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31節

  阿豹突然覺得自己問了個白癡問題。

  作者有話要說:  口享,現在開始喜歡月初了?你們不是嫌棄回憶殺太多太慢了麽,他被雪藏了,沒得看啦~

  梁二爺:到我了?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許醫生:看到你就煩。

  梁二爺:……我還有翻身的可能麽?作者!

第32章

  許輕言煞有其事地提出三條要求, 實際上,隻是為了降低梁見空的防範。她當然知道不可能這麽容易, 但至少,從第一步開始, 她要多為自己布局。她現在是梁見空的私人醫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的生死掌握在梁見空手裏。

  可是, 梁見空的態度,完全讓人捉摸不透。

  他很放心她在他身邊,應該是絲毫不在意她會做什麽吧。就比如梁見空雖然加了她微信, 但並沒有怎麽聯係她。但令人不能忍的是, 他有時會給她發一些養生信息的文章,然後問:這是真的嗎?準嗎?許醫生, 你的專業評價是?

  許輕言:……

  阿豹主動聯係了她一次,他們見麵詳細溝通了下木子社裏的情況。許輕言不會經常出入木子社,但至少要認全核心的人物,還有一些規矩。

  “基本上除了我, 還有六位高層。”

  “是李槐他們?”

  “不是,小少爺不參與家族的事。而且, 李家人屬於最高級別, 高於高級幹部。”阿豹伸出食指,點了點桌麵,“其中一位你已經見過,就是尼泊爾那天晚上來接我們的酒哥, 蕭酒。”

  許輕言想起那個酒哥,態度很強勢,看她跟看螞蟻沒什麽區別。

  “另外,在高級幹部裏也分三六九等。厚叔和薄叔是元老級的人物,是和上一輩一起拚過來的,現在年紀大了,各顧各享受人生,不太管事了,但地位擺在那,說句不好聽的,他們要是有意見,老大也要讓他們三分。夏葵和齊了梵,他們兩個都是新提拔的,資曆最淺,但都不好惹。”

  兩個叔不管事,一個拿鼻孔看人的酒哥,還有兩個年輕勢力,再加上阿豹,才六個人。

  “還有一個人?”

  阿豹沉默了會,說:“梁見空。”

  許輕言愣了下,有些沒反應過來,都說梁二爺是木子社說一不二的人物,怎麽隻是高級幹部?

  阿豹補充道:“原本是二爺,裏麵的細節我也不好多透露,但後來,老大出麵為他證明了李家人的身份,他的地位一下子就超然起來。他之後,第七個位置,一直空著。不過這件事我提醒一下,你心裏有數就好,因為外頭一直有人覺得二爺身份存疑,可能是……”阿豹沒說下去,又不屑道,“我們老大,三小姐,小少爺都沒說什麽,他們囉嗦個屁。”

  阿豹說到這,許輕言一點就透,哪裏還想不明白,怕是有人不服氣,覺得梁見空可能是私生子。原來如此,梁見空不姓李,卻深得李家人信任,甚至上位到一人之下的二把交椅,可見此人手腕之強悍。

  “我平時見不到他們吧。”

  “說不好,因為你跟著二爺,難免會遇上,一般來說,我們社裏不可能讓一個外人接近核心圈,你算是個特例,二爺已經跟老大匯報過了,老大沒意見。所以,其他人應該也不會特別反對,但對你的態度不好說。我事先跟你通個氣,如果碰上了,也沒什麽,你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

  其實,合同對她的約束並不是很多,甚至有些隨意,工資開得很高,想得開點,辭掉醫院的工作,過得會更舒服。許輕言反複看了三遍,這種合同也沒法拿給第三人看,在確認沒有文字陷阱後,她簽下大名。

  “那麽,從今天起,歡迎加入木子社。”

  臨別的時候,雙方禮節性握手,這件事就此蓋章定論。

  頭一個禮拜,許輕言還有些提著心的感覺,但後來她發現,確實是她想多了,人家梁見空忙著呢,她就是個急救箱,不到用著的時候,不會被召喚。

  可到了第二個禮拜,許輕言收到一份快遞,沒有寄件人信息。

  許輕言現在凡事都很小心,掂量了半天,確認這份快遞沒異常後,她拆了外麵的包裝袋,裏頭是個非常精致的絨麵盒子。許輕言打開盒子,愣了下,裏頭竟躺著一串鑽石手鏈,另附一張卡片,她忙打開卡片,上頭寫著:見麵禮,寶石贈美人,下麵還有一個地址,一個時間,就在明天晚上,卡片右下方有個小小的NO.5,似是某種代號。

