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4節

  陌生男人的聲音,不是豹男。

  許輕言被兩個人架了起來,他們用力拖著她往前走。

  許輕言掙紮了兩下,發現是徒勞,幹脆任由他們,但她忍不住問:“你們帶我去哪裏?阿豹呢,他在哪裏?我要見他。”

  許輕言沒有大喊綁架,威脅報警,她再沒見識,這點情商還是有的,在他們的地盤,喊警察,是嫌自己死得不夠快。

  “我要見阿豹……”

  “啪!”

  許輕言整張右臉被打偏過去,火辣辣地痛。

  “你再敢出聲,我現在就做了你。”

  冷喝聲不帶一絲人情味。

  因為看不見,許輕言其他感官無形中敏銳起來,口腔裏的血腥四溢,她強咽下血水,咬牙不做聲。

  “到了。”

  她被一把推進去,一個踉蹌,腿一軟直接跌坐在地上。

  未等她從地上爬起來,右前方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就是她呀,呦呦,大哥,你怎麽這麽虐待救了我們二哥的救命恩人呐。”

  她話是這麽說,語調卻異常輕鬆愉快。

  “三小姐,許醫生確實救了二爺一命,若沒有她,我們……”

  三小姐慢悠悠地打斷他:“阿豹,什麽時候輪到你開口了。”

  “屬下失禮。”

  “阿豹,你從哪找到這個女人的。”

  這回事從左邊傳來的男聲,低沉,平緩,但也隻是尋問,沒有多少真正的好奇。

  阿豹毫不遲疑地說:“無意間遇上,我發現她是醫生。”

  “這麽巧?”男人似有不信。

  “是。”

  男人又問:“你可知這次截殺你們的是誰?”

  豹男的聲音透著明顯的緊張:“屬下慚愧,到目前依然沒有查到是誰走漏了風聲。”

  許輕言趴在地上不敢動,連豹男都如此緊張,可見這男人威壓之大。

  “大哥,先讓她起來吧。”

  許輕言聞聲扭頭朝向右邊。

  “小弟就是心軟。”三小姐咯咯咯笑起來,“反正活不過今天,就讓她死得舒服點吧。”

  許輕言心頭一突,全身的血液直衝腦門,她掙紮著從地上坐起來,強壓下恐懼,麵朝三小姐的方向道:“這位小姐,我出於醫生的職業道德救了一個人,我現在也不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更不知道你們是什麽人,你們把我丟到幾百公裏之外,讓我自生自滅好了,我也全當做了一場夢。”

  “你竟然不怕誒,有意思。”三小姐驚奇地朝她走來兩步,“可是,你已經看到過阿豹,還有二哥了。再來,我怎麽知道你不是故意潛伏到我們社裏來的?”

  “既然他們要的是二爺的命,如果我真是潛伏進來的,要知道做手術的時候殺一個人,再容易不過。”

  縱使在這樣的情況下,許輕言依然能冷靜地爭取自己的生機,她看不見,所以不知道周圍幾個人微妙的表情。

  三小姐饒有興趣地打量著許輕言,她全身上下早已狼狽不堪,臉上汙漬斑斑,右臉頰還有擦傷的疤痕,即便如此,她的背脊挺得很直,神態之冷靜,語氣之鎮定,實在令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大哥,這個醫生挺厲害的。”

  “許醫生。”

  許輕言立即朝左邊扭過頭,她知道這個被叫大哥的人主宰著她的生死。

  男人緩緩道:“你怎麽證明,你是清白的?”

  證明?何須證明,她本來就是清白的,還是被無辜卷入的受害者。可是,這些話,這幫亡命之徒會信嗎?他們隻不過想找個理由解決她了事。

  可是,她不能就這樣死了,她答應過一個人,不管怎樣,都要替他活完這一生。

  她深吸一口氣,說:“我的相機裏拍下了你們要找的人。”

  “你說什麽?”

  她的胳臂被三小姐激動地拽起。

  “許醫生,你的包裏沒有相機。”

  不愧是大哥,根本不為所動。

  “我藏起來了。”

  在這一日日焦慮的思索中,她想盡了所有可能保命的方法。依照她的判斷,這次的襲擊,二爺他們毫無防備,甚至不知道是哪個幫派要截殺他們,更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

  那麽,她可以搏一搏。

  “放了我,我就告訴你們。”

  “許醫生,我有幾十種方法讓你開口。”

  許輕言的心一點點沉下去,難道沒有辦法了嗎,真的逃不掉了嗎?

