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27節

  淩俏第一個反應過來:“梁老板, 言兒,你們認識?”

  許輕言不響, 梁見空道:“算是吧。”

  他身形頎長,穿著長款大衣, 越發襯得人英俊不凡,他剛走進輸液室的時候,整個房間裏萎靡的氛圍都仿佛為之一振。

  他麵色如常, 臉上掛著淺笑,目光在錢白身上沒做停留,直接定在許輕言身上。

  淩俏還是很疑惑, 但眼下不是追問的好時候。

  另一邊, 許輕言心裏猶如三級地震,她腦中一熱, 閃過無數個念頭,但她很快冷靜下來,淩俏還在旁邊。

  這幾個人已經把注意力放到了真正的病人身上,錢白強打精神跟他們招呼, 但提到他和許輕言的關係,他也不好多說, 打算把主動權交給許輕言。

  “剛從外國回來的朋友。”

  淩俏門兒清, 立馬猜到這就是一對相親男女,讓她驚訝的是,許輕言竟然答應去相親,要不是身邊有外人, 她恨不得抓住許輕言狠狠搖一搖,以示慶賀。

  錢白也順著許輕言的話說:“上個月回來的,正好找了……許輕言一起吃個飯,沒想到飯沒吃上,直接到醫院裏來了。”

  “你還沒吃飯?”淩俏立馬心疼,“我去給你買點。”

  許輕言忙拉住她:“不用了,你演出完也累了,別折騰了,反正也快好了。”

  趙前朝一邊的梁見空看了眼:“要不,我們去買點?正好我也餓了。”

  許輕言怎麽好意思勞煩大師跑腿,她向來尊師重道,立即說:“趙老師,真的不用了,我也不是很餓。”

  “消化科醫生對自己的胃好像不太關心啊。”梁見空閑閑地調侃一句,“你們都呆著吧,我去買。”

  一個好朋友不能去,一個老師不能去,剩下的就是他這個閑人了。

  許輕言沒料到梁見空會這麽說,這回她沒出聲。

  “讓梁老板去買,不太好吧……”淩俏不安道。

  趙前在找了個空座坐下:“沒事,難得讓他跑跑腿,鍛煉。”

  “你們剛才說演出?”錢白雖然是病人,但一直沒什麽存在感,這一提問,倒是讓許輕言反應過來。

  許輕言把淩俏拉過來:“我來介紹下,這位是我朋友淩俏,是演奏家。”

  淩俏輕拍她一下,笑道:“磕磣我呢,什麽演奏家,就一彈琴的。”

  “那位……”

  許輕言組織了下措辭,可沒等她正兒八經開始介紹,趙前先揚了揚手:“也是個彈琴的。”

  錢白不是文藝青年,對音樂一竅不通,也沒細究,笑了笑說:“你的朋友都是學音樂的,剛才出去的那位呢?”

  趙前看了許輕言一眼,這位醫生每次在麵對梁見空時,都是一臉漠然,今天尤為冷漠。

  她應該是知道梁見空的真實身份,也跟梁見空有過什麽事,但梁見空沒跟他提,他也就不問。

  不過,能對著梁見空,一不犯花癡,二冷眼相待,不論是第一點還是第二點,趙前都敬她是條女漢子。

  “那個是我朋友。”

  趙前打了圓場。

  “你也會彈琴?”

  錢白突然開竅,能舉一反三了。

  許輕言不太愛提這件事,疏離地回道:“以前學過。”

  “她不是學過,是天才,拿過的獎杯在房裏都堆不下,要不是改學醫,早就是聞名世界的演奏家了。”

  淩俏沒想那麽多,隻是單純地想為許輕言說句好話,給錢白留個好印象。

  許輕言眼皮抖了抖。

  錢白很是意外,很自然地接了句:“那怎麽不彈了?”

  淩俏卡殼,這才意識到自己多嘴了。

  錢白很快察覺到氣氛不對,忙笑著想打馬虎眼過去,恰巧,一個聲音竄了進來。

  “學醫不是挺好,不彈就不彈了吧,哪那麽多為什麽。”

  梁見空提著兩個袋子進來。

  錢白尷尬地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乖乖閉上。

  從第一次進門到現在,梁見空就沒拿正眼瞧過他。這個男人天然氣場強大,卻給人種亦正亦邪的感覺,尤其是左眼下的傷疤,錢白有些怵他。

  因為是急症室,不好買有氣味過重的食物,梁見空挑了三明治,一個個遞過去:“湊合著吃。”

  趙前笑道:“你都不介意,我們哪敢有什麽意見。”

  給到許輕言的時候,許輕言眼皮都沒掀一下,假裝起身看輸液瓶。

  淩俏默默咬了一口,覺察到許輕言對梁見空的態度不同尋常。

  梁見空也不惱,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也拆開一個三明治吃上了。

  三個人一人一份三明治,安靜地吃著,反倒是最餓的許輕言空坐著。

  “味道不錯誒,哪裏買的?”淩俏實在受不了這氣氛,打破冷場。

  “醫院邊上的便利店。”梁見空已解決完一個,這時正在喝咖啡。

  “言兒,吃一個吧,味道真不錯,你最近不是睡眠不好嗎,別搞得胃也出問題,到時在自己科室看病,那才搞笑。”

