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5節

  “你說……碰過你身體的人都活不過,我猜這其中的原因應該和你做過的植皮手術有關吧。”

  話說出口就沒有回頭路,許輕言的心跳在這一瞬間幾乎要破膛而出。

  床上的人眉頭都沒皺一下,完全不為所動,他摸了摸下巴,竟是笑道:“許醫生,你比之前的人都懂得怎麽取悅我。”

  一時間,許輕言額上的冷汗滑落至下顎,輕輕滴在深棕的地板上,化成一點水印,轉眼無影無蹤。

  取悅?她不理解這是什麽意思。

  二爺輕鬆地說:“他們不是跪地求饒就是痛哭流涕,太無趣了。你倒是挺有意思,好吧,今天我可以放你一馬,但是,”他換了個坐姿,淡淡道,“別再出現在我麵前。”

  許輕言的大腦空檔一拍,似是不敢相信突如其來的轉折。

  “怎麽,不願意?”二爺掀起眼皮打量她。

  許輕言如夢初醒:“願意。”

  她的聲音帶著顫抖,不是她太膽小,而是經曆了生死一線之後,重獲新生的巨大驚喜帶來控製不住的激動。

  許輕言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問:“你不想知道相機的下落?”

  二爺不以為然地說:“我已經派人找到了。”

  許輕言震驚,這個人心思縝密到何種地步,她自以為是的籌碼原來是廢子,思及此,許輕言後怕不已,她還真是幸運。

  豹男走進來,二爺輕聲吩咐了幾句,他的神色立即變了,眼神不由自主地朝許輕言看去。而後,他點點頭,道了聲明白,隨即走到許輕言麵前,說:“許醫生,請跟我走。”

  許輕言的腿腳早已麻木,大驚大駭之後,全身軟綿綿的,差點踉蹌摔倒,她咬牙走到門口。

  二爺突然叫住她:“許醫生。”

  “你答應放我一馬的。”

  許輕言猛地頓住腳步,靠在門邊,不敢回頭,生怕這個男人此時後悔。

  二爺看著她緊繃的背影,笑道:“不要緊張,我隻不過想說謝謝。”

  “不用。”

  許輕言飛快回道。

  看到許輕言被阿豹送出大門,三小姐李梔一臉意外,忙跑回房,問:“二哥,你放了那個女人?”

  “嗯。”

  確認後,李梔更是震驚:“為什麽?相機不也找到了嗎,她沒有利用的價值了。”

  梁見空慢慢躺下身,閉眼,已然是拒絕回答的意思。

  “姐,走吧,二哥大傷初愈,需要休息。”

  老幺李槐使了個眼色,拉著不滿的李梔離開。

  李梔還是想不通,她跑去問李桐:“大哥,二哥為什麽會放了那個女人?”

  李桐正在喂魚,魚缸的玻璃麵映出他不苟言笑的臉,他不緊不慢地說:“你二哥有自己的判斷,他做的決定是不會變的。”

  李梔眯眼:“我覺得有蹊蹺。”

  李槐推了她一把:“你不就是懷疑二哥看上許醫生了麽。”

  李梔惱怒道:“說什麽呢,我就是看她那副裝鎮定的樣子不爽。”

  “你什麽心態,我倒是覺得難得一見,這女人很有氣度。”

  姐弟倆互懟得歡快,大哥繼續喂著魚兒,仿佛什麽都沒聽見。

  ——————————————————————————————————————————

  豹男親自駕車載許輕言離開,和來時一樣,她被蒙上了眼罩,一路上氣氛壓抑得難受,兩人都沒說話。

  許輕言直到現在還是冷汗一陣陣冒,槍火之下她尚且來不及驚恐,但在那個男人麵前,她是害怕的。他像是特意給她威壓,要壓得她喘不過氣,哪怕現在早已遠離他的視線,她還是覺得心中發冷。

  不知過了多久,車子緩緩停下。

  “到了。”

  豹男替她摘下眼罩,許輕言望向窗外,馬路對麵就是她家。

  看來他們查過她了。

  “我可以走了嗎?”

  “可以。”

  “你們不會再來找我了吧?”

  她需要一個沒有後顧之憂的答案。

  “不會。”阿豹沉默片刻,黑漆漆的眼睛正視許輕言,麵前這個女人雖然麵色蒼白,但神色平穩,她不是不害怕,隻是比別人控製得更好,從她拿手術刀時便可看出,一雙手,絲毫不見抖動。哪怕是見識到李家大佬們,再恐懼,也未露出怯意,僅憑這點,阿豹是佩服的。

  他又說:“許醫生,二爺會放過你這一次,沒有下一次,從現在起忘記一切,這對你是最好的選擇。”

  許輕言點點頭,她默默地下車。空氣黏潮,好像剛下過雨,許輕言不禁抱緊雙臂,快步走回家中。她知道後麵的人還在盯著她,她不能回頭。

  許輕言剛進家門,對著黑暗,愣愣地站了一會。幾分鍾後,她跑進臥室,倒在床上,用薄被蔣全身裹起來,蜷著身子,把頭埋在一團被子中,這幾天發生的種種在腦中胡亂衝撞,好像隻要睡一覺,就能把這一切當做噩夢趕跑。

  把許輕言叫醒的是震天響的敲門聲,她慢慢把頭從被窩裏探出來,緩了好一會才認清這裏是自己家,而不是那間密不透風的地下室。許輕言不由苦笑,回到正常生活反倒讓她有點不適應了。

  門外的人邊敲門邊大喊:“許輕言,你在不在?”