  “等一下。”

  許輕言愣了愣,有些茫然地看向前方。

  這個屋裏出現了第四個男聲。

  “替她鬆綁。”

  這個聲音不似大哥的低沉,也不似小弟的輕柔,帶著金屬質感的冷意,和些許沙啞的磁性。

  很快,許輕言的手重獲自由,而突如其來的光亮,刺得她不得不緊閉雙眼,忍受過初時的酸痛後,她立刻擦去眼角的淚水,逐漸適應燈光。她緩緩抬起頭,眼前的景象從模糊變為清晰。

  這是一間大得離奇的臥房,入眼的全是藍,深藍的羊絨地毯,藏藍的皮質沙發,就連壁紙也是流動的海藍色。許輕言不敢過多打量,視線直直地看著前方,她的正前方便是一張大床,床上靠坐著一個男人,他的姿勢很隨意,麵露倦色,但看上去已經沒什麽大問題了,真是打不死的小強。

  他麵容她已經很熟悉了,不是非常突出的帥氣,卻有種耐人尋味的英俊。不過那時候他還在昏迷,現在他睜開眼的模樣有些不太一樣——他的瞳孔極黑,裏麵似是有一個漩渦,能把人吸進去。但他的神態閑散,有點出乎意料的隨意。

  “你這是要把我二哥看出個洞來嗎?”

  許輕言一怔,立即扭頭,這位三小姐不知何時湊到她麵前,眨巴著眼睛,仔細地盯著她。

  許輕言張了張嘴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二哥,你看看,現在她都把我們看清楚了,何必這麽麻煩,按老規矩來得了。”

  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故意的,三小姐笑眯眯地說出殘忍的話。

  許輕言的瞳孔瞬間收縮了下,饒是她再膽大鎮靜,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都市裏的小老百姓,誰有不怕死的。

  三小姐身後一直不怎麽出聲的年輕男子卻說:“可她畢竟是救了二哥一命的人。”

  許輕言不禁朝他看去,這個年輕男子大概二十左右,正是少年初長成,長得很是俊秀,內雙的眼睛令他看起來有些文氣。

  “許輕言。”

  許輕言忙回頭,床上的男人漫不經心地把玩著她的身份證,他的手指修長,指節微曲,指間點拍,每一下都似打在許輕言心上。

  他緩緩抬眼朝她看來,黑色的瞳孔透著淡淡的冷光。

  作者有話要說:  大佛醒了

第4章

  許輕言迎上他的視線,過了會,這位二爺神色淡淡:“可惜,在我身上動刀子的人,都不能活命。”

  也就是說,害他的,救他的,都是一個下場,這是什麽邏輯!

  這人好狂妄。

  “我知道是誰要害你。”許輕言不能放棄,她要最後一搏,“你不想知道嗎?”

  “你會告訴我?”二爺斜眼睨著她。。

  許輕言正色道:“讓他們都出去,我隻告訴你。”

  話音剛落,從左手邊站出一個人,厲聲朝她斥道:“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許輕言認出他就是那晚前來營救的男人,好像叫酒哥。

  許輕言麵不改色,雙眼一瞬不瞬地盯著二爺,生怕錯過他一絲微妙的表情。縱使他這麽說,但她心裏明白,在這個房間,能讓她活命的也隻有這個人,她感覺得到。

  二爺還是沉默,就這短短的幾秒,令許輕言仿佛在地獄門遊走了一回。

  過了會,他突然抬手揮了揮:“都出去。”

  從在場所有人均是不同程度的驚訝,一直站在床邊裝雕像的豹男也露出詫異的表情。

  可是,二爺的話就是鐵令。

  緊接著,第一個起身離開的,竟是老大,他身邊的人也緊隨其後。隨後,少年麵有擔心,看了看二爺,又看了看許輕言,默默走出房門。三小姐雖不願意,但還是嘟著嘴走了。他們的隨從也都跟著離開。

  “阿豹,你也是。”

  豹男愣了下,他也要離開?但他不敢反駁,立即應下,快步離開。

  屋裏隻剩下許輕言和二爺,她看他的同時,他也在看她。

  清秀的麵龐,眼睛內雙的弧度很美,眼尾處微微狹長,瞳孔裏的光芒,冷靜警惕。她的鼻梁挺秀,唇色偏淡,整張臉,襯著齊耳的短發,看起來有點冷。

  有種花叫雪蓮,好像挺襯她的。

  二爺沒再多看,若無其事地說:“好了,你可以說了。”

  “我說了,你能放我一條生路嗎?”

  “這二者有必然關係嗎?”

  “……我需要一個承諾。”

  “我從不給人承諾。”

  二爺虛虛一笑,許輕言的大腦飛速地轉動,強壓下她的呼吸變得越來越艱難。眼前這個人看起來漫不經心,但她知道他絕不可能如外表這般人畜無害。

  究竟是選擇威脅還是求饒?短短幾秒內,許輕言做下了一個不是死便是活的重大決定。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