  許輕言又仔細翻看了一遍,確認再無其他信息後,反倒深思起來。

  此人究竟出於何種目的,真的隻是示好的邀約,還是另有隱情,請君入甕?近來圍繞在她身邊的人和事越來越複雜,她不得不多一層思慮。

  就在她捉摸不透的時候,手機屏幕亮了。

  臥室裏的燈光被調節到最小,暖橘色,平日裏有些溫暖的色調卻在此時變成詭異的背景色。

  陌生號碼的發來一條短信,許輕言定睛看了許久,直到屏幕暗下。

  還有份見麵禮,沈月初遺書找到了。

  許輕言隻感到有一股寒意順著脊髓直衝頭頂,頭皮一陣發麻。

  許輕言思量了一晚上,第二天她站在了一處金碧輝煌的會所前,她知道這可能就是個騙局,但對方還是壓對了賭注,是她輸不起。但她的內心並不驚慌,很奇怪的,自從下定決心後,她的心境就再也不會為危險、惶恐所困擾,她隻會考慮有意或是無意,做或者不做。

  正欲上前,邊上立馬跑來一個人將她攔下。

  “今天這裏被人包了,走走走。”

  許輕言打量著這個人,大概是保鏢,油頭油腦,年紀很輕,大概也就二十左右,但一臉戾氣,說話很衝,就差動手揪住她的衣領丟出去。

  許輕言不跟他硬碰硬,將卡片遞上前:“有人給了我一封邀請卡。”

  說實話,她也不太確定這封沒有署名的邀請卡有沒有用。倒是這個小油子看到卡片後,總算拿正眼瞧了瞧許輕言,衝許輕言抬了抬下巴,粗聲道:“跟我進來。”

  會所很大,一路過來,碰到兩三個跟小油子差不多打扮的男生,小油子跟他們打了個照麵,對方猥瑣地看了眼許輕言。坦白說,許輕言不太能理解這些男生自以為時髦的殺馬特風,貼身襯衣,緊身褲,亮扣皮帶,大毛領外套,每個人都把頭發上了幾層蠟,油光發亮,一張小白臉還在那眉飛色舞。

  “你是從哪裏被挖出來的,這麽清湯寡水,有老板喜歡你這口的?”小油子實在忍不住好奇。

  昨晚,沈月初三個字出現的時候,許輕言就意識到,把她引誘到這裏的人八成是木子社或者是程家,但她不太明白對方為什麽要用這種方式。

  許輕言並不想搭理小油子,可她不說話,不代表別人就此罷休:“你啞巴啊,啞巴一會怎麽比賽?還給我清高上了,切,我告你,我們這什麽貨色沒見過,國外留學回來的女博士都有呢。”

  “什麽比賽?”

  小油子古怪地看她一眼:“不就是比誰被老板看上,越多老板看上,越受追捧,價碼越高,價高者得,包養個一兩個禮拜的,玩盡興了,沒意思了,再開一趴。這種遊戲多了去了,今天這個算簡單的,也就是比個泳裝,看誰臉蛋身材好。”

  許輕言以為自己聽錯了:“今天外麵隻有2、3度。”

  小油子不以為然道:“是啊,多刺激。搞不好落個水,還能看個出水芙蓉呢。”

  許輕言透過樓梯轉角處的窗戶往下看,層層樹影後麵確實可見另一邊是一處泳池。

  沒等她看清楚,小油子突然冷聲道:“喂,看什麽看,一會有你看的,快進去。”

  許輕言被帶到二樓的一處房門前,小油子敲了敲門,衝裏頭喊道:“又來一個,裏頭還有沒有位置?”

  不一會,裏麵響起一個懶懶的女聲:“嚷嚷什麽,要滾進來就給老娘快一點,冷死了。”

  “鬧,你就在這裏換衣服吧。”小油子回過頭對許輕言說。

  許輕言早就看出了不對,站著沒動:“是不是有什麽誤會?”

