,你說程然來會幹嘛?” 齊了梵還是忍不住過來問他們的軍師,沒辦法,用腦子實在不是他的強項,“這一路沒人跟蹤,他怎麽會知道我們在這,難道是……賣了消息?”

  他刻意壓低了聲音,不遠處的李桐應該沒聽到,可他說完後又覺得不對,要賣消息,賣給程然幹嘛,當然是賣給警方啊。

  梁見空淡淡道:“八年前,程然也來過這。”

  齊了梵:“……”

  所以,程然知曉李家人的墓藏在這座山上,並不稀奇。更何況,道上雖然你黑我我黑你,但有些潛規則還是會遵守的,比如,不抄人家祖墳。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