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45節

  —————————————————————

  許輕言坐在餐廳裏,她到的早,幸運地沒有淪落到叫好等位的隊伍中。隻不過,她的腦子到現在還一片混沌,手裏的菜單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

  “我來了!抱歉抱歉,今天錄製新曲子,不小心拖了時間,你點了菜沒?”

  淩俏喘著氣坐下,這大冬天的,她汗都跑出,趕忙脫了圍巾。淩俏順手也拿過一份菜單,這家輕食餐廳最近是網紅店,排隊人超多,還好許輕言到的早。

  “聽說這裏的凱撒沙拉不錯,還有牛油果奶昔。”淩俏說了半天,突然發現對麵的人沒反應,忙抬手在許輕言麵前晃了晃,“想什麽呢,喂,言兒。”

  許輕言猛地往後靠了靠,似乎被嚇到,好半天才找回視線焦距。

  她僵硬地動了動嘴角,扯出個笑容,估計笑容不太好看,淩俏驚悚地縮了縮肩膀:“你沒事吧?”

  “沒事,前兩天感冒了,昨晚沒睡好,有點懵。”許輕言拿起水杯喝了口。

  淩俏叫來服務生,轉頭又問:“你最近不是在休假嗎,怎麽反倒生病了?”

  許輕言笑笑:“沒聽過嗎,越睡越懶,白天睡多了,晚上就睡不著了。”

  “你怎麽突然請了長假,工作不順?”

  “也沒什麽,前段時間體檢,查出幾項指標不好,我比較惜命,就跟領導請假了。”

  醫生都是拚命三郎,自己反倒落下一身病,淩俏理解地點點頭:“你是太拚了,把工作當男友。”

  許輕言不欲多說這件事,重新把話題帶回到菜單上:“曹大頭一會到了非吃了你,選了這麽個點,光吃草。”

  “嗬嗬,這叫健康輕食,最近都流行這個,我們健身房教練跟我推薦的。”

  淩俏現在簽約了音樂公司,她外形不錯,底子也不錯,公司打算把她包裝包裝推出市場,最近不是在減肥塑形,就是在練曲子錄音。

  許輕言點了份招牌沙拉,接著問:“曹大頭最近有跟你聯係嗎?”

  淩俏忍不住吐槽:“他是幽靈,我一禮拜前發他的微信,他昨天才回我,估計是出完任務回來了,今天就約飯了。”

  曹勁年初升職後,越發盡忠職守,保家衛國之心堅忍不拔,有時候許輕言都忍不住吐槽他,與其給她介紹對象,不如先想想自己的媳婦在哪吧。

  “兩位美女~”

  說曹操,曹操就到,可惜被點名的兩位美女頭都沒抬。

  “怎麽這麽冷淡,不想我嗎,我們多久沒見了!”

  曹勁撇撇嘴,憤憤地拉開椅子就座,這位今天總算是衣冠整潔,估計來之前大洗了一通,沒給二位美女丟臉。

  還是許輕言有良心,把菜單推給他:“沒你買單,我們很不習慣。”

  曹勁呲著牙把菜單看完,一臉生無可戀:“搞我是吧,哥在山坳坳裏吃了兩星期泡麵,你就給我吃這個?”

  “叫什麽,這叫健康輕食,你被泡麵伺候了兩周的腸胃,不適合立馬大魚大肉。”淩俏一本正經胡編亂造,“姐姐幫你點,就這個了,有牛肉雞肉。”

  許輕言托著下巴,神情不由自主地柔軟下來,看著這兩個冤家互懟,這麽多天來,第一次感覺到正常生活的氣息。

  曹勁恰好瞄過來,愣了愣:“什麽鬼,輕言,你這表情我看得有點心發慌。”

  “幹嘛,我們家言兒怎麽你了,對你笑你還不滿意,討打啊。”

  許輕言笑著搖頭:“你們真的不考慮下湊合一起過日子?”

