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57節

  李槐又槐了兩聲,那頭隻聽得見淅淅瀝瀝的雨聲。

  李槐心中立即警覺,看了眼後視鏡,迅速把車靠邊,緊張地問:“姐,你在聽嗎?”

  電話那頭的聲音若隱若現:“小槐,我被人追殺了。”

  許輕言蹲在泥潭裏,一動不敢動。

  回想起剛才的千鈞一發,她的心髒還在發顫。當車子開上這片密林小道,車子在轉彎的時候稍有減速,許輕言猛地推開車門,不顧一切縱身跳車,她完全沒有保護措施,左半邊身子直接摔在地上,撞擊地麵的瞬間,她清晰地聽到骨頭發出一聲脆響。

  車子在前方緊急刹車,猩紅的刹車燈像是黑夜中怪物的眼。

  雨水打在臉上,許輕言的眯著眼,顧不上疼痛,半趴半撐著跌入草叢中。當她還沒完全隱入樹林,耳邊炸開一記槍響。

  許輕言直接懵了。

  前兩次的涉險,許輕言還能冷靜,因為至少身邊還有人,她能想辦法為自己脫身,但此時此刻,她毫無還手之力,她隻不過是是獵人瞄準鏡下的玩物,隨時可能被撕裂。

  許輕言瘋了般往樹林裏跑,雨越下越大,她全身都已經濕透,半長的頭發被打散,貼在臉上。她低頭看著自己這身白晃晃的裙子,幾乎沒有多想,許輕言直接趴在地上,一咬牙,直接滾進一灘已經被雨水打濕的泥地裏,讓自己全身都沾上灰土的顏色。

  泥水的腥土味混雜著青草味,還有說不上來的臭味,許輕言用力抹了把臉,不敢起身,她匍匐著,稍不小心,左手臂一用力,一陣鑽心的刺痛激得倒抽一口冷氣,她把身體重心全部壓倒右手臂上,竭力躲到一棵樹杆後頭。

  許輕言呼吸急促,胸口不斷起伏,明明下著雨,她卻覺得口幹舌燥。她壓低身體,顫抖地摸著手機,給梁見空打電話,可電話一直無法接通。她第一次有種絕望感,她多麽希望他突然出現在她身邊。

  見空……月初……

  就在這時,突然有電話打進來。

  在雨夜裏,就像是索命之聲,她飛快地接起電話,但就這一聲響,許輕言驚得緊緊貼著樹杆不敢動。好一會後,周圍似乎沒有動靜,她一邊很慢很慢地挪動身體,一邊將手機緊緊貼在耳側。

  李槐的聲音猶如天籟,但她根本聽不清他在說什麽。

  她壓低嗓子,飛快地說道:“我被追殺了,我不清楚自己在哪裏,我發定位給你。”

  屏幕上全是水,觸屏變遲鈍了許多,許輕言非常感謝運營商在這個地頭還裝了基站。定位發出的那一刻,一個冰冷的聲音在她身後不遠處響起:“雨這麽大,我沒傘,你也沒傘,不如我們找個地方躲躲雨。”

  許輕言屏住呼吸,他是在引誘自己說話判斷位置,要感謝這場大雨,澆滅了許多她的蹤跡。

  她仰頭望著不斷落雨的黑色天空,心中不由悲憫,如果她命喪於此,她都來不及好好跟他告白,她突然好想見到他,撫摸他,擁抱他,親吻他……

  許輕言低下頭,劃開屏幕,點開微信梁見空的頭像,輸入。

  “Hello,許醫生。”

  奪命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信息已經發出去了,她麵無表情地放下手機,忽然沒有了被當做獵物時不知獵人何時出現的恐懼感。

  “誰買我的命?”

  “聽說你很聰明,你猜?”

  可能是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不可能逃走,獵人並沒有立即扣動扳機,而是耐心地開始玩猜題遊戲。

  “我猜中了有什麽好處?”

  “我可以一槍斃命,讓你少點痛苦。”

  “那我要是猜不中呢?”

