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28節

  梁見空也不惱,說:“相親啊?”

  許輕言看都不看他:“嗯。”

  她本來還想懟一句,跟你有關嗎,想想還是忍住了。

  梁見空回想了下錢白,挺普通的,跟許輕言說話還會臉紅:“看上去,人還挺老實。”

  許輕言沒搭理他,又往邊上靠了靠。

  梁見空摸摸下巴:“但好像跟你不太適合。”

  難道跟你合適?許輕言不耐煩地想,怎麽還沒來出租車呢。

  梁見空見她完全無視自己,倒也不生氣,繼續問道:“許醫生,你還沒回答我做我的私人醫生。”

  許輕言總算回了一句,還是冷冰冰的:“我說過了,沒興趣。”

  “你還是第一個拒絕我三次的人。”

  “怎麽,要殺了我嗎?”

  許輕言側過頭看他。

  梁見空玩味地看著她,笑道:“你還真是上癮了,動不動就要我殺你,我偏不。”

  “那就好,我打車,二爺還是自己坐車回去吧。”許輕言收回視線,另一個路口走去。

  看出她的抗拒,梁見空沒再追上來,不過他又喊了一聲:“許輕言。”

  許輕言忍了忍,轉身:“還有什麽事……”

  梁見空突然朝她拋來一樣東西,她趕忙伸出手接住。

  “Merry Christmas。”

  梁見空走了,背對著她揮了揮手。

  她低頭,攤開手,掌心躺著一粒圓滾滾的牛奶糖。

  她低聲罵了句:“神經病。”

  她把玩了會,突然用勁把糖捏扁,捏得手指都痛,然後丟下一個路口的垃圾箱裏。

  夜裏起風,她攏了攏亂飛的頭發,內心也並不安寧。

  這是許輕言第三次拒絕私人醫生的事,然而,這隻是她欲擒故縱的第一步。

  這一晚,許輕言依然沒睡好,她最近經常夢見墓地裏,送葬隊伍哭喪的聲音,伴隨著哀樂,聲聲淒涼。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我放心了,那個相親對象根本不夠看。可還是心塞……一夜回到解放前。

第29章

  洋人過的聖誕節就是圖個熱鬧, 第二天照常上班,許輕言頂著又加深了點的黑眼圈去上班。

  剛一到單位, 就被護士長逮住了。

  “聽說昨天小錢病了,你一直陪著他?”

  “嗯, 食物中毒,不過不算太嚴重,過兩天就好了。”

  許輕言一邊換上白大褂, 一邊說道。

  “你們這第一次見麵也是特別。”陳護士長的聲音裏藏著曖昧。

  許輕言闔上衣櫃,她覺得還是要把話說清楚:“昨天也算見過,也聊了, 不太合適, 謝謝陳老師。”

  陳護士長急忙抓住她:“才見了一麵,又是特殊情況, 這就下判斷,不太好吧,好歹要正正規規吃個飯……”

  她說到一半,說不下去了, 小許醫生做決定的時候,通常都是這副表情, 淡淡的, 卻很堅決,沒得回頭。

  錢白就是一個突然跑調的音符,許輕言沒放在心上,淩俏來電話追問的時候, 她也把前因後果都說明白了,淩俏還是覺得可惜,但她也明白,許輕言這種死心眼的人,要她真能相親,戀愛,結婚,那才是天上下紅雨。

  “得,我白高興一場。”淩俏那頭的聲音悶悶的,“其實,你借著這個機會發展下也不錯,我看那小子挺實在的。”

  “你要麽,我介紹給你。”

  “開眼了,許公主會開玩笑了。”

  淩俏很久沒提她這個外號了,當初她也是好的不學,跟沈月初把這個外號喊得倒是順口。

  “不跟你開玩笑,說正經的,你離那個梁見空遠一點。”

  淩俏一頓,忙反問:“為什麽啊,人家是大老板,跟他搞好關係,說不定我能多點機會。”

  “俏俏,你的事業你做主,我也希望你在這條路上越走越好,但是,”許輕言坐在醫院樓下小花園石階上,望著灰蒙蒙的天,她的聲音不由低了幾度,“梁見空不是什麽好人。”

  淩俏想起昨天許輕言對梁見空的態度:“你知道些什麽嗎?”

  然而,許輕言隻答:“感覺。”

  “啊?”淩俏無語,“就憑感覺?”

  “嗯,我感覺很準的,你忘了,當年,我就感覺你不是個壞姑娘。”

  “切,老娘當然隻是偶爾玩脫點。”淩俏在電話那頭笑了笑,“行吧,反正我跟他也不太有交集。不過……我怎麽覺得他對你有些特別啊。”

  “嗯?”

