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39節

  “許醫生要是不想救我,大可不必趕來。”

  他說這話的時候一直盯著她的臉,她垂著眼,隻顧著自己的動作,光線不明,看不清神色。

  酒哥猛然轉身往外走。隻剩下他們。

  “你就這麽相信我嗎?”

  許輕言做好消毒準備,戴上口罩和手套,居高臨下,隻露出一雙清秀的眼眸,正對他的視線。

  梁見空緩慢地動了下肩膀,讓自己稍微舒服點,然後說:“我向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我的刀,可以幫你取子彈,也能補上一刀。”許輕言俯下身,貼近了他的麵龐,壓低了聲音。

  梁見空靜靜地看著她,漆黑的瞳孔印著火光,有種妖嬈的魅惑:“可以,你動手吧。”

  或許他確信她不會這麽做,或許他還保留氣力,不怕她這麽做。

  他和她的對視,許輕言先敗下陣來,深吸一口氣,專注起傷口,由於沒有麻藥,她隻能說些話分散他的注意力:“你不問我是怎麽擺脫追蹤的嗎?”

  梁見空望著頭頂破舊的棚頂,那裏有個大窟窿,可以看到外頭黑漆漆的天,腹部的疼痛已近乎麻木,他的呼吸也格外費力。

  “大概,你總有辦法說服程然吧。”

  許輕言手上的動作頓了下,他什麽都知道。

  “你不擔心我把他帶過來?或者替他做什麽事?”

  梁見空悶哼一聲,疼痛突然刺入他的心髒,他忽然意識有些模糊。

  許輕言半天沒聽到他的聲音,察覺有異,倏然抬頭,梁見空不知何時閉上眼。

  她低呼他的名字:“梁見空,梁見空?”

  梁見空沒有反應,許輕言一時間沒了動作,這裏靜得隻剩下她急促的呼吸聲。

  空氣壓抑得仿佛被抽光了氧氣,隻有短短的幾秒鍾,對許輕言而言,仿佛經曆了半生,腦中無數個念想閃過。她死死盯著他的臉,在無數個念想中,有兩個念頭不斷地衝擊著她的神經。

  如果她現在什麽都不做,梁見空可能就會這樣死去。

  但這個念頭很快被另一個念頭壓了下去,許輕言用力搖了搖頭,可那個念頭依然牢牢霸占她的大腦,她心底升起深深的恐懼,她不知道為什麽會有這樣的念頭。

  因為,在這一刻,她突然很害怕,梁見空就這麽死了。

  許輕言被這個想法震住了。

  然而,還沒等她回過神,梁見空就醒了,但還沒完全清醒,剛恢複一點意識,便吃力地說:“別怕,死不了。”

  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安慰她。

  就如同在尼泊爾那次,交火中,他明明意識不明,卻仿佛知道她在身邊,用力握著她的手,讓她鎮定下來一般。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真的怕我死嗎?

  許醫生:從局勢上來說,你還不能死。

  梁二爺:僅此而已?

  許醫生:怕你死了,別人以為我蓄意謀殺。

  梁二爺:你撒謊。

  許醫生:沒有。

  梁二爺:你平時沒那麽多話。

  許醫生:……再見!

第41章

  許輕言從棚裏出來, 酒哥焦躁地在外頭等著,其他幾個人散在周圍戒備著。

  酒哥見她出來, 立即衝上前,許輕言沒有摘下口罩, 悶聲道:“你們可以進去了。”

  酒哥飛快捏了手中的煙頭,沉著臉問她:“情況怎麽樣?”

  “還算順利,但他失血過多, 需要盡快輸血。”

  蕭酒即刻跨入棚中。

  夜裏的風帶著冰冷又倉皇的味道,許輕言朝外麵走了兩步,靜靜地看著眼前荒涼的黑暗。

  她摘了口罩, 拚命大口呼吸才能把鼻腔中殘留的血腥味衝淡。

  身體有點虛脫, 許輕言緩緩蹲下,伸出手, 失神地看著這雙手,手上留著沾染血後的滑膩感。

  手術一結束,她的手就開始發抖。

  她第二次救了這個可能是殺害月初的凶手。

  縱使她告訴自己這樣做是對的,這是她作為醫生的職業操守, 也是她作為人的道德底線,但她始終意難平。

  可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 她竟然害怕梁見空就這麽死了。她瘋了嗎, 她怎麽會在意起這個人的死活!

  許輕言克製了好久,才慢慢恢複平靜。她收拾好情緒,打算回去跟他們交待下後續處理,剛才隻是緊急救治, 條件這麽惡劣,輸血、藥,都要跟上。

  然而,她還沒進到棚裏,就看見酒哥架著梁見空出來了。

  看到他的瞬間,許輕言下意識地錯開視線,心裏像是被塞了一團浸濕的棉球,又冷又悶。

  可她不得不本著醫生的操守提醒他:“你還不能動。”

  梁見空呼吸略顯沉重,輕微咳嗽一聲,緩緩道:“沒時間在這裏耽擱,我們得立刻撤離。”

  “可是……”

  “警察很快會找到這裏,也不知道阿豹能撐多久。”

  許輕言吃了一驚,她是覺得少了什麽,原來是阿豹不在這裏,他從來都是梁見空的左右手,基本不會離開其身邊。

  “他們快到了嗎?”梁見空推開酒哥,試圖自己站立。

  許輕言見他額頭不斷滲出的冷汗,欲言又止。

  梁見空似乎發現她的擔憂:“死不了。”他凝視她片刻,“你的臉色怎麽比我還差?”

