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29節

  沈月初眉頭一挑:“你是說我的感情虛無縹緲?”

  “是,我們還小,還能玩幾年,但我不想玩,你是我什麽人,我要坐在這裏跟你說這些,我現在看著你都煩。我有理想,我想要在我熱愛的事情上幹出一番成就。你呢,你父母不在了不是你的錯,但你墮落,麻木,對生活玩世不恭,就是你的錯。”

  許輕言的嘴皮子像是刀片,一刀刀下來,毫不留情。

  沈月初已是相當克製,他忍了忍,壓低聲音說:“你還真敢對我這麽說話,換做其他人說我父母,信不信我抽死他?”

  許輕言仰起臉:“你抽啊。”

  沈月初瞪了她半天,憋得肺疼:“公主殿下,你對著我就是有恃無恐!”

  許輕言也是中了邪,平時說話分貝永遠不會響一下的人,今天簡直算得上吼了:“可以,你滾啊,你現在就滾,我就沒法對你有恃無恐了。”

  “好,我滾。”

  沈月初勾了勾唇角,也是怒極反笑,長腿一跨,直接從位子上起來,衝門口走去。

  許輕言坐在位置上愣神,腦中嗡嗡作響,伸手拿個水杯都費勁。

  她剛才都說了什麽……為什麽要說那麽傷人的話。

  然而,過了不到十分鍾,許輕言眼前晃過一個身影,她抬起頭,看到沈月初麵色如常地坐下。

  “好了,我又滾回來了。”沈月初替她往杯裏倒了杯水,清了清嗓子,“笑一個唄,公主,我知道了,你讓我想想,人生這回事,我好久沒想過了,你不能讓我現在就給你列個計劃,幾年成為科學家,或者幾年賺出一百萬吧。”

  “我沒讓你做科學家,你把科學考及格就不錯了。”

  “可不是麽,凡事得一步步來,要不,下次我科學考及格試試?”

  沈月初還殷勤地遞著水杯,許輕言白了他一眼,接過水杯,喝了口。

  “有恃無恐就有恃無恐吧,我們許公主說什麽都是對的。”

  他說完這句,衝她一笑,許輕言心裏所有的酸楚和難過全都沒了,一下子忍不住笑了。

  一如當初,沈月初從不勉強許輕言,許輕言看起來跟水一樣無害,實際上脾氣倔得讓人崩潰,她沒答應過的事,他不敢亂說。

  所以,程然有部分話是在騙她。

  沈月初作為程然的替身,程然說是把他當兄弟,可替身換句話說就是替死鬼,許輕言不覺得在危難麵前程然會替沈月初擋槍,反倒是沈月初會盡忠職守。

  程然所謂的兄弟,不過是抽煙喝酒的兄弟,跟生死之交,差得遠了。

  程然這是看她樣子單純好騙吧。

  雖說她不會因為悲憤一下子掉了智商。但還是有些什麽不一樣了,她不清楚自己想在梁見空身上查到什麽,她就是想把他那副不以為然的麵具撕掉,她想要知道真相。

  這種天真的想法,跟現實主義的她一點都不沾邊,但在沈月初離開的那一天,她就再是那個現實的她了。

  作者有話要說:  寫這段的時候,五味雜陳,大概有多愛就有多包容。祝各位小公主都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月初。

第30章

  轉眼跨年了, 曹大頭終於現身,請許輕言和淩俏吃了個飯, 他對她總是特別照顧。許輕言正好也有事問他,便應下了。

  曹勁和淩俏碰到了就開始互貶, 許輕言就看看,笑笑,曹勁覺得有點冷落她了, 突然想到件事,忙說:“我前段時間碰到江蘭了。”

  江蘭,她溫柔又可愛的同桌, 高三的時候轉學了, 聽說後來出國了,反正出事以後, 她們就沒再聯係過。

  “她回國了?”