  “跟他(她)?我瘋了吧。”

  兩個人超級默契地異口同聲,說完後驚恐地看了看對方,突然都閉嘴了。

  沙拉上菜很快,三個人都餓了,先吃了一會,許輕言吃得很慢,叉子一顆一顆叉起西藍花,一口一口細細咀嚼,動作優雅得像在演舞台劇,與之相反,她的大腦正飛速地轉動著。

  慎之又慎,許輕言開口問曹勁:“你這次出任務沒受傷吧?”

  “這次部署太完美了,我沒事,還【嘣】”曹勁做了個開槍的手勢,意思明顯,“槍準了一個大人物。”

  許輕言眼皮一跳,看似很自然地接道:“抓到了?”

  “噓,不好說。”曹勁沒被功績衝昏頭腦,適時打住。

  那頭淩俏拿叉子敲了敲曹勁的碗:“你這破案子從前年破到現在還沒破完,我也是服。”

  曹勁嫌棄地把碗拿開:“你們不知道,這裏頭是一張很大的犯罪網,牽扯很多關係,我們已經收拾好多個小鬼了,現在在抓大王。就是這幫家夥太狡猾,最好他們狗咬狗,我們就坐收漁翁之利。”

  淩俏白眼他:“你當犯罪分子都是傻子。”

  “你還真別說,狗咬狗,都恨不得咬死對方。”

  “小心他們統一戰線,對付你們警方。”

  “嗬嗬,隔著血海深仇呢。”

  曹勁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許輕言雖然不清楚他到底在查什麽案子,但隱約知道他這兩年一直在追查一個案子,這個案子的犯罪團夥非常狡詐,曹勁為此氣炸了好幾次,但陸續也抓捕了不少嫌疑人。他這種人的工作危險係數很高,前兩天許輕言還看到緝毒警察在追捕犯人過程中犧牲,她和淩俏都勸過曹勁,換個崗位,但這位大爺太爺們,把這份事業看得比自己生命更崇高。

  人都是會成長的,誰又能想到當初的一中一霸現在成了人民警察呢。

  曹勁嫌棄地咬著沙拉裏的雞胸肉,一副難以下咽的模樣:“不說我了,我的活太苦,也不能多說,你們也別擔心,死不了。說說你們,有情況沒,男朋友找到沒,別挑三揀四了,要不要我在隔壁隊裏幫你們物色下?”

  淩俏慌忙咽下一口菜:“別,千萬別,我謝謝你大爺。”

  許輕言聞言自顧自吃著,反正她油鹽不進,曹勁對她這塊鐵板已經放棄治療了。

  淩俏趕忙八卦起其他事,免得曹大頭在動什麽歪腦筋:“我最近不是簽了新公司嘛,過兩天還有音樂會門票,我去要兩張來,倒時一起去。”

  曹勁立馬縮起脖子:“別,千萬別,我謝謝你阿姨,我不愛這些,去了也是睡覺。”

  淩俏恨這位不爭氣的,一腳踩在他鞋麵上,用眼神威脅:你傻啊,我又不是讓你去,我是讓你陪言兒去!

  曹勁信號短路,跟她較起勁,兩個人在桌子下麵互踩,也是沒誰了。

  淩俏氣呼呼地收回腳,隻好問許輕言:“趙大師的演奏會,你去嗎,票子我這裏有,那啥,那位梁見空梁老板,你有聯係方式嗎,要不約一下?”

  “你他媽說什麽?”

  曹勁一聲吼,整家餐廳都安靜了,周圍譴責的目光齊刷刷朝他們看過來。

  淩俏覺得很丟臉,拉著曹勁的袖子低斥道:“你嚷什麽!”

  曹勁甩開她的手,麵沉如水:“你給說清楚,梁見空,哪個梁見空?”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我是被打入冷宮了嗎?

  許醫生:沒錯。

  梁二爺:什麽時候複寵?

  許醫生:你之前有被寵過嗎?

  梁二爺:……

  我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斷,且看且珍惜……

第48章

  許輕言太陽穴突突跳了兩下, 有種不好的預感。

  淩俏不明就理,理直氣壯地說:“一朋友, 怎麽了?言兒也認識啊。”

  曹勁銳利的目光飛快地掃到許輕言這邊:“你們怎麽認識他的?還有聯係?你們是腦子被人掄了嗎?”

