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52節

  他正要離開的時候,聽到她低吟了一聲。他停住腳步,背著身又仔細聽了會。

  “月初。”

  燒糊塗了嗎?

  梁見空折返回去,猶豫了下,那手背試了試她額上的溫度,燙得嚇人。

  “月初……”

  她並不清醒,眉頭糾結在一起,嘴唇血紅,很是痛苦的樣子。

  梁見空靠坐在床邊,忍不住問:“你有這麽想念他嗎?”

  許輕言眉頭皺得更緊了。

  梁見空望著她沒有血色的臉龐,她現在的樣子格外惹人心疼,他的目光不經意變得柔和,就連他自己都沒意識到。

  “沈月初有這麽好嗎,不就是個大麻煩嗎,你還想他幹什麽。”

  梁見空抬起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沒任何反應,他試著用手背替她擦去額上的汗,手掌輕輕地撩起她的劉海,順勢滑落至她的耳垂處,她的耳垂白皙小巧,沒有打耳洞。

  她似感覺到了什麽,難受地翻了個身,他連忙收回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梁見空自嘲地笑了笑,這幅德行要是被弟兄們看到,他這張萬年大佛的臉直接砸地上算了。他還是起來替她把背後的薄被拉好,然後輕手輕腳地走出臥室。

  許輕言一晚上沒少折騰,這一夜燒得她全身酸痛,但到了清晨,溫度漸漸退去。她許久沒這麽燒過,像是要把心底積累的鬱結都一並燒了。轉過頭看到床頭的水壺,愣了愣,昨晚好像梁見空來過,但她睡得太迷糊了,不是很確定。

  這間臥室,她並不陌生,床頭的水也已經喝完,許輕言想了想,還是去浴室洗了個澡,一身清爽後,人也恢複了點精神。

  她端著水杯和水壺下樓,不一會,便看到梁見空坐在餐廳裏用早餐。

  他看到她還有點驚訝:“這麽早。”她發梢還濕著,全身散發著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洗過澡了?好些了嗎?”

  “沒事了,可能最近有點累。”

  “你是在跟我控訴工作量太大了?”梁見空開著玩笑。

  許輕言的氣色還是很差,她清楚自己的身體沒有弱到這個地步,是沈月初的那封信給了她重重一擊,讓她多年來還未修複的精神壁壘,再次受到了重創。

  她寧可不知道月初對她的愛,寧可不知道他過得不好,寧可沒看到那封信,至少她還能假想,他離開她的那十年是隨心所欲而活,並不那麽糟糕。

  梁見空打開冰箱:“家裏沒什麽吃的,煎蛋吃嗎?”

  “不用了,我想先回去換身衣服。”許輕言隻是下來道別。

  梁見空關上冰箱:“你這樣子怎麽回去?吃了再走吧。”

  許輕言忍了忍,望著桌上的水壺和水杯,她盡可能讓自己的語氣平和些:“我想一個人呆一會,我想回家。”

  “昨晚發生什麽事了?”

  梁見空不是個好糊弄的人。

  “我們救了阿豹,遇到警察,然後,上了艘船,我很累。”許輕言撐著桌子邊緣,好讓自己省點力氣。

  梁見空往鍋裏下油,敲開一隻新鮮雞蛋:“許醫生,我不希望你對我有所隱瞞,這對你我都很不利,在這裏,隻有我能保你,但如果你背著做些什麽我不知道的事,就不好辦了。”

  許輕言反問:“我在你眼皮底下能做什麽?”

  “比如跟程然見一麵。”

  梁見空邊說著,邊盛出煎蛋,金黃色的蛋黃圓圓潤潤地躺在白色蛋白中間,半凝固的姿態,最是誘人。

  許輕言心下一淩,咬死道:“我沒有跟他見麵。”

  梁見空遞給她筷子:“好,你說沒有就沒有。吃吧。”

  許輕言知道,梁見空要是強勢起來,她再反抗絕沒有好處,她拖開椅子坐下,用筷子戳開蛋黃,裏頭金黃色的蛋液很快流了出來。

  梁見空見她賭氣的小動作,不由發笑:“跟你說正經的,警方很可能會找你談話,也可能會盯上你。如果不想惹麻煩,你不要插手任何事。”

  許輕言低頭啃著雞蛋,一副很專心的模樣,就是不搭理他。

  “好吃嗎?”梁見空支著下巴問道。

  許輕言放下筷子,喝了口水:“阿豹沒事了嗎?”

