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37節

  “二爺,事發突然,沒想到那廝膽敢殺人越貨……”話說到一半,他目光一淩,刀鋒一般掃過許輕言的臉龐。

  梁見空轉過身,示意道:“這位就是許醫生,之前跟你打過招呼的。”

  酒哥身上有股子說不出的戾氣,他麵色不善,毫不掩飾對她的敵意,一雙眼睛像是盯著獵物一般,眼神陰沉又凶狠。

  酒哥冷笑道:“見過。”

  酒哥對許輕言如此防備,皆因於尼泊爾那次,他疑心之重,人間少有,一直覺得許輕言這個憑空冒出來的醫生詭異得很,非常想將她一殺了之。

  許輕言握著拉杆的手慢慢收緊,隱隱冒出冷汗。

  梁見空狀似無意地往邊上邁了一步,正好隔絕了酒哥看向許輕言的視線:“外頭冷,先上車。”

  打開後備箱,梁見空朝許輕言伸出手:“行李。”

  這是梁見空第三次提議幫她,許輕言已經感覺到另外三雙眼睛都盯著她。尤其是酒哥的,那充滿攻擊性的目光,恨不得在她身上開兩個窟窿。

  “謝謝。”

  一二不過三,許輕言終是讓梁見空幫了一回。她這是怕在酒哥眼皮底下拒絕梁二爺,這家夥一個暴怒,徒手劈了她。

  車上沉默得很,許輕言坐在後座最左邊,梁見空竟是屈尊降貴擠在中間,阿豹坐在最右邊,酒哥在副駕駛座。開車的小弟一臉謹慎地開著車,酒哥一個字都不願多說,倒是梁見空慣常地問了些無關緊要的問題,車裏的氣氛不至於冷到零點。

  “這條路是去哪?不是直接去28號?”

  酒哥立馬皺眉:“我安排了酒店。”

  梁見空想都沒想,道:“28號有房間,許醫生跟我們一起。”

  酒哥忍了忍,沒再提出異議。

  所謂28號,是一處民宅,且很是偏僻,看著外牆也很古樸,有個管家似的老先生出門迎接他們:“二爺,大家都已經在廳裏候著了。”

  “嗯,有勞付叔。”梁見空禮貌回應。

  這位付叔也一眼就看到許輕言這個陌生人,但他沒說什麽,還衝許輕言微微一笑,抬手示意她入內。

  一進屋子,許輕言忽然覺得剛才酒哥提議的酒店,真是個不錯的主意啊。

  這正廳內,已然候著五六個五大三粗的大男人,梁見空剛一露麵,全都下意識挺直腰杆,大喊一聲“二爺”,一個個中氣十足,不怕把這老房子的屋頂給掀了去。

  原來不僅僅是個民宅,是處據點。

  許輕言被這一聲喊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默默跟在梁見空身後,盡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她一個女人出現在一圈大老爺們中間,實在太顯眼了,這些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都朝她看去。

  梁見空隻是略一抬手,示意大家安靜,隨後他先對付叔說:“之前說過的房間安排好了嗎?”

  付叔連忙稱是:“好了好了,都準備妥當了,我帶這位姑娘上去。”

  “好。”梁見空點頭,側過頭輕聲對許輕言說,“你先跟著付叔上去。”

  這些人眼珠瞬間瞪大,二爺這說話的語氣,真溫柔啊。

  許輕言倒是沒設什麽感覺,在眾人各色的目光中,低著頭跟著付叔上樓,樓下這幫小子們,還盯著她看。

  “看看看,看什麽看,眼珠都要掉出來了!”酒哥一聲嗬斥,這些人總算回魂。

  梁見空在首位坐下,他當然知道這幫下屬心裏在想什麽,所以他把話說在前麵:“剛才那位是我的私人醫生,大家無事不要打擾她休息,有事也不要打擾她。就這樣,說正事吧。”

  他說得簡短而嚴肅,目光所到之處,無形的威壓立馬將眾人頭腦裏七七八八的曖昧想象衝了個幹淨。

  付叔帶著許輕言到三樓最裏間,停在門口,溫聲為許輕言解釋道:“我們這老舊,不比城市裏的大房子,屋裏麵已經開著暖氣,若是還嫌冷,我已安排備好暖手的,電熱毯也是有的。這麽晚了,許醫生定是餓了吧,二爺已經吩咐我準備晚餐,一會就給您送來。”

  許輕言也不是矯情的人,她在飛機上裝睡,連簡單的飛機餐都沒吃,這時候確實是餓了:“不用多麻煩,隨便吃點就行了。”

  “哪裏是麻煩,許醫生太客氣了,有什麽盡管吩咐,我這就叫下麵準備去,您先進屋休息。”

  “那個,”許輕言出聲喚住準備離開的付叔,“梁……二爺,住在哪個屋子?”