  許輕言一愣,立即要跑去開門,可低頭一看,自己這身衣服還殘留著血跡,摸爬滾打,追殺槍戰,早已又髒又臭,更別提她現在蓬頭垢麵的模樣了。她立馬換了套居家服,理了理頭發,戴上眼鏡,稍微遮擋下毫無氣色的臉。

  曹勁正要砸門的手停在空中,終於鬆了口氣:“你媽跟我說你失聯了,原來在家裏睡覺。手機沒電了嗎?”

  “嗯,自動關機了。”她剛開口,才發現嗓子啞得厲害。

  曹勁蹙眉,打量了她一番:“臉色這麽差,旅遊一趟這麽累嗎?你是被打劫了嗎?”

  曹勁打趣道。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曹勁是刑警,許輕言有那麽一瞬間想要告訴這位老朋友她這幾天的遭遇,她想要尋求警察的幫助。

  但是,那個男人冷然的臉一閃而過。

  許輕言說出口的話變成了:“我沒事,就是路途顛簸了點,我要洗澡了,一會還要去醫院,你先回去忙吧,不好意思,害你跑一趟。”

  “等一下,”曹勁果然眼尖,他握住許輕言的手腕,收起嬉皮笑臉的神色,“這是什麽血跡?”

  這不是許輕言的血,是那個二爺的,許輕言淡定地說:“沒事,之前回來的路上擦破了點皮。”

  曹勁斟酌了一會,看她不像撒謊,點點頭:“行,記得明晚回家吃飯。”

  “不了。”

  “你這是何必呢。”

  “再見。”

  許輕言冷著臉關門,門外曹勁又叫喚了幾聲,最終作罷。

  自從那件事後,她和家裏就鬧翻了,也沒有按照家裏的要求繼續就讀音樂學院,在所有人驚訝的眼神中,投報了醫學專業。

  許輕言在浴室裏洗了整整兩小時才把自己收拾幹淨,她看著那一堆發臭的髒衣服,毫不猶豫地卷進紙袋子,出門時丟進了垃圾桶。

  許輕言重新步入正常生活的軌道,同事問她旅遊見聞,她雲淡風輕地把照片分享給大家看。

  一如既往地看診,巡房,開會,每天忙得腳不沾地,好像這樣就能忘記那黑色的幾天。

  可是,不知為何,許輕言依然記得每一個細節,包括那個男人身上疤痕的紋路。

  如果黑色的世界是那樣的,如果他還活著,是不是也在這樣詭譎的世界裏摸爬滾打?

  她曾經問他,為什麽要走那樣一條路,過了今天不知有沒有明天,誰知他放聲笑言,人生有很多條路,他想走得不一樣點,他沒什麽本事,想要出人頭地,隻有一搏。

  恐怕他們都沒想到,他走的是條死路。

  “許醫生?”

  許輕言猛地抽回思緒,她真是昏了頭,竟在上班時間走神。

  “不好意思,什麽事?”許輕言抬頭問前台護士。

  “有位病人想要加號。”

  許輕言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二點了:“下午吧。”

  “那位病人不肯,說是胃疼得厲害,非要現在看。”

  許輕言愣了愣,立即說:“給他加個號。”

  上午最後的病人走進來時,許輕言正在梳理早上的病曆,聽到聲音,隻淡淡地說:“請坐。胃痛?”

  “嗯。痛了一上午。”

  “隻有今天?之前痛過嗎?”

  “有,持續了三四天。”

  “有胃病史嗎?”

  許輕言翻看他的病曆,適時抬頭,她全身的血液刹那間從腳底衝到頭頂,眼前一片恍惚,素來平靜的麵龐因為突如其來的激動而泛起陣陣潮紅。

  這絕不可能。

  沈月初?

  作者有話要說:  二爺:怎麽還在床上,老子腰都要睡垮了。

第5章

  作者有話要說:  沈月初,傳說中的超強白月光。

  月初,是月初嗎?

  被她看著的男人並沒有發現她的異樣,正認真回答她的問題:“胃一直不太好,有慢性胃炎,但最近痛得太厲害,所以來看看。”

  胃一直不太好……

  許輕言飛快闔上病曆本,去看他的名字,程然。

  許輕言狠狠閉眼,明知道不可能,還是止不住的失望,她又看他,他也正看著她,笑了笑:“醫生,我現在很痛,幫我開點止痛藥吧。”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