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61節

  C某某不在。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12-04 10:59:13

  甜痞子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12-04 11:18:01

  感謝澆灌營養液的各位小公主!~

  許輕言像是受了驚, 倏然睜大了眼睛,腦中全是震驚後嗡鳴聲, 她看著他俯下身,抵上她的額頭, 四目相對,兩人都能感受到對方急促又灼熱的呼吸,有什麽即將破土而出。

  他卻直起身:“走吧, 你的手臂不能耽擱。”

  後麵的何冠:……你們當我不存在是吧!

  許輕言心跳的節奏還沒恢複正常,他的話就好像聖誕禮物的盒子,可誰知打開盒子……裏頭還有一個盒子。但她心裏知道, 這不是個最好的時機, 何冠就在他們身後,所以, 梁見空的這句話是在暗示她什麽,想要給她一份心安嗎?

  宴會廳裏的人還在那僵持,梁見空沒帶許輕言過去,兩人直接要去醫院, 何冠連忙給曹勁去了電話,曹勁立馬帶人跟了出去。

  “曹隊!”王玦忍不住叫住他, 他要是走了, 李桐分分鍾能撕了她。

  “怎麽,你也想跟我回去?”曹勁看出來王玦的一絲慌張,也是奇了怪,這個向來眼高於頂, 手腕毒辣的女人,也會有害怕的時候。

  王玦這一晚上受足了氣,她的自尊被許輕言碾成了渣,多年來的愛戀得不到回應,還要被人欺辱,好啊,大不了大家魚死網破。

  “有人拿槍威脅我,誣陷我蓄意謀殺李槐,你不帶我回去協助調查嗎?”

  許輕言看了骨科,左手臂關節處已經紅腫得很厲害,拍了片子,輕微骨裂,醫生在給她上夾板的時候,梁見空站在走廊上,一人默默地望著夜空,他的視線沒有焦距,漫無目的似的。

  許輕言再次出現在他生命裏的那一天起,他就明白,這一刻遲早會到來。也是從再次見到她的那一天起,他生活在深深的矛盾和焦慮當中。

  他知道把她放在身邊是下下策,可他還是這麽做了。李槐說得對,她的出現猶如一道閃電,劈開了他黑暗的夜空,他的目光就再也無法從她身上移開。

  是他埋藏在心底最無法見光的自私和貪婪作祟,渴望她在身邊的每一分鍾帶來的美好。

  他能在所有人麵前偽裝得天衣無縫,卻無法在她麵前泰然處之,他的每一個毛孔無時無刻不在叫囂:不要用那樣仇恨的目光看著我。

  我是……月初啊。

  程然怎麽誤導她,他都沒不曾正麵辯駁,他就像是美女與野獸故事中的那個野獸,滿是自卑和驕傲,甚至算得上是一種扭曲的任性,她那麽聰明,怎麽可以被人蒙蔽雙眼。

  可他忘了,是他自己把一切部署得那麽完美,從外貌到性格,在她眼裏,他就是個完美的陌生人,還是一個“殺人凶手”。

  可她的公主,終究是認出了他。

  他既高興又恐懼,恐怕沒有人能夠體會他此刻矛盾的心情。

  他知道,許輕言聽懂了他那句暗示。既然她願意回到他身邊,在所有人麵前承認她的感情,在曹勁麵前毫不遮掩,而她最大的願望,不過是個沈月初,他願意冒著所有的風險,隻還給她一個沈月初。

  他也知道,以後的每一步,都要在刀口上舔血了。

  兩個人從急症室出來,曹勁就站在門口,他的臉因為常年風吹日曬,早就不白,這時候臉色更是沉得發黑,整個一包公。

  許輕言倒是挺平靜,對麵是曹勁,她再熟悉不過的曹大頭,可正因為是曹勁,她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月初既然這麽多年都以梁見空的身份跟曹勁交鋒,便是他不想讓曹勁認出來。

  許輕言:“現在就走嗎?”

