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59節

  梁見空上前一步,將外套披在她身上,再用左手握住許輕言的右手,她的手冰涼,手上全是血,他輕聲說:“放手,相信我。”

  許輕言像是在做劇烈的思想鬥爭,她的眼底晦暗不明。梁見空等了片刻,許輕言緩緩放下手臂,他小心地從她手裏拿下槍,把槍換到右手上,左手握住她不住顫抖的右手,十指緊扣。

  梁見空右手舉槍,槍在他手裏轉了個圈,他環視全場,李家二爺冷笑道:“她不敢,我敢。”

  他們交握的手直接刺激到了王玦,如果梁見空一開始把許輕言留在身邊就抱有目的,那梁見空是把她當傻子嗎?

  王玦不再遮掩自己的凶狠:“梁見空,王李兩家多年友好,你要為了一個女人把一切都毀了嗎?”

  然而,不等梁見空說話,一直沉著臉保持沉默的李家老大,發聲了:“在今晚前,一切都好說。但現在,我們老幺的命,這筆血賬,不管算在誰頭上,我要那個人的全家陪葬。”

  李家的人血脈相連,親情至深,李桐已經很久沒有這麽震怒了,梁見空總是被追殺,那是因為梁見空是李家的台麵,是槍把子,李家默認這是梁見空應該承受的,但李槐不幹涉家族任何事,他是局外人,動他直接觸動了李桐心底最柔軟的神經。

  王玦與李桐針鋒相對:“李大,許輕言說什麽就是什麽,李家難道已經是她說了算?”

  王玦很聰明,其實梁見空那句我敢已經有意把許輕言擋在身後,她依然集火許輕言,甚至暗示許輕言別有居心,動搖李家核心。

  夏葵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王玦,她心中的王玦是女神,可她萬萬沒想到,王玦的真麵目也是如此不堪。

  或許,在這條道上的人,無論男女,最後都會遺失掉自己本來的樣子。

  許輕言現在麵對王玦,完全不帶怕的,因為梁見空就站在她身邊。

  “你什麽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說不定李槐是被你害死的,你以此博取同情,嫁禍給我。反正現在大家都沒證據,誰都可以瞎編……”

  許輕言不客氣地打斷王玦自以為是的辯駁:“你不承認是你?”

  王玦慢步道許輕言麵前,陰狠道:“許輕言,如果不是我,我要你的一隻手作為賠禮。”

  許輕言還沒什麽反應,但她感覺到梁見空握著她的手緊了緊。

  “好啊。”許輕言盯著王玦的雙眸,強硬回道,“但如果是你……你又拿什麽賠呢?”

  她說得字字堅決,王玦一時間竟心裏有點沒底,可她很快恢複鎮定,許輕言在虛張聲勢,她不可能有證據。

  許輕言微微抬起下巴,淡淡道:“以後你找殺手的時候,最好找個話少點的,幹實事多點的,不那麽喜歡玩的,不然,他沒完成任務不說,反倒把主子給賣了。”

  她的右手捏了捏梁見空的左手,輕聲道:“幫我拿下手機,在左手,我胳膊抬不起來。”

  梁見空不敢相信地看著許輕言,從她的神色裏你根本看不出手臂受傷的痛苦,難怪她的臉上全是水,他以為是雨水,現在才知道,那是忍耐劇痛憋出來的冷汗。

  他拿過手機,交到她的右手,許輕言找了一會,舉起手機,對全場說:“希望大家安靜點,錄的時候,下著雨,得用心聽。”

  沒錯,許輕言自知可能活不過,但哪怕死也不能什麽都不留下,也算她的幸運,碰上一個自大的殺手,可能覺得許輕言手無縛雞之力,必死無疑,這才起了興致,來看看她到底有多聰明,可能他心裏還想著,腦子聰明有什麽用,還不是要死在我手裏?

  當錄音放完的時候,許輕言把手機放下:“我其實沒那麽聰明,不過是你找的人,太自大罷了。”

  王玦在許輕言開始放錄音的那一刻,內心最後的防線就被擊破了,不是她作為王黨當家人的決策失誤,而是作為一個女人,自詡跟那些勾心鬥角的妖豔賤貨不一般見識的她,給人的感覺永遠是能用識大體和智謀贏得梁見空,但許輕言撕開了她的麵具,赤裸裸地告訴所有人,她不過就是個普通女人。

  李桐麵色森冷,從王玦身邊站到王玦對立麵:“梁二,你帶許醫生去治療下,這裏我在就行。今晚,王大小姐不給我們李家一個交代,就別想走出這個門……”

  “哎呦,怎麽還這麽熱鬧啊,什麽情況,這一個個的都杵在這,你們二爺的蛋糕還沒吃飽,想要尋釁滋事呢?”

