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43節

  “你們主任電話打到了我這裏,說你翹班了兩周。”

  “你媽給你電話,你也不接。”

  “我回她微信了。”

  許歲年愣了下,沒料到許輕言突然回他話,片刻後,他又說:“你回她說你在旅遊,你倒是跟我說說,你都去了哪,玩得工作都不要了。”

  “嗯,今天回來就是去交辭呈的。”

  許歲年以為自己聽錯了:“你當初為了什麽拚命考上醫學院,現在你說辭就辭?”

  許輕言蹲在地上,手上疊著一件毛衣,她埋著頭,看不清表情。

  許歲年也意識到自己提到不該提的,沉默片刻後,說:“小言,有些事情,不要那麽執著,或許有一天就豁然開朗了。你這樣下去,隻不過苦了自己。”

  許輕言不知道什麽是豁然開朗,她不去主動記起,也不去主動忘卻。

  “你媽很擔心你。你可以不管我,也可以不理會其他人的看法,但別讓她傷心。萬一你有個好歹,你讓她怎麽辦。”

  許歲年自知話說多了無用,女兒的脾氣在沈月初死後就變得有些古怪,好像沒有人能進入她的精神世界,她把自己跟其他人完全隔離開,尤其是他,不接受任何來自他這裏的信號。

  許輕言背對著他,漠然說道:“鑰匙還給我媽,以後來前打聲招呼。我打算辭了工作,去外麵曆練個一兩年,偶爾可能會失去聯,但不用太擔心,我都會安排好。”

  許輕言今天跟許歲年說的話比過去一年加起來的都多。

  許歲年立刻拿出老公安的架勢:“曆練?到哪裏去曆練,為什麽要失聯?”

  許輕言並沒有回答他的追問,她繼續陷入沉默模式。許歲年很想打破砂鍋問到底,也很想幹脆把她關起來,讓她冷靜冷靜再說,但他也深知不可能了,她不再是十年前那個小姑娘,他們這樣吵下去隻會讓事情更糟。

  進退兩難,這位老公安麵對自己的女兒,難得的露出惆悵的心情。

  “爸。”

  許歲年臨走時,許輕言突然喚了他一聲。他的背影陡僵住,女兒已經很久沒有叫他了。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麽。我的人生,我自己會負責,抱歉,讓你和媽失望了。”

  這一下午,許輕言做了很多事,寫了一封遺囑,把自己所有財產清單記好,還有很多想要對父母說的,對好友說的,每一個落筆都很艱難。不得不說,許歲年的一番話對她深有觸動,這些日子的經曆讓她意識到,性命不保不是說說的,她可以不管自己的一條命,但最傷的是父母。她無法在這一輩子做到兩全,隻能來生再報。

  再然後她去了醫院,被自己的領導罵的狗血噴頭,她心中有愧,全然接受。但當她提出辭職的時候,主任反倒怔住了,聯想到一向工作表現優異的姑娘突然一反常態,忙反過來問她最近是不是遇到事了,工作的事不要輕易下決定,別衝動。

  最終,主任決定先讓她休個長病假,調整好心態再說。

  這也算是大家樂於見到的折中方式。

  處理完這些事,外頭天色已暗,許輕言也沒來得及跟科室裏的人一一道別。Mark載著她返回本家,許輕言剛回到本家,就被帶到餐廳,隻見李家四兄妹正在吃飯。

  梁見空隨口問了句:“吃過了嗎?”

  “吃過了。”許輕言撒謊道,“我先上樓放下東西,你吃好了叫我,我來給你換藥。”

  梁見空不語,看向Mark。

  “許醫生是直接從醫院回來的,沒吃過飯。”

  許輕言:“……”

  梁見空立刻指了指自己邊上的位置:“一起坐下吃。”

  作者有話要說:  有點長,就拆了兩章,所以,今天要不要放出來呢?

第45章

  李梔嘟著嘴悠悠道:“二哥, 做你醫生待遇是不是太好了。”

  “是啊,我最尊重人才。”

  這確實也是跟李家人拉近距離的機會, 許輕言便沒再推辭。

  李桐坐在首位,他吃得很慢, 不時還品一口黃酒。這個人並不壯碩,相反還很清瘦,但就是氣場十足。許輕言坐在末位, 所以壓根沒料到李桐會開口跟他說話。

  “許醫生,聽說你是學霸,在醫院也被重點培養, 被我們老二騙來, 心裏很不甘吧。”

  許輕言看向李桐,男人不苟言笑的模樣確實有點可怕, 她斟酌道:“談不上不甘,二爺開的薪酬好。”

  “他想要達到的目的哪有做不到的。”李桐也就會跟梁見空開玩笑。

  “大哥,你別說的我強搶民女似的。”

  “難道不是嗎?”

