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42節

  許輕言正要起身走,突然聽他說:“你今晚留下來照顧我,萬一我有個好歹,你也得跟著有個好歹。”

  這人說這話的時候還真是理直氣壯。

  許輕言繞到屋子裏唯一的一張沙發處,側著身躺下,她並不敢真睡,隻是靠著假寐。

  屋裏,隻有床頭一盞老式台燈孜孜不倦地散發著光熱。

  格外安靜下,又在今晚受了那麽多衝擊後,許輕言忽然凝聚出了些膽氣,既然是梁見空主動提及,她不妨順著多問幾句:“那你還查到我什麽,讓我心裏有個數。”

  “許輕言。”

  許輕言立刻睜開眼,他一般都喜歡不正經地叫她許醫生。

  卻聽他的聲音輕緩地響起:“人最可悲的就是永遠沉溺於過去,想開點,何苦為難自己,有些人不值得你這麽做。”

  他不是第一次說教她,之前也跟她說過類似的言語。而這一次的意有所指,令她喉嚨口發緊。

  許輕言盯著不遠處床單發黃的邊緣,調整了下呼吸,她才能平靜地回道:“並不是為難,值不值得,我心裏最清楚。”

  梁見空卻說:“被你放在心裏的人,不見得感激你。”

  許輕言忽然升起一股惱意,她不用月初感激,也不需要梁見空這些風涼話。忍了又忍,她決定裝作沒聽到。

  床頭的燈似乎暗了些,梁見空沒再多言。

  這一夜,許輕言是睡不好的,輸血完畢後,又給梁見空換了藥,測了兩次體溫,這個男人昏睡過去後,就沒再清醒過,她甚至擔心高燒不退會引發諸多並發症,好在清晨時分,體溫終於降到37.5度,許輕言稍稍鬆了口氣。

  隻經過一晚上的休整,李桐下令折返Z城。

  許輕言一夜沒睡,精神不濟,走下樓的時候,悄悄看了眼昨晚眾人集中的位置,那裏顯然被打掃過了,不留絲毫痕跡。

  蕭酒就這麽消失了,可能已經死了,但他昨晚經曆的恐怖,許輕言想都不敢想。

  許輕言跟著眾人上車,其他人知道她在梁見空屋裏呆了一夜,都用一種莫名敬佩的目光看著她。

  她不解,倒是在跟趙文波打招呼的時候,聽他說:“許醫生果然深得二爺信任,以往受傷,就連阿豹都隻能睡門外的份。”

  是不是真的信任,隻有他們自己知道。

  李桐跟許輕言之間並無多少交流,但大清早碰到了,還是互相打了個招呼,難得的是,他停下腳步仔細詢問了梁見空的傷勢,看來他對這個二弟確實非常關心。

  在得到許輕言“已無大礙”的答複後,他回了句“辛苦了”,隨後滿意地上了車。

  令她意外的是,付叔也來跟他們匯合了,他老人家臉色很不好,但看到她還是抱以微笑,還關心了她幾句。她聽說那處老宅在警察抵達前被付叔燒了了,裏頭的東西沒被搜出來了,付叔能逃出來,已經算是命大。

  但他老人家神色很悲涼,畢竟那是他呆了一輩子的地方,卻在他手中化為灰燼。

  一行人並沒有乘坐飛機,車子開了一天,終於回到Z城。

  許輕言已經筋疲力盡,一路上,梁見空的情況偶有反複,李桐像尊黑麵殺神一般盯著她治療。反倒是梁見空還安慰她,說自己禍害遺千年,死不了。

  許輕言越來越看不懂梁見空,這個人明明很可怕,對她偶爾故意威脅,但轉個身好像就忘了,有點難以形容的……溫柔,她知道說溫柔很古怪,但她真的有這種感覺。

  本家的人早就收到消息,李桐和梁見空今日歸來。

  這裏是真正的李家本家,李槐和李梔一見到他們,立刻衝上來,尤其是三小姐,抱著二爺就哭。

  倒是李槐,這小子是這家人裏麵唯一正常人,他見到許輕言,關切道:“姐,沒事吧,沒想到這一趟這麽凶險,你受苦了。”

  許輕言隻有在麵對李槐時,難得露出微笑:“沒事,好在性命沒丟。”

  梁見空瞄見這一幕,不由出聲喚道:“你就隻關心你姐,你哥還在這呢。”

  “哎呦,二哥,你這不是能喘氣嗎,好得很,肯定是我姐醫術了得,救你於危難之中。”

  他這一口一個姐的,引來不少人注意。

  李桐有點意外自己的小弟這麽喜歡一個外來的女醫生,李梔見老幺摟著一個女人比自己還親,有點吃味,這個弟弟對自己可沒這麽親昵。

  至於夏葵和齊了梵,之前已經見識過,再看到,不得不感慨,李槐恐怕是從小被三姐打罵慣了,碰上個講道理,懂禮數的姐姐,就格外親近。

  一家人回到屋裏,李桐的意思是,在梁見空沒完全康複之前,許輕言得留下照看。許輕言應下,一則不敢違抗李家老大的命令,二則反正她已經收到主任的“擬辭退”郵件,科室裏已經通報批評她,並抄送了科室的大主任,她估計是回不去醫院了。

  許輕言被帶到客房,她剛進門,李梔後腳跟了進來,還關了門。

  隻見這位三小姐施施然坐到床上,翹起大長腿,自下而上仔仔細細打量著許輕言。

  這次見麵比上次好不到哪裏去,都是經曆了一路凶險,神色疲倦,眼皮都是腫的,身上更是髒兮兮的,還沾著血跡,怎麽看都是平淡無奇的樣子。

  但她能在二哥身上動刀子,能在二哥房裏待著。

  李梔是個女人,別看她一副吊兒郎當,橫向霸道的樣子,但她也有女人特有的直覺。

  二哥是個不太有安全感的人,所以不願人近身。

  所以說,許輕言能給他安全感,這份信任究竟從何而來?

