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25節

  許輕言確實心有愧疚,但這件事也非她本意:“我跟老師解釋過。”

  “沒事啊,本來就是我不對,大小姐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見識。你的樂譜哪裏有的買,我賠給你?”

  他這話說得許輕言一愣一愣的,一時間不能判斷這到底是真心話還是反話,罷了,她不想再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大家都有錯,扯平了。”

  她繞過他,徑直下樓,沈月初連忙跟上,哪能讓關係就這麽扯平啊。

  “不是,這就扯平,好像太容易了點,我不管怎麽說,吃了個處分呢。”

  許輕言停下腳步,狐疑:“你不是剛才說是你不對麽,現在又想怎樣?”

  沈月初一本正經道:“我沒說清楚是我不對,但我背了鍋,這個……”

  許輕言蹙眉:“這不就扯平了?”

  沈月初故作驚訝道:“我受了處分,比較嚴重吧?”

  許輕言看了看四周,有幾個隔壁班的人正朝他們看來,她對這種刺探的目光不太舒服:“我們換個地方說。”

  “行。”

  許輕言走在前頭,沈月初不近不遠地跟著,出了校門,離開一段路,沈月初說:“有點餓了,我家今天沒人,打算吃飯先,要麽去飯店裏說?”

  許輕言還沒來得及拒絕,這人已經走進隔壁一家土菜館。

  許輕言望了望天,很想知道自己怎麽就跟這人扯不清了。

  沈月初找了個位置坐下:“你平時會去學校附近的小店吃飯嗎?”

  許輕言站在他對麵:“不常。”

  沈月初抬頭看她:“坐。”

  許輕言忍了忍,皺著眉拖開椅子坐下。沈月初簡單點了兩個菜,還問她要不要來一點,她連忙搖頭。

  許輕言見沈月初拆了餐具的塑料膜,好像打算就這麽吃了,她忍不住把餐具拿過來,用開水一個個燙過。

  “公主。”

  “能不叫我公主嗎?”

  沈月初拿起被燙幹淨的筷子仔細瞧了瞧,反正他是沒看出有什麽區別。

  “你這麽講究,我很難不叫你公主。”

  許輕言放下手中的杯子,淡淡道:“也就今天這次,你忍忍。”

  沈月初一怔,立馬舉手投降:“算我沒說。”

  許輕言沒理他,也不看他。

  過了會,菜都上來了,沈月初敲了敲桌麵,想引起許輕言的注意:“下次,我帶你去隔壁那條美食街嚐嚐?那邊的烤魷魚很好吃,就是有點辣,我不愛吃辣,要是再來罐啤酒……”

  “不吃燒烤,不喝酒。”

  沈月初一邊吃著,一邊滿臉真誠:“味道真的很讚。你不餓?吃點吧。”

  許輕言還是搖頭,她這時發現沈月初左手拿筷子,原來他是左撇子。

  “你要說什麽快說,我還要回家練琴。”

  沈月初支著下巴,閑閑地看著她,看了好一會,許輕言被他看得都快發毛了,他突然笑道,“你不是說伯仁因我而死嗎,我怎麽好放著不管,至少得讓大家知道,不是鋼琴公主看上我,而是我想跟你交個朋友。”

  少年大膽又直接的目光比晚霞的餘暉更加耀眼,棕色的瞳孔透亮,像是要將她的視線吸進去一般。她再單純也能聽出這個朋友的言外之意,臉刷一下紅了,一直燒到耳廓。

  公主臉紅了,不停躲他的小眼神,有些羞惱,怎麽那麽可愛。

  許輕言立馬找回冷靜,早戀什麽的,這麽出格的事,她壓根沒想過,她連忙找了個官方借口:“我們不是一個班,很難交朋友。”

  “不會啊,我們住得那麽近,可以一起回家,你要去上課,我可以騎車送你,你就不用擠公交了。”

  許輕言一愣:“我們住得近?”

  “在你的眼裏,是不是隻有鋼琴?”沈月初一副好笑又無奈的樣子,“看起來你真的把記憶力都用在背琴譜上了。”

  許輕言追問道:“可我不記得在小區裏見過你。”

  “難怪大家都說公主殿下很高傲。”

  許輕言知道別人背地裏怎麽說她,她隻是比較專注眼前的事,還近視,所以不太注意周圍,她一字一句地回道:“我沒有。”

  “哦,那我跟你同校了十年,鄰居了十年,你都沒發現,是眼神不好嗎?”

  沈月初兜著湯,冷不丁冒出這樣一句話。

  許輕言不太有起伏的心跳陡然漏了個節拍。

  “你說什麽?”

