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46節

  “那是去哪?””

  前麵的人不說話了。

  許輕言看了看窗外,天色全黑,四周越來越荒涼,梁見空不至於把她騙到山裏殺人滅口,但她心底還是跟著外頭的景色,越來越涼。

  車子又開了一段路,許輕言盯著前方大燈照出的彎曲道路,身體跟著起伏的路麵上下晃動。

  看起來是要出城。

  靜默的小空間,前麵的年輕人專心致誌地開著車,車裏隻有隱約從窗外傳來的輪胎與地麵摩擦的聲音,許輕言終於有時間整理下腦中紛亂的信息。

  花姐說,沈月初本身就是梁見空的心腹,因為容貌有優勢,被派到程然身邊做了兩年臥底。但這件事並沒有確認,梁見空也沒提起過,可外頭的人都覺得這個猜測可信度極高。要說程然為了兄弟瘋狂追殺梁見空,開玩笑,程大少怎麽看都不是這種重情重義的角色。無非是被梁見空把玩在手掌之中,還折了那麽多家業與親信,惱羞成怒。

  程然高傲霸道,控製欲很強,說話不喜歡給人留情麵。這從他看人的神態中就能感覺得到。替身通過裝扮,外形與程然幾乎無二,起初露麵不多,但後來扮得越來越像,不僅是外貌,就連說話語氣、舉止神態都惟妙惟肖,經常和程然聯動,把對手玩得團團轉。甚至有些時候危險的交易,程然不會自己出現,全讓替身去,而這個替身竟完成得非常完美,有危險他來扛,還不掉鏈子,把事情都搞定,程然對此相當滿意,既不用自己犯險,還能完成任務,如有天助,程家在短時間內發展迅猛,一時間風頭快要蓋住王李兩家。

  可奇了怪了的是,原本有替身,理應萬事順利,可偏偏不知中了什麽邪,程家那段時間內訌得厲害,程然自己跟老爺子也矛盾頻發,許多原定計劃莫名其妙不是內部崩盤就是被外部知道,就連替身都接二連三失敗了好幾項任務,令程然非常惱火。那段時間程然幾乎是被梁見空追著喊打,顏麵掃地。

  事情的轉折點發生在一個女人身上。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作者,你不是太後嗎,快管管,冷宮差不多了。

  罪:皇後執掌後宮印,我昏庸得很,聽皇後的。

  許醫生:謝太後。

  今天也有更新,驚不驚喜?斷更不是坑了,而是斷日更。我是不會坑的!

第49章

  紫姿不是哪個不正經出來賣的女人, 人家實實在在是高等學府裏出來的高智商美女,可惜對程然一見鍾情, 誤了終身。程然一直把紫姿當做騙人的工具,紫姿通常跟著“程然”出現在各種場合, 一開始大家都以為紫姿邊上的一定是程然,可實際上都是煙霧彈,紫姿的存在幫程然加上了又一層保護傘。

  紫姿自然清楚替身的身份, 更是唯一近距離接觸過兩個人的人,在她看來,程然和替身之間有著很多不同, 所有的相似都是替身出神入化的演技。程然要求紫姿對替身也要一往情深, 做戲要做全套,這種無異於作踐紫姿。紫姿害怕程然的厭惡, 但又沒法強迫自己對另一個男人投懷送抱,就在她痛苦難捱的時候,替身幫了她。他從不強迫她做任何事,但會主動配合她演一場場情侶戲, 分寸把握得很好,從不逾矩。要知道, 隻要他想, 哪怕把紫姿拐上床,程然都不會多說一句。

  紫姿對花姐說過,在他們獨處的時候,替身其實話不多, 跟她保持著安全距離。他總是一個人安靜地看書,或者拿個本子塗塗畫畫,全身“程然”式狂放都在這個時候收斂起來,卻因此平添一分不可琢磨。紫姿有時會主動跟他聊天,想了解他的過去,可他說的話滴水不漏,心思縝密到無懈可擊。這樣的人甘願當別人的替身,紫姿始終不信。

