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55節

  梁見空心中五味雜陳,簡直無法相信許輕言能一臉平靜地說出這句話,但人家醫生都能麵不改色,他一尊大佛豈能麵紅耳赤。

  “好。”梁見空躺下,“來吧。”

  反正該看的都看過了,都看過了,那兒真的看過了?

  梁見空腦子還在想著這些不可告人的細節。

  許輕言已經著手各種檢查,她例行公事地戴著聽診器檢查了他的脈搏,又替他量了血壓。在抬起他的左手時,她垂眼,他的掌心有數道傷疤,有新傷也有老傷,不好判斷哪一道是替她擋刀時留下的。

  她害怕自己心跳的聲音被梁見空聽到,她太緊張了,就連刀架在脖子上的時候,也沒這麽緊張。

  梁見空動了動手指:“我的手有問題嗎?”

  許輕言不著痕跡地翻過他的手掌,淡淡道:“你手心裏的傷是怎麽弄的,沒傷到筋骨?”

  梁見空不在意道:“噢,這個,不小心玩過火了。”

  這些傷痕交錯,深淺不一,若真是不小心玩過火,沒有一點傷到筋骨,是不可能的。

  除非,是為了掩蓋某一道傷疤,刻意為之。

  許輕言又拿過手電筒,掰正他的臉。

  梁見空突然回避了手電筒的光芒,他撐起身子:“我對光線比較敏感。”

  “近視嗎?”

  “不近。”

  許輕言點點頭:“那盡量不要戴隱形眼鏡。”

  梁見空眯起眼:“我沒有戴隱形眼鏡。”

  許輕言挑眉:“我以為你戴了黑色美瞳。”

  梁見空頓了半秒,目光定在她的臉上,說:“沒有。”

  許輕言不甚在意般點點頭:“行,接下來,麻煩撩起上衣。”

  梁見空:“今天先到這吧。”

  許輕言不為所動:“這裏沒人,脫吧。”

  梁見空擋住她的手:“許醫生,我不太喜歡別人近身,這個你應該知道。”

  “但我是你的醫生。”

  “是,我相信你,所以給了你這個特權,但僅限於,特殊時期特殊救治。”

  “你不會是不好意思吧。”

  梁見空哼笑一聲:“我會不好意思?”

  “那就脫啊,要我幫你嗎?”

  許輕言假意伸手要去撩他的衣服。

  “哥,你今兒個真會跑,讓我一通好找……我去……”李槐猛地抬起手遮住眼睛,“對不起,我走錯門了。”

  “滾回來。”梁見空沉沉道。

  李槐壓根沒走,嬉皮笑臉地一溜小跑到許輕言身邊:“姐,想死你了。我要的東西幫我買了嗎?”

  “嗯,不知道你喜歡什麽款式,兩雙都買了。不過,鞋子我放在家裏了,明天給你拿到學校?”

  “哪能啊,我去你家拿。我愛死你了,鞋子很重吧?”

  “沒事,反正我行李箱空。”

  這邊的二哥沒幫忙買鞋,活該被晾著。

  梁見空抱著胳膊,冷眼瞧著自家小弟:“李槐,你沒事找我幹嘛?”

  “什麽叫沒事,大事好嗎。”李槐總算記起自己還有個哥,“大後天就是你的生日宴,三姐讓我來問問,你帶女伴嗎?”

  話至此,李槐的目光不由飄到許輕言身上:“正好啊,許醫生回來了,哥,趕緊。”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真的哪哪都看過了?

  許醫生:嗯。

  梁二爺:我想靜靜。

第59章

  梁見空沒多大反應:“什麽生日宴, 我壓根沒答應,你們在那瞎折騰。許醫生, 我讓Mark先送你回去,有事直接電話我。李槐, 你留下,我有點事跟你說。”

  李槐拽住許輕言:“姐,你先回去休息, 我回頭來找你。”

  許輕言見梁見空確實是有事的樣子,便沒再多呆。

  等許輕言走後,梁見空走到門口, 一把將門反鎖。

  李槐愣住, 還沒等他發問,梁見空轉過身, 麵沉如水:“你都跟她說了什麽?”

  二哥不常跟他冷臉,他有些懵“啊?”

  “李槐,不該說的,你一個字都不要多說。”

  “我沒說什麽呀。”

  梁見空逼近他:“半個月前, 我看到是你帶她走的,你都跟她說了什麽?”

  “沒什麽呀……就是……”李槐心虛地縮了縮脖子, “我就是跟她說, 你喜歡她。”

  梁見空怔了下,心跳漏了一拍,臉色變了又變,一時間竟是無法言語。

  “哥, 我這是幫你。”

  “你這是在闖禍。”梁見空恢複鎮定。

  李槐比他激動:“可我有說錯嗎,你不喜歡她?你一次次的接近她,破例了這麽多次,與其這樣,倒不如跟她在一起,讓她名正言順呆在你身邊。”

  梁見空低下頭,有些煩躁:“我沒打算跟她有什麽關係,我把她放在身邊,是不得已。”

  李槐連連搖頭:“根本不是不得已,是你內心就想要這麽做,哥,你難道沒發現,你的視線根本就離不開她,不要騙自己了,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不如做到底。”

  梁見空克製住自己:“絕不可能。我們之間,隔著一個沈月初。”

  “沈月初算什麽,你自己跟她說的,要忘記過去,要有希望,現在又算什麽?”