  付叔定睛看著她,沒有馬上回答。

  這裏的人都很謹慎,許輕言解釋道:“如果有什麽事,我好第一時間趕到。”

  付叔這才笑道:“二爺的屋子是不固定的,他也是隨意選擇住哪兒,許醫生不妨一會自己問一下。”

  真是戒備啊。

  許輕言進了屋,站在門口把屋裏的情況打量了一番,房間不大,陳設也簡單,雖然老舊,但勝在幹淨、暖和。她一刻不敢鬆懈,回過頭就把房門鎖了,隨即才開始收拾行李。

  不一會,門口響起敲門聲,付叔在外麵說道:“許醫生,您的晚餐好了。”

  許輕言立即開門:“多謝付叔。”

  付叔端著熱氣騰騰牛肉拉麵,笑道:“客氣了,不知合不合您胃口,您吃好就放著,明兒早上,我再來收。”

  許輕言是真的餓了,這碗麵吃得格外香,她心裏其實不安得很,但她掩藏得好。梁見空說要在這裏呆一周,也沒說是什麽事,但看剛才這陣勢應該不簡單。

  吃好麵,洗了澡,許輕言也乏了,飛機上實在是假睡,想到梁見空就在身旁,她整個人都做著筋骨,絲毫不敢放鬆。

  剛躺上床,有微信提醒。

  梁:早點休息。晚安。

  許輕言盯著這四個字發了好一會呆,心中有些異樣。

  已經有很久沒有人在臨睡前給她發這樣的消息。以前,還沒有微信的時候,沈月初會給她發短信,那時候短信1毛1條,他又老愛沒話找話跟她聊,她後來都懶得搭理他了,他還在那發,許輕言懷疑他把生活費都貢獻給運營商了。但他這條晚安的信息,幾乎不間斷,他說隻有跟她說了晚安,他才能安心睡下去迎接第二天的早晨。

  許輕言按滅手機,翻了個身,心中有些煩躁。這個人看她額頭撞個包都要給她找場子,還老裝紳士替她拿行李,現在還來跟她說晚安……搞得她渾身不自在。她突然想起程然的那條微信,那邊也是不省心的。程然既然知曉她有外出計劃,估計也就知道她此行是跟著梁見空,如此一來,這一周會不會發生點什麽事,就不好說了。

  許輕言又翻了個身,她心裏既希望梁見空出事,但她什麽都還沒查明白,又不希望他這麽早出事。

  她死死閉上眼睛,把亂七八糟的念頭都壓下。

  她隻要記得,他可能是害死月初的人,就夠了。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其實不應該對她這麽好,可還是忍不住。

  許醫生:你可以忍的,沒關係。

  梁二爺:……

第39章

  許輕言沒想到, 接下來的三天,她連梁見空他們的影子都沒見到, 唯有付叔每天跟她問候,安排她一日三餐, 無不周到。

  付叔待人和善,許輕言閑來無事,偶爾跟他聊會天, 一來二去倒也有點熟了。到這裏的第三天,她跟著他在後院裏轉悠,那裏種了些菜, 付叔笑言他們都是粗人, 不懂閑情雅致,種點菜, 自給自足。

  許輕言蹲下來,幫他摘著菜葉子:“這裏是李家的老宅子?”

  付叔怕她把手弄髒,特意遞過來雙手套,說:“算是吧, 這房子有好幾十年了,我從老爺那一輩就在這裏守著了。”

  “那您對李家的兄弟姐妹都很有感情吧。”

  “那可不, ”付叔笑得臉上的皺紋都成了一朵花, “老夫人在世的時候,很喜歡住在這裏,你看那棵樹上的秋千,就是老爺給阿桐做的, 阿桐小時候可愛玩了。唉,可惜後來老爺越來越忙,一家人就跟著四處搬家,我被留下來照管這裏。不管怎麽說,這裏是李家的老房子,有很多回憶。”

  “李家四兄弟感情都很好啊,這很難得。”

  付叔頓了頓,挺起腰,聲音略沉:“老爺走得早,李家幾經沉浮,全靠阿桐做老大撐著,這個道上都是黑吃黑的貨色,兄弟幾個必須相互依靠,還好二爺回來幫忙了,阿桐的擔子也輕了許多。”

  聽到付叔直接稱呼李桐為阿桐,可見他們的關係確實不一般,隻是,許輕言心中一直有個疑惑,梁見空是李家血脈,怎麽會是外姓,難道真如傳言是私生子?

