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66節

  老媽有點憂心忡忡地看著父女倆的背影消失在門後,她怎麽覺得這談談的氣氛不對啊。

  剛一進門,兩人幾乎異口同聲。

  “你到底在想什麽?”

  “你當初做了什麽?”

  兩人愣了愣,又重新再次開口,並再次撞在一起。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我隻想和他在一起。”

  空氣靜默了許久,許歲年重重的呼吸聲是這間書房裏唯一的聲音。

  “你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了。”

  “不是我有主見了,而是我現在才知道。”

  許歲年踱步到窗前,稍一掀開厚重的窗簾,細密的陽光照在他滄桑的臉上,眼角的褶皺更顯深刻。

  他從沒想過還會有這一天,不知道是他低估了許輕言的執著,還是低估了命運的戲弄。

  許輕言看著他兩鬢的白發,忽然有種不真實感,她的印象中,父親還是那個嚴厲果敢的老公安,不曾想,鐵漢也有老去的一天。

  如果所有的一切都是因她的身世而起,他無非是為了護她周全。

  直到現在她依然有種不真實感,她從沒懷疑過父母對她的愛,所以,不是親生的這個事實給她內心帶來的衝擊是不可修補的。

  “爸,對不起。”

  女兒的這一聲出人意表,許歲年堅硬的心上被敲開一道裂縫。

  許輕言見他沉默,繼續說道:“爸,你不讓我去參加他的葬禮,是害怕我受不了,還是害怕我發現什麽異樣?”

  許歲年回過頭,還是一言不發,隻不過,他緊抿的唇線,看起來很是壓抑。

  許輕言知道她接下來說的每句話都沒有真憑實據,但如果沈月初都能變得麵目全非,而她都可能是梁見空,那麽還有什麽是不可能的呢?

  他闔上窗簾,回到書桌前,雙手撐著桌麵緩緩坐下,他不動聲色地問道:“你找我什麽事?”

  許輕言單刀直入:“我和梁見空在一起了。”

  許歲年皺眉:“誰?”

  “梁見空,人稱萬年大佛,一手遮天的人物,曹勁一直在追查他的犯罪證據。十年前,他臥底程家,就在快被程家識破之時,詐死,改了容貌,回到李家,當起了梁二爺,一當就當了十年。”

  聽到這裏,許歲年還很沉得出氣:“你的意思是,你跟一個流氓頭子在一起了?現在,是找我來報備?”

  許輕言聽到流氓頭子四個字的時候,輕笑了一下:“或許,按照原來的劇本,應該我去當這個流氓頭子。”

  許歲年暗暗握緊椅子的扶手。

  她想了很多遍,沈月初怎麽會知道她的身份,怎麽會去代替她,怎麽可能騙得過李桐、程然,更重要的是,他怎麽可能去犯法。

  除非有人配合他。

  而他是被人選中的。

  許歲年起初還咬牙鐵麵無私,但當許輕言說到最後,那一聲輕微的哽咽,直接敲打在他本以為早就練就得刀槍不入的心上。

  “我今天過來,他應該提前跟您說過,對嗎?”

  許歲年眼皮一跳,抬起頭。

  “但有件事,他到現在都不願告訴我。”

  許輕言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已經在心裏預演了好多遍。

  許歲年聽得有點緩不過神,在他的印象中,女兒還是那個不愛說話,對什麽都淡淡的人。

  許輕言拿出手機,推到他麵前:“我才是梁見空。”

  就在一分鍾前,錢白將鑒定結果發給她,她和李槐親姐弟無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我的命運不應該由他背負。我不敢想象他這些年是怎麽過來的,您見過他現在的樣子嗎,一定見過吧,在他臉上,我幾乎找不到以前的影子。您又知道他身上有多少傷嗎,我真的很怕哪一天,他的身體就垮了。我並沒有怪罪您的意思,可是,為什麽是月初,您怎麽忍心讓他去那種隨時會死的地方,您怎麽忍心,看我傷心這麽多年?”

