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48節

  夏葵跟梁見空匯報:“程然在Z城,但不確定身處何處。”

  梁見空聲音高了幾度:“他能把我的行蹤摸得一清二楚,反過來,我不知道他在哪?”

  最近幾日,許輕言對社裏的情況也有所了解,夏葵是主要負責打探消息的,沒法掌握敵營的情況,就是她的失職。

  她這時也正色了一回:“自從替身把戲沒了之後,他格外謹慎,連吳巨都不一定清楚他在哪裏。問題是,我想不通,程狗是怎麽知道我們今天的行蹤,老酒已經除了,社裏還有內鬼?”

  “聯係人打點得都沒問題?”

  “都是單點聯係,這事隱蔽,找的都是自己人,唯一有可能出問題的,應該是犯人押送那塊。”

  “嶽小丘。”梁見空直接點名。

  夏葵還沒想明白:“那塊地界是他的地盤,爆破也是他找的人。這人八麵玲瓏,誰都不得罪。”

  梁見空冷哼一聲:“你以為,他組局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就不會組局對程然投其所好?”

  夏葵惱了:“仗著家裏有點政治背景,就敢跟我們玩兩麵派,嫌自己命長。”

  許輕言聽在耳裏,腦中浮現一張臉,嶽小丘應該就是那次碰到的組局人,滿臉帶笑,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查清楚,是他的話,回頭要教教他認清,誰是他爸爸。”梁見空慢悠悠交代了一句,語氣冷淡極了,隨即他又說,“如果我是程然,包圍圈一定設得最隱蔽,但又不能距離3號碼頭太遠,與其把目標定在碼頭上,不如把目標定在水上。西麵連過去是一處老城區,部分拆遷地,適合藏匿,叫人往那邊給我盯緊了。”

  夏葵立刻著手去查,果不其然:“二爺,你神了,2號碼頭今晚不知被誰包下了,但目前沒人在那邊。”

  梁見空淡淡道:“那我們就裝作不知道。”

  之後,梁見空閉目養神,可能是經曆多了這種狀況,他看起來並不緊張。另一邊,夏葵時不時打電話,過了好一會,梁見空低聲說:“阿豹,本來想讓你們見一麵。”

  許輕言一驚,不確定道:“阿豹?”

  “嗯。”

  梁見空沒多說,顯然阿豹被他們救出來了,許輕言忽然想起下午曹勁匆忙離開的情形,難道正是這件事?

  “我們廢了那麽多功夫把他弄出來,可不是為了給程狗送餌料的。”夏葵剛結束一通電話,“查到了,程然傍晚上了他那輛路虎,往北邊去了,看起來目的地跟我們一樣。”

  “看起來?”梁見空敲了敲副駕駛座。

  “確認是跟我們一樣。”夏葵補充道。

  許輕言斟酌後,還是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警方不會追查嗎?”

  梁見空不以為然:“會,但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許輕言不確定他是否知道曹勁和自己的關係,她現在隻需要給曹勁發一條信息,就足夠讓梁見空吃大悶虧。

  但她不知為什麽,竟不願意這麽做。

  他把自己攤開,坦蕩如皓月,反倒讓她更加捉摸不透。更何況,事關阿豹,許輕言有些迷茫,她現在的沉默究竟是助紂為虐,還是救人一命?

  Mark緩緩將車停下,再過去就是碼頭。

  梁見空盯著外頭看了許久:“Mark,馬上帶許醫生離開。”

  許輕言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我不需要在附近待命嗎?”

  梁見空謹慎地搖頭:“你立刻離開。”

  “月亮都沒出來,好日子啊。”夏葵吹了聲口哨。

  Mark想要回嘴,但看到梁見空沉著的臉,膽子一下子沒了:“收到。”

  許輕言心跳快得不正常,總覺得要出點什麽事。

  梁見空看了看時間:“我們走。”

  他要下車之前,把自己圍巾塞到許輕言手上:“你臉色不太好,別著涼了。”

  許輕言怔了下,一手捏著柔軟的羊毛麵料,一手突然拉住他的胳膊。

  她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後,立馬鬆開手,但已經來不及了,梁見空愣了愣,回過頭,滿眼都是意外。

  “還有什麽要跟我說?”

  許輕言尷尬地搖了搖頭,低聲說:“沒什麽,替我向阿豹問好。”

  他停下動作,目光沉沉地望著她:“沒了?”

  她還是搖頭,想說小心,回來後,她還有話要問他。可到底她還是說不出口。

  梁見空見她欲言又止,本想再問問,但時間不等人,那邊夏葵來催了。

  “自己小心。”

  他叮囑後便下了車,她看到他整理了下腰上的手槍。

  Mark一臉崇拜:“嗬嗬,二爺都不用雙槍,單手就能滅了他們。”

  “雙槍?”

  “二爺慣用雙槍,左右手都能打,而且他的左手準頭更厲害。今天他就帶了一把,看來應該問題不大。”

  許輕言愣了愣,心中不由有種奇異的感覺:“他是左撇子?”