  “我想吃點熱的,三明治太冷太硬了。”

  “不會啊,加熱過了。”

  “……”

  梁見空真想為淩俏鼓個掌。

  “哦,我看差不多了,掛完了。”

  錢白也快受不了這氣氛了,趕忙喚來護士,拔了針頭。

  一行人默默然走出醫院大門,錢白轉過身,鄭重地跟許輕言道謝:“麻煩你了,今天實在不好意思,耽誤了你一個晚上,下次請你吃飯道謝。”

  “一頓飯怎麽夠,得請個幾頓吧。”淩俏拿胳膊肘頂了頂許輕言,眨了眨眼。

  錢白連忙應下:“對對對,該請。”

  許輕言目視前方,好像他們說的都和她無關。

  趙前看了看表,已經十一點了:“接下來,你們怎麽回去?”

  梁見空說:“我讓他們把車開過來了。”

  淩俏數了數人頭:“我們有五個人,兩輛車。”

  許輕言自動站到錢白一邊:“你們一起吧,我和錢白打車走。”

  淩俏打趣道:“你這個做醫生的太敬業了,還要護送人回家。”

  許輕言笑了笑:“早點回去吧,今天讓你瞎擔心了。還有趙老師,連累你了,抱歉。”

  “沒什麽,我也是看了記者煩,能溜就溜。”趙前瞥了眼梁見空,“反正有車接送,我不累。”

  梁見空淡定地站在那:“你們一輛吧,許醫生跟我一輛,我們一個方向,正好我也有點健康上的問題討教一下。”

  淩俏:“……”

  錢白:“……”

  趙前看月亮。

  淩俏狐疑地盯著他們兩人,許輕言她了解,看上去完全是一副對著陌生人的態度,可她和梁見空接觸下來,這人也不像是主動搭訕的個性,要不是趙前拖著他,他也不會跟她吃這頓飯。

  錢白有點猶豫,照理說他是想送許輕言回家的。可梁見空氣場太強,他往許輕言身邊一站,莫名的就劃出了一道無形的結界,旁人勿近。

  許輕言不著痕跡地退開兩步,盡可能冷淡道:“我的號每周都有,我應該和梁先生不同方向,就不勞煩了。”

  淩俏驚出一個O形嘴,看起來自家言兒跟這位梁老板不對付啊。

  “我家離得近,我自己打車就行了。”許輕言幹脆兀自走到路口去打車了。

  錢白忙跟上去:“我送你吧。”

  許輕言婉拒:“不用。你身體不好,早點回去。”

  他看得出她的態度,猶豫了下,還是問道:“下次,還能請你吃飯嗎?”

  剛才說請吃飯,實際上有點客套的意味,他看得出,許輕言對他興趣不大,雖然陪了他一晚上,但更多的應該是出於醫生的職業素養,不好放著病人不管。

  許輕言沒料到他忽然這麽認真來一句,她的內心是拒絕的,所以,她遵從內心。

  “不必了,不是什麽大事。”

  錢白的身體僵硬了瞬間,點了點頭,又道了聲謝。

  梁見空的車很壕,錢白眼神有些複雜地看向梁見空,這位果然不是簡單的人物。他們三人一輛車,先走了。

  許輕言也很快打到車,可還沒上車,車門就被人從後麵按住,一下子關上了。

  頭頂上傳來聲音:“師傅,不用了,多謝。”

  許輕言回過頭,梁見空就站在她身後,高出她一個頭,也正低頭看她,離得這麽近,她本能地往邊上走了兩步。

  天再黑,梁見空也分辨得出許輕言的情緒很低,一張臉結了冰似的。

  她給人的感覺一直很淡,但不至於冰冷,今天倒是反常。他也逐漸收了聲,似笑非笑地跟她對視。

  她的腦海中浮現出墓地裏一句句對話,梁見空涼薄,置身事外的聲音如同鈍刀,一下,一下,連敲帶扯地折磨她的神經。

  她甚至厭惡起當初向他求繞過的自己。

  然而,小不忍則亂大謀。

  許輕言一點,一點,將身上的寒意往回收,收到差不多了,也就隻是臉色冷淡點後,她才平靜地開口:“有事嗎?”

  梁見空睨著她:“脾氣不小啊,我沒惹你吧。”

  嗬,許輕言冷笑,你是沒惹我,不過是有段未洗清的血海深仇。

  理智還是占了上風,許輕言別開視線:“我以為我們不用再見麵。”

  梁見空自然看到她的冷笑,好些日子不見,她對他直接從冷淡抗拒變成冷漠厭惡,還真是好大一個轉變,拜誰所賜呢?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