  “嗯,也就是回來探親,她結婚了,孩子兩歲了。”

  “哦。”

  “她跟我問起你。”曹勁看著許輕言低頭吃著菜, 自顧自地說,“她好像不知道你轉行行醫, 也不知道……月初的事。”

  許輕言沒在意:“嗯, 她在國外這麽多年,消息不通。”

  “她問我,你有沒有原諒她。”

  “原諒?從何說起。”許輕言覺得有些納悶,“我跟悄悄都沒事了, 又怎麽會生她氣。”

  淩俏也說:“我這個罪魁禍首都成閨蜜了,她呀,太小心翼翼了。”

  “她就是覺得內疚,聽說今年也去給月初上墳了。”曹勁回憶了下,扯出一個笑容,“你別說,我到現在都覺得月初這小子狠起來真有點讓人瘮得慌,不過要不是他……”

  “要不是他,我的手就廢了。”許輕言輕聲接道。

  ——————————————————————

  那時候,圍繞在許輕言身邊的怪事層出不窮,有人惡意想要整她,整她也就算了,後來把江蘭也牽扯進來,利用江蘭把她騙到了美食街邊上的廢棄工廠,上來就要廢了她的手。她當時腦中一片空白,完全懵了,耳邊隻剩下江蘭撕心裂肺的哭喊。眼看著鋼管戳下,她眼前一陣風掠過,然後右邊的桎梏沒了,有人擋在她麵前,這麽近的距離,再是近視,她也不會認錯這個人的背影。

  許輕言第一次看到沈月初打架。

  以前聽說他很能打,但也隻是一個概念。

  現在,在她麵前,這個很能打變成了一副動態畫麵,她差點看呆了。

  他打架的時候神色冷峻,像是把月光凝在了臉上,白得滲人,跟平時笑吟吟的樣子判若兩人,每一次出手絕不浪費力氣,狠準快。更多的許輕言描繪不出來,事情發生太快,完全不可能像電影裏頭那樣一幀幀看仔細。

  當時那些流氓發了狠,手裏竟變出一把小刀,直衝許輕言來。就在這幾秒鍾,沈月初幾乎是飛奔到她麵前,毫不猶豫,直接用右手握住刀刃。

  她清楚地記得自己失控的驚叫,以及他掌心成串的血珠滾落在地。

  他眉毛都沒動一下,直接右手腕一翻,把人的手腕給折了。刀還在他手裏,他就這麽握著,冷冷地望著倒在地上的人。

  他回頭看她的時候,身上的戾氣還沒收起,她不由愣在原地,沒敢再往前一步。他意識到什麽,輕笑道,別怕,我是來救你的。

  ——————————————————————

  淩俏惡狠狠地踢了曹勁一腳,說什麽不好,說這個,真是要把天聊死!

  緊接著,淩俏也無奈地歎了口氣:“就因為這事,沈月初從來不拿正眼看我好嗎,我成天熱臉貼冷屁股。”

  “誰叫你沒管好你妹,你說撕撕樂譜就算了,還找流氓廢輕言的手,月初沒廢了這幫混蛋已經是心懷慈悲了。”曹勁很是感慨,笑了笑,有點苦澀,又有點懷念,“那小子總喜歡放學跟著你,那天看你沒回家,也沒去學琴,覺得不對,搶了我的自行車就跑,我他媽為了跟上他,腿都跑斷了。他呀,一碰到你的事,就緊張得不行。”

  許輕言心裏澀得不行,她知道,沒有沈月初,她的手就真的廢了。這也是為什麽後來所有人都罵她良心被狗吃了。

  而沈月初的手雖沒傷到要害,但終歸留下了些許傷疤。他也一直不願把傷疤露給許輕言看,每次許輕言要看,他就躲,耍無賴,他怕許輕言內疚。

  隻不過,那次事情後,江蘭就變得沉默寡言起來,主動要求換座位。再後來,她出國了,她們之間,也從分享一個麵包的好朋友,到無話可說的陌生人。

  少年之間的隔閡,說不清,道不明。

  一次過失,就是一輩子難言。

  飯吃到一半,提到往事,大家都有點沉默,曹大頭還在那絞盡腦汁挽救場麵,許輕言突然低聲問:“那個時候,是你去認屍的吧?”

  “啊,是。”曹勁愣了下,他立即跟淩俏互看一眼,又小心地觀察了下許輕言的神色,斟酌道,“他父母都不在了,其他親戚也聯係不上,警察聯係了學校,我硬是跟著老師一起過去。”

  她盡量忽略越來越快的心跳,問:“你還能認出他?”