  一般插科打諢耍流氓的曹大頭很少跟她們黑臉,還是非一般的嚴肅, 嚴肅得印堂都發黑了。

  淩俏察覺到曹勁情緒不對,氣勢也弱下來:“不是,你這麽凶幹嘛, 我們也就沒見過他兩次,一次是在演奏會,一次是偶爾一個飯局碰到的, 他怎麽了?”

  許輕言也跟著含糊道:“確實, 也就見過一兩次。”

  “那你上趕著邀請人家幹嘛?”

  “人家也是古典鋼琴愛好者,多個朋友……”

  “放屁!”曹勁哐當一聲丟了刀叉。

  周圍的人又頻頻往他們這桌瞧。

  淩俏也不高興了, 抱怨道:“你脾氣收著點,跟我們凶,我都不知道發生什麽事。”

  淩俏還不清楚,許輕言的心髒不自主地加速跳動, 她已經有一個最惡劣的猜測。

  許輕言冷靜道:“這個梁見空,有案底?”

  曹勁覺察自己是有點過了, 臉上有點掛不住, 深吸氣,正調整著,突然聽許輕言這麽一問,又有些猶豫了。

  他這副表情, 許輕言沒有放過,竟真是如此,梁見空就是曹勁所說的大網裏的一隻王。

  “這人,”曹勁抓了把頭發,煩躁道,“這人不是個好東西,你們離他遠點,聽到沒。”

  淩俏突然想起之前許輕言也暗示過她,當時她是滿口答應,但後來在趙前的飯局上無意中遇到梁見空,稍微聊了會,她覺得對方又帥,又沉穩,又有品位,還喜歡鋼琴,完全她的理想型,就忍不住想跟人有進一步發展的可能。所以,當下聽曹勁這麽說,淩俏非常錯愕,再回想梁見空那張英俊的臉,她實在很難把不是東西跟他劃等號。

  她偷偷看許輕言,許輕言平靜地回給她一個眼色,然後兩個人都很默契地應承了曹勁。

  曹勁呼出一口氣:“抱歉,我剛才太激動了,總之,你們聽我的沒錯。”

  “這人販毒啊?”淩俏忍不住好奇心。

  曹勁愣了下,眉毛擰成一團:“別瞎問,管好你自己。”

  隨後他又跟許輕言關照道:“你也是,好人壞人不會寫在臉上。對了,你有他聯係方式?”

  曹勁目光如掃描射線,許輕言重新拾起叉子吃起來,一麵不動聲色道:“沒,我不愛隨便交換聯係方式。”

  許輕言性子淡,交際圈小,不喜歡搭理陌生人,這點曹勁還是很信任她的。

  這頓飯因為這個插曲,導致……曹大頭接下來一下午悲慘的日程。敢對兩位小姐吼,真是不要小命了,今天下午不把小命交代在這,就把信用卡刷爆再走,買買買!

  許輕言一下午都心不在焉,滿腦子都是曹勁的事,還有花姐透露的秘密,可為了不被看出來,她還是勉為其難挑了雙鞋,但比起淩俏,她這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傍晚,淩俏打算晚上再找個酒吧浪一浪,曹勁打開點評APP正打算遵從領導指示搜搜好評店,突然電話來了。

  許輕言和淩俏借口身體不適,剛才梁見空給她發了信息,要她在18點前趕回去。淩俏正在可惜,就聽那邊曹勁沉聲說了句:“我馬上到。”

  完了,這句話一出,浪一浪的計劃破滅了。果不其然,曹勁說隊裏頭出事了,他得立刻趕回去。結果,三個人在路口道別,各自回家,各找各媽。

  許輕言提著購物袋,打車回到指定位置,所謂指定位置,就是梁見空指示的位置,他們的住所都是嚴格保密的,許輕言隻能按照他的要求,在特定地方等待,自然會有人來接她回去。

  今天來接她的不是Mark,是梁見空身邊另一位年輕人秦泰,接上她後也沒什麽廢話。

  過了會,她發現路線不對,問道:“這是去哪?”

  “二爺吩咐的,今天不回去。”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