  她看起來像是經曆了一場不亞於他的大難,她一再避開他的視線,甚至不願意靠近他。

  許輕言沒想到他這個狀態還這麽敏感,低聲說道:“你剛才很危險,多來這麽幾次,我也受不了。”

  梁見空還想說什麽,這時,從不遠處開來幾輛車,遠光燈照射出空中數不清的顆粒塵埃。許輕言眯起眼,看到從中間的一輛車上下來一個女人。

  王玦一如既往的幹練美麗,哪怕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身邊一群不是流血就是流汗的大老爺們,她依然化著精致的妝容,身著不菲的定製套裝。

  王玦笑著對梁見空說:“看起來沒想象中嚴重,我還帶了私人醫生。”

  梁見空朝她走去:“已經很麻煩你了,沒事,我的醫生在。”

  王玦立刻注意到許輕言,禮貌地對她含笑點頭,隨後便走到梁見空左邊,自然而然地扶住他的胳膊:“當心。”

  梁見空不著痕跡地避開了,王玦也很聰明的沒有再去嚐試。

  許輕言跟在他們身後,梁見空丟棄了自己的車,預備坐王玦的車走,許輕言被安排在最後一輛車。

  梁見空停下腳步,回過頭說:“許醫生跟我一輛車吧。”

  王玦很快笑了笑,對許輕言說:“許醫生別跟我們客氣,過來吧。”

  她並不是很想跟某人在一個封閉空間,但她還是默不作聲地走過去,剛靠近梁見空,這人突然腳下不穩,一個晃蕩,眼看就要倒下去。許輕言愣了下,連忙伸手扶住他。梁見空幾乎整個人都靠在她身上,許輕言剛伸出手,他便順勢抓住,然後就不放開了。

  “二爺!”邊上的人全都衝了上來。

  梁見空稍微站直了些:“沒事,不用大驚小怪。”

  許輕言盡可能撐住他的左臂,幫他穩住重心,可當她望著兩人交握的手,臉色越發難看。他正在發燒,所以掌心很燙,許輕言冰涼的手被他握在手裏,不一會便暖了起來,連帶著她覺得從脖子到耳後根都熱了起來。

  蕭酒先一步替梁見空打開後座的車門,許輕言慢慢扶著他進去,等他坐好,她剛打算放開手,卻發現這人握得還挺緊,她不明所以地望向他,梁見空靠在後座,斜過眼,眸色很沉,手上稍一用力,許輕言壓根沒準備,立刻被他拉進車裏。

  還有力氣拉她,剛才怎麽就站不穩了?

  “快點上車,要出發了。”

  “……”

  她忍了又忍,隻得跟著梁見空坐在後麵,王玦站在一旁,這一切都看在眼裏,神色有一瞬間的扭曲,但她很快恢複微笑,對著其他兄弟關照了幾句,坐進副駕駛座。

  聽他們言談中的意思是不能回Z城,要先去F市迂回。

  許輕言心中瞬間轉過幾個念頭,這一去不知道又要多久,別說醫院裏的事,曹勁和淩俏估計都會察覺異常,還有家裏,媽媽時不時會到她家裏看看……

  許輕言正思索著,隻聽王玦問道:“阿豹呢?”

  “他走另一條路。”

  “今晚怎麽會突然鬧得這麽大?”王玦試探性問了句,“如果不方便,不必回答。”

  很知進退的女人。

  “幸虧你在這裏。”梁見空果然避而不談。

  許輕言小心地轉了轉手腕,想把手掙脫開來,梁見空完全沒反應,幹脆閉上了眼睛休息,可手上的力道不減。

  她的手機在這時震了震,許輕言終於找到了借口:“能鬆下手嗎,我拿下手機。”

  梁見空半睜開眼,好半天,才緩緩鬆開手,然後又閉上眼。

  許輕言忙往邊上靠了靠,拿出手機看,程然的消息發來:死了活了?

  許輕言回複:活。

  程然:阿豹已經被捕。李家勢必動蕩,找機會把梁見空下一次行動的消息告訴我。

  許輕言抬起頭望向窗外,看不清外麵的風景。

  車子行進到第二天清晨,終於出了高速。梁見空帶著手下中途下了車,王玦友好道別,這回也算是患難見真情,王黨與李家關係估計會更進一步。

  臨走前,王玦特意跟許輕言握手,許輕言雖不明白其用意,還是順勢跟她握了。

  王玦和風細雨地微笑道:“許醫生,難為你了,希望下次還能見到你。”

  女人天生的敏銳感令她立刻領會王玦這句話背後的含義。

  這個女人不好對付。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