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44節

  他的涼薄像是鋒利的手術刀,在她的大動脈劃了個口子,血流如注。

  “所以,是你殺了他?”

  她也想在他臉上撕開一個口子。

  梁見空未能如她所願,他的臉上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

  “是。”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受到一萬點暴擊。

  許醫生:受到暴擊的應該是我吧。

  梁二爺:別跟我說話,我要緩緩。

  許醫生:……

第46章

  許輕言的臉刷一下白了, 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雖然她竭力克製, 但她的頸動脈都因為憤怒而微微凸起。

  “是,也不是。”梁見空慢慢吐出後半句。

  許輕言眯起眼, 壓抑道:“什麽意思?”

  “我們的目標是程然,但可惜弄錯了。”

  這話倒是和程然說的對得上。

  “不過,”梁見空像是故意要吊她胃口, 說話總是一拖一拖,“說到底,事情是我謀劃的, 賬算在我頭上, 沒毛病。”

  許輕言暗暗深吸一口氣,再用極慢極慢的速度吐氣。她的腦子像是分了兩個戰區, 一個戰區瘋狂叫囂,撕裂這個男人,你為什麽要救他,去他媽的仁義道德, 這種人就應該被碎屍萬段;但另一個戰區卻冷靜地分析現狀,梁見空堂而皇之地承認, 反倒讓她心升疑惑。

  許輕言不斷告訴自己要穩住心神, 劇情的展開確實有點脫離她的意料,首先,梁見空毫無預兆地在今天挑起這個話題,本身就很奇怪, 其次,梁見空沒往程然身上潑髒水,這就更奇怪了,最後,梁見空坦誠的態度,令許輕言後背發涼。

  “所以,他是被你活活燒死的。”

  許輕言咬著嘴唇說出這句話。

  她的聲音微微發抖,不仔細聽並不能發現,梁見空忽然覺得自己剛才說得有點過於冷酷了,良心有點過意不去。

  於是,他多說了兩句:“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知道細節得好。其實,這就是命,你們也就是幾年同窗情誼,感情要說多深,怕是沒有的,我們這些天天肝膽相照的兄弟,誰死了,第二天照樣得活。”

  生死在他口中輕於鴻毛,料到她沒辦法對他下手,所以他的態度更加有恃無恐。

  “沒多深?”

  許輕言眼底仿佛凝結了一層厚厚的霜霧,梁見空靜靜望著她,隱隱覺得周身都被低冷的氣壓包圍。

  “他知道嗎?”

  他知道你這麽愛他嗎?

  許輕言瞬間有些恍然,張了張口,喉嚨發癢,說不出一個字。

  如果他知道就好了,這是她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他見她難受到無法回答,忽然有點後悔問這個問題。

  “知不知道,都過去了。還是說說現在吧,你既然知道了,有什麽計劃?”

  她盯著梁見空那張你能拿我怎樣的臉,用最大的克製,說:“你是覺得我拿你沒辦法,所以幹脆跟我挑明一切?”

  梁見空撐起身子,慢慢踱步到酒櫃前,給自己倒了杯威士忌,加冰,端著酒杯,像是跟友人談心般說:“我隻是坦誠相待,既然我選擇把自己的命交到你手上,那麽我們之間就不能有隔閡,你想知道的,我直接告訴你,也省去你不少麻煩,是吧。”

  隔閡,好一個隔閡,這根本就不是隔閡,這是隔著一座仇山,隔著一片血海。

  “但是,”梁見空晃著杯子裏的冰塊,聲音略沉,忽然嚴肅起來幾分,“至少我不是有心的。其他人,就說不定了。”

  他明顯意有所指,許輕言當然立刻會意,但說辭都是梁見空給的,她不能被他牽著走。

  “看來我是來錯了地方。”

  “那倒未必。至少,在這裏,我願意跟你說實話。”

  “為什麽?”

