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49節

許輕言骨子裏並不是個怕事的人,跟著梁見空的這段日子,也算是經曆了大小驚險,但每一次都是被動卷入,像今晚這樣她主動出擊,是第一次。

不遠處隱隱看得見碼頭邊上的路燈,這附近有著大片的倉庫,Mark對這裏很熟悉,找了個隱蔽的口子進去,七拐八拐,車子在一個個倉庫中間穿梭,快到2號碼頭的時候,Mark把車停下。

“你能行嗎?”

“我就在這裏等著。”

“小心了……謝謝。”

Mark謹慎地下了車,弓著腰,匆匆隱入夜色。

許輕言迅速換坐道駕駛座,調整座椅、反光鏡。四周隻剩下她一個人,靜悄悄,朝前看去,就是一條仿佛沒有止境的黑色通道。許輕言分辨了下方位,西麵正是她的左手邊。這樣子不行,看不清前麵的情況,這種心裏沒有底的感覺很不好,許輕言慢慢把車往前開了一段路,逐漸看到前麵燈光,水麵上停著一艘船。從這個角度看去,隱約能看到幾個人影。

前麵應該就是梁見空的人,那麽程然的人在哪裏?他今晚帶了多少人來?

許輕言的手機一直很安靜,梁見空早就叫波仔給她的手機做了反追蹤,程然應該是察覺了,所以往她家裏寄了隻手機,他還是會往她自己的手機發消息,但更多的時候是為了躲避梁見空的耳目,然後像是考驗她的忠臣度似的,他會給她另一隻手機發消息,偶爾也會電話,基本上要求她本人反饋梁見空的行蹤,見了什麽人。

雖然,梁見空說讓她坐山觀虎鬥,但許輕言有自己的考量,在她看來,程然和梁見空都是害死沈月初的劊子手,一個舉起了刀,一個把人推了過去。可程然的功利心太重,對自己容貌迷之自信,反觀梁見空,還算厚道。

所以,她倒是挺想看看程然打算做什麽。

許輕言的另一隻手機上,程然的消息是:控製住一輛車,停在2號和3號碼頭之間。

她現在這樣算是完成任務了吧。

許輕言關了車燈,緊繃著身體,身體略微坐矮一些,不時環顧四周,確認安全後,她飛快拿出另一隻手機撥下一串號碼。

等待音響了兩聲,電話就被接起:“到了?”

“你在哪?”

“別急,我看到你了。”

程然的聲音就在耳側,許輕言不禁朝身後看去,明知道他不在這裏,心中還是打起鼓來。

不遠處梁見空的身影偶爾能夠看見,他的身形很出挑,所以他通常會穿暗色係的衣服,不讓自己顯得特別惹眼。但許輕言還是一眼就能認出來,好像在他身邊越久,就越感覺熟悉。

她一邊和程然通著電話,一邊看著梁見空,像是小學生大著膽子作弊,又怕被老師發現一般。她不應該對梁見空有什麽愧疚感,雖然他把她放在身邊,但也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沒錯,日本人和酒哥對她發難的時候,他也罩過她兩次,可要不是她先發製人,他未必會配合演出,更何況她每次都恰到好處地替他推波助瀾。

最重要的是,她救了他兩命,他欠她的除了沈月初一條命,他自己的命也是她給的。

可是,他可能是月初的兄弟,月初可能是相信他的……放下手機後,許輕言盯著不遠處的身影,晃了晃腦袋,努力忽略掉心中的不適,她不能分心,既然他不敢坦白,那麽,他在月初死這件事上一定還有隱情。

左邊響起敲窗的聲音。

許輕言倏然抬頭,用了兩秒辨認出外頭的人影,她放下車窗,警惕地露出一條縫,程然很好認,他後麵還跟著一個麵生的年輕男人,許輕言不動聲色地問道:“你直接過來了?”

程然不慌不忙地朝車後座示意:“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開下門。”

程然拉了拉車門,許輕言沒動,他又敲了敲車窗:“許醫生?”

