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53節

  許輕言冷靜下來後,仔細想想,確實是自己沒控製住情緒,單方麵挑起了戰爭:“算不上吵架吧,誰敢跟他吵架,不要命了。”

  李槐笑道:“你呀,你跟他吵,他肯定讓著你。”

  許輕言有點沒反應過來,李槐看了看天,說:“我帶你去個地方吧,陪你高興起來。”

  李槐就是個小天使,許輕言有時候挺難想象,一個出生在這樣家庭環境的孩子,能生常出這樣熱情洋溢的個性,他就像顆小太陽,還是沾滿了糖粒的太陽,他愛叫她姐姐,他給她講各種笑話,他還一個勁吐槽自家的黑料。

  他帶著許輕言到了他的練琴室,這是一處擁有著落地玻璃的房間,外麵樹影斑駁,陽光溫柔,許輕言靠在窗邊,手裏捧著李槐給買的奶茶,她不太愛喝甜的,這位小弟弟說減半糖了,稍微喝點甜的,心情會好。

  他少年的笑容讓許輕言不由想說,你就是顆糖。

  許輕言笑了笑:“你就是在這裏練琴?”

  李槐給許輕言拿了個坐墊,自己倒是無所謂地席地而坐:“嗯,這裏是我們幾個哥們一起租的,平時會有一幫人,今天我說了,就歸我。”

  他這麽好的個性,應該有許多女生喜歡,許多男生是哥們吧。

  許輕言喝著熱熱的奶茶,靠著窗戶,眯起眼,仰頭看陽光:“年輕真好。”

  李槐誇起人來特別真誠:“姐,你也很年輕,還那麽好看,那麽有氣質。”

  許輕言搖了搖頭:“我的意思是,年輕可以享受更多自由,有更多選擇。”

  李槐抱了把吉他過來:“姐,你可能覺得我活得挺自在,挺瀟灑,但你也知道我家的背景,我都不敢帶同學回家,我怕被人知道後,他們會拿異樣的眼光看我,怕我。可我有什麽呢,我就是一普通人,但我這種普通生活,要謝謝我二哥,是他給我了這份自由。”

  “我大哥很威嚴,家裏三姐靠不住的,喜歡玩,大哥想培養我,我特別害怕,我不是那塊料,我甚至覺得,我們做的都是不對的,是要遭報應的。還好二哥出來擋槍了,他發話,我不用參與社裏任何事,培養我學習,我喜歡拉小提琴,他就讓我上音樂學院。”

  “所以你跟他關係最好。”

  “你看出來了?”李槐撥了撥琴弦,“可能是他對我比較包容吧。但外麵的評價也是對的,他以前是挺可怕的,真的是沒人敢在他麵前說個不字,他的呼吸,都能傷人。”

  許輕言想了想梁見空現在的樣子,他的氣場是很強,她一開始也很怕,但還不至於凶殘到如此地步。

  “現在的他內斂很多,一來是地位在那,總不能老衝在前頭打打殺殺,是吧。”

  李槐說得很實在,許輕言喝著甜甜的奶茶,口腔裏的甜味配合著李槐好聽的嗓音,心情也慢慢平複。

  “二來呢,我不是說了麽,前兩年他的凶狠就像不怕死一樣,程然在他麵前根本不夠看。但現在……”李槐看了眼許輕言,“他上次說怕死,我也挺吃驚,我二哥從來不是怕死的人,他死裏逃生那麽多次,我覺得他是開玩笑。除非,有一種可能。”

  李槐停下琴弦:“有個人讓他開始變得怕死了。”

  許輕言腦中有個完全不敢設想的念頭,她祈求李槐不要說出來,但總是腦中已經高能預警,還是躲不過去。

  李槐不知是歎息,還是惋惜:“二哥喜歡你呀,不對,二哥很喜歡你。”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瞎說什麽呢,臭小子。

  李槐:男子漢要敢作敢當。

  梁二爺:……

第57章

  麵對比自己小十歲的男生, 突然替自己的二哥表白,許輕言再淡定, 也有好一會持續震蕩。

  許輕言澀澀地回應道:“我並不覺得他喜歡我。”