  許輕言見他喝著酒也不阻止,反正這個人作死做活都是他的事。

  “我這個人呢,雖然算不上什麽正人君子,但是,也是很佩服你那位沈月初的朋友,佩服他傻得可憐,做替身做得如此盡忠職守。所以,我很遺憾他的犧牲”

  這話裏明明帶著嘲諷,偏偏梁見空說得認真,許輕言猜想月初當年應該是讓梁見空吃了不少悶虧。

  梁見空眯起眼,開啟回憶模式:“我和沈月初打過幾次交道,不過那時候我以為他是程然,直到後來,我發現他們二人的差別。沈月初比程然心軟,這注定了他沒好下場。”

  所以,這就是個狼吃狼,人善被人欺的世界。

  許輕言聽明白了,不就是程然這個人麵獸心的,坑了自己的替身嘛。

  “你們一個個都挺喜歡把責任往別人身上推。”

  “我可沒有。”梁見空義正言辭,“我剛才就坦白,沈月初的死,跟我有關係,但整件事情複雜得很,你非要把原因歸為一個,怕是說不過去。不管怎麽說,你救過我,沈月初的死,我也有責任,所以呢,你有什麽要求盡管提。”

  許輕言望進他漆黑的瞳孔,像是要把他身體裏的靈魂拽出來:“我要沈月初,你能把月初還我嗎?”

  她的聲音被無限放大,在這個封閉的空間陣陣回響,梁見空有點出神,許輕言不知道他在想什麽。

  不過梁見空沒出神多久,他摸了摸下巴:“我們還是現實點吧,我可以代替他為你做些事,比如送你出國,你要是願意,趙前完全有能力把你重新捧上神壇,或者……”

  許輕言粗暴地打斷他:“我要是想,早就能出國,我要是想,可以永遠在神壇,你覺得我會在意嗎?”

  是啊,她要是想,國外的音樂學院敞開門歡迎她,她要是想可以永遠在最光輝的舞台演奏。

  可她現在坐在這間並不敞亮的臥室裏,跟這個“殺人凶手”對話。

  “再說,”許輕言冷笑道,“梁見空,你算什麽,憑什麽代替月初。”

  不論她如何激他,梁見空從始至終都沒動怒,他把高腳杯擱在桌麵:“那你想要什麽?我的命?這麽著吧,我幫你想了個主意,你不妨坐山觀虎鬥。”

  梁見空的提議大膽且天真,許輕言乍一聽並不信。可再多想一下,比起梁見空壞得坦蕩,程然一再耍手段把她捏在手心裏,非要讓她成為自己的棋子,潛伏在梁見空身邊,這就顯得更卑劣了。

  至少,她救過梁見空兩次,隻要他不是毫無人性之人,總歸會念她的好。

  既然已經和梁見空撕破臉皮,而現在她既無法撼動梁見空的勢力,也未必能通過報警將他置於死地,那麽,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是她眼下唯一的選擇。

  “你打算怎麽做?”許輕言已經冷靜下來,重新坐回到沙發上。

  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痛快,梁見空笑眯眯地說:“我嘛,當然是手撕程家,你嘛,做好我的醫生就夠了。”

  梁見空說要手撕程家不是說說的,這是木子社從上到下的所有人眾誌成城的心願。就連李桐這位大佬,都覺得此事不成,誓不為人。

  梁見空的身體也不是鐵打的,許輕言清楚地知道,他這副身體早就透支光了年輕的資本,刀傷、槍傷,還有數不清的其他傷,早就將他的身體折磨壞了,不用程然補刀,這人也活不長。

  所以,坐山觀虎鬥,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你其實想說我算什麽東西吧……

  許醫生:挺有自知之明。

  梁二爺:……

第47章

  許輕言這兩天情緒非常惡劣, 梁見空在她麵前做出一副坦蕩的樣子,可他的坦白卻在她心上又紮上了一刀。

  所以, 許輕言這些天除了換藥時避不開,其他時候基本不搭理梁見空, 雖然她以前也不愛說話,但這兩天簡直是把冷淡貼滿了全臉。李槐也看出了一點異樣,私下去問了梁見空, 二爺對此沒表態,對許輕言的態度也很正常,可底下還是有人猜測二人吵架了, 並且二爺看起來處於劣勢……

  “許醫生?”

