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62節

但他相信自己是不一樣的。

曹勁稍稍前傾,握緊拳頭,既然硬的不行,就軟的來,他耐心地對許輕言說:“輕言,你可以跟我說實話的,其實他在利用你對不對,你是被逼的?不用害怕,如果他威脅你,我也能保護你,還有你的家人。告訴我,你為什麽會出現在他身邊?”

尷尬的沉默,曹勁正要繼續曉之以理的時候,許輕言忽然低聲開口:“我隻是恰好出現在那裏。”

這句話她已經說了不下十遍,她不嫌煩,他們聽得都煩透了。

然後,她又說了句:“恰好跟他告了白,恰好我們剛在一起,就被你撞見了。”

告白,在一起,這幾個字簡直讓曹勁暴跳如雷,曹勁吸了口氣,看著她毫無波瀾的麵,問:“你覺得這種巧合我會信嗎?那裏有什麽,你一定知道的,不然以你的個性,你不會去。你是不是,在暗中調查月初的事?所以,才不顧危險接近梁見空?”

許輕言怔了下,曹勁的直覺一直很敏銳,她很快重新低下頭。

曹勁又把梁見空這一年來操控的幾個事件都拿出來說了一遍,一個個要核對許輕言當時的狀態,她在哪,和誰在一起,做了什麽。

許輕言像是要把杯子看穿,就是一言不發。

曹勁忍不住道:“輕言,你不需要這麽做。你隻要把你現在知道的都告訴我。如果你繼續不說實話,那麽你現在所做的不僅葬送了自己,還妨礙司法公正。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就是他們那群敗類把月初拖下了水,要是沒有他們,月初不會這麽早離開我們,你和我一樣都痛恨他們,不是嗎?”

許輕言還是沒多大反應,曹勁是真的心疼她這個樣子:“不要自己犯傻,交給我來。”

許輕言慢慢掀起眼皮,黑白分明的瞳仁中印出曹勁英俊的臉:“你很了解我嗎?”

曹勁覺得這個問題根本沒必要問:“我們認識很多年了。”

許輕言默默點頭:“我認識你十五年。”

曹勁盯著她的麵龐,想從上麵找到十五年的情誼,但她的冷淡令他的心不住地往下沉:“所以,你不是被逼的?你要玩真的?許輕言,你認識他才多久,你要包庇他嗎?”

許輕言兀自笑了笑,身體微微後仰:“曹勁,我什麽都不知道。你也不要再問我了,你要是覺得我也參與了什麽,要麽拿出證據,把事情算在我頭上,我也無話可說。”

“你怎麽可能會做這種事,你和他們不同。”曹勁不免有些煩躁,“你根本不是那樣的人。”

“誰知道呢。”

她竟是無所謂地笑了笑,曹勁有些晃神:“我沒想到你已經陷得那麽深了,什麽時候開始的。那次吃飯的時候,你已經認識他了對嗎,你還騙我說你們隻見過一次。”

“不用再多說了,曹大頭,你既然很了解我,就應該知道,我不願多說的,一個字都不會說。”許輕言回避了他的問題,隨後再次陷入沉默,把玩起手裏的杯子。

“許輕言。”曹勁心頭一陣翻湧,忍不住握住她的手,觸感冰涼,令他為之一愣,“你根本不是走這條道的女人,他就是一個漩渦,你跟著他隻會越陷越深,現在還來得及,我可以幫你掙脫出來。難道你真的……喜歡他?”

許輕言淡淡地望著他的手,眼神有一瞬間的複雜,但很快清明。她掙脫開來,抬頭,薄唇微動:“許輕言不是以前那個許輕言了。”

這句話仿佛擲地有聲,砸出金屬般強硬的感覺。她的這句話也仿佛鑿穿曹勁的腦門,讓他深感震驚以至於一時間無法言語。

而後,梁見空來保她了。

何冠說她還真有點二夫人的架勢,被曹勁狠狠罵了兩句。

曹勁陰沉沉地看著外頭那輛黑色轎車,在他看到車子的同時,梁見空似乎也看到了他,立刻走了過來。

曹勁眯起眼,猛地吸了口煙,衝著空中噴出一道白霧。

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在等許輕言。

“你一直在這等著?膽子夠大啊。”

“多謝曹隊的關照。”

梁見空不跟他廢話,走過去牽起許輕言的手。

“等一下。”曹勁擋住他的去路,梁見空坦然地看著他,“你知道我和她認識嗎?”

他這話問出來是給許輕言聽的。

“知道。”

“哼。”曹勁嘲諷道,“那你現在是什麽意思,拿她威脅我?”

“不敢,也不會。”

“我能信你?”

“曹隊,我知道你對我偏見很深……”

“哼。”曹勁一個勁地冷笑。

梁見空沒有在意,繼續道:“我這人沒什麽本事,但護著自己的女人,還是有這個能力的。”

曹勁簡直要把嘲笑兩個字砸在梁見空臉上,梁見空淡然地看著他氣極的模樣,他是真的一點不在意,他怎麽會在意自己的好兄弟的嘲諷呢?

曹勁一口煙直接噴在梁見空臉上:“她今晚差點死了,你他媽說你有這個能力?”