  小油子瞥了她一眼,嗤笑:“誤會?你來這不就是為了那個什麽,我們都明白,趕緊的,今天來

  了不少大客戶,要是被看上了,你就發達了。”

  許輕言拿出手機,直接給那個陌生號碼打了個電話過去,鈴聲持續著,卻沒有被人接起。

  小油子已經相當不耐煩了,嚷嚷道:“磨嘰什麽呢,來了就趕緊辦事。”

  就在這時,他們麵前的房門開了,裏頭走出個妖豔女人,非常不耐地衝他們罵道:“非要老娘來給你們開門嗎?”

  她犀利的眼神從許輕言臉上一掃而過,卻又堪堪停住,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也是來參加比賽的?怎麽醜成這樣?”

  “嗬嗬,花姐好,這鬼知道誰找來的,還要勞煩花姐給打扮打扮,回頭別哪個老板看了不高興了,我們也得遭遇。”

  “得了吧,再怎麽打扮她也變不成玫瑰花。”花姐翻了個白眼,朝空氣噴了口煙。

  許輕言不著痕跡地往後退了兩步:“我是來找人的,不是來參加比賽的。”

  “親愛的,我們這都是來找人的,來抱大腿的,來賺錢的,你是第一次吧?”花姐湊上來,抬起許輕言的下巴,輕佻萬分地說:“怎麽,還是個處女?”

  許輕言冷著臉,扭頭避開她猩紅的指尖,把邀請卡片遞到她麵前。

  花姐毫不尷尬地收回被晾在半空的手,眯起眼看了看,突然在某個地方頓住,意味深長地笑道:“原來是梵哥找來的美人,果然與眾不同。”

  小油子一驚:“梵哥?”

  “二貨,沒看到這裏寫著了嗎?”花姐一巴掌拍在小油子後腦勺。

  許輕言也朝她指的看去,就是那個NO.5。

  小油子還一臉懵逼,花姐冷冷笑道:“你還能在我們這裏混真是奇跡,連梵哥的代號都認不出。”

  小油子再看了看那平凡無奇的NO.5:“可這個,萬一是別人寫的呢?”

  “誰吃了豹子膽,敢假冒……哦,好像還真有,不過那個就算啦,大家都知道,無所謂的。”

  花姐說了一通沒頭沒腦的,許輕言反正是外人,聽不懂,小油子還是一臉我去,什麽情況。

  花姐點了點煙灰,重新打量起許輕言:“梵哥換口味了,葷菜吃出了三高,想來點蘿卜青菜降血脂了。”話雖這麽說,但她態度比剛才好了不少,“進來吧,讓我檢查下再說。”

  許輕言意識到問題不對,隻好再次解釋:“我隻是來找梵哥還東西,還完就走。”

  “還東西?還什麽?處女之身,那還真是,還完後就連渣都不剩了。”說完,花姐自己忍不住笑起來了,“好了,我知道你是梵哥找來的,會幫你好好收拾的,不丟梵哥的臉。”

  小油子也開始推搡許輕言:“抓緊了,再過二十分鍾就要開始了,別耽誤老板們的時間。”

  許輕言突然意識到什麽,梵哥,齊了梵?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誰幹的,許醫生是來這種地方的女人嗎?

  許醫生:你管得著嗎?

  梁二爺:……

第33章

  這麽說來倒是通了, 齊了梵作為高級幹部之一,勢必對沈月初的事有所了解, 從而查到她的情況。但顯然,齊了梵給她下了個無法拒絕的誘餌, 等著她進套。

  她來之前就知道此行不可能風平浪靜,隻是沒想到這個套下得有點大,木子社的高級幹部要給她一個下馬威。

  “梵哥是在外麵的花園嗎, 我去找他。”

  小油子跟看傻子似的看著她:“你腦子沒毛病吧,你能去那?別再囉嗦了,趕緊進去。”

  他的耐心已耗盡, 忍不住動上手, 許輕言被他拽住胳膊就往裏拉,她不停地往後退, 但還是被一點點拉近屋,屋裏頭不少姑娘都聽見了動靜跑了過來看熱鬧。

  小油子火氣也上來了:“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就算你是梵哥找來的,也得守規矩。”

  許輕言手腳並用抵住門欄, 冷著臉道:“你們這是要做什麽,我不是來比賽的。”

  “得了吧, 敢進我們這個地, 就得付出代價。”

  小油子徹底火了,不分青紅皂白,一把揪過許輕言的頭發就往牆上撞:“麻痹,你找死啊, 別耽誤我們時間。”

  許輕言隻覺得天靈蓋都在暈眩,咬著牙沒叫出聲。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