  “許醫生,多謝你啊。”

  許輕言默默站著,任由她的目光肆意打量她,而她這句道謝,聽不出多少真心實意。

  “不過,你是簽了合同的,這也是你的本職工作,說句謝謝,是我跟你客氣。”

  “三小姐不用跟我客氣,這確實是我的本職工作。”

  “嗯,記得是你的本職工作就好,別動什麽其他歪腦筋,我說得夠直白了吧。”

  確實直白,許輕言也不卑不亢地回道:“三小姐放心,我隻做我分內的事。”

  “嗯,別讓王玦為難,壞了王李兩家的好事。”

  許輕言微微挑眉,原來是為了王玦。

  見許輕言一副不爭不搶的樣子,李梔也沒法挑她什麽錯,畢竟她現在是二哥的人。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我這傷什麽時候好?

  許醫生:你的情況應該不用很久。

  梁二爺:那怎樣能久一點?

  許醫生:……

第44章

  說是本家, 實際上隻有李桐一直住在這裏。老幺還在住校,李梔三天兩頭換男友, 住所也隨著男友三天兩頭換。梁見空管著社裏大多數業務,也是居無定所的代表。

  難得這幾天, 一家人齊聚在本家。

  許輕言的工作就是照料好梁見空,她敲了敲門,裏麵很快有人回應。

  “到時間換藥了。”

  她站在門口, 望著屋裏煙霧繚繞的眾人,現在她已經很習慣了,這幫大老爺們就喜歡把環境搞得又髒又臭。而這幫大老爺們也習慣了許輕言的存在, 定時定點, 這個醫生就會催著梁見空換藥。

  她在這片煙霧中看到了夏葵,夏葵也看到了她, 她衝她笑,還是放電的那種。許輕言很想找機會跟夏葵單獨聊一會,可惜一直沒有辦法。

  梁見空言聽計從地從煙霧中走來,跟著她回到房間。

  “你這個樣子, 傷口永遠好不了。”

  “事情太多,忙不過來。”梁見空不以為意。

  許輕言把已經被血染紅的紗布換下, 神色嚴肅:“人不可能永遠這麽幸運。”

  “那就祈禱多點運氣, 盡可能活到運氣用完的那一天。”

  許輕言抬眼見他枕著手臂,仰麵對著天花板,看上去並不像說的那樣滿不在乎。

  每當看到他不顧傷口滲血還在那開會,她都不能理解這個人為之拚命的到底是什麽?不見他揮金如土, 也不見他貪戀美色,在這個見不得光的世界裏,她連呼吸都覺得困難,他卻以此為事業奮鬥終身,怎麽會有這麽想不通的人?

  許輕言收拾好東西,隨即在腦子裏又過了遍說辭,對他說:“我想回家一趟。醫院的工作,我也要去處理好。”

  “給你下午的時間,晚上就得回來。我讓Mark送你過去。”

  “不用,我會打車。”

  梁見空直接忽略掉她的意見,Mark接到命令後,立馬屁顛屁顛開著一輛寶馬,在門口接駕。

  “許輕言。”

  許輕言抬起頭,梁見空倚在樓梯半道上望著她。

  她用目光詢問。

  “早點回來。”

  許輕言有點恍惚,他的視線在這一瞬間似乎很柔軟,幹淨得不似傳說中的萬年大佛。

  但很快,梁見空又跟上一句:“晚上我還要換藥。”

  許輕言頭也不回走了。

  一路上,Mark用他那流利的中文跟她滔滔不絕:“許醫生,我越來越蔥白你了,你救了二爺,you are my hero。”

  但很快,他話鋒一轉,說:“但是,豹哥竟被抓了,*****”

  Mark用母語罵了很多消音詞匯。

  提起阿豹,她心中也是一沉,說不上來的滋味。人總是有感情的動物,但她現在不希望有這樣的感情。理智上她要和這幫人保持距離,但這段時間的相處,讓她無法在阿豹身上打上“罪有應得”四個字。

  “不過,二爺總有辦法把他救出來的。”Mark篤定道。

  許輕言倒不認為梁見空有這麽通天的本事。

  Mark將許輕言平安送到,並強行在小區樓下停好車位等她。她獨自上樓,一邊開門,腦子還在想著醫院、梁見空各種亂七八糟的事,可誰知,門剛打開,從裏麵突然走出個人影。

  許輕言被突如其來的人影嚇到,連連往後退了兩步。

  “是我。”

  許輕言定了定神,看清來人後,心頭一鬆,回過身慢慢關上門,換好鞋,走進廚房,給自己倒了杯水。

  “不認我是吧。”

  許歲年看著女兒冷淡的模樣,也沒生氣,就站在客廳,看著她進進出出。女兒看上去是乖乖女,實際上骨子裏倔強的很,當初,他以為事情過去了,父女之間沒有隔夜仇,過個一段時間,就好了 。

  沒想到,這一過就是這麽多年。

  “你這幾天去哪了?”

  許輕言回到臥室,拿出一隻袋子,開始收拾東西。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