  “昨天我一提你在醫院,他立馬說送我們去。我還以為他隻是為了送趙老師,可現在看起來,不太像啊。”

  許輕言冷笑,心底道,他不過是想把她當做砝碼,自然要特別對待。

  “你想多了。好了,午休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回去上班了,回頭找你吃飯。”

  “你這回頭跟曹大頭的回頭一樣,遠著呢。”淩俏沒好氣地說,“你倆欠我的飯能排到年夜飯了。”

  跟淩俏聊完,許輕言又坐了會,隨手拿起沒吃完的三明治,要了一口後又停住,腦中想起前天晚上梁見空遞過來的那個三明治。

  她覺得自己很不應該。

  她不應該拒絕那個三明治,這樣的舉動太突兀了。她也不應該拒絕他昨晚送她回家的機會,梁見空心思縝密,不可能沒發現這兩次她態度的變化。

  她以前怕他,躲他,但現在她還是怕他,卻不再掩飾厭惡……甚至偶爾滲漏出來的恨意。

  可那點恨意她怎麽都壓不下去。她看到梁見空,要用盡全力才能控製住自己的手不抖。

  許輕言一直是個很理性的人,隻有對沈月初的事情上,她才會流露出女生特有的矯情。

  程然的話她都記著,他們的對話,她都能默下來,每默一次,就對梁見空這個人多一層恨意,如同練武之人手上厚重的老繭,每脫一次皮,出一次血,就加厚一層繭子,越來越堅硬。

  但許輕言還是清醒的,程然說,沈月初承認他們是戀人。

  這很不沈月初,隻要許輕言不答應的事,沈月初就不會強迫。

  他就是舍不得她一點委屈和不情願。

  她還記得那是他們吵得最凶的一次。

  平時他們基本不吵架,一來許輕言性子淡,不愛搭理人,二來沈月初慣著她,慣得她毛病,也慣著她。

  但那次是實實在在的吵。許輕言有天比賽,那天她發揮得不錯,她的老師和母親都陪著她,比賽後,許媽媽打算請老師吃個飯,就在飯店前,刷刷地衝出一幫小年青,嬉笑怒罵。

  許輕言一眼就看到了走在後頭的沈月初,他跟其他人並不怎麽親近,神情懶散地就跟著,手上夾著煙,偶爾吸上一口。

  許輕言知道他在外麵也有幫朋友,但她不愛管他這些破事,也相信他有分寸。

  但他今天突然這般出現在她麵前,邊上還站著她母親,許輕言心裏忽然燒起一把火。

  她父母那時候已經知道沈月初,這麽個男生,以前還是一個院子的,現在一天到晚追著自家女兒,能不知道嗎。

  但畢竟沈月初救過許輕言,許輕言對沈月初的描述也僅限於學習成績不好,而且她自己也表示沒跟他有過多來往,她的成績也一如既往的好,準點上課,按時回家,沒錯挑,父母是很相信她的自控力的。所以,這件事上也沒再過多指責,就讓她離沈月初遠點,別被帶壞了。

  沈月初也看到了他們,但這小子也聰明,裝作跟人聊天,很自然地從他們麵前走過。

  許媽媽皺起眉頭,問道:“走在最後麵的那個是不是追你的那個沈月初啊?”

  “沒看清,看著不像。”

  “我看是他。”

  “不像,他不抽煙。”

  “唉,這個男生不學好,抽煙不是分分鍾的事。”

  “媽,吃飯去了。”

  許輕言把老媽拉進了飯店,可就這一晚,老媽無數次暗示她,最後關頭,要把牢,別分心。

  第二天,許輕言把沈月初叫出來,兩個人到常去的奶茶店麵對麵坐著。

  沈月初見勢不妙,立馬主動坦白:“昨天難得跟朋友打個球,他們硬塞了我一根煙,我就抽了一口。”

  許輕言最討厭這種流氓氣的東西,沈月初也從不在她麵前汙了她的眼。

  許輕言卻說:“沈月初,你以後打算怎麽辦,高考誌願想好了嗎,這次模擬考得了幾分?”

  “我能得幾分你還不清楚?”沈月初趴在桌上懶懶地抓了抓短發,“喝什麽?”

  “我跟你說話呢,坐直了。”

  沈月初立馬挺直後背,但不一會兒就軟下來。

  “你不用擔心我,我有打算,以後不會讓你餓著。”

  “沒有你,我也不會餓著。”許輕言壓著火氣,“你有打算,什麽打算?以後我演出完了,去宵夜,你給我端盤子?”

  沈月初有些疲憊地揉了揉眼睛,他昨天睡得晚,整個人沒精神:“許輕言,我們能不這麽說話嗎?”

  “不能。”

  “好好好,我不對,我不該抽那該死的煙,真的隻有一下……”

  許輕言薄怒:“我管你抽不抽煙,你抽死了都與我無關。”

  沈月初立馬服軟:“我知道你生氣,好了,不抽了。”

  許輕言突然激動起來:“你根本不明白!兩個不在一個階層的人,是永遠無法在一起的,哪怕一開始在一起了,也很快會無法交流,直到相看兩生厭。”

  沈月初突然意識到局麵不對,罕見地收起笑容:“許輕言,我以前怎麽就沒看出來你是這麽個現實,這麽虛榮的一個人,我們還是高中生,你想得太多了吧。”

  “我彈鋼琴叫虛榮?我是現實,因為現實才是生活。我不會為了虛無縹緲的感情一頭栽進去。”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