  “我並不是說我自己。但我可以幫她,我可以送她出國,幫她實現任何她想做的。”

  “但你知道,她想要的,不過是一個……”李槐說到一半,忽然說不下去,懊惱地擼了把頭發。

  梁見空平緩下情緒,對李槐說:“你知道的,我不適合她。你要幫我,別讓她沾染這裏的陰暗。”

  李槐並不願意,但對於梁見空的請求,他也無力違抗。他走出會所的時候,心情完全沒有了剛才的愉悅,憂憂愁愁,以至於都沒發現許輕言就站在門口。

  許輕言拍上他的肩膀:“想什麽呢,一臉愁苦,你哥教訓你了?”

  李槐嚇了一跳:“姐,你怎麽還沒走?”

  “就是想問問你,生日宴是什麽情況?”

  “噢……就是……”

  “就是我們家二哥做壽,邀請各方好友,圍觀他求婚。”

  許輕言和李槐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女聲弄得一愣,還是李槐反應快:“哎呦,三姐,什麽風把你吹來了?”

  李梔正回頭把保時捷車鑰匙丟給門口的小弟:“二哥下午大開殺戒,突然巡場,幾個場子的頭在群裏大吐苦水,現在還有哪個不知道二哥在這,我來找他問問生日邀請名單。真是的,一個個都不上心,隻有我出馬了。”

  李槐搖了搖頭:“三姐,你隻不過想多請幾個看上的男人,挑一挑吧?”

  李梔一個胳膊肘頂在李槐腋下,完全沒留力:“老四,你要不是我弟弟,我早廢了你。”

  許輕言突然明白李槐為什麽這麽喜歡她了,要她有這麽個姐姐,也是很幻滅。

  李梔懟完弟弟,這才把目光挪到許輕言身上。這個女醫生啊,這長得高冷禁欲的樣子,給誰看啊。最近就她的風言風語最多,難道她當初的警告一點都不清楚嗎,叫她離二哥遠一點,不要想入非非,怎麽就不聽話呢?

  許輕言收起心神,默默接受著李梔的目光掃射,她也不介意,家裏不是哥哥就是弟弟,一定把這個姑娘寵得不行,這才如此傲慢。她一臉淡然,一副不拿你當回事的樣子,搞得李梔更加上火。

  李槐倒吸著冷氣,好不容易痛感消失了些,對這個三姐,他真是生無可戀。

  “賓客名單還沒定吧,許醫生正好回來了,你給加上吧。”

  “二哥同意了嗎,未必吧。”李梔低頭欣賞起自己新做的美甲。

  這就是李槐犯愁的了,二哥死活不同意讓許醫生參加生日宴,雖說那天晚上確實要邀請道上不少兄弟,但大多是關係鐵的,不會出什麽大事,生日這麽重要的日子,怎麽能讓許醫生不在二哥身邊呢。

  可二哥的脾氣,李槐就隻敢小打小鬧,真厲害起來,他吃不了兜著走。

  隻好從李梔這邊下手,到時安保很嚴,但有了邀請函,過了身份驗證,就沒問題了,人都來了,二哥也不至於把人趕走。

  李梔掃了眼自家弟弟一眼,這小弟胳膊肘盡愛往外拐,不過他這個要求嘛……

  李梔挺起胸,抬高了下巴:“幫你,我有什麽好處呀。”

  李槐湊上去,輕聲道:“我把我師哥的號碼告訴你。”

  李梔眼睛一亮:“現在,馬上。”

  姐弟倆動作迅速地拿出手機,一個報號碼,一個記號碼,然後交易完成。

  李梔傲嬌地撩起長發,往裏走去,朝身後的兩人揮了揮手:“行了,我有數了。我先進去會會二哥,聽說這位爺最近心情很不好,我去關心一下。”

  李槐笑眯眯地跟許輕言說:“搞定。回頭我把邀請函給你拿來。”

  許輕言的心思卻不在這上麵:“剛說的求婚是什麽意思?”

  李槐第一反應是不高興,外頭都在亂傳什麽啊,還有三姐,跟王玦關係好,就愛亂牽線。

  “沒有的事,我剛還問過我哥呢,他都覺得好笑。”李槐盡力寬慰許輕言,但看許輕言陰著的臉,還是覺得趕快分散她的注意力比較好。

  “對了,我二哥雖然比較低調,但那天去祝賀的人應該不會少,禮物還是要準備一下。”

  說起禮物,許輕言有些頭疼,她還真沒為誰特地準備過禮物。

  “姐,我有個建議哈,你要不要聽聽?”

  李槐臉上笑成一朵花,朝許輕言招招手,許輕言覺得這個小弟賊頭賊腦的樣子真好笑,但還是湊了過去。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