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41節

  蕭酒是個小人,也是個狠角,他視財如命,麵對吳巨的100萬,怎能不動心,但他也惜命、認主,不會為了區區100萬就把底都賣了。近兩年,李家頻頻搶占程家毒品生意,把程然惹毛了不止一次,尤其是前短時間,梁二爺再出奇招,讓人黑了程家的網,一下子披露了很多黑幕出去,搞得程然焦頭爛額,也直接把程然引爆了。

  所以,不給點幹貨,程家不會相信他。

  所以,他冒了個險。

  反正一共有5條線路,到最後才會定最終的線路,所以他隨便給了1條看上去最不可能,最艱難的線路。

  然而,當梁見空決定走這條線路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如同掉入油鍋,他提議更換線路,但梁見空卻堅定異常,他再提出異議隻會引起他的懷疑,反正遇上程家的人他也不怕,大不了火拚。

  可奇怪的是,程家的人並沒因此出現,他以為是吳巨安排出了漏子,正想僥幸度過,誰知他們竟被警察伏擊。

  警察出現的那一刻,蕭酒還沒反應過來,隻疲於奔命,眼看著要被警察的天羅地網抓捕,梁見空果斷兵分兩路,他知道機會來了,阿豹護主,一定會主動去當那個誘餌,而這個誘餌擺明了有去無回。

  他沒想到這次的意外事件,還能幫他解決一個心頭大患,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可現在回頭看來,是福是禍,僅是一念之間。

  程家的人沒有出現,警察出現了,最有可能的是他們把消息透露給了警方 ,而程然派人盯住了許輕言,一旦梁見空出了事,也好不讓許輕言輕易救治。

  可眼下,蕭酒已來不及細想,他忽然覺得自己愚蠢至極,程然心機之深,簡直令人膽寒,他不該為了這點小便宜鋌而走險。

  事到如今,在李桐和梁見空兩尊大佛威壓之下,他隻覺得胃裏翻江倒海,口幹舌燥,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大哥,我的命隻有100萬。”梁見空自嘲道,“我命大,被打個一槍也沒關係,死不了,但阿豹落入警方手裏,是死是活酒難說了。”

  就連許輕言聽到這話,心中都不免為之一顫,更別說李桐,李家老大不輕易發怒,但凡發怒,絕不會輕易收場。

  蕭酒臉上的橫肉都顫抖起來,他咬著牙,舉起雙手,對天發誓:“二爺,我要是有對木子社半點不忠不義之心,定遭天打雷劈!”

  “好,這是你說的。”

  李桐突然站了起來,周身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壓,重重壓下,許輕言甚至清楚地看到蕭酒因為恐懼,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一步。

  梁見空忽然道:“波仔,你帶許醫生到三樓休息。”

  這個叫趙文波的年輕人很幹脆地帶著許輕言上樓,來到三樓最裏頭一間房,機械地說道:“關好門,不論外麵有什麽聲音,都別出來。”

  許輕言進了屋,關上門。

  回身打量了下房間,簡陋得很,就說那張最完好的床,床背的皮麵上被撕開一個大口子,掉出團團灰色的棉絮,像是隨時會爬出什麽惡心的蟲子似的,而床罩上更是積著一層灰。

  許輕言皺了皺眉頭,猛然聽到樓下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這裏隔音效果不好,這聲聲淒烈的喊聲不絕於耳。

  她的縮在牆角坐下,捂住耳朵,靜靜地發起呆,但樓下每發出一個聲音,她都不由自主地抖一下。

  也不知過去了多長時間,她幾乎要昏睡過去,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許輕言一個激靈,立馬清醒過來。

  趙文波在外頭說:“許醫生,二爺要見你。”

  另一邊,梁見空的房裏,李桐靠坐在沙發上,目光沉沉地看著梁見空。

  梁見空躺在床上,半閉著眼睛,剛才他在兄弟麵前不過是強撐。

  李桐知道他還醒著:“你這次的失誤有點大了。”

  梁見空疲憊地睜開眼:“是我沒算到警方的線報這麽準確。”

  李桐慢慢道:“最近,事情出得太頻繁,去年開始,大型交易都沒成過,這次還折了阿豹,沒了蕭酒,你受傷也太頻繁,出頭太狠,不是好事。”

  “大哥的意思是?”

  “那個曹勁一直盯著我們,最近還是蟄伏一下,別讓程然鑽了空子。”

  “嗯,我也是這麽個意思。”

  “還有,你的那個醫生,你這麽保她,是為什麽?”

  “大哥,你多想了,她是個很單純的人,也隻是我的醫生。”

  “隻是醫生嗎?如果,我要讓她正式入社呢?”

  所謂正式入社,便不再是現在做個醫生這麽簡單,也要為李家的生意出一份力,這就意味著,許輕言的手,不可能這麽幹淨了。

  李桐一動不動地看著梁見空,梁見空亦是神色自若,不退一步:“如果,我不想她入社呢?”

  李桐目光驟然淩厲:“你對她動心了?”

