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32節

  花姐皮笑肉不笑地提點道:“輕點,好歹是梵哥的人,破了相一會很難遮住的……”

  花姐的話還沒說完,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這場難看的推搡:“幹嘛呢,沒個帶路的,都跑這來打架來了?”

  花姐一聽這聲,立馬掐了煙頭,撩了撩長發,也不知她從哪裏來的一股力氣,竟能用婀娜多姿的姿態推開小油子,挪步到那個男人麵前。

  “梵哥,您才來,好戲就要開始了呢。”

  說話間,花姐的手已經攀附上梵哥的胳膊。

  被叫梵哥的男人也沒介意,大咧咧地說:“那不是正好。”

  這個男人很高,差不多有一米九,小麥色皮膚,短到不能再短的寸頭,三十不到的樣子,帥得很男人,最要命的是他的身材,這麽冷的天他就穿了見襯衣,看得出藏在薄料子下麵噴張的肌肉輪廓。

  “對了,梵哥,這朵白蓮花,是你找來的,今天你是不打算贏錢了啊?”

  “什麽?”

  齊了梵沒反應過來,經花姐指點,才看到許輕言這個不怎麽起眼的人物,許輕言剛扶正眼鏡,白著臉回視過來,齊了梵隨即幾乎是本能地爆了粗口,“我艸,誰說是我帶來的?”

  “喏,她手裏有邀請卡,上麵寫著你的代號呢。”花姐一開始就覺得許輕言不可能是齊了梵的菜,早就懷疑她手裏的邀請卡有詐。

  花姐忙把手裏的卡片交給齊了梵,暗暗觀察著齊了梵的態度。

  齊了梵沒馬上看卡片,而是有些奇怪地看著許輕言,許輕言仿佛被巨型獵犬盯上了,不由自主地呼吸都變輕了。

  齊了梵接過卡片粗粗看了眼,挑了挑眉,突然笑了起來:“媽的,又給老子找麻煩。放開她。”

  小油子還在亢奮中,冷不丁被下了指令,有些反應不過來:“可這娘們不肯……”

  齊了梵挑起眉頭,沒有多言,小油子卻嚇得立刻立馬鬆開許輕言。

  花姐一臉好奇:“梵哥,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跟你沒關係,你去管好那些女人。”齊了梵衝許輕言招招手,“你,跟我走。”

  許輕言整了整大衣,順帶調整了下呼吸,她沒有馬上跟上去,反問道:“去哪裏?”

  齊了梵手指夾著卡片還給許輕言:“誰給你這卡片的?”

  “我也不清楚。”

  齊了梵哼笑道:“你就這樣跑來了?女人,心夠大的。”

  他頭一回正視起眼前這個女人,素淨到發白的瓜子臉,不施粉黛,寡味得他懶得多看一眼,但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讓人看了一眼後,有點想看第二眼。

  “你知道是誰?”

  “知道。問題是,你是誰,你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

  許輕言在這裏就是個異類,自帶清風正氣:“我是誰並不重要,我也不想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

  我隻想找到這個人,把東西交還給他,問幾句話,我就走。”

  “什麽東西?”

  許輕言不答,齊了梵也看出她的拒絕,無所謂地笑笑:“走吧。”

  那邊花姐見怪不怪,覺得許輕言真是一朵奇葩的白蓮花,目送走齊了梵,非常幹脆地扭頭摔上門。

  “前麵就是了。”

  小油子把他們帶到一扇深紅色浮雕大門前,正欲敲門,齊了梵嫌麻煩似的拽起他的後衣領往後一丟,抬腿就是一腳,門直接被踹開。

  “我去,你們這幫混蛋,開葷別開那麽快,遊戲都還沒開始呢!”