  “猜不中一次,我就打你一槍,讓你慢慢猜。”

  嗬,好變態。

  “開始啊,你不是很聰明麽。”

  獵人拿槍頂了頂她的後腦勺。許輕言頭皮猛地炸了,尼泊爾時,大力也拿槍指過她,但她現在真正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正瘋狂地朝她撲來。

  “我覺得……我沒得罪什麽人,想要我命的人,應該不是想要梁見空命的人,如果想要梁見空的命,沒必要抓了我直接開殺,倒不如綁了我換點好處更好。所以,要我命的人,是真想要我命。所以,你應該不是程然的人。”

  獵人沒反應,許輕言不敢停頓太久,繼續道:“你不給點提示?比如如果我說對了,就嗯一聲?”

  “嗯。”

  “你說我很聰明,你又是從何得知的呢,那肯定是聽過我的傳聞,我有什麽傳聞呢,不外乎是梁見空的醫生,救過他,我大多數時候行事很低調,隻有兩次萬眾矚目,一次是我被日本人綁架,後來卻擺了日本人一道,還有一次是幫著梁見空脫險,逃離警察追捕,要說這兩次吧,很巧,都碰到了一個人。”

  許輕言頓了頓。

  後麵的獵人:“嗯,繼續說。”

  許輕言吸了口氣,身體已經開始僵硬,但她還是得飛快地運轉大腦,說:“如果是那個人的話,就很有可能覺得我聰明了。那個人說來也很有意思,我聽說她很喜歡梁見空,今天正好也是梁見空的生日,說是要跟她求婚。那麽,我正好被大家說是唯一能近梁見空身的女人,她估計是把我當做了情敵。那麽這就說得通了,想要我的命,覺得我聰明,這兩個特點相重合,隻有一個人選。王黨大小姐,王玦。”

  “嗯。太精彩了。隻可惜,你這聰明的腦袋,今天就要永遠睡在這裏了。”

  是王玦!

  許輕言聽到後麵扣動扳機的聲響,整個人像是被定住一般,眼前的一切都扭曲了起來。

  原以為她死的那一刻就是去見月初的一刻,卻不曾想,造化弄人,她和他終是錯過。

  就在這一瞬間,突然一聲怒吼傳來:“你他媽給我住手!”

  毫厘之間,擦槍走火,那人猛地撲到獵人,子彈擦過許輕言的胳膊,燃起一陣灼熱的疼痛。

  許輕言跌跌撞撞地轉過身,心中巨震,李槐和那個男人扭打在一起,雨夜中,一切都像是虛影,發生得太快,許輕言根本看不清眼前的兩人是個什麽情況。她的心髒跳得快要炸了,慌忙在地上找趁手的武器,但她還沒找到,猛然那頭發出一聲槍響,緊接著又是一聲!

  許輕言全身的血液一下子衝到頭頂,手腳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怔怔地朝那邊看去。

  地上的兩個人都沒有動靜,雨嘩啦啦地打在他們身上。

  半晌,底下的人動了動,猛地把趴在上麵的人推開。

  許輕言的四肢也在這一瞬間恢複了知覺,她朝李槐跑去,跪下:“你沒事吧?”

  她心中的欣喜還未消散,便突然被黑色的恐懼籠罩。

  “姐姐……”

  李槐的手壓在胸口下,那裏源源不斷地冒出紅色的液體。

  許輕言失神片刻,馬上恢複冷靜,她必須冷靜:“聽我說,不要怕,我是醫生,我可以救你。”

  鮮血染透了他整件白襯衣,許輕言瘋了一般用手按住出血口,但無濟於事,溫熱的紅色液體依然迅速地從這具身體裏流出,她的掌心全是黏膩濕滑,血腥氣直衝鼻腔。

  李槐蒼白的臉痛苦地扯出一個極淺的微笑,雨水無情地劃過他的臉龐,仿若一道道淚痕。

  他慢慢搖了搖頭。

  “不會有事的!”許輕言不準他搖頭,嚴厲地叱道。

  血還是在往外冒,他用力地咳嗽,大口大口地開始吐血:“聽我說……”

  “不要說話!”

