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38節

  許輕言看了眼後視鏡:“路上了,不過,出了點狀況。”

  酒哥似乎很暴躁,說話聲都是靠吼:“什麽情況?”

  許輕言手心裏的汗握濕了方向盤,她深吸一口氣,對電話另一頭道:“我被人盯上了。”

  一時間,空氣都安靜了。

  酒哥沉默了好一會,似乎在醞釀著更大的咆哮風暴。

  酒哥徹底發飆了:“我說我們過來,你非要自己過來,告訴你,你要是過不來,二爺有個三長兩短,你信不信……”

  他的話還沒說完,突然一陣騷動,許輕言聽不清楚,短暫的中斷後,終於有人重新說話:“許輕言,告訴我你的方位,附近的顯眼建築,或者發個定位給我。”

  梁見空的聲音依然沉穩,但許輕言還是聽得出他的呼吸明顯不正常地局促,似乎在壓抑著什麽。

  不知為何,聽到梁見空的聲音,她鎮定不少。

  許輕言單手點開微信,發了個定位過去。

  “你一直往前開,不要停,如果停下來,不要動,不要下車。”梁見空平穩地交代許輕言。

  許輕言看了眼後視鏡:“然後?”

  “等我過去。”

  許輕言看了眼後視鏡:“我就問一個問題,這些人盯上的是我,還是車,車上有沒有東西?”

  她問這個不是沒有道理,日本人那次,她已經吃過悶虧。

  “車上沒有東西。”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插入一通電話,來電顯示是程然。

  許輕言收回視線,大腦前所未有地飛快運轉,沒有時間讓她多想了,她對梁見空說:“我明白了,看你還能說話,應該沒傷得很重,聽好了,在我到之前,不要隨意亂動,盡可能止血,我會想辦法過去。”

  她聽到那頭酒哥又開始嗬斥,大意是她擺脫不掉後麵的人就不要過來,免得帶來更大的麻煩。

  梁見空卻不假思索地說:“好,那我等你。許輕言……”

  他不常稱呼她的名字,許輕言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他的聲音低低地穿過她的耳膜,敲在她心上。

  “我的命在你手裏了。”

  作者有話要說:  修一下

  許醫生:為什麽還要我救這個人!

  梁二爺:要相信,好人有好報。

  許醫生:求黑化……

第40章

  心跳震得她耳膜發疼, 梁見空的這句話久久縈繞在她腦中。

  她當真以為自己就是個擺設,壓根沒想到梁見空真的把命交付給她。

  有那麽一瞬間, 她無法控製地去想如果她去不了,他們也怪不了她, 那麽梁見空如果因此喪命,從某種程度上說,她便是報了仇。

  思及此, 她心中湧上一股莫名的快意。

  可是……許輕言不由盯住自己的手,幹淨白皙的手指仿佛瞬間被血紅沾染。

  對醫生而言,這跟殺人有何分別?

  她猛然想起梁見空的話:請你一直這麽善良, 哪怕手裏沾染鮮血, 也請一定是救人的鮮血。

  片刻分神後,許輕言重新打起精神, 心中已有決斷。

  程然的電話再次打來。

  “許醫生,在忙嗎?”

  聽他的聲音,仿佛一切如常。

  許輕言一個拐彎,開到一條小路上, 故意道:“有事嗎?如果不是很急的話,我一會回你。”

  程然立馬說:“急事, 我想告訴你, 別開那麽快,我們的人不是來追你的,是來接你的。”

  她心頭緊了緊,立馬看向後視鏡, 難怪這些人沒有追堵她,僅僅是跟著她。

  許輕言皺起眉頭,她已經意識到什麽:“接我?”

  程然解釋道:“是啊,你應該知道了吧,梁見空出了大簍子,怕是活不過今晚了,涉案相關人員都會被牽連,你立刻跟我的人走,避避風頭。”

  看來今晚真的出大事了,許輕言心中飛快地盤算著:“你覺得我避得過去?”

  “梁見空如果死了,對我們都是大好事,月初也能安息了。”

  他把沈月初搬出來,如同把一尊大佛壓在了許輕言胸口。

  許輕言跟他斡旋起來:“我剛和梁見空通了電話,如果我趕不過去,你覺得木子社會放過我?”

  程然跟她分析起形勢:“我會保護你。但如果你去了,還救不了他,你猜蕭酒會不會當場殺了你?”

  許輕言沒順著他的話,反問道:“可如果我救得了他,就能取得他更大的信任,現在就讓他死了,你不覺得太便宜他了嗎?”

  車子拐出小路,奔上了一條砂石路,這裏越加沒有人煙,隔了老遠才看到一盞路燈,一副慘淡的模樣,在地上照出一小圈光暈。

  程然在那頭沉默了會,說:“看來,你的目標更大。”

  許輕言分了心開車,猛然看到路中央有個破碎的垃圾桶,急打方向盤,堪堪避過。

  後背激起一陣冷汗,又開了一段路,許輕言這才接上話:“難道你的目標僅僅是梁見空?”

  程然的聲音變得嚴肅幾分:“你比我想的還要有魄力,可你有把握救得了他嗎?”