  “沒事了。”

  “我有份幫他逃跑,你覺得我還能隔岸觀火嗎,我還算清白無辜嗎?我遇到你的那天起,就是惹了大麻煩,沈月初遇到你的那天起就是惹了大麻煩。沒有你,他就不會死,沒有你,我也不用在這裏。”

  許輕言說得很平靜,連聲音都不大,好像隻是在陳述事實。但這份突如其來,讓梁見空不由微微一怔。

  月初的遺書裏說,給她信的人才值得相信。那麽,這封遺書如果說是托付給程然的,她應當相信程然。但如果這封遺書所托並非程然,那麽程然的話就是假的。

  花姐說,沈月初是梁見空的臥底,他們才是真兄弟。但如果花姐被梁見空收買,那她所說都是狗屁。

  她不相信任何眼前看到的事實,這些事實很有可能都是假的,她都可以不相信,因為她的感覺告訴她,不對,有什麽不對。

  她的感覺一直告訴她,梁見空對她,有點特別,不,是很特別。

  直到昨晚她還不敢確定,但當梁見空在她耳邊說忘記沈月初的時候,她整顆心不知為何,瘋了一般跳動,縮在被子裏的手指緊緊揪著薄被,生怕被他看出來她並沒有完全睡著。

  她不知道為什麽會有這麽瘋狂的想法,明明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飲食習慣、用手習慣、容貌嗓音,就連性格也不同,但她感覺得到,梁見空身上有一種她熟悉的,屬於沈月初的幹燥、陽光、蓬鬆的幹淨味道,是那種少年月初身上的味道。

  這種感覺並不強烈,偶然出現,每次都能點亮許輕言的心。

  如果她真的是第一個近他身的女人,那她就是特別的,可她為什麽是特別的?

  她何德何能,讓梁二爺青眼有加,不止一個人開她的玩笑,她都沒放在心上。但時間長了,她也有點開始懷疑,起初她以為他的關照不過是大家默契的互利,可他並沒有要求她什麽,反倒是在她麵前坦然相待,他把他的命放在她的手裏,他包容她的冷言冷語,他就像棵大樹,他若有似無的關照,點到即止,恰到好處,不會逾越男女那條線,也不會令別人起疑,但是,許輕言感覺得到。

  那是一種,隻有月初會給她的感覺,站在陰影裏的少年,為她撐開樹葉,露出一片陽光。

  “你和沈月初是什麽關係?”

  她死死盯著他黑色的眼睛,硬是要他直麵這個問題。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你要我說什麽呢?

  許輕言:實話。騙人是小狗。

  梁二爺:汪汪。

  許輕言:……

第56章

  這還沒完, 許輕言從位置上站起來,撐著桌麵, 俯視對麵的人:“我喜歡吃什麽,我為什麽轉行當醫生, 月初喜歡我多久,你對我所有的了解,都不是淩俏告訴你的, 是月初告訴你的,對不對?”

  許輕言很少有情緒激動的時候,也不會刻意咄咄逼人, 但她現在單刀直入, 她就要挑戰他的底線,她今天就要看看, 她在梁見空心裏,是不是真就隻是個普通醫生。

  她的聲音在廚房裏回響,直至全部安靜,梁見空靠在椅子上, 麵上一動不動,就連眼底的情緒都沒有一個波瀾, 那種眼神寬廣平和, 把許輕言所有的小情緒都收入,沒有苛責,沒有慌亂,更沒有生氣。

  半晌, 梁見空慢慢起身,把桌上的盤子放回到水槽裏:“你現在很不冷靜,我沒辦法回答你任何問題。”

  許輕言稍稍收回點情緒:“別人跟我說了很多,我並不相信。”

  梁見空淡然地拿起水槽邊的洗碗布:“你為什麽不信呢?”

