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68節

  “如果,你不是他弟弟呢?”

  梁見空以為自己聽錯了,猛然頓住。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說我腎沒了的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明天(12.12)更新不定,可能要晚上。

第72章

  她走到他麵前, 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如果, 我不想你再為我背負我的命運呢?”

  兩句問話,梁見空在一瞬間錯愕後, 慢慢冷靜下來。他倏然別開臉,倚靠在書桌邊緣,氣勢全部沉了下來, 周身仿佛有一團看不見的屏障。不似他坦誠自己是沈月初的狀態,許輕言感覺得到,他全身都在抗拒跟她交流這個問題。

  “月初。”

  他的聲音有點飄:“你什麽時候知道的?”

  許輕言有預想過他的反應, 但不太理解他現在這個反應。

  他開始推測:“生日那天嗎?在你跟我告白的時候, 你就知道了。還是昨天,你爸跟你說的?”

  她說要回家的時候, 他就有預感有些事再也瞞不住。加上她昨晚明顯情緒失控,他不得不多想。

  看他的神情有些不對勁,許輕言不由拉住他的手,他僵硬了下, 但沒有拒絕,可就是低著頭, 不看她。

  她彎下腰, 非要看他的臉:“怎麽了,是怪我沒跟你坦白?”

  她並不是故意的,裝作不知道,是怕打攪他的部署。

  “你不需要有任何負擔。”梁見空一開口就把許輕言說愣了, “不用覺得我很偉大,我隻是做我該做的。日記裏說我過得很糟糕,也都是心情不好亂寫的,我也沒有犧牲很多,本來我就沒想好以後自己的出路在哪,正好有了這個機會……”

  “沈月初。”許輕言打斷他,“你很偉大,你也不用為了讓我心安解釋那麽多。雖然,我很難接受這個事實,但是,我都明白,我是那個被保護的幸運兒。最幸運的是,我還能找到你。”

  梁見空明顯一愣,臉色稍緩,可沒好兩秒鍾,又道:“既然你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你,你今天為什麽要把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

  提到這個,許輕言也不讓步:“現在危險的是你,大哥把我拉入圈子,無非是想詐你,你如果太刻意的維護我,反倒會讓他起疑。”

  梁見空自然知道後天的凶險,實際上,他比許輕言更加清楚李桐的試探已經到了高危預警的邊緣。這麽多年來,李桐從未對他有過一絲懷疑,但是這一年,他確實是心急了些,暗地裏加速了部署,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曾經在他是程然替身的時候就已經玩得如火純青,那時候就靠有李桐配合。

  現在,類似的套路,李桐自然有所察覺。

  但他也不能再耗下去,許輕言的出現已經讓原本的軌道發生了變化,所有事情都可能隨時脫軌。以他對李桐的了解,這個男人要麽不出手,一出手必定是大的,這次也不會有假,他必須要抓住機會,釜底抽薪,全身而退。

  許輕言見他終於收起那副氣急敗壞的樣子,上前摟住他的腰:“不氣了?”

  梁見空順勢抱住她:“……不算生氣。”

  “不是吧,我剛才覺得梁二爺好可怕。”

  “……”

  她仰起臉,認真道:“爸說,找到你,是我們全家的幸運,是警方的幸運。但是,我們都不希望真的失去你。”

  “你不會失去我。”

  “這是你說的,不準食言。”

  梁見空遲疑了一秒,說:“不食言。”可他還是有點想不通,“不過,你怎麽會想到是你爸?”

  “我倒不是一開始就想到了我爸,而是先想到你身上有一處有點奇怪。”許輕言遲疑了一下,“我和你第一次見麵的時候提過一句,你不讓人近身,是因為不能被人發現植皮,你當時雖然沒有明確表態,但我還是覺得這其中有點問題。”

  許輕言特意停下來,想看看他的反應,梁見空眯起眼:“接著說。”

  許輕言隻好繼續道:“你在‘青山焚’事件中,真的被燒傷了嗎?那個被燒焦的屍體,不是你,那麽,你肯定已經被偷梁換柱。你的臉上沒有燒傷的痕跡,隻是單純整了容。可身上卻有幾處植皮的痕跡,你是真的受傷,還是以受傷之名,在那個地方也做了植皮,掩人耳目?月初,你身上是不是裝了什麽東西?比如,追蹤器?”

  說到這,她的右手恰好落在他的後腰處。

  許輕言記得在第一次給他做手術的時候,自己無意中觸碰到他後腰的部位,還在昏迷的他本能地抵觸,還有昨晚,哪怕在意亂情迷之時,他依然條件反射地停了下來。

  梁見空覺得和許輕言聊天,真的需要一顆大心髒。

  半晌,他點了點頭:“沒錯,是個追蹤器。”

  梁見空簡單跟許輕言交代了下他這些年的主要任務,就是利用他的身份製衡幾大家族,不能讓一方特別強,也不能讓一方特別弱,目的是要同時削弱,有效控製。所以,‘青山焚’是他一手安排了自己的死亡,因為他發現,程然一死,李家必然做大,大到無法無天,所以,將計就計,既然程然已經開始懷疑,那麽就死給他看。借此脫身,也不會讓李桐懷疑。後來好幾次受傷,也確實是他自己安排。

  但很多時候,他的位置不能實時傳遞,就要靠這個追蹤器定位。

  許輕言鬆了口氣,比起她腦洞大開猜測的什麽控製器,追蹤器還是比較能接受。

  “我有時會琢磨你身上裝個東西做什麽用,如果是替身時用的,那早就不是替身了,還要它幹嘛?想來想去,估計你還有一重身份。”

  梁見空感慨道:“所以,我才不能讓人近身,都像你這麽聰明,我早就不用混了。”

  許輕言搖了搖頭:“如果沒有小槐跟我坦白我才是他姐姐,我也想不到那麽多,我的身世,你是如何得知,我便猜測這一切很可能是我爸安排的。”

  “所以?”