  曹勁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他丟了筷子,拿起濕毛巾擦了擦手,情緒沉重起來,好半天才說:“我後來想想,還好你沒去。那場麵……我跟你說實話,我在現場就吐了,回來後,我一周看見肉就惡心。全身燒傷,能認出是個人就不錯了。”

  淩俏大氣不敢出,聽完這句話直接在桌底下踩了他一腳,就不能說得委婉點嗎,你是打算把人聊死嗎!

  許輕言眼中突然閃現奇異的光芒,她一下子抓住疑點,急問道:“那怎麽就能確定是他呢?”

  曹勁有些悲憐地看著許輕言,他當然理解她的心情,他何嚐不是,可是……

  “警方做了基因比對,確認是他。”

  許輕言怔住,仿佛被當頭澆了冰水,寒到心裏,她訥訥地重複了一遍:“基因比對……確認是他?”

  淩俏別開臉,不敢看她的表情,曹勁有些不忍,卻不得不說:“是。輕言……過去那麽久了,你也應該走出來了。”

  許輕言微微仰起頭,頭頂上的燈,透過淺藍色的燈罩,灑下悠悠的藍光,給她本就蒼白的臉添上了一絲哀傷:“是啊,很久了。可我怎麽還是覺得沒有真實感,好像,他沒死一樣。”

  曹勁也不知道該說什麽,他是見過屍體的人,他不得不相信,但許輕言自始至終沒有接觸過任何他死後的事物,在她的記憶中,可能,他還是那個俊秀少年。

  許輕言回頭想想,發現自己的學生生涯因為沈月初而豐富多彩,驚心動魄。她不知道沈月初為什麽那麽喜歡她,她始終覺得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恨。有次她實在被他告白得煩了,忍不住問:“你到底喜歡我什麽?”

  沈月初難得收起吊兒郎當的模樣,認真地掰起手指:“太多了,怕是說不完,你看,你學習特別好,鋼琴特別好,個性特別單純,長得特別招我喜歡。”

  許輕言哭笑不得:“這就是原因?”

  沈月初一臉真誠地回了一句:“不是啊。”

  許輕言黑臉:“你耍我嗎?”

  沈月初笑得眉眼都彎了:“這些優點大家不都看得到嗎,我嘛,就覺得你什麽都好,好到我怕自己配不上你。”

  他對她的喜歡簡直要從他全身的每一個毛孔裏溢出來,源源不斷,恨不得把她淹沒。

  一個人若是經曆過那樣一段充滿愛的時光,對其他任何的喜歡,都會覺得少得可憐。

  作者有話要說:  至此,月初的回憶殺基本結束,以後你們想看也看不到了。

  上卷:天未明,月色入骨 終

  下卷:風不止,思念成空 啟

  感謝抹茶小姐是獅子座扔了1個地雷,甜肘子扔了1個地雷;感謝澆灌營養液的各位小公主~!

第31章

  日子過得飛快, 元旦過後,春節的腳步就近了。

  每年這個時候, 是許輕言和家裏的一場拉鋸戰。父親永遠不會主動跟她聯係,所以母親就是家裏的代言人, 時不時打電話來試探她,問她回不回去過年。

  恍然間,她已經很久沒有回去過年了。

  其實這麽多年, 她對家裏那股滔天的怨恨,早就平息了。但就是不願回去,不願看到那扇把自己鎖住的門。

  她每次都答, 看時間吧。母親都很落寞地掛了電話。

  程然最近開始聯係她, 其實也沒什麽,無非發兩句慰問, 或是尋問調理的事。

  後來,他提到他去祭拜了沈月初,問她有沒去過。

  她說,沒有。

  他可能覺得奇怪, 問了句為什麽,又很快追了一句, 你是不是還很難過?

  許輕言覺得難過這個詞對她而言清淡了些, 有些感情是無法用一個單一的詞語形容的。

  程然提醒她,小心梁見空,最近他在找私人醫生,但據他所知, 梁見空從來不需要什麽私人醫生。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