  許歲年盯著她的手機臉色變了又變,許輕言問他見過他現在的樣子嗎,他見過,也還記得他少年時候的模樣。

  如風少年,帥氣張揚,卻因為心智的早熟,開始懂得內斂情緒,眼中的果敢和堅定,已融為一體。

  許歲年沉默了很久,空氣中的浮塵都不忍打擾這間屋子的寂靜。

  終於,許歲年長呼一口氣:“那孩子,聰明,膽大,心細。但你也要相信,他所做的一切,不僅僅是因為你,他不是個狹隘的人,他心懷大義。”

  作者有話要說:  許醫生:拿錯劇本了。

  梁二爺:我會配合出演。

第70章

  梁見空回到家的時候, 屋裏靜悄悄,且沒開燈。許輕言明明說她已經回來了, 他不由心下一緊,打開客廳的燈, 沒人。他立刻直奔二樓,敲了敲她的房門。

  裏頭沒有動靜。

  梁見空握住門把,並沒有鎖門, 他放輕了呼吸,猛地打開門,屋裏頭依然漆黑一片, 他適應了一會光線, 還沒來得及叫她,突然有人一把拽住他。

  梁見空多年來身體的本能反應是直接反擊, 可他再以更快的反應控製住了自己的手,黑暗中,他被人揪著領子,強行低下頭, 溫熱的吻隨之到來。

  懷裏的人散發著沐浴後的清香,如同她本人一般, 冷淡的誘惑。

  許輕言的吻像是有一種魔性, 梁見空一下子就上癮了。而對方也是,用一種從未有過的強勢咬住他的嘴唇,幾乎不讓他有喘息的機會。

  屋裏的溫度急劇上升,許輕言的腦中熱成一團漿糊。

  許歲年說, 她剛出生就被遺落,梁雪剛生產完,身體非常虛弱,遭到追捕,護不住孩子,而李樹,當年的李家老大,正是最低穀的時候,被逼與老婆走散。而這個孩子,幾經波折,落到了他的手上。

  是個女孩,皮膚雪白,也很乖巧,看到他的時候總愛笑。

  他以為梁雪會想盡任何辦法要把孩子要回去,也想了很對對策,怎麽利用這個孩子把李樹逼出來。

  可梁雪卻沒再出現,隻給他寄來一封信,請他照顧好女兒。

  他以為其中有詐,可再三確認後得知,那時候梁雪身體每況愈下,李樹和大兒子也下落不明,各種悲傷痛苦之下,才做了這個決定。

  梁雪本質上和李樹還是有差別的,她的個性比較溫婉,尤其是麵對女兒的時候,想到丈夫和大兒子都為家族所累,她隻求女兒像一個普通人這般平安長大。

  許歲年和妻子多年未育,本已打算領養一個,眼下這個孩子,簡直是上天帶給他們的天使。

  梁雪沒想到的是,李家命不該絕,重返巔峰,可當她再次看到自己的二女兒時,她已經在鋼琴界初綻光芒,清白的身世,矚目的成績,她悄悄去聽過她的演奏,帶著她的小兒子,卻從未出現過她的麵前,每次與許歲年遙遙相望,都立刻藏起所有情緒,默默離開。

  李樹雖然表麵為了不讓李雪傷心答應不再糾結孩子的事,可實際上他一直暗地裏在尋找下落不明的二子,沒錯,梁雪告訴他,第二個孩子也是一個兒子,這直接導致李樹十幾年來的尋覓無果。

  李樹過世後,李桐按著父親的心願繼續尋找自己的二弟,想要找到人後,強大家族力量。李桐比李樹更加陰沉,手段也很厲害,而梁雪在年邁之後,偶爾會說出些神誌不清的話,她清醒後意識到不對,暗地裏聯係了許歲年,要他也做好準備。