  “她隻是我的醫生。”梁見空無奈地笑了笑,“大哥,我有點迷信,救人命的醫生,我希望她的手是幹淨的,別沾上了什麽晦氣,反倒害了我。”

  李桐靜默片刻,他對這個二弟向來信任,所以,他的要求,李桐基本不會拒絕。

  “如果你哪天鐵樹開花,記住,要麽搞定她,要麽離開她,別在女人身上栽跟頭。”

  “我心裏有數。”

  “我看那個許醫生,聰明得很,你心裏光有數,是搞不定她的。”

  “……”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大哥,還能不能好好做兄弟了。

第43章

  李桐看到自家二弟終於臉色有所變化, 滿意地起身:“休息吧。”

  許輕言剛要敲門,李桐突然開門, 從裏頭走了出來。他的氣場又沉又強,許輕言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 給他讓開道。

  李桐停在她麵前,打量了她一眼:“見空精神不太好,請你多照看。”

  許輕言低著頭:“這是我的職責。”

  李桐多起初並未對許輕言上心, 梁見空做事之小心,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沒多問。可今天親眼所見, 這個女醫生秀外慧中, 心思細膩,洞察敏銳, 確實讓人無法輕視。自家二弟一直以來自視甚高,但碰上這個女醫生,估計討不到好。

  許輕言察覺到他的視線,並未回應, 默默等他看夠後,才進屋。

  梁見空屋裏的條件比她好不了多少。他正靠在床頭, 見她進來了, 稍微直起點身子。

  即使在這樣艱難的處境裏,他也不顯得落魄。

  他指了指不遠處的桌麵:“剛到的血袋。”

  許輕言立刻問道:“血型對嗎?”

  “放心,不是第一次。”

  許輕言拿出一套新的試管、針頭,用止血帶紮緊手腕, 找準靜脈,塗上碘酒,再用酒精棉球細細擦拭。

  梁見空斜著頭,安靜地看她輕握著他的手找血管,他的手因長年打架,留下不少傷疤,皮膚也粗糙,而她的手,十指修長,膚色白皙,就連指甲蓋都晶瑩圓潤,兩隻手是鮮明的對比。

  她低頭專注手上的活,短發長長了些,過了耳垂,被她夾在耳後,顯得很乖。

  替他輸上血後,許輕言略一抬頭,對上他沉沉的目光,他好像已經看了她有一會,許輕言有些被驚到,心跳沒來由地不正常起來,但她向來不太外露情緒,很快找來體溫計,在他耳側量了下。

  他的手,燙得嚇人,連她都覺得有點熱起來。

  體溫計顯示的數字也同樣嚇人,許輕言不由皺眉。

  見她一臉嚴肅,梁見空問道:“怎麽,溫度很高?”

  “你自己感覺不到?”許輕言沒什麽好氣。

  梁見空無所謂道:“是有點熱,過兩天就好了。”

  許輕言忍不住說:“你現在每一次受的傷,都是在折自己的壽,不是每一次都能熬過去的。”

  梁見空笑了笑:“哦,多謝許醫生關心。”

  許輕言怔了怔,意識到自己多言了。

  梁見空並不值得她關心,但今天發生的事,她也不得不承認,要不是梁見空罩著,她無法輕易過關。

  實際上,她也覺得有點奇怪,如同之前在日本人那次,她和梁見空事先並無串通,卻能很快就對方的想法心領神會。

  今天,當趙文波說她的手機沒有問題的時候,她立馬意識到,梁見空替她掩蓋了,而他這番態度,除了是維護自己,更是將矛頭隱隱指向蕭酒。聯想到與蕭酒的數次交鋒,以及阿豹的現狀,許輕言很快想明白了。

  梁見空的目標是蕭酒,但他作為上位者,在事件不明朗之前,不能有個人的偏向。

  所以,讓下頭的人自己先撕起來,他再從中挑點錯,一來二去,把某些人處理掉,也就順理成章了。

  與其說,梁見空保護了她,不如說梁見空也利用了她,反正兩不誤。

  許輕言是這麽認為的。

  “你的手機。”梁見空衝床頭抬了抬下巴。

  許輕言早就看到了,但沒主動去提,她拿起手機看了看:“我的手機,是不是已經被監控?”

  “隻是做了反追蹤處理。”

  許輕言半信半疑,但梁見空真要這麽做,她也沒辦法阻止,想了想,她還是把手機收好。

  她邊收拾醫藥包,邊問:“你早就覺得蕭酒有問題?”

  “你想知道?”

  許輕言沉默,這個問題並不好回答。

  梁見空沒追問,反而自己說開了:“我並不想他有問題,少了他,少了阿豹,隻剩下夏葵和齊了梵,我們傷了多少元氣。但內鬼不除,就沒有一天安寧。”

  許輕言隱隱覺得痛快,木子社不好,對她而言就是好事,隻不過想到阿豹,她難免有些不忍:“阿豹……真的被抓起來了?”

  阿豹為人不差,待她尊敬有禮,坦白說,她並不希望看到他出事。

  梁見空的神色有點冷,不過隻是轉瞬之間,他已神色如常:“這種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反倒是程然那邊,你打算怎麽應付?”

  許輕言知道逃不過,幹脆也不躲不避,直言道:“我不擅長這些,二爺有什麽高見?”

  梁見空對上她的雙眼:“你是個聰明人,但我勸你最好早點定下心,不然,總有一天我和程然都會容不下你。”

  許輕言不由抿起嘴唇:“我如果幫著程然,還會一而再,再而三救你嗎?”

  梁見空半開玩笑道:“或許,你想從我身上獲得更多,所以,還不能讓我死。”

  許輕言的心髒猛地收縮,第一次有種無處遁形之感,在梁見空麵前,她就像被玩弄在佛祖手中的孫猴兒,怎麽都翻不出他的五指山。

  她第一次有所動搖,她真的能達成目的嗎?

  許輕言思量片刻,謹慎道:“我爸是公安係統的,但確實已經退休,閑賦在家。這件事太敏感,所以,我沒說,而且……我跟家裏關係並不好,十年前就搬出來住了,我和我爸一年裏也不會說超出三句話。”

  “嗯,你以為這點小事我會查不到?既然查過了,又把你放在身邊,就說明,我認為沒關係。”梁見空覺得累了,躺下身,閉上眼,懶懶道:“行了,我不是沒拿你怎麽樣麽,別一副如臨大敵的表情。但你真要做什麽的話,可要想清楚。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