  李槐卻一副了然於胸的樣子:“不管外頭怎麽傳,我也不清楚你們之間有什麽問題, 但在我看來很簡單,他把你放在身邊,是為了你的安全, 也是因為他喜歡你。”

  許輕言卻道:“我和他之間,有一些利益關係,並不如你想的那樣。”

  “姐, 我二哥是個連我大哥都佩服的人, 你的秘密在他那裏都是小兒科。我不是說,你不夠厲害, 而是,他的一些思慮,不是我們能想象得到的。可他根本不在意你是不是別有目的,甚至, 你對沈月初固執到讓人頭痛的感情,他都能包容。”

  提到沈月初, 許輕言變了臉色。

  李槐連忙舉起右手表清白:“你別緊張, 沈月初在我們兄妹之間不是秘密。我們都知道他。我雖然不管事情,但這麽重要的人物,我還是知道的。”

  許輕言仔細一想,確實如此, 李家兄妹應該算是核心人物,那麽,李槐知道真相。

  許輕言不敢表露過多的急切:“月初,他是程然的替身。”

  “對,看來你知道的也不少。”

  許輕言繼續試探:“他是梁見空的臥底。”

  李槐愣了下,舌頭打了個結,隨即苦惱地抓了抓頭發:“這個嘛,唉,沈月初,真的是個讓人很頭疼的人物,我真的不好說呀,說了,我會被二哥砍的。”

  “那我換個說法,沈月初是李家的人?”

  李槐歎了口氣:“怎麽繞到這上頭去了,姐,我覺得你應該跟我一樣,別去瞎操心那些事。”

  許輕言輕聲道:“但是,那個人是沈月初。”

  李槐不由小心翼翼地問道:“他是你的初戀?”

  許輕言捏著奶茶杯子,抱著膝頭,愣愣地望著腳尖:“他是我最初,也是我最後的戀愛。”

  李槐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接,他開始有點同情二哥了,這個“情敵”太強大,你再好,怎麽好過一個死去的完美戀人呢?

  可是,他還是要說:“我二哥不會輕易喜歡一個人,他喜歡你,一定不會比沈月初少。”

  “但我不會喜歡他。”許輕言垂下眼,淡淡道,“畢竟,月初的死,是他一手造成的。”

  這血仇,除了放大招,他也不知道怎麽幫他二哥加分了。

  好愁啊,作為李家老幺,一肚子秘密,沒法言說,蛋疼。難怪二哥不肯告訴他社裏的事,就怕他藏不住秘密。

  李槐為難了半天,猶猶豫豫道:“我想,他本來是可以騙你的,但他不想騙你。好吧,我隻能告訴你,二哥和沈月初很熟,熟悉到,他不敢喜歡你,卻比任何人都喜歡你。正因為熟悉,沈月初的死,他也不想,但沒有辦法,我們這裏,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掌控的,哪怕強大如我二哥,他也有軟肋。”

  許輕言茫然地看著李槐,不敢喜歡,卻比任何人都喜歡。

  因為是他兄弟喜歡的人,所以,他不敢喜歡,因為早就從月初那裏知道她,所以早就開始喜歡,比任何人都喜歡?

  許輕言不解:“你為什麽要告訴我這些?”

  李槐第一次在許輕言麵前沒有笑。

  “因為,我喜歡二哥,我也喜歡姐姐你,他太苦了,你也太苦了,你們倆一起就該甜啊。姐,他真的值得你用喜歡沈月初的感情,喜歡他。”

  李槐心中既是期待又是忐忑,他不知道許輕言離開時深思的表情意味著什麽。但他真的盡力了,哥,你的高嶺之花能不能開,就看你的造化了。

  許輕言和梁見空冷戰了,沒錯,反正她智商情商都鬥不過梁二爺,她幹脆有恃無恐了,怎麽著吧。

  梁見空也是無奈,他的醫生這次脾氣鬧大了,就連老大都忍不住問:“你那個總喜歡掛在口上的許醫生,怎麽好些日子沒聽你提起了。”

  李桐是調侃,梁見空卻笑不出來。

  許輕言出國了,沒錯!出國旅遊了,還發了朋友圈!

  夏葵涼颼颼地來了一句:“你給放的年休?”