  “月初。”

  梁見空低下頭,他會摘了隱形眼鏡,恢複棕色的瞳孔,比黑色淺一些,有種類似琉璃的質地,他現在的容貌和過去相比銳利很多,可就是這雙卸下偽裝的眼睛,望著她時,依然有著少年時那份純粹。

  “讓我幫你把它取出來吧。”

  許輕言見他陷入思忖,解釋道:“我並不是要阻止你,你要去做你認為正確的事,我支持你,但是,我不希望你陷入不必要的危險。”

  許輕言那句重新調查身世,才是說服梁見空的關鍵。

  他是不敢拿她冒險的。

  比起之前生死一線救人時的大動幹戈,這次簡直是小兒科,許輕言的左手不方便用力,但配合右手,還是很利落地把東西取了出來,傷口很小,縫合也很順利。她拿起芯片仔細看了看,追蹤器芯片比她想得還要小。

  梁見空趴在躺椅上,斜過眼看她一臉嚴肅地研究著鑷子上的小東西,笑道:“已經更新換代過了,以前的那個大一些。”

  就靠這個定位啊,許輕言回過頭問:“我爸以前是你的單點聯係人嗎?”

  提到許歲山,梁見空流露出一絲懷念和敬佩:“不是,他隻是幫我做了很多鋪墊,也幫了我很多,怕我應付不來,親自帶著我完成了很多訓練。後來,有更高級別的人跟我聯係,我和他也不方便多聯係了。”

  “曹勁上麵的人?”

  梁見空沒回應,許輕言明了他不方便繼續深入說下去。

  梁見空撐起半邊身子,左手曲起,支著頭,右手拉過她的手,裹入自己掌心:“言言,他們畢竟是你的親人,你不會怪我吧?”

  許輕言卻很平靜:“知道嗎,小槐跟我說過,有時候他也覺得他們做的是錯的,錯了就要糾正。”

  她隻對李槐特別心疼,對李桐和李梔並沒有過多的感情,反倒是梁見空,才叫人佩服。

  人都是有感情的動物,時間久了,會不會不小心忘了自己的身份,會不會無法對朝夕相處的兄弟出手?幹這行的,定是要心誌堅定之人,尋常人無法承受這種人性的煎熬。

  “現在有幾個人是可信的?”

  梁見空盤算了一番,謹慎道:“沒有人完全可信。”

  許輕言回憶了下剛才開會的情況,問:“夏葵呢,她今天怎麽幫我說話?”

  “我說過,到這個份上,沒有人是傻瓜,她想明白到底是誰救了她,是遲早的事。”

  許輕言不太確定道:“大哥讓我負責拿骨灰盒,所以,東西會在盒子裏?”

  梁見空繞到書桌後,拿出一張紙,一邊畫一邊說:“我倒是覺得,還有一種可能。”

  許輕言站在微波爐麵前發呆,裏頭正熱著外賣,兩人一起討論了半天,不知不覺天都黑了,家裏沒食材,隻好叫了外賣。

  他從背後環住她,下巴擱在她的肩上:“發什麽呆?好像已經熱好了。”

  許輕言回過神,忙去拿熱好的菜。

  “小心燙,我來吧。”

  他人高手長,繞過她輕鬆把晚飯從微波爐裏拿出來。許輕言跟著他坐回到餐桌前,看著他又去拿了碗筷,這才在她對麵坐下。

  梁見空替她盛了一碗粥,許輕言低頭兜起一勺,吹了吹熱氣,喝了一口。

  “對了,大哥單獨找你說什麽?”

  “叫我們結婚。”

  “咳咳咳……”

  梁見空直接把一口粥嗆了出來。

  許輕言冷靜地遞給他紙巾:“我覺得這個建議不錯。”

  梁見空:“……”

  “不願意?”

  “……”

  “那回頭再說吧。”

  “許輕言。”

  “嗯?”

  “別把我的話都搶了。”

  她剛一抬頭,就被他擒住下巴,一吻落下。

  —————————————————————————————————————————

  李槐的“葬禮”,是個明媚的大晴天。

  許輕言這天醒得很早,天還沒亮,她已輾轉難眠。

  梁見空昨晚一夜未歸,隻叫她早點睡,她哪裏睡得著,夜裏醒了好幾次,還是不見他的身影,想給他電話,又怕打擾他。實在忍不住,給他發了微信,他很快回了,在按計劃行事。

  許輕言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已經在身旁,她一動,他便跟著醒了。

  “月初。”許輕言翻過身,摟住他。

  他很自然地抱住她:“嗯,我在。”

  “我不喜歡這個葬禮。”

  “我也是。”

  這一天實在令人不安,兩人在床上又聊了會,便早早起床。早餐好像和平時沒什麽兩樣,兩人很默契地配合,一個人烤麵包,一個人煮咖啡,然後一起坐下來共享早餐。

  但這個早餐又和平時不太一樣。許輕言吃了兩口,就沒什麽胃口,慢慢喝著咖啡。

  梁見空也停下動作,看她臉色蒼白,隔著空氣在她麵前畫了個圈,道:“你臉上全寫著情緒,放輕鬆。”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