  李桐話還沒說完,宴會門被人一腳踹開,來人像是來砸場子一般,絲毫不畏懼這裏頭站著的幾尊大佛,語氣之囂張,前所未有。

  然而,聽到這個聲音,許輕言如同被定了身,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梁見空感覺到許輕言突然用力地握緊了他的手,他不著痕跡地把她藏到身後,拇指在她手背上輕輕摩挲,帶著安撫的意味。

  梁見空不慌不忙地說:“曹隊,你也是來吃蛋糕的?對不住,忘了給你留一塊。”

  曹勁麵部表情不受控製地一抽,每次看到梁見空都恨得牙癢癢,這個人心思詭秘,要不是因為有內線,他連這個人的影子都碰不到。可哪怕他掌握了線報,每次的大好行動,都差那麽一點點,一點點!

  他媽的,這廝還跟他笑,這張臉看了就讓人忍不住想撕啊。今晚上,他在這裏擺酒祝壽,歡歌笑語,他們還得提防著這幫不省心的鬧事,好嘛,他就是不爽,要來折騰下這幫大老爺們,也讓他們不爽一下。看看,王玦,程然,李桐,夠湊一桌麻將的了。

  曹勁眸光似刀光,恨不得在梁見空臉上化開數道口子。

  他冷哼道:“不必了,吃了也不消化。說說正事,有人說,你們這兒,有個渾身是血的女人,我來查查,又是什麽人犯事了。”

  梁見空還是那副穩如泰山的腔調:“曹隊,你這話說得,我們今晚都很守規矩,不就是忘了給你備一塊蛋糕嗎,明天,我保證給你們隊裏送去一整隻。”

  曹勁翻了個白眼:“梁二爺,你當我瞎啊,後麵的女人,滾出來。”

  所有人都盯著梁見空的身後,避無可避,哪怕是梁見空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把大活人變沒。

  曹勁跟這幫混蛋沒什麽耐心,幹坐一晚上,吃的還是方便麵,糟心糟到家了。

  然而,他沒料到,這一晚上的糟心,是無止境的!

  當他看到許輕言從梁見空身後走出來,全身是血地出現在他麵前,他直愣愣地定住了,硬漢的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作者有話要說:  曹勁:心裏飛奔過一千頭草泥馬……

  許輕言是不會扣動扳機的,人性往往會在這種時刻會爆發出來,她不會失去理智,不會淪為他們的同類,她的小太陽、小天使護下她,一定不希望看到他最親愛的姐姐沾染上這裏的黑暗。

  當然,哪怕她失去理智,有人也會阻止她,不讓她的手沾上鮮血。

  大家對李槐的厚愛,都收到了,謝謝。

  人生無常,後會有期。

  另外這兩天會修下文,排查敏感詞匯,大家的評論也麻煩注意下言論,謝謝啦~

第63章

  那邊, 許輕言既然已經露臉,也就沒打算閃躲:“找我有事嗎?”

  她的這份疏離, 顯然不想讓人看出來她認識曹勁。曹勁自然接收到信號,但他心中已是驚濤駭浪, 盯著許輕言看了半天,才勉強確認,這是真人。

  他腦中已是飛過無數個問題, 許輕言怎麽會跟梁見空糾纏到一起?許輕言竟然瞞了他那麽久,還是梁見空有本事,把人藏得那麽好, 他究竟打得什麽算盤。

  可是, 對象為什麽是梁見空,要是不應該是程然嗎?曹勁立刻去看程然, 他比許輕言早多年就知道程然這麽個人物,當初第一眼看到程然的時候,他差點沒把持住撲上去認兄弟,可事後知道真相後, 他便覺得程然是個定時炸彈,絕不能讓許輕言知道有這麽個人。

  可能是曹勁的目光太恐怖, 但其他人都不能理解, 曹隊為何對一個陌生女人露出這樣吃人的目光。

  然而,曹勁看到許輕言身上的血,心裏頭便是什麽亂七八糟的氣憤消失了大半,她這晚上遭受了什麽?在他眼裏這一圈人都虎視眈眈地盯著許輕言, 曹勁腦中的唯一念頭就是把許輕言帶走。

  “嗬,這一身,是被狗血澆了個透啊。”曹勁兀地端出警察的架勢,“這位小姐,麻煩跟我走一趟。”

  這恐怕是李家最不願意看到的局麵,警察介入,很多事就不好操作了。但王玦這邊,雖然也要栽個大跟頭,但比起被李桐黑吃黑弄死,白道至少不會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李家老大還是很沉得住氣,畢竟在這裏和曹勁起衝突是不明智的,他現在隻要求帶走許輕言,如果起了衝突,那就是批量逮捕。

  王玦的心思轉得飛快,這個曹勁來得太是時候。

  至於程然嘛,他本意是來給梁見空添堵的,沒想到自己被一座長城堵到吐血。許輕言的告白殺了他個措手不及,這個女人在他麵前一直表現得很糾結,很理智,絲毫沒有對梁見空有什麽異常的感情,他對自己的臉也是迷之自信,還安排了遺書一係列戲碼,花樣百出,可竟然反被擺了一道,許輕言這是在打她的臉啊!

