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36節

  他就站在路燈下,手插在大衣口袋裏,像是漫無目的地望著不遠處,身姿在地上落下一道長長的黑色倒影,竟是有種形單影隻的孤冷。

  許輕言盯著他的背影看了會,她知道他在等她,可她有種無法靠近他的感覺,她猶豫了下,拖著步子走到他身邊,離著一米遠的地方停下。

  他耐性很好,等到她站定後,平靜地開口:“今天認識的這些人,具體的你也不用知道,你隻需要知道,這些人都不是好惹的,看上去玩得開,稱兄道弟,到頭來誰插誰背後兩刀,都說不好。所以,不要相信任何人。”

  雖然語氣平淡,但許輕言知道他特意說給她聽。可他說,什麽人都不要相信,難不成她能信他?

  “醫院裏的女人怎麽樣了?”梁見空側過頭,換了個問題。

  “你不都賭贏了嗎,沒事了。”

  他看出她臉上明顯的抗拒,反倒笑起來;“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殘酷,可以眼睜睜看著一條生命沒了。”

  許輕言沒說話,但她的表情已經說明一切。

  “我身邊的人都已經對生命失去了敬畏之心。”梁見空低沉的嗓音在這空寂的夜裏,仿佛有陣陣回響,“你說得對,如果你沒有仁心,我也不會活到現在。那麽,請你一直這麽善良,哪怕手裏沾染鮮血,也請一定是救人的鮮血。”

  許輕言怔住,沒料到他會跟她說這些話,在她印象中,這不是他會說的話。

  “那你呢,你又是怎麽看待生命的?”

  她無法控製自己不問這個問題,在他眼裏,月初的命又是什麽?

  梁見空仿佛被她的話定住,久久沒有回應。

  她一言不發,就等著他,他終於轉過身看她,她以為能從他的臉上看出什麽,可他的表情無懈可擊。

  “無可奉告。”

  可不知為何,她總覺得他那四個字裏,藏著說不出的壓抑。

  說完這四個字,他越過許輕言,朝車的方向走去:“我送你回家。”

  車上,梁見空提醒道:“我希望你以後還是低調一點,跟社裏的人也保持點距離。雖然我給予你權力,但你畢竟是我的醫生,禮尚往來,你是不是應該把注意力也多放點在我身上。”

  許輕言不作聲,她這不是全部身心都在他身上麽,想方設法從他身邊下手查信息。

  梁見空回頭去看,這個女人一晚上沒笑過,一副欠她多還她少的樣子,不過,這才是許輕言,要是她突然笑臉相迎,溫柔體貼,那才叫活見鬼了。

  過了會,許輕言想起飯局上他的話,想再爭辯一下:“下周我真的不能跟你去X城,我有我的工作,何況你這次去……”

  梁見空修長的手指在後座皮椅上敲了敲,淡淡道:“你是覺得我很好說話嗎?”

  剛說完注意力多放點在他身上,轉眼就跟他不當回事。

  許輕言沉默,除了最初兩次,後來梁見空跟她相處基本上算得上和顏悅色,而她因為心底抱著一絲對他的懷疑和怨恨,所以對他並不客氣。但這並不意味著梁見空好說話,許輕言心底是明白的,可她以為梁見空隻是為了對付程然,才把她拿捏在手裏,實際上是不會讓她近身治療。

  這種事太過私密,唯有親信才可為之,所以她想不通梁見空要帶著她的理由,難道是防著她跟其他人打探消息?

  梁見空見許輕言淡漠的神情終於有點變化,這才慢慢道:“怎麽請假我不管,明天下午出發,阿豹會來接你。”

  “我知道了。”

  她的口氣還是很不情願,可梁見空卻不知為何嘴角上揚。

  許輕言下車後,Mark忍不住嘀咕道:“要她何用,一點事都要推三阻四,完全沒有工作責任心。”

  “這樣才好。”梁見空笑道,望著窗外不斷後退的槐樹,“你不覺得她這種個性很好嗎?”

