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56節

  “我二哥,沒什麽愛好,就愛聽點鋼琴演奏,顯得有品位,姐姐要是能為他演奏一曲,那就最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沈月初跟許輕言表白的時候,所有手段都用過了,無賴的、霸道的、深情的、玩笑的,許輕言就是笑笑,哦,偶爾會給個點評:這次不夠肉麻啊,我雞皮疙瘩都沒起來。

  但他知道,許輕言並不是故意耍他,他們之間有種奇怪的默契,算是兩個人有趣的遊戲吧。他大概也清楚許輕言的心思,這個時間段談戀愛不太合適,何況她有可能出國留學,所以一切都是未知。

  所有手段都沒打動許輕言說一個是字,曹勁一拍大腿:“不是還有一招嗎?”

  沈月初靠在籃球架上,打起精神:“什麽?”

  “不是電影裏都那樣嗎,許輕言彈琴的,你學首琴為她彈,保準她感動得要死。”曹勁在他周圍轉了圈,“配上你的臉,成了。”

  沈月初撇了撇嘴:“這招不成。”

  “為什麽?”

  沈月初眯著眼,仰望天空,唇角含著笑意:“我要留給我們家許公主,我怕她不好意思告白,所以,如果她想跟我告白,就在我生日那天為我彈一首曲子,我就知道她同意了。”

  曹勁差點沒被他這一臉春心蕩漾閃瞎眼。

  不過,沈月初確實跟許輕言提過,許輕言當時的反應是合上琴蓋,笑著走到他麵前,彎腰低頭,食指點了點他的鼻尖:“我們的大校草,這麽爛的梗你自己留著吧。”

  ——————————————————————————————————————————

  李槐送許輕言回家,兩人也沒打車,就在路邊租了兩輛共享單車。許輕言很久沒有騎車了,一開始騎上去還差點騎不穩,李槐在旁搭把手才慢慢順暢起來。李槐背著雙肩包,就在她邊上,二十歲的年紀,正值青春,許輕言跟他一起都覺得自己的心輕盈起來。

  李槐側過頭看著許輕言淡淡的笑臉,驚奇道:“姐,你在笑什麽?”

  “想到以前有意思的事。你的建議不錯。”

  李槐大喜:“你願意彈琴?”

  “不過就兩天了,我得練練手,太久沒練,手生。”

  許輕言突然有點考前突擊的感覺。

  李槐追問道:“姐,我哥,是不是讓你又找到了點生命的意義,音樂的靈感?”

  許輕言愣了愣,雖然她跟他說過這個梗太爛,但實際上,看到他在她麵前一笑。

  她心裏甜得想為他演奏一曲夢中的婚禮。

  作者有話要說:  李槐:覺得自己棒棒噠。

第60章

  Z城李家, 梁見空,生日。

  最近的大事啊, 梁二爺的生日啊,但因為這位爺近兩年比較低調, 所以生日宴什麽的,都是家宴。這次不同了,可能是今年跟程家磕得火花四濺, 李家老大決定再加一把火,便以梁見空生日為由,道上的重量級人物都邀請了, 就是要以此震一震程家。

  作為主角, 梁見空不太樂意,可為了李桐, 他還是答應了。可這次的生日宴,讓他比較糟心的事有兩件:一、哪個不長眼的傳他要娶王玦?齊了梵怎麽連這點小事都搞不定,可憐梵哥又一次被二爺訓了。二、許輕言知道了生日宴,但他沒有邀請她, 他當然有他的說辭,邀請的人裏, 現在跟他們好說, 回頭是不是互相踩兩腳,就說不好了,許輕言離得越遠越好。

  他擔心李槐壞事,給許輕言發了微信:這兩天沒什麽事, 你剛回國,多休息。

  許輕言正在家裏練琴,之前琴被鎖到儲藏室了,也是強迫自己不要多去想,今天她重新開始練起來,指尖彈下第一個音符,她就愣住了,和這些年任何一次都不一樣。

  指尖下的音符自然而然流淌出來,她的眼前仿佛不再是小小的儲藏間,而是整片星河,每一彈下一個音符,天空就亮起一顆星,整顆心都亮了起來。

  彈完一曲,酣暢淋漓。

  許輕言的功底還是在的,她一口氣練了三個小時,所以,看到梁見空微信的時候已經晚上了。

  許輕言雖然隱有感覺,但還是不免失望。梁見空這意思是不打算邀請她,加上那天李梔的口氣,她大概也明白,那個場合,不適合她出席。

  不過,李槐一直跟她解釋,邀請名單上會有她,到時人多,沒人會注意她,如果許輕言不想在大家麵前演奏,就把二哥叫出來,單獨見麵。

  許輕言覺得是個辦法,李槐叫她別擔心這些細枝末節,選好曲子練好琴才是她該做的。

  兩天裏,許輕言就光顧著練琴了,基本沒和梁見空聯係。倒是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邀請她,心裏愧疚,時不時會發來條微信,問問吃飯沒,時差倒過來沒,許輕言也是無語。

  梁見空生日前一天的晚上,許輕言腦子裏東想西想,直到清晨才睡著,可腦子還是興奮,睡不了多久又醒了。這在以前,哪怕隔天大賽,她也沒這麽興奮過。可今天就偏偏興奮得不行,過去有過類似的經曆,大概是……沈月初第一次跟她正式告白,把她嚇得一晚上睡不著,又興奮得像是打了雞血。

  梁見空的生日宴地點就在賴冰的會所,雖然晚上才正式開始,但下午開始已經忙得不行。

  李槐悄悄拍了幾張梁見空的照片給她發來:我哥,我三姐逼得他去做的造型,是不是帥炸了?