  齊了梵衝口就朝裏頭一聲吼。

  許輕言都不由被他震住。

  “我艸,梵哥,老子陽痿找你算賬。”裏頭馬上有人懟上齊了梵。

  “你不是早廢了麽,裝什麽性功能健全,滾一邊去,別髒了沙發,給爺爺我讓個座。”

  許輕言以為這隻是一個普通房間,然而這裏麵很大,起碼有二百平米,但光線很暗,匆匆一掃,男男女女,三三倆倆窩在一起,女的基本上都跟隻沒穿衣服的八爪章魚似的吸在男的身上,男的一個個靠在沙發上,握著酒杯,享受懷中香軟的肉體,旖旎曖昧的荷爾蒙氣息充斥整個房間。

  當許輕言走進來的時候,雖然已有心理建設,可還是整個人都開始僵硬,她避開那些不堪入目的場景,可依然感覺到從四麵八方射來的似有似無的目光,不存善意。

  “呦,你也帶了個伴?”

  有人走上前搭上齊了梵的肩膀,奈何齊了梵太高,這人手臂又短,看上去著實有點自取其辱。

  齊了梵勾勾嘴角,相當不爽地說:“你眼瞎,這可能是我的菜?”隨即他突然衝房間另一邊喊,“你夠了啊,又打著我的名義去勾引女人。”

  許輕言一直站在門口,半垂著眼,直到聽到這句話,有點意外地朝裏麵看去。難道說邀她來的不是齊了梵,那會是誰?

  房間最盡頭,有人從位子上站起來,不緊不慢地走來。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他的聲音不低不高,很清潤,自帶笑意。

  許輕言肅著臉,不卑不亢道:“這裏的人把我誤認為是來參加‘比賽’的了,解釋工作耽誤了點時間。”

  許輕言說這話其實有點傻,她也知道,所謂誤認,說不定是人家設的一個套,但她這樣直說,也是給大家都下了個台階。

  齊了梵兀自倒了一杯酒,開始跟這個人邀功:“要不是我,你這位佳人估計要被人扒光了送上台了。”

  “那怎麽行,我怎麽舍得讓你參加這種遊戲。”

  他說話的語氣像是情人耳語,令人渾身發酥,卻明顯的不懷好意。

  這麽近的距離,許輕言才仔細看清他的容貌,真……漂亮,因為很瘦,所以顯得他的臉型輪廓非常清晰,五官線條也勾勒得十分精細,但就是這樣一個漂亮得有點不像男人的人,眉宇之間帶著不羈。他上身著一件張揚的深紅色襯衣,黑色西褲,渾身散發著桀驁。

  “今天你來了,我就不寂寞了。”

  他朝許輕言伸出手,許輕言低頭看向這纖細的五指,默默地從包裏摸出首飾盒,交到他手上。

  許輕言冷淡地說:“無功不受祿,現在物歸原主。”

  對方愣了下,倏而笑了起來:“你不喜歡這份見麵禮?”

  “太貴重。”

  對方覺得更可笑了:“這算什麽,今晚這裏隨便一個女人拿到的禮物都不止這個數。”

  許輕言很想說我不是這裏的女人,但她忍住了,誰又比誰高貴呢,她也為了目的不惜跟這些人做交易。

  許輕言還未反應過來,突然腰上多出一隻手,她被人摟著腰拉入懷中,隨即身後的門被關上。

  “那你喜歡什麽?我送你。”

  許輕言不是沒預料到這種情況,所以她還是很冷靜地回複眼前的人:“第二份見麵禮在哪裏?”

  “有嗎?”那人皺起眉頭,“我跟你說有第二份見麵禮?”

  “我想應該是有的。”

  許輕言拿出手機,給他看短信聊天記錄。

  “你是不是弄錯了。”他湊近看了眼,“這個不是我的號碼。”

  許輕言沒答話,直接回撥號碼,不一會,從眼前這人身上傳來了一串雷鬼鈴聲。

  許輕言冷眼看他,這人泰然自若地從兜裏拿出手機,笑道:“啊哦,原來我的號碼是這個,抱歉,我這人對數字不太敏感。”

  “我隻想知道……”

  對方攔著她的肩往裏走:“好啦好啦,好戲馬上要開始了,我們先坐下來,這事不急。”

  “葵哥哥,你最近的口味還真是健康啊,趕得上我奶奶在家吃的素了。”

  癱坐在沙發上的某位公子哥衝許輕言輕佻地抬了抬下巴。

  許輕言握著手機的手不由收緊。

  葵,這人是夏葵?