  “我有我自己的感覺。”

  梁見空像是安撫一個鬧脾氣的孩子:“你對沈月初的感情已經影響到你對事物的判斷。你想要我說什麽,難道你是想從我口中聽到,沈月初沒死,我把他藏在一個地方,從他身上知道了很多你的事。但是,你心裏清楚,這不可能,他已經死了。”

  可能是梁見空冷靜的語氣,讓許輕言也冷靜下來:“我沒說他還活著。我隻是不明白,如果月初和你的關係是親近的,他把你當兄弟,你為什麽不告訴我?”

  梁見空轉過身,堅持道:“你糾結這個有意義嗎?”

  “有。”

  “有什麽意義?”

  “我不想恨錯人。”

  梁見空重重地把手中的杯子放下,語氣不禁重了幾分:“然後呢,你要把你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團糟嗎?好好的生活你不過,非要找到一個恨的人,你能怎麽樣,殺了他,報警?你的智商呢,你的理智呢。”

  許輕言咬著嘴唇,臉色還沒從昨晚的高燒中緩過來,臉頰因為激動泛起不正常的紅暈,而眼底全是倔強,她不常跟人發生爭執,但當她有所堅持的時候,就變得非常可怕。

  “你以為我不敢嗎?”

  “好,就算你敢,我們都是人渣,無所謂,你呢,檔案完美無瑕的高材生。”

  “我的檔案是否完美,你這麽在乎幹嘛?”

  梁見空繞過餐桌,走到她身邊,冷靜到淡漠:“那你考慮過沈月初嗎,如果他知道你把自己毀了,會怎麽想?你有沒想過,你現在所做的一切,很可能讓沈月初付出的一切,包括他的死付諸東流。你還要繼續嗎?”

  許輕言愣住了,她抓住梁見空話裏的關鍵,一把揪住他的袖口:“什麽意思,你果然都知道。”

  梁見空簡直無可奈何,不得不冷聲道:“許輕言,沈月初再好,也不會回來了。你喊再多遍,他都沒有辦法回應你。你為他報仇,隻是以卵擊石。忘了他,世上不會隻有一個沈月初,還會有人,那麽愛你。”

  許輕言默默放開手,指尖冰涼,全身的溫度仿佛驟降,她聽到自己低啞的聲音:“不會了。”

  她的眼中似乎飽含淚水,他以為她下一秒就會淚如雨下,但是,再仔細一看,她的眼中什麽都沒有,她的眼神像是透過他,望著另一個靈魂。

  梁見空抬起手,他知道這麽做不可以,但是,他還是忍不住輕輕揉了揉她的頭發,她沒有躲開,他有點意外。他的手指慢慢加重力道,她的額頭便輕輕抵在他的肩上。

  這是他們彼此之間最近的距離,許輕言閉上眼,仿佛又聞到了那種曬足陽光後幹燥好聞的味道。

  然後,不知是誰的心跳那麽快。

  他的手略顯僵硬,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輕拍撫她的後腦:“會的。”

  “梁見空,讓我一個人呆會吧。”

  她推開他,抓過背包,直接衝出大門。

  梁見空站在原地,手還可笑地僵在半空,猛地用力推開椅子,低咒了一句:“為什麽要讓我知道,你這麽喜歡他。”

  門口,李槐正打算按門鈴,看到許輕言衝了出來,剛一看見還挺高興,但馬上注意到她神色不對,看都沒看他一眼,就從他身邊匆匆走過。

  李槐反應很快,連忙追了上去:“姐,你怎麽了?”

  許輕言稍微放慢了腳步,回頭看他,勉強道:“小槐,你來了。”

  她的臉色很差,唇色發白,李槐一顆心揪在一起,問道:“我聽說你昨晚發燒了,過來看看,你這是……跟我哥吵架了?”

  李槐有點不確定,感覺許輕言不是個會吵架的個性,一定是二哥做錯了。

  “你別生氣啊,我二哥他,他這人外號萬年大佛,為什麽呢,就是因為他一心社裏的事,沒交過女朋友,他一定不是故意氣你的,你都生病了,他緊張都來不及。”

  許輕言越聽越不對:“……你好像誤會了什麽。”

  李槐一臉懵:“啊?你們不是吵架了嗎?”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