  但替身現身對她沒話說,相較於程然呼之則來揮之即去的態度,這個男人的禮貌、沉穩、睿智,給予了紫姿更多心靈上的震蕩。她甚至開始懷疑自己對程然的感情是不是真如自己以為的堅定,她也不受控製地開始在意起這個男人的一切,有什麽悄然開始改變。

  可是她清楚,一個男人如果對你有意,就不會是他這個態度,充分尊重,有禮有節,太過正人君子。但她還是表白了,比起當初程然假裝深情,實際不屑一顧,這個男人聽後,帥氣逼人的臉上平靜到不可思議,但這種平靜更讓紫姿絕望。他沒有說任何曖昧不清的話,一擊直線球,拒絕了紫姿。她犯了很多女人都會犯的錯,她想追問原因,依照他的個性,肯定不會跟她說實話,但他這次卻說:我有喜歡的人。

  紫姿起初不相信,他成天圍著程然轉,怎麽有時間認識其他女人,但她很快反應過來,如果不是現在認識的,那就是以前認識的。他還很年輕,若說以前就喜歡的人,大約是年少時候的初戀。紫姿還想說什麽,但她看到他的表情時,突然無法再開口。

  他很認真,一副不容許他人質疑的架勢,更重要的是她,當他提起那個喜歡的人時,她第一次在他棕色的瞳孔中,看到了點點星河璀璨,有種情竇初開小男生的羞澀。

  紫姿是個聰明姑娘,但不是個在愛情上聰明的姑娘,在被拒絕後,她覺得比過去被程然忽視還要難受。她的變化瞞不過程然,本來程然對她沒多大感情,但這並不代表他能忍受紫姿真的見異思遷。那時候,他正在徹查內鬼,不由遷怒到紫姿身上。紫姿一個沒身份沒背景的女人,程然都不用動手,就能把她折磨得生不如死。

  替身替紫姿求情,卻換來程然一頓辱罵,他甚至冷嘲熱諷他的替身:不是你的女人,輪不到你管。

  是個男人都有脾氣,兩個人第一次翻臉,據說大打出手。但程然沒弄死他,因為第二天還有個重要的活。也就在當天晚上,替身還是幫著救了紫姿,畢竟他這張臉,一般人認不出真假。

  紫姿哭著求他帶她走,花姐說她第一次見到紫姿拉著一個男人的手失心瘋一樣又哭又鬧。那也是花姐第一次見到這個傳說中的替身,眉眼細看,甚至比程然還要帥幾分。就連花姐都忍不住勸他,跟著程然不會有好下場,倒不如一走了之,程然就是一條瘋狗,現在誰在他眼裏都是內鬼,他是替身,能做的事太多,程然信他用他的時候這是他最大的武器,可但凡程然心中萌發一丁點懷疑的種子,下一秒他的性命就該懸在刀刃上。

  但男人的世界,終究是她們這樣的女人無法理解的。

  他隻是淡淡說,他給程然打工罷了,真惹他不高興了,他就走,但現在他還不能,如果他也消失,程然絕對會下追殺令,天涯海角都要把這對他眼裏的狗男女滅了。

  紫姿很激動,她這個時候還是抱有最有的一絲希望,一個先顧全你的性命,不惜冒風險的男人,怎麽可能對你一點感情都沒有。但事實再一次令她失望,他依然平靜而堅定地掰開紫姿冰涼的手,他說,他的身上背負了很重的使命,他不能隨心所欲,如果他可以,他早就回去尋找他的姑娘。

  花姐在那時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問他:你是梁見空的人?