  阿豹愕然,要說這個性好,他還真有點違背良心,許醫生看起來淡如水,可骨子裏強得很,腦子還聰明,壓根不能在她麵前說謊,分分鍾打你臉,關鍵是不怕事,膽子不小,難道二爺是喜歡這掛的?

  另一邊,許輕言回到家先洗了把臉,鏡子裏那張素淨的臉龐掛著水滴,從眼角到唇角都透著淡漠。梁見空以為她百般不願意,實際上,她隻有讓他越覺得她不上心,越是勉強,才能降低他的疑心。

  可按今天的情況看,醫院的工作遲早是要辭的,她自認為精力有限,絕無可能在梁見空這裏周旋,還能遊刃有餘地幹好醫院的活。但現在也不能一下子辭職,不然院裏領導不說,父母肯定不會置若罔聞,曹勁也會有所察覺。

  先請假吧,一步步來。

  許輕言是個非常認真的人,既然答應了要跟梁見空同往,自然不會隨隨便便打個包裹就走,她給阿豹列了清單,上麵都是備用的藥品,她可不想萬一出了事,像上次在尼泊爾,沒個止血鉗就要上陣。

  反正她不管阿豹怎麽樣,他們有本事,肯定弄得到這些東西,她隻管帶著腦子去就是了。

  許輕言的行李也沒多少東西,阿豹來接她的時候還有些詫異,三小姐出個門每個3隻行李箱是絕不會罷休的。許輕言隻有一隻行李箱,背了個雙肩包,依舊是白毛衣,米灰色長大衣,同色係羊絨圍巾,淺藍色牛仔,再配一雙白球鞋,如同冬日早晨的天空,冷冽又幹淨。

  一上車阿豹就說:“你要求的東西都備好了。”

  許輕言也直問:“這次危險嗎?你讓我有個心理準備。”

  “看你怎麽評判危險了。”

  許輕言想了想,說:“尼泊爾那次如果是10分的危險,這次是幾分?”

  阿豹沉吟片刻,說:“6分吧,不必太擔心,我們都安排好了。”

  “這次去是什麽任務?”

  阿豹不由看了她一眼,許輕言補充道:“你們不放心我,不願意跟我透露也沒關係,但別臨到關頭找我救人,但就我什麽都不清楚,最後大家怎麽死都不知道。”

  阿豹突然發現這個許輕言接觸越久,越發現她說話厲害,以前覺得她沉默寡言,現在覺得她還是別開口的好。

  “這個一會還是看二爺怎麽說吧,我不好多說。”

  她辦好登機手續的時候,來到候機室,梁見空已經悠閑地坐在椅子上等她。

  許輕言隔著他兩排坐下,可他像是後腦勺長了眼睛似的,回過頭衝她打招呼:“過來坐。”

  許輕言隻得挪步到他邊上,隔著兩個位置坐下。正巧,手機振動,她隨意點開看了下,卻是眉頭一跳。

  程然發來微信:路上小心。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我感覺,我又要被救了。

  許醫生:……你能不能不那麽脆皮

第38章

  許輕言蹙眉, 程然似乎也在暗中也有一雙眼睛看著她,她並不喜歡這種感覺。許輕言按滅手機屏, 若無其事地放好背包,察覺到梁見空的視線, 她冷靜地轉過頭問:“有事嗎?”

  隔著兩個位置,梁見空眼神再好也不可能看到剛才的信息吧。

  梁見空隻是問:“沒,假請好了?”

  許輕言反問:“你不是不關心嗎?”

  梁見空難得一噎, 記性真好,特別記仇。

  “吃過了嗎?”

  這時候正好下午2點,2點半的飛機, 馬上就要登機了, 他這句話問得,也是沒話找話。

  “沒吃過。”

  許輕言也是實話實說, 為了跟著他出來,她仔細整理了行李,午飯都沒來得及吃就跟著阿豹出來了。

  聞言,梁見空淡笑打趣她:“你一個醫生, 也不愛惜自己的胃,現在去找地方吃飯怕是來不及了。蘇打餅幹吃嗎?”