  “他是死是活,我都不虧,至於我的性命。”許輕言笑了笑,“我並沒有多在乎。你的人最好不要再跟著我,我不希望把事情搞砸了。”

  程然的野心自然不止那麽一點,他迅速衡量了下局勢,與其現在就廢掉許輕言這顆棋,倒不如像她所說,冒一次險,更進一步。

  “那好,我們算是達成一致了。我相信你。”程然做出決定,“對了,如果你被警察抓了,我一定會救你出來。”

  許輕言以為今晚不會再有事令她吃驚,可程然這句話又在她心上敲上一擊,難道不是程然對上了梁見空,而是警察?

  許輕言趕到酒哥發來的地址時,已經過去半個小時。

  這裏是一處荒地,照著酒哥的指示,她把車開到深處停下,他們的車應該就隱在附近的樹叢中,許輕言在黑暗中辨認了好一會,才認出越野車彪悍的輪廓。

  她拿著背包下了車,四周全是一股荒草幹燥枯萎的氣味,很是難聞。許輕言吸了吸鼻子,豎起衣領,看了看周圍,確認沒人跟著後,快速朝越野車走去。

  越接近那邊,她的心跳就越快。

  如果梁見空這個時候已經快不行了,她該怎麽辦,這裏連月光都沒有,完全是伸手不見五指,倒是殺人滅口,棄屍荒野的好地方。

  忽然,許輕言被人從身後扣住脖頸,她的頭皮瞬間炸了,喉嚨口發不出一絲聲音。

  “別出聲,跟我走。”

  是酒哥。

  酒哥推著她往前,竟然繞過了那輛吉普,又走了一段路,終於在一處破瓦棚前停下。

  那邊隱隱有四五個身影。

  “酒哥?”

  “嗯,來了。二爺情況怎麽樣?”

  “二爺又開始流血了。”有一個弟兄上前答道,“許醫生,你終於到了。”

  許輕言後背猛地被推了一把,蕭酒狠狠道:“快進去!”

  她差點踉蹌著跪倒,也不敢耽擱,立即走到梁見空身旁。他被平放在地上,大衣蓋在身上,周圍被清理出來,不遠處的廢棄鐵桶裏被點上了火,還算亮。

  這破環境,比上次的情況還要糟糕。

  許輕言匆匆一瞥,心下一沉,他緊閉著眼睛,臉色白得嚇人,情況似乎並不如她以為的良好。

  梁見空的感官異常敏銳,聽到動靜,倏然睜開眼,許輕言恍惚看到他眼眸在對上她視線的瞬間亮了亮。

  他扯出一個笑容:“來了。”

  他好像非常相信她會遵守諾言。

  許輕言愣了愣,胸口不知為何悶得發慌。

  她在他身旁蹲下,拉開他的大衣,看了看傷勢。

  有過上次慘不忍睹的經曆,這回的傷勢在她的接受範圍之內,雖然淺灰色的毛衣已被血浸透,但好歹不算血流如注。

  “還好,隻中了一槍。”梁見空像個報告成績的熊孩子,明明隻有59分,還跟得了100分似的。

  許輕言瞪了他一眼,他連嘴唇都失去了血色,但可能是經曆多了生死劫,神色並不慌張,神智也很清晰,意誌力真驚人。

  可她知道他在用盡全力忍耐,他的呼吸灼熱,說話也很費力,大滴大滴的汗從他的額頭滑落。

  她幾乎本能地伸出手替他擦去冷汗。

  她的手有點冰,他的額頭滾燙,短暫的碰觸讓兩個人同一時間怔住。

  許輕言觸電般收回手,很快垂下眼,冷冷道:“誰跟我說不會經常受傷的?”

  她檢查了下,算梁見空幸運,子彈的位置並不刁鑽,也避開了致死部位。

  梁見空也沒料到她會這麽做,好一會才回過神,笑了下,似乎牽扯到了傷口,呲牙道:“我的意思是說,不經常死人。”

  “還笑,都什麽時候了。”她皺了皺眉頭,又檢查了一番,故意狠道,“我沒帶麻藥。”

  梁見空看著她皺起的眉頭,還有心思想著她怎麽老愛皺眉,好像遇見他後,她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他故作輕鬆道:“開始吧,我忍得了。”

  許輕言放下背包,還好她職業素養過硬,簽過合同後就準備了急救包並隨身攜帶,不然哪怕她人在這裏,也隻能和梁見空玩幹瞪眼。

  許輕言一麵迅速取出酒精、手套等物件,一麵跟站著圍觀的人說:“其他人都先出去。”

  梁見空緊跟著命令道:“都出去。”

  “二爺,我們必須盯住她。”酒哥立馬反對。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他又撩又帥 不許你再親我了[娛樂圈] 暗中觀察[娛樂圈] 你是我的榮耀 嫁個金龜婿 神隱 左手愛,右手恨 染上你的氣味 等光來吻你 婚後試愛 走路帶風命中帶甜 我拿你當朋友你卻 兔子的傲嬌先生 可是,我想你 他是我的榮光 眼裏心裏都是你 把你寵胖 今夜難為情 和你相逢好 人設不能崩 偏向瞎子拋媚眼 逐光者 陪著我 終身患者 以溫柔飼我 紅唇撩人[娛樂圈] 十二事務所 玻璃唇 你若盛開,哥哥自來 全民星寵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