梁見空被點了死穴一般。

曹勁爽快極了,因為眼前這個好像無所不能的梁二爺被他說得啞口無言。

他覺得自己戳中了他的要害,死命地說:“最好你不是故意的,要是你利用她做點什麽……”

“夠了。”

許輕言無法看著曹勁對著沈月初說出一句句捅心窩子的話,哪怕她知道曹勁現在什麽都不知道,他隻是站在保護她的立場,可她就是聽不下去,要是哪天曹勁知道站在自己麵前被自己噴的人是沈月初,他一定會後悔到死。

就像她一樣,過去質問、懷疑、咒罵梁見空得越多,現在就越後悔。

“曹勁,我很累了,讓我回去吧。”

曹勁顧及許輕言的身體,嘴角抽了抽,壓下火氣,站到了一邊。

梁見空卻在臨走前突然轉過身,對曹勁說:“我和你一樣,都希望她永遠幹淨,一生平安,今晚是我的錯,不會有下次。”

曹勁頓了頓,他第一次見到梁見空跟他這麽正經說話,就像是起誓一般。

第66章

等他們回到梁見空的住處時, 已經是第三天的清晨。梁見空並沒有多問許輕言接受什麽審訊,什麽能說, 什麽不能說,許輕言心中門清。而王玦被捕, 事情已被定調,至於後麵會不會生變,也很難說, 王家不會舍棄大小姐,李家不會放過王家。

眼下,他隻擔心她的身體扛不住。

“能自己洗澡嗎?”

“不能。”許輕言認真地看著他, “你幫我?”

“……”梁見空蹲在她麵前, “故意的吧。”

許輕言點點頭。

梁見空真的要被她打敗了:“要麽我在外麵等你?你慢點洗,左手別碰到水。”

“我是醫生, 我比你清楚。”

“是的,許醫生大人。”他掐了掐她的臉蛋,許輕言愣了下,被這突如其來的親昵, 心中一片柔軟。

梁見空又指著地上的筐說,“幹淨的衣服就在這裏, 拿不到叫我。”

因為手臂的關係, 她洗得很慢,等把身上都洗幹淨後,她才走出浴室。她一邊擦著頭,斜眼看去, 梁見空坐在沙發上,呆呆地看著地麵。

“梁見空?”

梁見空像是大夢初醒:“洗好了?”

她坐到梳妝台前,梁見空走到她身後自然地接過毛巾替她擦拭起頭發。

一時間,靜默無言。

“小槐有跟你說什麽嗎?”

他一直在思考,為什麽許輕言會突然當場告白,他是梁見空,在她的腦海裏應該是害死沈月初的人,哪怕是為了氣王玦,她也不會做這麽喪失理智的事。

那麽隻有一種可能,她已經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可短短的一個晚上,是什麽讓她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梁見空現在隻能想到是李槐告訴了許輕言。

許輕言側過頭,他正好束起一縷頭發,拉扯之中弄痛了她,梁見空忙鬆開手:“抱歉,我走神了。”

“沒什麽,你剛才問我小槐有說什麽是嗎?”許輕言轉過身子麵朝他,很平靜地說,“沒有。”

梁見空稍微拉開點二人的距離,再次蹲在她身前,牽起她的右手,握在手心裏捏了捏,把她的神思拉回來。

“怎麽了?你有話跟我說嗎?”

她等待著,他捏著她的手,掌心幹燥溫暖,她回握住他,十指交叉。

梁見空牽起她的手,放在唇邊摩挲著,她的臉立刻又燒了起來,手還在他唇邊,她不敢動。

他暗啞著嗓子,問:“你知道我是誰嗎?”

他等待著,她靜靜地坐在那,沒有馬上回答,她心中明白他這個問題的含義,可如果他不願意在她麵前摘下麵具,如果她的揭穿可能讓他付出的一切,包括他所謂的死付諸東流,她便會止步於此,裝作什麽都不知道。

須臾,她清冷的聲音響起:“梁見空。”

“所以,你還是願意跟我在一起?”

“是。”

“你變了。”

“哪裏變了?”

“變傻了。”

“……”

“不然怎麽會喜歡上我。”

許輕言一副認命的樣子:“傻就傻吧。”

梁見空眼神深邃,眼底的愛欲漸濃,他凝視著她,像是要把她這一刻的模樣刻在心裏:“謝謝。這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一天。”

“可我希望你以後每一天都能感覺到幸福。”

梁見空很想說,我不敢奢望,現在就足夠了,但看到她一臉期許的表情,他又親了親她的手。

許輕言笑著說:“生日快樂。”

他卻意外地平靜:“你知道今天不是我的生日。”

許輕言心跳在胸腔內不斷加速,掌心泛起潮意。

“你本來打算送我什麽生日禮物?”

“我練了首曲子。”

梁見空錯愕:“你練了首曲子?你不是不彈琴了嗎?”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見空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隱婚天後,霸上癮!嗬,愛上我的你!邪魅總裁獨寵成癮荒野風聲禁愛危情:惡魔總裁壞壞愛到我懷裏來上等寵愛重生隱婚:Hi,高冷權少!一念情起,有始無終嬌氣今天過來吃糖嗎嬌妻在上:霸道總裁超給力我就在這裏,等風也等你你和我的情深緣淺小少爺隻想占有你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一撩成癮:楓爺,求抱抱何不醉酒思華年嫁入高門的女人第二次初戀獨占鮮妻:寒少,寵上天帝少蜜寵令:嬌妻,休想逃!冷少纏情:老婆,我們複婚吧然後是你他看到光的背麵頂級BOSS:鬼妻萌萌噠雙麵總裁寵妻入骨獨家專寵:總裁是妻奴腹黑老公,離婚進行時
  作者:罪加罪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