許輕言暗暗吸了口氣,摸到解鎖鍵,按下。

程然和另一個男人迅速上了後座。

從後視鏡裏,許輕言再次打量起程然。他們也有一段時間沒見,大多是通過手機聯係。他似乎瘦了些,臉部的輪廓變得銳利起來,頭發也剪短了,穿著一件黑色或者藏藍色薄風衣,車裏太暗,她看不太清。

他們的目光在後視鏡裏相遇,程然指指邊上的人:“吳巨,認識下。”

許輕言朝右後方看去,吳巨,這個名字她不陌生,買通了酒哥,讓蕭酒栽了好大一個跟頭。這個人比她想象中年輕,約摸二十出頭,挺帥,皮膚黝黑,中長發,鬆鬆地束在腦後,見許輕言看他,他還衝她笑了笑。

“梁見空挺信任你,連車子都給你了,也沒讓你跟著去犯險。”

程然跟她態度挺隨意,這話聽上去也挺隨意,許輕言卻在心裏打了個轉,說:“畢竟我救了他兩次,上次還冒險回去救他,他欠我的。”

她上次說服程然讓她回到梁見空身邊,她要讓程然覺得物有所值。

程然並沒疑他:“沒想到老梁還挺念情分。不過他應該沒料到,你會幫我。”

許輕言卻說:“除了我,應該還有其他人在幫你吧,不然你怎麽知道今晚他的行動。”

幾日不見,許輕言倒是比之前更加機敏,他沒有否認:“誰沒個內線,他城府太深,又多疑,我和沈月初兩個人都栽在他手裏過,你動靜太大,一旦不小心就會被他發現。”

程然主動提到了沈月初,許輕言盯著他那張熟悉的臉,察言觀色一番後,悄悄捏緊了方向盤:“梁見空他親手殺了月初,他應該也知道我的身份,把我留著,不過是讓你難堪,製衡你。”

她故意加上“親手”兩個字,想看程然的反應。然而,對方完全沒有一點猶豫地說:“你說得對,他這麽猖狂總會栽的,不過,你要小心,他不會完全信任你。”程然頓了頓,“但他卻敢讓你為他做手術,這點我也不太明白。”

“因為我不敢殺人。”

“嗬嗬。”程然想了想,覺得有道理,“你別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他很會假裝跟人推心置腹,再暗暗把人置於死地。他是不是跟你提過,沈月初的死有一半責任在我,或者說,我根本沒把月初當兄弟?”

許輕言看著後視鏡裏那雙眼睛,仿佛沈月初就在後麵看著她,但她知道那不是月初的眼睛,月初看她的時候,裏麵沒有任何雜念,總是盛滿了喜悅的星光。

“他說什麽,我不會都信。”

“可是,人心是很容易動搖的,說多了,難免就會信幾分。除了他,可能還會有人到你耳邊詆毀我,不過,沒關係,有樣東西可以給我作證。”

程然也是狐狸,料到了會有人給許輕言透露各種內幕,畢竟經曆過那段往事的人都還在,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程然樹敵頗多,想他不得好死的,不止梁見空。

程然的聲音極具誘惑力,許輕言忍不住問道:“什麽東西?”

“沈月初有一封遺書,他曾經把這封遺書托付給我,萬一他有個意外,他希望我找到這封遺書,把它交給你,但就在他過世不久,這封遺書遺失了。”

許輕言眼皮一跳,立即想起了夏葵給她發的信息,那時她本不抱多大希望,加之後來總是找不到時機跟夏葵當麵對質,這件事便一直擱著,難道月初真的留下一封遺書?

許輕言難得流露出幾分急迫:“現在找到了嗎?”

看出許輕言的對此很在意,程然立即寬慰道:“不在我手裏,但我差不多查到在誰手裏了……”

就在這關鍵時候,許輕言的手機突然響了,是她自己那隻,她有些煩躁地拿起來,來電顯示是梁見空。

“接。”程然幹脆道。

許輕言抬眼往前看,隱約看到遠處梁見空的側影,他正拿著手機,邊上好像是Mark。

她接起電話:“喂。”

“你在哪?”

聽不出他聲音裏的喜怒。

“我很安全。”

梁見空繼續追問:“在哪裏?”