  “好像不是,不過二爺很厲害,這功夫是練出來的。”Mark盡忠職守道,“許醫生,我們要走了。”

  許輕言仔細想想,平時確實見他多用右手,上次在賴冰那組的局上,他也是右手簽單。

  梁見空和夏葵分別坐上另外兩輛車,許輕言收回視線:“我們找個地方躲一下。”

  “二爺讓我把你送回去。”

  “萬一有人受傷,我在這裏能盡快救援。”

  Mark心裏也是犯嘀咕,他想跟著梁見空,也想去見阿豹一麵,但他不敢違背梁見空的命令,現在許輕言發話,正好不過。

  車子悄悄停在碼頭南邊的一條小路裏,Mark還特地避開了監控攝像。

  許輕言拿出手機,最近聯係人是程然,她在十五分鍾前回複:收到。梁見空和夏葵已分頭行動。

  這個是梁見空替她發的,那邊程然沒再回複。

  她又上網搜了搜本地新聞,果然,媒體爆料,下午4點30分左右,城南一處延街餐館突然爆炸,附近過往車輛和人員均受到不同程度傷害,其中有一輛押運嫌疑人的警車受到牽連。報道僅限於此,犯罪嫌疑人後來怎麽樣了,文中沒再細說。

  “你跟著二爺幾年了?”

  “七八年。”

  “阿豹比你時間長?”

  雖然不太服氣,但Mark不得不承認:“也就早一兩年吧。”

  她不太清楚梁見空的年紀,但看起來三十上下,阿豹大概八年前開始跟他,應該是他絕對的心腹,難怪之前要把內鬼揪出來殺雞儆猴,現在不惜任何代價把他營救出來,從警察手裏搶人可不是鬧著玩的。

  “這麽說來,阿豹打從一開始就跟著梁二爺了。”

  Mark愣了愣:“那倒沒有,二爺是李家流落外麵的兒子,回來後,有段時間被老大安排到日本曆練……”

  Mark說到一半突然住嘴,猛地折過身瞪著許輕言:“你問這些,幹嘛?”

  許輕言不動聲色:“感慨下,沒想到他這麽重情義。”

  “過去很多人不服氣,說二爺壓根不是李家的人,那什麽,李家不都是叫植物麽。”

  叫植物?許輕言想了想,沒錯,李桐、李梔、李槐,不是樹就是花,梁見空卻從姓到名都不是一個體係。

  許輕言想到付叔說過,梁是夫人的姓氏。

  “嗬嗬,根本不是那麽一回事,”Mark對任何說梁見空壞話的人都特別反感,別人要說梁見空根不正苗不紅,他比梁見空還急,“這件事,社裏不許別人多提,我就悄悄告訴你,二爺啊,排行老二,小時候丟了,當時夫人特別傷心,為了安慰夫人,老爺就給這個二兒子跟了夫人的姓,至於名,我不懂中國話的成語,說是神馬萬物皆空,不再掛念什麽的意思。”

  聽一個外國人在那裏八卦消息,許輕言沒來由的覺得好笑:“你怎麽就知道那麽多呢,跟我說這麽多沒問題嗎?”

  “我是二爺的心腹!”Mark給自己正名,“你……二爺沒把你當外人,知道嗎,好好珍惜吧。”

  她什麽時候就成了梁見空的自己人?

  但從Mark嘴裏提到的和付叔之前說過的一整合,許輕言腦中逐漸有了思路。梁見空確實是和李家三兄妹有親緣關係二哥,但不知什麽原因,從小生長在外麵,找回家後,為了證明自己,一直在外曆練,期間還忙裏偷閑跟程然對著幹,然後是他派沈月初到程然身邊的臥底,期間幫他削弱了很多程家的勢力,也為梁見空回到李家助上一臂之力。

  至於他怎麽認識沈月初,還有待考究。

  許輕言無語,這些人真會玩,全都透著古怪。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我下車的時候你到底想說什麽?

  許醫生:這裏有暖氣,你更需要圍巾。

  梁二爺:……

  嗬嗬

第52章

“不知道能否順利。”Mark盯著前麵,實際上前麵根本看不到什麽。

“你其實也想見他一麵,對嗎?”

Mark雖然老愛跟啊豹唱反調,單看得出兩人關係不錯,要不是真兄弟,經不起亂開玩笑。

Mark沒出聲,算是默認。

許輕言從後麵拍了拍他的肩膀:“過去吧,現在過去應該還來得及。”

Mark握緊方向盤,咬牙堅持道:“不想,二爺的隻是絕對不能違抗。”

依照所獲的信息,今晚兵分兩路,機場是一路障眼法,碼頭才是真的交接點,齊了梵負責劫人,劫到後迅速趕往碼頭,期間梁見空和夏葵在指定地點和阿豹接頭。

許輕言沉吟片刻,問道:“2號碼頭離3號碼頭最近,我們能繞過去嗎?”

“可以是可以......”

“到那後,你下車過去,車我來開。”

Mark眼睛瞪得滾圓滾圓, 藍眼珠快要被她瞪出來了:“許醫生, 你想幹嘛?”

“你去見阿豹, 道別。”

Mark吃了豹子膽都不敢違抗梁見空的意思, 但架不住有人敢。

許輕言冷不防下車,Mark嚇得魂兒都抖了抖, 連忙開車追上去:“快上車,你別壞了事。”

“我覺得今晚有事,我們必須趕過去。”

許輕言並沒有騙Mark,她心跳的速度一直很快,女人的第六感是很靈的。Mark糾結得不斷捋頭發,卷發都要被他捋直了,終於是下定決心:“上車,走吧。”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