  梁見空,到底耍了什麽手段?

  可梁見空怎麽能這麽容易順了他的意:“曹隊,抓人可得有個理由。”

  曹勁笑哼哼:“這一身血的,怕是能查到不少吧。”

  就在剛才,梁見空已經暗叫底下的人把該收拾的都收拾了,但曹勁查到點什麽隻是時間問題。可現在,他還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麽。

  梁見空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不過是一點小情趣罷了。今天是我的好日子,曹隊,賣個麵子吧。”

  他這慌撒得毫不羞恥,曹勁懶得跟他瞎扯:“梁見空,你的麵子,我賣不動,別跟我玩花樣,今天我非帶走不可。”

  曹勁的架勢是不會罷休,梁見空也一副大不了幹一場的模樣,場麵就此僵住。

  在場的人的內心全都在上演各種戲碼,許輕言這個主角卻是最淡定的,她出聲道:“曹警官,能讓我清洗一下嗎,我想換個衣服再跟你走。”

  看著她一身的慘樣,還有凍到發紫的嘴唇,曹勁再冷硬的心也不由一軟,這個十多年的好友,他實在不忍看到她這個樣子。

  曹勁板著臉:“快一點。”

  梁見空拉著她的手沒動,許輕言也沒急著走,而是靜靜地看著他,她的眼神清潤,望著他的時候,把他心底的那抹煩躁都給撫平了。

  他知道,曹勁是故意的,他完全可以不給曹勁麵子,在他的地盤上強行帶人,哪怕是曹勁也不行。可他知道,一旦許輕言做了決定,也是不會輕易更改。

  梁見空再是不願意,也隻能說:“我帶你上去。”

  曹勁攔住他們:“不行,她一個人去。”

  梁見空壓根沒理會曹勁,強行帶著許輕言上樓:“她的手臂傷了,一個人不行,一會我還要帶她先去醫院,等處理好了傷,我自然會送她到你這報到,曹隊要是不放心,也可以跟著。”

  曹勁愣了愣,看向許輕言,她的左臂確實不自然地垂著,可也輪不到梁見空吧。

  但是,許輕言對他道:“很快的,我馬上下來。”

  曹勁可以跟梁見空對著幹,但對上這樣的許輕言,他的脾氣是怎麽都點不著了。

  “何冠,跟上去。”

  被點名的何冠,心髒一抽,心裏有苦說不出,梁見空周身的氣壓把空氣都壓沒了,他硬著頭皮跟上去。

  梁見空剛走,王玦便跳了出來:“既然沒我們什麽事,我們是不是可以先走一步了?”

  王玦噙著笑,她現在心情大好,李桐、梁見空,你們有能耐又如何,她就算真的殺了李槐又如何,難道還敢在警察眼皮底下把她滅了?

  曹勁也看出他來之前,這幾個人正在對峙,哪個都不是好人,哪邊都不是好惹,聯想許輕言一身的血,和梁見空的維護,他自然猜測是王玦給許輕言使了什麽絆子,既然如此,他沒興趣給她當法官:“不好意思,王小姐,您是走是留,跟我就沒什麽關係了,你們繼續。不過,”曹勁把目光看向李桐,“有話好說,別玩出人命。”

  聽到人命兩個字,李桐莫名笑了笑。

  剛走出宴會廳,梁見空彎腰直接抱起許輕言,完全沒理會後頭還跟這個喘氣的。許輕言沒有抗拒,她也無力抗拒,她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奇跡。她半閉著眼睛,半靠在梁見空胸口,頭痛欲裂,已經分不清是手臂更痛,還是頭更痛,又或者,心更痛。

  他帶她到了休息的房間,許輕言整個人都垮了下來,每說一句話都覺得十分費勁。

  她悶悶地說:“我想洗個手。”

  “好。”

  他抱著她進了盥洗室:“還能站嗎?”

  “可以。”

  梁見空回頭,第一次正視後頭的跟屁蟲,似笑非笑:“要看換衣服嗎?”

  “……”

  梁見空一把將門關上,何冠被震得麵上一麻,暗罵一聲我艸。

  梁見空小心翼翼地將她放到地上,手不敢離開她的腰,生怕她一個不穩倒下。

  許輕言低頭洗著手,熱水衝過掌心,她的左手抬不起來,右手隻能不斷握緊用力搓,卻怎麽也無法把血跡洗掉,李槐的血仿佛已深深刺入她的皮膚。

  “我幫你。”

  梁見空從後麵環住她,她縮了下,又慢慢舒展身體接納這個類似懷抱的懷抱。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