  要不是夏葵是個女人,梁見空真想一腿踹過去。

  許輕言一走就是大半個月,梁見空在她每條朋友圈下麵都點了讚,然後把手機丟到一旁,過了會,又忍不住拿回來點開那些照片看。

  氣色好像比之前好多了,人好像瘦了點,卻更好看了。

  李梔突然從背後撲過來:“看什麽呢?”

  梁見空把手機收起來。

  “別藏啊,讓我看看,什麽那麽好笑。”李梔不依不饒地往梁見空懷裏搶手機。

  “去去,一邊去。”梁見空發揮身高優勢,長臂一揮,把李梔擋住。

  “切,哥,你可別見異思遷,人家王玦大方,可女人的年齡就是財富,越來越少,你可別耽誤人家。”

  梁見空詭異地看了小妹一眼:“我跟王玦?我跟她沒那回事。”

  李梔抱著他的胳膊,高聲說:“哥,不開玩笑,下周你生日。外麵都在傳,你會跟王大小姐求婚。”

  日了個鬼了,他要跟人求婚,他怎麽不知道?

  許輕言痛快玩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五月了。天氣漸暖,這個世界真的是離開誰都照樣會轉。

  她不在的日子,也沒見梁見空被人害死。

  他沒聯係她,她也沒聯係他,但她發了朋友圈,他給她點了讚。

  嗬嗬了。

  倒是李槐小天使給她發了好多信息,一口一個姐姐拍得照真好看,姐姐去的地方好美,姐姐你什麽時候回來,我二哥想你了。

  最後一句,她忽略了。

  梁見空的喜歡,她還是承受不起。

  其實,在這些日子的旅途中,許輕言有點想明白了,或許梁見空很多話,她都沒法理解,但有一句她聽進去了,月初一定不想看到她毀了自己。

  她現在也算是基本弄明白了,月初是李家派去程然那的臥底,他跟梁見空關係非同一般的好,然後基於各方利益,沈月初不得不被作為棄子,梁見空對此是有愧疚的,所以,當她出現在他麵前起,他便不露痕跡地照佛她。

  而程然,他的用心顯而易見,既然月初不是程然的心腹,那麽程然把她拿捏在手裏,無疑是為了對付梁見空,但他沒有把她留在身邊,反而是讓她去找梁見空,大概是想讓她腦子一熱,跟梁見空撕逼,隻不過他沒想到,許輕言這麽沉得住氣。

  也沒有想到,她對梁見空,會產生其他特殊的感情。

  沒錯,縱使一千萬個不願意,許輕言還是察覺到了自己心底對梁見空一點點的感覺。

  當他給她點讚的時候,她心中竟有點歡喜。

  這種歡喜很快被深深的罪惡感壓下去。她怎麽能喜歡上月初之外的男人,還是一個害了月初的人。

  但她越來越無法抵抗他,他身上一直對她有一種吸引力,而且越來越致命。

  偶爾,她甚至會將他和月初的身影重疊。

  他笑著看她的時候,她仿佛看到了裏頭喜悅的星星。

  那樣的星辰,在他漆黑的瞳仁裏,比少年直率的目光,更加深沉。

  她無法理解自己這種瘋狂的幻想,幻想梁見空變成了沈月初,不對,不是梁見空變成了沈月初……

  許輕言突然站了起來,她正在市立圖書館,椅子發出突兀的聲響,引起周圍人不滿的側目。

  她的心跳瘋了般狂跳動,細密的冷汗從毛孔中滲出,她的頭皮都要因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炸開了!她抓過背包,小腿肚都在打顫,拉開座椅的時候,腳下不小心帶到椅子腿,邊上的人終於忍不住道:“可以輕一點嗎……”

  說到一半,怕是被許輕言蒼白的臉嚇到,話鋒一轉:“你沒事吧?”

  許輕言嗓子發癢,啞著聲音說:“沒事。”

  她要瘋了,這不絕對不可能,她根本不敢想,曹勁明明說過,警方做過基因比對,確認他的死亡。但是,誰來跟她解釋,梁見空身上那種讓她著迷的熟悉味道,兩個人再親密,也不可能傳染。

  口味可以改,字跡也可以練,甚至是習慣也可以糾正。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