  “我再強調下,許醫生真的隻是我的醫生, 對吧,許醫生。”

  梁見空把話鋒轉到許輕言。

  許輕言隻好接話:“是。”

  李桐一本正經的臉上難得露出戲謔的表情, 但比他更不信的還有李槐。

  “不是吧, 二哥,你老鐵樹好不容易開花,我不相信你這麽正人君子。反正姐姐這麽好,學習好, 氣質好,性格好……”

  梁見空不作聲,似笑非笑。

  許輕言幹巴巴地挖著飯,李槐眨巴眨巴大眼睛:“反正比起三姐這個火藥桶……”

  “你說什麽?”李梔立馬揪住他的耳朵,“再說一遍。”

  李槐抓住李梔的手腕,拚命喊道:“你們看看,快看看。”

  許輕言看著眼前的一幕,微微發愣,這就像普通人家兄弟姐妹打鬧的普通場景,可偏偏這戶人家不普通,所以才顯得這樣的場景格外奇特。

  梁見空見許輕言吃完碗裏最後一口飯,說:“飽了,我先上去休息。”

  他衝許輕言抬了抬下巴,意思很明確,跟我上去。

  許輕言放下碗筷,卻被李梔拉住:“姐,一會陪我練琴吧。”

  許輕言看了看梁見空,梁見空抱臂站在門口,望著自家弟弟一雙無辜的大眼睛,嫌棄道:“都幾歲了,還一臉花癡,等我換好藥。”

  “我一會過來找你。”許輕言對李槐笑道。

  可能是她這個笑容格外真心,李槐不由發愣,梁見空恰好看到,眸色微暗。

  回到臥房,梁見空靠在沙發上,任由許輕言幫他處理傷口,他偶爾低頭看看她,但大多數時候沉默地望著自己的大長腿。

  “傷口還是長得不太好,你這兩天最好靜養,不要亂動,不然到時拆線都拆不了。”

  “許醫生。”梁見空的聲音像是發自胸腔,聽著不太真實,“以後你都會在我身邊嗎?”

  許輕言貼膠布的手停了下來,有些錯愕地抬起頭,看著梁見空棱角分明的下顎線,腦子裏卻在思考這句話的意思。

  想了半天,她按著自己的理解回答:“醫院那邊暫時不會去了。”

  梁見空瞥向她:“在我身上,可能找不到你要的東西。”

  許輕言頓了頓,覺得對話的軌跡有點偏離軌道。

  “你知道我要什麽?”她蹲得腿麻,幹脆坐在地上。

  梁見空高深莫測地說:“我們都知道。”

  許輕言將剪刀丟回到醫用托盤裏,金屬撞擊出一聲脆響,冷淡地說:“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她猜到梁見空心裏明白她是委曲求全待在這裏,但被他戳破就是另外一回事。

  許輕言有一瞬間難堪,但很快想明白,橫豎梁見空現在不會要她命,那她也不必害怕。

  “我知道你恨我,恨不得在我的傷口上多戳兩個洞,但你不得不幫我治療,因為,你也不相信程然。”梁見空撐起半個身子,慢慢整理著毛衣,一副打開天窗說亮話的姿態。

  許輕言不動聲色:“我也不相信你。”

  “沒關係,我無所謂。但我可以跟你說說我這個版本的故事,想聽嗎?”梁見空笑得像是誘拐小白兔的大灰狼。

  許輕言心中一動,但轉念一想,梁見空突如其來,必定有詐,她謹慎道:“你為什麽要告訴我?”

  “這不就是你想知道的嗎?我告訴你,不就不用你費盡心思,每晚睡不好,想著怎麽從我口中套話,怎麽從我身邊人下手,老實說,你真不是這塊料。以後你就能安心救死扶傷,少操那些沒用的心。”

  梁見空說得一本正經,許輕言聽得無言以對。

  在他眼皮底下,她無處遁形。

  “你想說什麽?”

  “那首先,你得回答我一個問題。”

  她就知道,沒那麽簡單。

  “什麽問題?”

  “我本來不想問的,但還是好奇,那個叫什麽來著的,哦,沈月初,他究竟是你什麽人?”

  從梁見空口中突然冒出沈月初三個字,許輕言本能地心跳加速。

  梁見空觀察著許輕言的神色,這個向來喜怒不顯的女人,隱隱流露出痛色。

  “他……”許輕言垂眼,剛起了個頭,竟說不下去。

  看得出她情緒有點異樣,梁見空想了想,猜測道:“據我了解,他是你同學吧。”

  許輕言不願和梁見空談論沈月初,這讓她有一種褻瀆感。

  但梁見空卻不放過她:“還是發小?好像,他挺喜歡你。”

  許輕言麵色漸冷,梁見空攤手:“你那個彈琴的朋友說的。”

  淩俏?她再三提醒淩俏不要跟梁見空走近,這個姑娘看來是沒聽她的忠告。

  “他喜歡你,然後死了,你想知道他怎麽死的,邏輯不通啊。”梁見空在空中畫了個問號,“我還是那句話,人死都死了,知道怎麽死有意義嗎?生生死死,我見得多了,你是個醫生,應該見得也不少,怎麽就這麽想不開呢,為了一個連男朋友都算不上的同學,你這樣的做法,我隻能說敬佩。”

  “沒錯,我不喜歡他。”許輕言壓著嗓子,猛地抬起頭。

  梁見空一副了然的模樣。

  “他對我很重要。”

  像是要證明自己的話一般,許輕言每一個字都咬得很重很重。

  “我不喜歡他。”她下意識地又重複了一遍,她從未對任何人說過這樣的話,隻有年複一年在心底對自己說,“我用了十年才弄明白,原來我並不喜歡他……我愛他。”

  梁見空的表情空白了一瞬間,就如同突然被風吹皺的湖麵,裏頭清晰的倒影跟著模糊,好一會才慢慢恢複原樣。

  時間仿佛被按下暫停鍵,直到梁見空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淡淡道:“嘖嘖,可惜,有點晚了。他死了。”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