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51節

  “我沒有聯係過你,你也沒有聯係過我,但我想,你現在應該已經成為夢想中的鋼琴家。”

  “我這幾年的經曆,還是不跟你說了,很糟糕,我能想象你生氣的樣子,說我胡鬧,沒出息,我都認,是我沒有做好。”

  “我隻想在這裏跟你說說話,這裏的世界太孤獨,沒有人是真實的,隻有你是真實的,在我心裏。”

  “有時候,真想回到過去,你一定不會喜歡我現在的樣子,但我還是想知道,那個時候,你我還是少年時,你喜歡過我嗎?”

  “我還是不要知道答案了,你也不用回答,我不希望給你造成負擔,你的這一生都應該是完美無瑕的。”

  “但是輕言,說了那麽多遍喜歡你,開玩笑的有,認真的也有,但我一直沒敢說那三個字,請允許我自私一回,你可以不接受,我還是想告訴你,我愛你。”

  “寫下來就輕鬆多了。我寧可你看不到這封信,又想你看到這封信,我既希望你記得我,又不願你記得我。”

  “我唯一的擔心,是我會給你帶來不好的影響。我隻能拜托我的兄弟,他會安排好一切,給到你這封信的人,是值得你信賴的人,其他人,你一個都不要相信。”

  “不要難過,但如果你一點都不難過,我會很難過,所以就難過一下吧,明天,你依然擁有最美好的人生。”

  “愛你的月初。”

  許輕言發起了高燒,梁見空見夏葵從船艙裏出來,低聲問道:“怎麽樣?”

  夏葵搖了搖頭:“還是39度,燒退不下來,還暈船,吐得一塌糊塗。”

  梁見空扶著欄杆,手指在上頭敲擊了幾下:“還要多久才能靠岸?”

  “為了避人耳目,繞了點路,馬上就能靠岸了。”秦泰立馬回道。

  梁見空仔細回想了下,這幾天也她確實感冒了,偶有咳嗽,他也提醒過兩句,但也不好多說什麽,人家許醫生還嫌他多事,可怎麽也不至於突然發起高燒。

  船緩緩地朝岸邊靠去,梁見空站在甲板上,望著夜幕裏盈盈水光,身體隨著波浪上下起伏,心也好像隨著起伏不定。夏葵就在他邊上,摸出一根煙,想了想,也問了他一句:“抽嗎?”

  梁見空依然望著岸邊,神色不明。

  夏葵收回手,自己吸了口煙,眯起眼,說:“二爺,你不進去看看?”

  梁見空敲著欄杆的手指一頓:“我進去看也沒用。”

  聽他這麽說,夏葵也有點意外,她以為梁見空挺在意許輕言,這女醫生生病了,好歹要關心一下。

  “我剛才進去,聽她好像在喚沈月初。”夏葵瞥了眼梁見空,想看看他的反應。

  夜色裏,男人的側臉平靜無瀾,像是聽到了她的話,又像是沒聽到。

  “這樣下去很危險。”夏葵自顧自說下去,“她的心始終是傾向程然的,她可以救你一次,兩次,但隻要有一次她想做點什麽,你就完了。”

  梁見空側過臉,下顎線繃得有點緊:“你覺得她在潛伏?”

  夏葵如實道:“我隻是說有這種可能,可能性還不低。你要相信女人的直覺。”

  “除了直覺,證據呢?”

  夏葵能感受到黑暗裏有兩道銳利的視線釘在自己臉上。

  “二爺,沈月初和程然是什麽關係,你比我清楚,她和沈月初,不說沈月初吧,她對沈月初的感情非同尋常,程然跟沈月初這麽像,她會不會對程然有其他感情,這誰都說不準,再說要是她知道你是殺了沈月初的人……”

  “她知道。”

  “……”夏葵一臉震驚,“她怎麽知道的?”

  “我說的。”

  “……”夏葵已經驚呆了。

  “你以為我不說,程然就不會告訴他?”梁見空好笑地看著夏葵。

  “那把她送回去啊,給程然啊,他弟兄的女人,不應該他照顧嗎?”

  “你覺得沈月初是程然的弟兄?”

  夏葵一愣:“難道不是嗎?沈月初可是為了他死的。”

  梁見空輕笑一聲:“如果,是程然故意安排他死的呢?”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這麽肉麻的遺書,是我才寫不出來。

  許醫生:我喜歡。

  梁二爺:……

第55章

  “不可能, 你的計劃是完美的。”

  “青山焚”事件發生的時候,夏葵隻是社裏的小人物, 但她早就聽說梁見空的大名,這個人就是社裏的智囊, 他伸出的手,能掌控所有。

  “沒有計劃是完美的。”

  “那你早就知道,沈月初的死, 是程然安排的?”