  曹勁深深看了梁見空一眼,他隻是看著許輕言,似乎在看她的傷勢處理是否妥當。曹勁對梁見空這個人一直摸不透,就連他的個性到底如何,他也吃不準,這個男人城府很深,但曹勁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人見過他這樣的神情。

  好像,全世界就在眼前。

  覺察到曹勁的視線,他也不過是淡淡回以一瞥。

  “你跟我的車走。”

  “好。”

  幾個人走出醫院大門,一個個都沉默得要命,曹勁渾身不舒坦,恨不得找個沙包發泄一頓。

  梁見空低聲安慰道:“我很快會接你出來。身體受不住要說,曹勁不會為難你。”

  許輕言知道他不想她被帶走,但形勢上,曹勁那邊是不會妥協,她不想兩個“兄弟”為她起爭執。

  “我知道,你放心吧。”

  曹勁冷眼看著還膩在一起的兩人,直到他看到梁見空輕輕在許輕言的額角吻了下,許輕言竟然溫順地接受了,他直接炸了:“梁見空,有完沒完?”

  許輕言默默鬆開梁見空的手,朝曹勁走去:“出發吧。”

  曹勁黑著臉,從來沒覺得許輕言這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這麽可恨。

  車裏隻有曹勁和許輕言,何冠被趕到另一輛車上。曹勁的車,許輕言不是第一次坐,車裏的煙味很重,每次曹勁載她,都要通風好長時間,誰叫許公主不喜歡煙味呢。

  但她今天卻是第一次坐在後座,沒有坐在他邊上。他把駕駛座和副駕駛座的車窗打開,冷風倒灌進來。

  許輕言知道曹勁心中的風暴已經越釀越大,她不去催,就等著。

  曹勁克製著自己,壓低了聲音:“許輕言。”

  “嗯。”

  “你跟他在一起了?”

  他顯然是明知故問,可就是不信,偏偏還是想從她口中得到證實。

  “嗯。”

  “許輕言!你他媽瘋了嗎,你知道他是誰嗎!”車子剛好停下,曹勁的怒吼震得外頭路過的行人都莫名地朝他們看,而許輕言坐在後麵,紋絲不動。

  “我知道。”

  曹勁從後視鏡裏看著許輕言淡漠的表情,心頭的火越來越烈:“他是害死月初的人,他把程然整得差點翻不了身,他把李家捏在手心裏。許輕言,你是不是神智不正常了,你跟他在一起,就是背叛了月初!”

  提到沈月初,許輕言的神情微動,她知道曹勁生氣,但她也沒辦法跟他說明真相,隻好忍著氣,說:“你覺得我背叛了月初?可你怎麽知道,梁見空就是害死沈月初的人?”

  “還用說?這個事,我早就查過,我盯著梁見空不是一年兩年了,你知道他的外號嗎?萬年大佛,知道什麽意思嘛,就是誰都逃不出他的五指山。這樣一個人,你玩得起嗎?”

  許輕言沒有被曹勁挑起情緒:“我沒玩。”

  曹勁一愣,同時心裏頭的火被一桶冰水澆了個透:“什麽意思,你還打算跟他天長地久?”

  許輕言疲憊地閉上眼,這一晚她經曆了太多,實在累到無力多言。

  “許輕言?”

  “我有權保持沉默吧。”

  “……我不是以警察的身份跟你說話。”

  “那你不是更應該祝福我?”

  曹勁:“……”

  他真是忘了,許輕言嘴巴厲害起來,沈月初都得甘拜下風。

  眼看就要到局裏,馬上就沒有兩人單獨說話的機會,曹勁忍不住問道:“程然,你也認識?”

  “認識。”

  “……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以為他是月初,激動得想跟你說。後來經過了好長時間,才確信他不是。我其實最怕的,是你遇見他。”

  “他不是月初,很好分辨。”

  曹勁看向後視鏡裏的許輕言,她也正看著他,車裏光線很暗,他隻能隱隱看到她的瞳孔中的微光,以及聽到她清晰冷淡的聲音:“沈月初從來不會利用我。”

  許輕言由曹勁親自審問,這個時候已經是淩晨1點了。

  可接下來的情況,遠遠超出他的預期,王玦那邊先行審訊完了,直接爆出一起命案,兩條人命,其中一條還是李槐,李家的小少爺。

  曹勁的大頭有點大了,難怪李桐板著一張死人臉,王玦恨不得往警車裏鑽,還有……許輕言一身的血。

  “今晚19點30到24點,你都在哪裏?見了什麽人?做了什麽?”