  也就是這幾年,幾家勢力迅猛發展,幾乎到了招搖過市的地步。

  所以,當許歲年第一次見到梁見空的時候,許輕言還隻知道彈琴,根本不知道有個小男生總是悄悄關注她,但他已經注意到這個小少年。

  他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絲生機。

  聰明,不死板,平時不顯山露水,狠起來是個角色,遺憾又慶幸的是,他家境不好,父母接連出事,導致他在一段時間內很消沉,有點迷失生活的方向。

  許歲年觀察了幾年,慢慢摸清他的性格品行後,跟他提出了大膽的建議。尋常人肯定會被嚇到,但如果梁見空是尋常人,那就不會有後麵的事,許歲年以為他需要幾天的時間做決定。

  但他很快理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緊接著隻問了他幾個問題。

  “也就是說,如果我頂替了她的身份,他們就不會找到她。”

  “隻要你扮得好,我想,輕言就能一直平安。他們在找流落在外的孩子,找到後,勢必要為家裏幹活,哪怕不沾那些事,隻要有那個背景,她就很可能無法繼續音樂事業。”

  “然後,我和一個叫程然有點像,可以利用這點雙麵臥底。”

  “我們會給你一個身份,也會對你的外貌進行一次調整,讓你更像程然。李桐很小心,不可能輕易接受你,你需要贏得他信任的籌碼。隻要你能完成任務,就能以警察的身份回歸。”

  “玩得有點大。”

  “你敢嗎?這期間的風險大到我都沒法估計,你甚至有可能會死。”

  少年舔了舔嘴唇,好像並沒有特別在意這個死字,他笑了笑:“叔叔,我是不是再也不能見輕言了?”

  許歲年不作聲。

  少年仰頭,望著天空中孤高的冷月,緩緩道:“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叔叔,別讓她知道,如果她知道了,別讓她去葬禮,我怕自己,難以安息。”

  —————————————————————————————————————————

  絲絨被套的麵料和她身上肌膚的細膩觸感,讓他心跳快到要爆炸,許輕言幾乎不讓他有思考的時間,兩人倒在床上,衣服已經全部散落在地。

  隱隱感到某處騷動的男人,被勾出了些邪火,不得不在一片火燒漫雲中找回一絲清明:“等一下……”

  他剛打算控製住她的肩膀,直起身,隻聽她低低倒吸口冷氣:“痛……”

  他連忙想到她受傷的胳膊,立刻不敢動,然後,許輕言再次揪過他的襯衣領。

  他知道今天她一定和許歲年聊到了什麽,但許歲年隻跟他說了一句話:她比誰都理解你,照顧好她。

  “月初。”

  她的舌尖輕輕舔著他的耳垂,她能想象,如果這時燈開著,他的耳垂一定是鮮紅的血色。

  “如果未知的某一天,我們都會死,那麽活著的每一天,都不要留遺憾。”

  她稍稍鬆開他,兩個人在黑暗中尋找到對方的目光,還有裏麵的欲望。

  “我沒你想得脆弱,也不是真的什麽高不可攀的公主,我也有欲望和渴求,我的欲望是你,我的渴求是成為你的人,聽明白了嗎?”

  她的聲音低緩,仿佛是一股熱流鑽入他的耳朵,酥酥麻麻,一直麻到頭皮,然後直接炸了。

  梁見空的克製在這一刻完全解禁,埋首於她的脖頸之間,一路向下。

  她仰起頭,頸部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右手死死扣住他的後背,迷糊中摸到他的後腰,他忽然停住了動作。

  “別停,”許輕言察覺到他的異樣,清醒了些,“怎麽了?”

  “沒什麽。”

  他的聲音低啞性感,再次落下的親吻阻斷了許輕言的思考。

  許歲年說,最後的最後,那個少年對他說了一句話。

  熱浪翻滾,她的呼吸快要跟不上他的速度,當眼前仿若被海浪淹沒的時候,她的心跳就在耳邊,仿若伴隨著他年少時爽朗的聲音,不斷起伏。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