  “我十歲之前都住在和家大院,後來那裏拆遷了,大家不得不搬家,像大俊他們遷到城東去了,我們家因為我老爸是鋼廠的,申請了廠裏的宿舍,就在你家邊上,隔著一條護城河。以前我們是一所幼兒園,一所小學,一所初中,現在是一所高中。”

  許輕言平素的臉上逐漸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沈月初掀起眼皮,欣賞著鋼琴公主震驚的模樣,左手撐著下巴,對她微微一笑:“你好,校友,你好,鄰居。”

  他真的好看,少年人初張開的清俊,每一處都像是想好了再長的,所以,沒有敗筆。

  許輕言下意識捏了捏手指,指尖微微出汗。

  作者有話要說:  全文框架早就定好,不會改動。關於公主的告白,那場麵,嘖嘖,我就不多說什麽了。

  梁二爺:聽說下章我要和不喜歡的人和喜歡的人同框了,作者真是良心發現,我給你上柱香吧。

  罪:客氣客氣,好說好說,香就免了……

第27章

  “你好, 校友,你好, 鄰居。我來看你了。”

  許輕言站在N城破舊的汽車站,不知麵向何方, 喃喃自語。

  她沒有馬上去酒店,而是直奔墓地,她不能有一顆耽擱, 她怕一瞬間的猶豫都會讓她的勇氣消失殆盡。

  曹勁一大早給她發了……十多條語音,都是指路用的。

  這麽多年了,曹勁也在警界磨煉成了一個標準的硬漢, 她都快忘了曹勁在她心裏的另一個外號——“麻辣燙”, 這回又有點想起來他當年的聒噪勁。

  她是路盲,但不是白癡。

  走走停停, 不過,這小鄉鎮裏的公墓不怎麽正規,實際上也就是個土山包,路也是歪歪扭扭, 許輕言繞了半天,總算發現了隱在草叢中的一排排墓碑。

  “你還以為有大門啊, 得了吧, 那兒能有條路就不錯了。”

  許輕言默默關了微信,抬頭望去,要找到曹勁所說的第二十七排左手邊數起第六個墓碑,恐怕得下一番功夫。

  她現在是在第十排吧, 許輕言很認真地數了數台階。

  這裏的天空很低,雲層厚厚地重疊在一起,定格了一般,緩慢地浮動著,一點陽光都漏不進來。

  “不會下雨吧。”

  許輕言深呼吸,仿佛能聞到絲絲潮氣。

  又爬了一段時間,再數一遍,二十六了,上麵就是……

  許輕言突然停下腳步,離她不遠處有幾個人影,還有斷斷續續的說話聲傳來。

  許輕言眯起眼,透過鏡片仔細辨認了下,下意識握緊了背包帶。

  梁見空,程然!

  她的腦中似是被厚重的雲層覆蓋,一下子壓抑至極。

  他們兩個怎麽會出現在這裏?那個位置……是月初的墓地。

  梁見空和程然站在墓碑前,各自身後立著個人,阿豹也在。

  許輕言下意識彎下腰,還好她今天穿了球鞋,放慢腳步幾乎聽不出聲音,她沒有逃走,反而朝那邊靠近了幾步,漸漸能夠聽清他們在說什麽。

  “老梁,你這是特意來膈應人的麽,人都死了,還不放過人家。”

  是程然的聲音。

  許輕言蹲在地上,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就是死了才來看,到這裏難道是來看活人?”

  梁見空跟程然的對話,自帶火藥味。

  “你趕緊滾,每年今天我的氣都特別不順,不想看到你。”

  “我也挺不順的,為什麽躺在裏頭的不是你。”

  接下來是一陣詭異的沉默,許輕言不敢探頭看。

  半晌,程然的聲音再次響起:“我命大。你呢,搞死人家男友,還騙著人家救你一命,說說,你打算怎麽著。”

  “難得程老板不跟我打啞謎了。”

  “你不也喜歡打啞謎嗎,我就不信你沒查過許輕言的底。”程然話鋒一轉,“許輕言是我的,你別碰。”

  “替兄弟照看女人?”梁見空話裏帶笑,“許輕言答應了嗎?”

  從梁見空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許輕言手臂上頓時豎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答應過他,要照看好他的女人。”

  “哦,什麽時候,他快被燒死的時候?”

  梁見空的聲音異常涼薄。

  程然的聲音低了幾分,許輕言用力辨認才聽出:“嗬,你想拿她對付我?”

  “怕嗎?”

  “有種可以試試。”

  “我的種,可不想給你。”

  梁見空渾話說起來,也是毫無遮攔。

  那邊終究是沒有打起來,言語交鋒過後,沒過多久,程然帶著人先行離開。

  梁見空好像又呆了會,許輕言聽到阿豹的聲音 :“二爺,這個……是真的嗎?”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