  這時,她越發確認,她是被故意盯上了。隻是現在還不清楚這個夏葵對她的態度,是敵,是友。

  “親愛的,我來介紹下。”夏葵摟著許輕言站在房間中央,伸手指向散落在各個角落的人,“從頭到尾,都是變態,我嘛,是這裏最正常的人,鄙姓夏,名葵,夏天的向日葵。”

  “這裏最不正常的是你好嗎,死變態?”齊了梵扯開領口,“怎麽還不開始?”

  夏葵看似不經意地摟著她,實際上手上的力道很足,硬是把她帶到了位子上。

  “今天的貨色你們都看過沒?”

  發問的正是衝許輕言抬下巴的家夥,齊了梵叫他賴冰。許輕言對他沒什麽印象,他應該不是高級幹部,但看他對夏葵和齊了梵隨意的態度,應該地位也不低。

  “沒看,我隻管玩。”夏葵懶洋洋地抓過一把花生米,老神在在地吃起來。

  說話間,門外匆匆進來個小弟,湊到小矮個賴冰身邊,後者沒聽幾句,臉色一凝,突然扭頭衝齊了梵問道:“梵哥,今天的私拍,叫了二爺?”

  作者有話要說:  二爺有點傲嬌了,如果評論多,他勉強答應今天二更時出來,看你們的了。

  本文不是快熱文,梁二爺和許醫生各懷心思,都不是追著對方死纏爛打的類型,大家喜歡二爺,想多看他的心意,我很明白,可也得給各路人物登場露臉的機會吧/(ㄒoㄒ)/~~梁二爺會出來的,會的會的會的。

第34章

  齊了梵一聽愣了愣, 隨即也炸了:“怎麽可能,就算叫了, 他也不會來啊。”

  嶽小丘原地打轉:“我艸,不帶這麽玩的, 有沒後門,我先走了。”

  “想死啊,你是組局人, 你跑了我們玩什麽。”隻有夏葵最淡定,花生米一顆接著一顆,“再說, 怕什麽, 又不會吃了你們。”

  許輕言發現現場的人臉色都嚴肅了幾分,又頗有點無可奈何, 梁見空人還沒到,但他的威壓已經布滿了這個房間。

  賴冰叼起一支煙,狠狠吸了口:“這局還玩嗎?”

  “玩,怎麽不玩, 二爺來也未必是掃我們的興吧。”夏葵最淡定,“我們這今天又沒助興的東西, 二爺不至於拿我們怎麽樣吧。”

  夏葵自在地倒上一杯紅酒, 慢悠悠地說:“你們這點出息,二爺是自家老板,又不是警察。”

  “屁,老子寧可警察來。”另一個人煩躁地推開靠在他身上的女人。

  許輕言不動聲色地觀察著這裏的人, 據她判斷,他們大多是木子社的,也有不是的,但能跟齊了梵和夏葵勾肩搭背,至少說明關係不差。但他們對梁見空的態度明顯敬畏得很。

  嶽小丘來不及走人,幹脆恭迎在門口,不忘急吼吼地屋裏脫得幾乎一絲不掛的女人都把衣服穿上。齊了梵終於把他敞開的領口係好,披上外套,還捋了捋頭發,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離門口最近的賴冰,這裏好像就歸他管著,他一直沒開口,這時卻突然盯著許輕言,問夏葵:“葵哥,這個女人你帶來的,什麽來路?”

  夏葵斜眼看他:“什麽什麽來路,正經來路。”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