  說完這句,她突然意識到自己說了萬萬不該說的話!如果他真是梁見空派來的臥底,那麽,他身份是絕對不能曝光的,當時周圍沒有其他人,殺人滅口太方便了。

  花姐嚇得冷汗連連,抓著紫姿的手,隨時準備逃跑。

  然而,對方還是一臉淡定,然後,慢慢豎起右手食指,神秘地笑了笑:“噓。”

  花姐被激起一身的雞皮疙瘩,等他走後,內衣都濕透了。

  遺憾的是,紫姿終究沒活過第三天,她身心都遭受了無法逆轉的重創,徹底喪失了對生活的信心,她死後的一周,爆發了迄今為止,堪稱道上20年來最凶險的一次火拚,人稱“青山焚事件”。

  也是在那一次,程然置之死地而後生,竟然從梁見空全方位無死角的追殺中逃過一劫,替他去死的,就是那位可憐的替身先生。程然在他死後還放話,養了條狗,終於派上用場了,把曾經並肩作戰過的兄弟稱作狗,這個替身生前觸到了什麽程然逆鱗。有人立馬猜測是因為替身拐跑了程然的女人,這個原因最為主流,但也有人猜,所謂替身,分明就是梁見空安插在程家的重要暗線,用來釜底抽薪程家的,可惜差一點就成功了。

  後麵的猜測,無從考證,程然也沒透露過分毫,畢竟,真的是臥底的話,他程大少的臉就妥妥地被梁見空打得劈裏啪啦響,你丫跟我鬥狠,嗬嗬,連自己身邊人都管不好,還說要弄死李家,弄死李桐,弄死梁見空,多大臉啊。

  但如果是真的,那麽,這位替身就不是程然的兄弟了。

  他是梁見空的兄弟,肯為梁見空兩肋插刀,不惜付出生命代價的好兄弟。

  不管怎樣,處於不同目的,這件事被兩家都有意識地壓了下來。

  許輕言久久回不過神來,她像是被卷入了一場風暴,腦海中原本已經拚湊出來的真相圖畫被重重打碎,散落一地。

  花姐的這番說辭完全顛覆了程然版和梁見空版的說法。程然版的故事,她原本就沒全信,太美好了,一點都不像道上該有的氣質。梁見空版的嘛,又太簡單粗暴了,有點像不稱職的幼兒園老師敷衍三歲小朋友。花姐的版本,邏輯上也說得通。

  三個版本差異那麽大,但每個版本都有點可信度,那是因為每個人都說了點真話,又說了點假話。

  許輕言以為已經漸漸明朗的真相,又被蒙上了一層迷霧。

  最後,她還很關心一個問題,為什麽花姐選擇將這個秘密告訴她。

  花姐摸出一隻煙,打火機在她手裏不聽使喚,點了兩次才點燃,她深深吸了一口,又重重地吐出一團白煙,像是要把肺裏的濁氣也一並吐出。

  她不知看向何處,眼神渙散,又好像看到了什麽,嘴角帶著苦澀的笑:“紫姿,是我的親妹妹啊。許醫生,你是個善良的女人,跟我的妹妹很像,我實在沒法眼看著你在這攤黑泥裏越陷越深,但更多的,我也無能為力。我不知道梁見空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如果他比程然好那麽一些,你一定要抓住機會,離開他。”

  半小時後,車子終於停住。許輕言睜開眼,好一會,才讓自己的意識回到現實。

  她坐著沒動,等了會,小年輕先下車,替她開門:“到了。”

  許輕言拎上包,一腳踩下去,明顯是不平整的石子路,剛下車,迎麵就是一股冷風,許輕言今天忘帶圍巾,立即凍出一身雞皮疙瘩。

  車大燈把前麵的情況照得挺清楚,三輛車沒熄火,停在前麵,似乎在等她,這時候,其中一輛車後門開了。

  許輕言眯起眼,還沒看清人,就聽那邊傳來召喚:“快過來,要出發了。”

  梁見空從車裏探出半個身子,黑色隱沒了他的神色,但她似乎能想象得出他臉上淡然的樣子,有可能還噙淺笑。

  他就像壓在礦山下的黑鑽,不挖到最後,你永遠不知道他的真麵目。

  作者有話要說:  許醫生:心累……

  大綱已定,不更改。

第50章

  見到梁見空的一刻感覺很奇怪, 許輕言以為自己在車上已經消化好情緒,但身體的反應很誠實, 就好像被悶在一間密不透風的房間,本已憋足了忍耐之氣, 突然牆上留了條縫,鑽進一絲涼風,你趴在那條縫上, 為這涼意幾乎要忘了原本的煩悶,還不斷的想要更多。

  她突然想起,那時候在音樂會, 梁見空曾說過, 他有一個舊友,也愛鋼琴, 但自己不會,便學著陶冶情操,那會是月初嗎?