許輕言看了眼程然:“2號碼頭附近。”

不知為何,那邊靜了片刻,許輕言略微緊張,因為她看到梁見空正轉過身,朝這邊看過來,但他很快又回過身去,聽筒裏再次傳來他低低的聲音:“從來沒人不聽我的指示,許醫生,我們回去算賬。”

說完,他就掛了。

許輕言怔了怔,保持這樣的姿勢有一會,然後慢慢放下。

車裏空間小,哪怕她把音量調到最小,程然應該也聽到了些許,他在她身後說:“放心,這裏視線剛好,但從那邊看不清我們。”

“然哥,看前麵。”吳巨突然出聲。

許輕言和程然同時看過去,不知什麽時候,那裏竟然出現了一批人馬。

程然的聲音興奮起來:“來了。”

許輕言馬上反應道:“你的人?”

“梁見空是不是以為我安排了人堵截他,這次不需要我出手。”

許輕言一驚,難道他們都猜錯了,程然根本沒打算出手?

程然往前傾,靠近許輕言耳邊,說:“他今天廢了那麽大力氣把人救出來,一會功虧一簣,我倒想看看他的表情。”

許輕言眼皮跳了跳,越是怕什麽,越是來什麽,前麵夏葵擋在梁見空前麵,麵對突然出現的一夥人不知在說些什麽。

那是警察,許輕言突然睜大眼睛,第一反應是曹勁是不是也來了。但是,梁見空明明說過,警察的反應不會那麽快,程然這回還真是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始作俑者這時卻說:“差不多,我們也該撤了,保持聯係,哦,對了,剛才沒說完,沈月初的遺書,現在可能在梁見空手上。”

第53章

  許輕言腦中轟一聲, 倏地回過身,素淨的臉上隱有異色, 程然見狀了然道:“但他肯定不會告訴你。”

  說完,他和吳巨立刻下車。

  許輕言沒時間多想, 因為另一邊,氣氛不太妙。突如其來的一幫人忽然步步緊逼,看上去是要強行上船, 夏葵不肯讓,被人用手推了一把,她突然就炸了, 一巴掌拍過去, 周圍的人猛地齊刷刷拔出槍。許輕言的心髒瞬間被揪住,她在車裏, 聽不見那邊的響動,但仿佛能夠聽到森冷的金屬摩擦聲。

  警方單方麵對著梁見空拔槍,梁見空站著沒動,夏葵往後退了一步, 還有Mark和其他人紛紛把梁見空包圍在中間。

  空氣一瞬間凝滯了。

  許輕言沒意識到她的呼吸都不由自主放得很輕,她垂眼看到手邊的手機, 腦中突然閃過什麽, 飛快地撥出一個號碼。

  快接,快接。許輕言在心中默道。

  而她的眼睛一直盯著前麵,那邊沒有異樣,五聲過後, 電話終於被接起。

  曹大頭在那頭語氣挺急:“輕言?”

  “是我,你忙嗎?”

  “有事嗎?我這亂成一團,不急的話回頭給你電話?”

  她聽到電話裏麵很嘈雜,根本不是麵前這個樣子。曹勁沒來這裏,這麽說警方並沒有抓到線索,還是他派了人追到這裏,不對,以曹勁的個性,絕對會親自出馬。

  許輕言不再耽擱:“好,你先忙。”

  “不好意思啊,拜。”他對她總是很客氣。

  剛掛了電話,那邊,梁見空首先有了動作,他舉起雙手,示意大家往邊上靠,竟是給警察留出一條路。許輕言看不懂,阿豹在船上,他怎麽能讓警察上去搜查?

  警察離船越來越近,梁見空完全沒有要阻止的意思。許輕言覺得自己從沒這麽緊張過,但她心裏不相信梁見空會就這樣放棄抵抗,他一定有什麽計策,一定有的。

  她的精神高度集中,全部凝聚在前方那一片模糊的小點,仔細辨認著裏頭的人,突然,又有人敲響了她的車窗,許輕言身體猛地一震,心髒瘋狂地跳動,幾乎要衝破胸膛。

  “是我。”

  許輕言登時睜大了眼睛,不敢耽誤,第一反應打開了車門。

  阿豹愣了愣:“你怎麽下來了。”

  “你快走。”

  “不行,你怎麽辦。”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