  他從隨身的包裏找出一包餅幹, 許輕言愣了楞:“你還隨身帶餅幹?”

  梁見空幫她拆開包裝, 遞過來:“不是你給我寫的注意事項嗎?我特地裱了起來,就放在床頭。”

  “……”

  她想起那次在車上,她給他寫了點養胃的注意事項,確實有這一條, 但她沒想到他貫徹執行得這麽到位。

  猜到她的想法,梁見空從善如流道:“我很聽醫生的話的。”

  許輕言接過餅幹,其實她並不很餓,但這種情況下,不接反而更尷尬。

  不一會,廣播裏開始通知登機,梁見空訂的是經濟艙,倒是出乎許輕言意料,但仔細一想,覺得也對,他這種人,出門在外還是不要太高調的好。

  許輕言登機後,找到自己的位置,順手打算把背包放到行李架上。

  “需要我幫你嗎?”梁見空就在她身後,他比她高不少,隨便一抬手就能把行李丟上去。

  “不用,謝謝。”

  她凡事都靠自己,不想勞煩身後這位爺。

  他在她這裏討了兩次沒趣。

  梁見空抱臂等在後麵,看著她很吃力地托起手提行李,掂量了好兩下還是沒法把行李推上去,臉上不知是用力憋紅的,還是惱羞憋紅的。

  他看不下去,伸手一抬,輕鬆搞定,許輕言整個人都僵硬了,梁見空幾乎緊貼著她的後背,這樣的姿勢仿佛將她環在了懷裏。

  “好了。”他的聲音低沉平緩,她的後背幾乎能感受到他胸腔的振動。

  許輕言沒敢動,手緊緊抓著座椅,掌心微汗。過了會,梁見空離開了些,見她不動,在她背後稍稍翹起唇角。

  “你喜歡靠窗的位置,還是?”

  按照登機牌,他應該是坐在窗邊,但他還是征詢她的意願。

  許輕言的動作還是僵硬著,側過身讓開道:“不用了。”

  梁見空沒再說什麽,從包裏拿出了一個U形枕頭,將自己的包放到行李架上,再坐到了最裏麵的位置。她在他邊上坐下,這讓她很不自在,所以她係好安全帶,拿出眼罩,不管睡不睡得著,她都得裝睡4個小時。

  “給。”

  他把U形枕放到她腿上,她愣了愣,以為這個是他自己用的。

  “不用了。”

  梁見空卻已經戴上耳機,好像什麽都沒聽見,靠在座椅上,閉上了眼睛。

  “……”

  許輕言拿著這個燙手山芋,也沒地方擱,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隻恨飛機的窗戶打不開,不然就能丟了。

  梁見空中途睜開眼,看到她已經戴上眼罩,脖子上靠著他的U形枕,嘴唇緊抿,老大不高興的樣子。

  他看著挺高興。

  飛機抵達X城,梁見空不時和阿豹聊天,許輕言拖著行李箱默默跟著他們。

  阿豹收了電話,跟梁見空匯報:“酒哥說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好。”梁見空點點頭,想到許輕言還在後頭,轉過身問道,“一會到了住處就有飯吃了。”

  阿豹的嘴唇抖了抖,可能,這就是男女有別吧,他們出門在外,從來無所謂吃不吃飯,忙起來的時候,命都顧不上,還想著吃?到底許醫生跟他們這些大老爺們很是不同啊。

  三個人走到門外,這個點天色已全黑,溫度極低,還好許輕言給自己多加了一件羽絨服,這才沒被凍得瑟瑟發抖。他們稍微找了下,就看見一輛黑色轎車打著雙跳等在路邊,有兩個人站在一旁,抽著煙,正好也在往他們的方向看,似乎判斷到了什麽,立即滅了煙,走上前來。

  許輕言借著四周的燈光把這兩個人的臉看了個大概,走在前麵的男人中等身材,麵孔硬朗,穿著一件黑色羽絨服,正是酒哥。雖然許輕言隻見過他一麵,但在那樣的場合下見麵,足夠震撼,此人的臉已深深印在她的腦海中。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