  許輕言簡明扼要,說重點:“19點30分之前在家,19點30分之後在死者之一的車上,我不認識他,以為是來接我的司機,但途中他打算謀害我,我跳車逃了出來,正好李槐給我來了電話,他趕到現場,他為了救我,兩個人搏鬥起來,雨天,事情發生得太快,我聽到兩聲槍響,然後兩個人先後喪命。大概是22點之後就到了李家會所,之後去了醫院,現在在警局。”

  她說得簡單,但曹勁聽得心驚肉跳。

  她的表情在這番陳述裏沒有任何變化,直到說到兩個人先後喪命的時候,她的聲音有一絲顫動。

  曹勁聯想到剛才她那一身浴血的模樣,再看到她現在波瀾不驚的樣子,突然胸口悶到不行。許輕言從來不是個會撒嬌的女人,以前讀書的時候哪怕吃了暗虧,她要麽隱忍,要麽爆發,但從不會哭哭啼啼示弱。

  因為這種個性,他總覺得她活得太辛苦,公主的孤高和獨立,他以前以為隻有沈月初能讓她開懷,但現在,出現一個梁見空。

  所以,曹勁已經猜想到,他抵達之前,裏麵應該已經爆發了一場爭鬥,許輕言不像是吃虧的一方。

  “你說那人想要謀害你,為什麽?”

  許輕言挑眉:“你問我?”

  曹勁:“……”

  “我的手機裏有錄音,王玦想要害我。至於為什麽,你去問她更清楚。最後一點,我要說明,李槐沒有蓄意殺人,他是為了救我,所有的一切都是王玦指使。”

  提到李槐,許輕言的情緒少有的激動起來。

  曹勁有點理解,許輕言看著是個很冷淡的人,但她對朋友的感情比任何人都真摯。

  “李家,是不是對王家有什麽報複的打算?”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該說的都說了,能提供的證據也提供了,我希望你能還我一個公道。”

  許輕言說得應該都是實話,手機裏的錄音他也聽了,聽完後,他陷入長久的沉默,他記憶裏那個淡到他不主動去關心,就仿佛要淡出人世間的許輕言,竟然還有這樣強勢冷靜的一麵,也是,能在那麽多大佬麵前不怯場,能站在梁見空身邊,能讓梁見空主動低頭……

  可想到這,曹勁一個沒忍住掐滅了煙頭,許公主真不愧是許公主,當年沈月初為了追她搞得全校皆知,現在她連萬年大佛都搞定了,還有什麽是她辦不到的?

  曹勁知道他不該偏激,輕言和他相識這麽多年,她是個什麽樣的好女孩,他知道,可他還是忍不住為月初抱不平,許輕言可以看上任何人,但就是不能看上梁見空!哦,程然也不行!

  這個案子並不難查,線索和證據收集都有方向。然而,曹勁就是不想放過許輕言。一想到她出去後就要跟那個梁見空走,他就完全忍不了。

  許輕言以為審訊差不多結束了,精神微微鬆懈下來,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一副手銬已經戴在了她手上。

  或是今晚經曆了太多,再也沒什麽能刺激到她了,許輕言神情出奇的平靜:“曹隊,這是什麽意思?”

  “我們還是懷疑你和木子社之前幾起事件有關,麻煩你配合調查。”

  “曹勁。”

  曹勁彎下腰,勾了勾唇角,眼裏卻沒有任何笑意,壓低聲音說:“許輕言,你要是不答應跟梁見空一刀兩斷,就別想從這裏出去。”

  許輕言倒不是很怕:“曹大頭,我沒犯事,你沒這個權利吧?”

  “有沒有,我們試試。”

  王玦和許輕言都被扣留了,王玦是意料之中的事,可許輕言也被留下了,這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

  這兩天,她幾乎沒睡覺,而曹勁也一個勁地逼著她把認識梁見空的始末交代得清清楚楚,許輕言知道他心裏很急,但她什麽都不能說。

  “好,那我來問。還是說說你為什麽要加入木子社,你怎麽認識梁見空的?”

  許輕言是一個看著平平淡淡,骨子裏卻很強硬的人,想從她嘴巴裏問出東西,確實不容易,之前他也讓何冠來問過,束手無策。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