  許輕言點開大圖,仔仔細細看了一遍,確實是打扮過了,發型就很精神,西裝剪裁也很合身,但表情看起來不太爽的樣子。

  許輕言:壽星不高興?

  李槐:有點,三姐把王玦的位置放到了他邊上。而且王玦已經來了,第一個到的,還在幫忙,他又不好重新排位子。

  許輕言看到前半句,也不太高興,但看到後半句覺得稍微舒服些了。

  許輕言:我宴會中途過去?

  李槐:嗯,我看過流程,中間我哥要去換身衣服,就趁那時候吧。

  許輕言:好。

  她拿出生日宴邀請函,這是李槐昨天給她送來的,藍絲絨的底,銀色刻字,低調雍容,她早前還想,藍色也是她喜歡的顏色,沒想到梁見空也喜歡。現在看來,可能不是單純的巧合。

  邀請函裏頭還有他的簽名,筆跡還很潦草,月初的字跡是很雋秀的,不過筆跡這東西,練練,還是能改過來一些,更何況,他現在用的是右手。

  跟邀請函一起送來的,還有一條裙子,李槐送的。

  他真是她的小天使,她衣櫃裏長年白襯衣牛仔褲,正想著到哪搞一條裙子。何況,這是一條,她都不得不讚美的仙女裙。

  一席白色的長裙,款式很簡潔,但完全像是為許輕言打造的一般,將她靜雅的氣質完全展現了出來。

  這邊許輕言還在為出門做準備,那邊梁見空已經不太耐煩了。

  看了看手機,一天收到的祝福消息不少,但唯獨沒有她的。

  都說了今天他生日,雖然他沒邀請她,但說句生日快樂是禮貌吧。

  梁見空靠在休息室的沙發上,撐著腦袋劃著手機屏幕,許輕言的聊天框是置頂的,裏頭的對話還停留在前天。

  “哥,客人陸續來了,你這個壽星公趕緊下去吧。”李梔衝進門來道。

  “不會先敲門嗎?”梁見空飛快按滅手機屏幕,上頭他給許輕言擬了一半的話還沒發出去。

  李梔愣了愣,沒料到二哥口氣這麽衝,她打心底還是挺怕二哥的:“哦,這不是著急麽。”

  梁見空起身:“知道了。你先下去,我一會就到。”

  手機裏的微信停留在擬稿狀態:晚上我這邊結束後,去你那有事找你。

  被李梔這麽一打岔,梁見空也就沒發出去。他站在鏡子前,稍微整了整西服,也不知是不是因為今天是個雨天的緣故,他的心情一直很低沉,沒來由的覺得,這個生日快點過去就好了。

  許輕言望著這個雨簾,也是心升鬱悶,低頭看看自己這身白裙,實在是一言難盡。

  李槐說會派車來接她,她便在家等待,但這大雨下得她心裏一陣一陣煩躁,才 19點30,李槐說20點會來接她,可手機突然響了。

  是個陌生號碼。

  許輕言掀開窗簾,往樓下看:“喂?”

  一個彬彬有禮的男聲:“許輕言醫生嗎,我是四少爺李槐派來接您的。”

  時間提早了。

  許輕言拉上窗簾:“稍等。”

  許輕言又看了看時間,準備給李槐打電話確認下,突然收到一條微信:姐,車子到了嗎?

  是李槐。

  許輕言:到了。

  李槐:哦,那就好,下雨天,我讓人早點過去接你。

  許輕言:謝謝,我剛想給你電話確認是不是提早了,那我這就出發。

  李槐:好,一會見。

  許輕言放下心,拎起手包下樓。

  黑色轎車安靜地停在雨中,駕駛座上的人看到她出現,立刻下車替她開啟車門:“請。”

  許輕言一手打傘,一手提著白裙,踮著腳尖艱難地衝進雨中,好不容易上了車,落座後,她理了理有點被淋濕的裙擺,不忘跟司機道謝:“麻煩您了。”

  駕駛座上的人客氣回道:“您客氣了。”

  許輕言這才抬起頭朝前看去,正好能看到司機的半個側臉,臉很生。

  車子開得很平穩,雨天路上確實堵了些,一片紅通通的尾燈,看起來提早來接她是對的。

  司機詢問道:“許醫生,這條路比較堵,一會我會繞個道,可以嗎?”

  許輕言對認路不太在行,自然是聽開車的:“好。”

  到了下一個路口,車子沒往既定方向開。換條路走確實稍微快些,可這圈子繞得好像有點大?

  許輕言警覺道:“這裏是不是繞得太遠了?”

  司機很淡定地說:“不會,這條路紅燈少。”

  確實挺少的,連車都挺少,許輕言越看越不對,外頭一片漆黑,大雨打散了僅有的燈光,許輕言伸手握住車門上的把手,下意識地放緩了呼吸:“這條路好像越走越遠了。”

  前麵的人說話的語氣帶著奇怪的笑意:“哦,好像是呢,是不是走錯了。”

  許輕言的心開始一點點變冷。

  ——————————————————————————————————————————

  梁見空不耐煩地招呼著這幫人已經開始發酒瘋的人,一個個肆無忌憚,原形畢露,實在是難看至極,可老大拉著他接受各方敬酒,譜要擺夠,實在擺脫不掉。

  他悄悄拿出手機,點開微信,許輕言那個對話框還是沒新的信息。

  “不會是生氣了吧?”梁二爺有些自我懷疑起來。

  李槐看了看時間,差不多要出發了,現場已經很混亂,他悄悄溜出門。原本他打算叫白譽去接許輕言,但下雨天擔心姐姐出行安全,還是親自開車過去接人。

  半路上,他戴上藍牙耳機,給許輕言打了個電話,那頭響了一下就被接起來。

  “姐,我這就過來了,你再等我會。”

  電話那頭沒有聲音。

  “姐?”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