  許輕言手指無意識地撥弄著菜葉子,狀似不經意地問:“您是說二爺以前不在李家,他是改了姓名,到外頭去打拚了嗎?”

  付叔倏然收聲,半晌後,低聲道:“許醫生,您是二爺的私人醫生,我不當您是外人,可有些事,阿桐發過命令,叫下麵不得亂嚼舌頭,我隻能告訴你二爺是李家人不假,至於為什麽姓梁,倒不是改了姓名,那是因為他原本就跟了老夫人姓,小時候養在外頭罷了。你別聽信外頭風言風語,小心被人拿了把柄。”

  許輕言一愣,竟是這麽個原因,唯獨第二子跟了夫人姓,還被養在外麵,是因為夫人特別喜歡這個孩子嗎?

  “多謝付叔提醒,我多問了,隻不過是有些……”

  “害怕?”

  許輕言聞言,點頭。

  付叔卻是大笑起來:“這有什麽,二爺肯把生死交付於你,那就表明他非常信賴你,你還有什麽好不確定的,你看來他是什麽樣的人,就是什麽樣的人。”

  許輕言若有所思,各中細節,付叔並不明了,梁見空未必是因為信任才把她放在身邊,但確實,要認識一個人,唯有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自己的內心去感受,他梁見空是魔是妖,終有一天,她能自己判斷。

  這一天天過去,梁見空不見蹤影,付叔完全跟沒事人一樣,可能這種事情他老人家經曆多了,許輕言則是看上去淡定,心中還是有些在意。安全起見,她並不能離開這間老宅,付叔問她要不要看看電視,或者可以玩玩電腦,她也都沒什麽興趣,反倒是找來兩本書看看。

  有時候沒有消息反倒是好消息,許輕言原本想著梁見空把她帶著實際上無非是看著她,她應該派不上用處。

  可世上就是怕什麽來什麽。

  她的手機突然響起的時候,茶幾上的書也跟著滑落。

  許輕言愣了愣,號碼她不認識,可還是立刻接起電話。

  “你趕緊準備下。”

  許輕言不確定道:“酒哥?”

  那頭的人非常暴戾,吃了炸藥一般衝口就罵:“囉嗦什麽,你他媽快點準備,二爺右腹部中槍,我們已經在止血了,二十分鍾後趕到。”

  聽到梁見空受傷,許輕言當下站了起來,容不得她多顧慮:“不要亂動,你們在哪,是否安全?”她飛快走到衣櫃前,“你們趕過來動靜太大,我馬上出發。”

  酒哥在那頭稍微緩下來,粗聲道:“快點,你要是趕不到的話……”

  許輕言打斷他:“位置發我。”

  幹脆地掛斷電話,許輕言背上早就準備好的應急救護箱,直奔樓下。

  付叔顯然已收到消息,看上去正要上樓,見她下來,馬上說:“我送你過去。”

  “這裏不能沒有您,一旦有事,還需要您接應。”許輕言邊走邊說,“路線我剛看過了,給我輛車,我可以自己過去。”

  付叔站在她麵前沒動,許輕言皺眉:“還是,您不相信我?”

  付叔沉穩的老臉上神情微動:“許醫生,二爺信你,我就信你。”

  他把車鑰匙交到許輕言手上,鑰匙落入掌心的一刻,許輕言忽覺千斤重。

  車比較老舊,她許久不開車,付叔還是安排了人在她前麵帶路,也是為了保護她。這一路上鮮有人煙,道路兩旁灰蒙蒙的店麵,連個整齊的招牌都看不見。許輕言的精神高度集中,前麵的車子開得很快,她也緊緊跟上,隻要不出岔子,應該能很快趕到。

  可就這樣開了一段路,她隱約覺察出有點異樣。有一輛黑色SUV,一直跟在她後頭,心態也是好。起初,她以為是自己多心,但當她跟著前車拐上一條小路,再轉到大路,她從後視鏡裏看到那輛車還是穩穩地跟在後麵。

  許輕言不由開始緊張,後麵的車不慌不忙地跟著,又過了兩個紅燈,對方就這麽跟著,也沒打算超車。

  許輕言的大腦開始飛快轉動,這輛車上的人是哪方的?會是程然嗎,還是付叔又派了人跟著她?不對,付叔會跟她提前說明。

  許輕言捏著手機的手開始微微出汗,單手解鎖手機,直接給酒哥打了電話過去。

  電話很快被接起:“到哪了?”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