  許輕言還在想李槐昨天偷偷問她是不是生梁見空的氣, 反應過來的時候,眼前站著一個濃妝的漂亮女人, 花姐。

  許輕言這天跟淩俏約了在市中心吃飯,最近,她幾乎處於罷工狀態,梁見空也沒怎麽樣她, 她幹脆出來透個氣。

  花姐的穿戴一如既往的美豔,許輕言跟她一比就樸素太多了, 淺灰色大格子毛呢大衣, 高領白毛衣,透著一股冷淡風,但架不住她氣質好,換句網上的話說應該就是自帶仙氣吧。

  因為上回救人的事, 花姐對許輕言感官很好,熱情地跟她打招呼:“快中午了,我剛辦好事,一起吃個飯?”

  許輕言客氣地婉拒,指了指前麵的餐廳:“我跟朋友約了。”

  “哦,那下次吧。”花姐喜歡許醫生清淡的眉眼和清透的目光,怎麽看怎麽順眼,不由多說幾句,“你還跟著二爺?”

  這話雖然聽著有些不對味,許輕言糾正道:“我隻是梁見空的醫生。”

  聞言確認後,花姐神情卻很複雜,一臉我懂的微妙笑容:“二爺,還好相處嗎?”

  她這樣的人,哪個圈子不沾點邊,梁見空,道上都是他的傳說,但都是以訛傳訛,聽不得數,這人就是尊佛,凡人拉不下水。

  見許輕言遲疑,花姐忙解釋道:“我是想給你支點招,做我們這行的,其他本事沒有,跟男人見招拆招的本事不少。你別小瞧這裏頭的門道,尤其是想二爺這樣一百年不沾桃色的人,更需要警惕。哦,我之前就碰到過一個跟他差不多的,也是一副聖人麵孔,對小姐正眼都不瞧,但實際上呢,暗地裏把人折騰得沒命的都有。”

  許輕言覺得她思考的方向錯了,她就是一個醫生,按照現在梁見空的態度,也沒表露出任何霸王硬上弓的意思,何況他們之間,怎麽可能產生除了仇恨、利用之外其他的感情。

  但她還是對花姐的好意表達了謝意:“謝謝,我現在對這方麵沒太多隱憂。”

  花姐上次就覺得這位許醫生人好,但就是防人之心不夠強:“許醫生,不是我忠言逆耳,你這樣的女人本就不該趟這趟渾水,但既然趟了,就要學會保護自己。這個圈子裏的人,嗬,”花姐冷笑一聲,“人麵獸心的多,更何況梁二爺和程大少是死對頭,你跟著梁二爺,不得不防啊。”

  聽到最後一句,許輕言倒是上了點心:“多謝花姐提醒。”

  看來梁見空和程然不對頭,人盡皆知啊。

  許輕言追問了句:“花姐,剛才你說梁二爺和程大少是死對頭,他們究竟為什麽搞得那麽你死我活的?”

  花姐看了眼許輕言,又打量了下周圍,湊近點說:“你都在李家這麽些天了,還不清楚?”

  “我聽說是生意場上有糾紛。”

  “是,這是一方麵,但還有一個原因,我就提醒你一句吧。”花姐見許輕言周身散發著好人、好女人的氣息,實在覺得她跟著梁見空,簡直是誤入狼窩,不由升起惻隱之心,“程然身邊的替身反水,是梁見空的人,暴露後,被程然弄死了,因為這個替身,程家丟了半壁江山,還賠了好幾條命,你說程然想不想要梁見空的命?”

  午時,冬日的暖陽理論上應該很和煦,可許輕言現在全身發冷,頭頂著的不是太陽,而是一桶冰涼徹骨的冷水。

  “要說這件事我怎麽知道,嗬,那時候,我還真不知道他是替身,以為他就是程然。可這世界,雙胞胎都未必一模一樣,更何況原本就是兩個人。”

  要不是現在這個替身死了,花姐恐怕不會這麽大膽地跟外人提起這件事。

  許輕言強忍著不適感,輕輕拉住花姐:“花姐,這種事不可以亂說。”

  花姐見許輕言不信,立馬反握住她的手,湊到她耳邊快速低語起來。

  許輕言的臉色慢慢變白。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