  可許輕言腦中一片空白,眼前全是一片紅色,紅色沾滿了她的手,她的裙子,她的心。

  “讓我把話說完,姐姐,求你,求你了……”

  他冰涼的手抓住她的手腕,口中哀求,許輕言痛苦地死死咬住嘴唇,血腥味蔓延在口中,她慢慢地低下頭,看著他那雙總是對她笑的眼睛。

  他抓著她的手很用力,像是要用勁最後一絲氣力,不斷地把她往下拉。

  許輕言狠狠閉上眼,耳朵貼近他的嘴唇,他輕柔的聲音斷斷續續傳入她的耳中:“姐姐,我沒時間了,我……本不打算告訴你,但是……你有權力知道……二哥……二哥是……”

  “月初,沈月初。”許輕言心中鈍痛,替他說道。

  “你知道了,不愧是姐姐……”

  “如果是這件事,不要說了,我知道了。”

  “不是……不是這個,”李槐的呼吸快要跟不上,他說得又急又快,“姐姐,我老愛叫你姐姐,因為我喜歡你啊,我好想真的叫你一聲姐姐,你是我的,親姐姐啊。”

  許輕言的雙眼慢慢睜大,她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要不然李槐說的每個字她都聽得懂,可為何卻聽不懂他整句話的意思。

  “小時候,媽媽帶我偷偷去看過你……我知道我有個二姐,她叫許輕言。但她也叫……梁見空。”

  許輕言一輩子都忘不了這個雨夜,掌心的血還熱著,但碰觸到的身體卻越來越冷。

  恐懼、困頓、悲傷,都化入雨水,砸在她身上,透過皮膚,刺入心髒。

  李槐的眼神已經開始渙散,她在他眼裏看到滿臉木訥的自己。

  “二姐,生日快樂,你才是梁見空啊……”

  作者有話要說:  點題。

  文還未成型時,這章就在我腦海裏反複反複反複想了無數遍。

  憋了很久,終於放出來了。

  原本是兩章,但為了閱讀體驗,合成一章。

  今天沒有小劇場,明天沒有更新,為李槐小天使默哀,也給許醫生一點緩衝。

第61章

  梁見空應付完一幫借著酒瘋跟他耍賴的人, 累得懶得再動,一個人坐在位置上拿出手機, 沒電了?他連忙找來電源線充電。

  “你一晚上興致不太高啊。”

  王玦端著酒杯走過來,她今天打扮得明豔動人, 專門穿了一身深藍色的連衣裙,完美勾勒出她的好身材,一堆男人裏, 沒幾個女人,她更是如稀世藍寶石一般璀璨奪目。

  李梔也陪在她身邊,開始幫腔:“是啊, 哥, 美女在旁,你都不多陪人家聊聊。”

  梁見空避重就輕, 禮貌地對王玦笑了笑:“今晚很愉快,多謝你能來。”

  他的酒量其實並不好,今晚用盡了辦法躲過去許多勸酒,但還是腦袋裏暈成一片, 能保持清醒就不錯了。

  王玦的微笑一直是恒溫的,你很難從她臉上看到失態, 但她今天確實竭力克製住失落的心情, 她等了這許多年,一直以為配得上梁見空的隻有自己,任何接近他,靠近他的女人, 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簡直厚顏無恥,她們都得付出代價。

  可梁見空總是與她保持著友好的關係,也僅此而已,甚至連她奢望的一點點曖昧都沒有。她知道如果一個男人連曖昧都不願意,要麽是他對你一點都不感興趣,要麽是他很愛你,舍不得。

  “很晚了,今晚你是回去,還是我幫你在這裏訂個房間?”

  “訂個房間?幾人間的?”

  如果他不願意主動,那麽就由她來。

  梁見空哪能聽不出這話裏的暗示,如果是其他女人,他會更直截了當些,但對方畢竟是王玦,大家麵子上要過得去,他正欲開口,手機一亮,立刻有兩個未接來電提醒,全是許輕言的。

  梁見空無暇顧及其他,本能地低頭去看,心頭一緊,緊接著,她的微信信息跳了出來。

  李梔看到自家二哥臉色變了變,忍不住問道:“二哥,你說句話呀?”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