  船靠岸了,梁見空看著船頭的人下錨,不帶什麽感情地說:“不論是不是他安排的, 替身為他死, 在他看來就是天經地義。”

  “那我們可以告訴許輕言,讓她真正成為我們的人。”

  “不需要。”

  夏葵以前總聽人說梁見空的心思很深, 但她覺得還好,梁二爺給他們的指令都很清晰,她也不笨,一般自己想一下就大概明白他的用意, 所以她能做到這個位置。可現下,她還真有點鬧不明白梁見空的意圖了。

  梁見空轉過身, 與夏葵麵對麵, 夏葵抬起頭,撇過臉,吐了口煙,她看到他肅著臉, 左眼下的傷疤透著冷峻,沉聲對她說:“你隻要記住,許輕言就是個醫生,不要把她拉入這種漩渦,她要恨殺了沈月初的人,我就是殺了沈月初的人,這點沒有錯。至於程然,反倒是把許輕言留在我們這裏,更好掌控。”

  夏葵聽得出,梁見空這番話是用命令式的語氣跟她說,不容她辯駁:“我明白了。”

  “你進去帶她出來。”

  梁見空自己先上岸去了,夏葵摁滅了煙,返身進入船艙。

  許輕言被夏葵拉起來的時候,頭腦已經很昏沉,眼前也是模糊一片,好一會才認清自己的處境,她竭力讓自己站好,但腿上一點力氣都沒有。

  夏葵歎了口氣:“我背你出去。”

  許輕言搖頭:“我能走。”

  這個女人還真是固執,不能被她的外表欺騙。

  夏葵隻好扶著許輕言,許輕言自己又扒著欄杆,一點點走下船,一段不長的路,她走了很久,夏葵也不催她,她望著許輕言白成紙的臉,心中不免有些憐憫。

  沈月初的死,可能是她一輩子的傷,但可能誰都無法準確地告訴她真相,她的愛恨都將無處安放。

  臨到岸邊,許輕言抓著鐵鏈,跨過銜接的木板。梁見空就站在岸邊,看著她走下來,她雙腳踏上岸的時候,腳下氣力不足,不由往後退了兩步。

  梁見空立即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的頭昏沉沉的,被人這麽一拉,才不至於跌坐到地上。她知道拉她的人是誰,但她沒有推開他。

  她不知道是她沒有力氣,還是她不想。

  她盯著這隻抓住她的手,腦子裏還遲鈍地回響著他的話:

  “如果,是程然故意安排他死的呢?”

  “你隻要記住,許輕言就是個醫生,不要把她拉入這種漩渦,她要恨殺了沈月初的人,我就是殺了沈月初的人,這點沒有錯。”

  梁見空並沒有鬆手,但他的手放開了些,且隻碰到她的手腕:“上車吧。”

  “要不,我和許醫生一輛車。”夏葵提議。

  梁見空已經打開車門,一隻手護在許輕言頭上,以防她撞到車頂:“算了,快點出發吧。”

  梁見空沒有送許輕言回家,而是再次把她帶到了自己的住所。夏葵負責扶著許輕言回到臥室,幫她脫了外套,一切都好了之後,她走到客廳,看到梁見空坐在沙發上,也不知在想些什麽。

  “剛想給她吃了點退燒藥,她自己不願意,就說要喝水。”

  “我知道了。”

  “了梵那邊又來消息了,阿豹很安全,已經離開危險區域,短時間裏,就在外麵避風頭。”

  梁見空點點頭:“好,辛苦你了。”

  剩下的也沒什麽好說的,夏葵看了看這空空的房子,以前阿豹還會隨身跟著梁見空,現在就隻剩下梁見空,還有許輕言。孤男寡女,不是她多想,總覺得不是很妥當。

  “二爺。”

  梁見空應聲看過來。

  “王玦那兒,最近是不是該聯係一下了?”

  “她那兒都幫我們處理好了?”

  “嗯,錢都洗幹淨了。”

  “那是該謝謝她。”

  “二爺,王大小姐不說,你不會一直裝聾作啞下去吧?”

  梁見空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你喜歡王玦,又要幫著她跟我表明心意?”

  夏葵沒想到梁見空一針見血地點破心思了她的心思,但她臉皮厚得很,接道:“這不衝突吧。”

  “我跟王玦說過,我不會娶任何人。”

  “但談個戀愛還是可以的。”

  “夏葵,很晚了,我就不送你了。”

  夏葵盯著梁見空,梁二爺麵色如常。

  她感覺得到梁見空的威壓,走到門口,還是忍不住故意嗤笑一聲:“唉,不知道哪家姑娘能入了我們二爺的法眼,破了萬年大佛的金身。”

  梁見空在樓下坐了會,隨後走進廚房燒了壺水,他就站在那兒很有耐心地等著水壺燒開,然後,端著水壺走上二樓。

  許輕言聽到有人開門,她的頭很痛,眉梢連著後腦勺一跳一跳地疼,眼皮沉得睜不開,被窩裏熱到發燙,背後全是汗。

  梁見空走到床頭,打開台燈,看到她突然皺起眉,便把亮度調到最低。

  “水。”

  許輕言沒響。

  他半蹲在床頭輕聲問:“需要吃點藥嗎,你告訴我,我去拿。”

  許輕言還是沒有響。

  他等了會,給杯中加了點熱水,留下保溫水壺。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