  還有在墓地的時候,梁見空確實說過, 沈月初不過是單戀她的傻子。可他是怎麽知道他們之間的事呢?

  他就像是一副複雜神秘的三維立體畫,她現在隻看到了一麵, 如果梁見空是沈月初認可的男人, 那麽梁見空為什麽要隱瞞?他敢承認月初是他害死的,卻不說出他和月初的真正關係。

  許輕言走到他麵前仿佛用了很長的時間,步履沉重。

  “要去哪?”

  “上車再說。”

  梁見空幹脆道,許輕言識相地閉嘴, 繞到另一邊坐進車裏。

  還沒等她坐穩,車子已經上路。開車的是Mark,副駕駛座的是夏葵。夏葵衝許輕言甜甜一笑,打了個招呼,又若無其事地回過頭去。

  梁見空掃了眼她的購物袋:“逛街去了?”

  許輕言下意識把袋子往懷裏緊了緊:“嗯。”

  “買了什麽?”梁見空問得隨意。

  “鞋。”

  “還有呢?”

  “沒了。”

  “女人逛街不都喜歡買一堆東西嗎,李梔每次都要把車後備箱塞滿才滿意。”

  許輕言側過頭,正好對上他看過來的目光,他也隻是看了她一眼,再次低下頭對著手機不斷發著信息。她不確定他是有心問他,還是單純的嘴巴沒法閑著。

  “碼頭那邊還沒動靜。機場安排好了。”

  還好夏葵及時的打破了尷尬,可她的嘴裏三句裏能有一句正經就不錯了:“許醫生,跟我們亡命天涯去了,怕嗎?”

  許輕言下意識地想起包裏的另一隻手機,程然在下午的時候莫名發了她一條信息,讓她每小時報告一次所在位置。

  “我能問句,我們是為了什麽逃嗎?”

  “挺上道啊。”夏葵調整了下座椅的位置,讓自己舒舒服服地半躺著,“已經習慣說我們了,不愧是被我們二爺調教過的。”

  梁見空收起手機,半開玩笑道:“喂,上去點,是不是需要我也調教下你?”

  完全沒有緊張的氣氛,看起來不是亡命天涯。

  “晚飯吃了嗎?”

  車內靜了片刻,許輕言才反應過來:“問我?”

  梁見空好笑道:“難道我會問前麵這隻鬼?”

  夏葵配合地揮揮手:“當我是空氣,我是隻鬼,什麽都不知道。”

  許輕言想快點結束這個話題,胡說道:“吃了。”

  “吃了什麽?”

  “……”

  “這麽快就忘了自己晚上吃了什麽?”

  “……”

  “唉,人家怕是不想回答你。”夏葵一針見血。

  “為什麽?”梁見空一副好學生的樣子,請指教,他看的人是許輕言。

  車裏光線很暗,他的臉部線條似乎也因此柔和下來,就連左眼眶下的傷疤都仿佛悄悄不見了,外頭透進來的燈光,他的眼中忽而閃現星星點點,像是盛滿了一片微型的星河。

  許輕言說不出是什麽心情,怪怪的,她忽然想起,他第一次放過她的時候說過,不要再出現在他麵前,他不會發善心再放過她。可是,她再三的出現,他隻是開玩笑般的一帶而過。

  現在想來,恐怕是他念在月初犧牲的一條命,對她網開一麵。而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其中奧妙,都還在那以為許輕言多有能耐,把梁見空這尊佛,拉入了凡塵。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