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24節

  許輕言知道他狗嘴裏吐不出象牙,聽了前半句就不想聽下去了,聽到後半句,莫名想要說兩句:“可樂殺精,是奶茶好一點。”

  江蘭胖臉一下子紅了,一副你好牛,好敢說的樣子,就連曹大頭一時間也愣住了。鍾筱筱似是也沒料到許輕言會反擊,一張笑臉僵在一半,表情詭異得很。其他幾個人的表情也沒好到哪裏去,但所有人都第一時間去看沈月初的反應。

  沈月初緩緩站起來,靠近欄杆,隨手把可樂罐丟進垃圾箱,衝她抬了抬下巴:“好啊,就來杯奶茶,不用加珍珠。”

  許輕言也不廢話,回過頭,買好單,一手拿著自己的奶綠,一手拿著某人的奶茶,走到路邊,放在地上:“不用謝。”

  沈月初忽然雙手一撐,跨過欄杆,眾目睽睽之下走到對麵,彎腰拿起奶茶,直接喝了一大口:“味道不錯。”

  許輕言眯起眼睛,這人,臉皮還挺厚。

  對麵鍾筱筱剩下一半的笑臉也掛不住了。

  “有時間買奶茶,今天不用上課?”

  許輕言沒回答他:“我還有事,先走了。”

  “等等,你怎麽每次都這麽急,”沈月初學她之前的樣子,一邊倒著走,一邊歪著頭尋找她的視線,“反正明天周末,我們一會要去吃火鍋,來不來,算我還你麵包和奶茶錢。”

  許輕言總覺得他說麵包的時候,故意重音。

  江蘭有些小期待地看向許輕言,她是有點想去啦,但想想那些人老說許輕言壞話,又覺得不應該同流合汙,況且誰知道這回是不是一個陷阱。

  許輕言從來不參加這類聚會,但他既然提到了麵包,她也不跟他客氣了:“麻煩你跟你朋友說一聲,不要再說些無聊的話。”

  “可以啊,我們一起過去說。”

  許輕言很認真地打量他,見他噙著笑,也不知笑裏有幾分正經。

  不是一路人,說不通。

  “隨你說不說。”

  許輕言繞開他,沈月初定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默默吸了口奶茶,神色難測。

  麵包加奶茶,故事的升級版也隨即出爐。據當天在場人事親眼目睹,許輕言為討好沈月初,硬是給沈月初買了杯奶茶,沈月初隻好勉強收下,她竟不識好歹,拒絕沈月初邀請。

  但更為詭異的是,事態朝著不受控製的方向發展,原本隻是無中生有的故事滿天飛,她也當一隻耳朵進一隻耳朵出,可當某天早上,她的抽屜裏塞滿了垃圾,而她的課本不翼而飛的時候,許輕言意識到,自己的沉默換來的是越發古怪的攻擊。

  孩子們的心理是很微妙的,逐漸被社會化的校園沒有想象中純真,家長成人思維潛移默化的影響著孩子,越來越多的學生早熟又幼稚。先是課本不見,再後來是各種威脅信,但真正觸及許輕言底線的是她的琴譜被人撕成碎片丟進了垃圾箱。用現在更加廣泛的用語形容,這就是校園暴力,弱小者被欺淩,被孤立,被撕裂。

  然而,許輕言是弱小者嗎?

  江蘭慌慌張張地要去找老師,許輕言攔住她,然後猛地搬起簸箕,像個鬥士一般,衝向五班。

  “小言,你去哪?”江蘭被許輕言鐵青的臉色嚇傻了,她從沒見過許輕言這麽生氣。

  課間休息時間,走廊上三三兩兩站滿了學生,許輕言從他們中間快速穿過,簸箕裏的碎紙片不時地灑落在外。

  她目不斜視地走進五班,神色冷峻,教室裏嘰嘰喳喳的喧鬧聲忽然間小了下去,所有人都開始注意到這個闖入者。

  沈月初坐在最後一排,許輕言闖進去的時候,他正趴在桌上睡覺,隨即,天女散花般的碎紙片從天而降。

  “你在幹什麽?!”鍾筱筱尖叫著從位子上站起來。

  沈月初迷迷糊糊地感覺到什麽東西掉到了腦袋上,緩緩抬起頭,剛清醒些就被這聲尖叫刺激得什麽睡意都沒了。然後,他看到許輕言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她的眼神冷靜,卻透著不留一絲餘地的果決。

  沈月初低頭看了看身上亂七八糟的垃圾,又看了看倒在桌邊的簸箕,大概猜到剛才發生了什麽。

  所有人都以為他會爆發,可他竟像沒事人一樣,隻是抬手慢慢撣去頭上的碎紙片,然後不動聲色地望向許輕言,她應該有話跟他說。

  這人心理素質也太好了,許輕言見沈月初從起初睡眼朦朧不明所以,到短時間內鎮定自若地把自己收拾幹淨,倒有點對他刮目相看。

  許輕言冷靜地問道:“第一袋麵包是你給我買的,還是我給你買的。”

  沈月初仰起頭,聲音不高不低:“我。”

  “我要求你給我買的嗎?”

  “沒有。”

  “我還你錢,你是不是不要?”

  “是。”

  “你要求我給你買麵包抵做還錢,是不是?”

  “是。”

  “奶茶是不是你要喝的?”

  “是。”

  “我有跟你告白過嗎?”

  她一問,他一答,猶如警察審訊現場。她問得幹脆,他回答得也幹脆,直到這個問題。

  沈月初不由輕笑了下,但還是很快答道:“沒有。”

  “我是不是要求你解釋清楚。”

  “是。”沈月初又補充了句,“但我記得,你後來說隨我說不說。”

  “我以為這種玩笑話,以你的智商還是聽得懂的。”

  沈月初慢慢拾起幾張碎片,拚在一起,是樂譜,他麵色一正,收起了笑意,從位子上站起來:“有人撕了你的樂譜?”

  許輕言沒理他,用食指在課桌上敲了敲,清脆的敲擊聲莫名帶著股冷意,她環顧教室一周:“剛才的話,你們都聽清楚了。”

  隨即,她重新看向沈月初:“我為我剛才的行為向你道歉。”

  沈月初被她突如其來的轉折弄得一愣。

  “但有句話說得好,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你的一些行為給別人造成了困擾,所以,你也要負一定責任。我不知道是誰做了這麽多無聊的事,我隻想說,這很幼稚,也毫無意義,躲在人背後做些惡作劇,無非是懦夫的行為,有本事,自己跟沈月初告白。”

  許輕言看著沈月初把這一席話說完,撿起簸箕,扭頭就走。

  “哦,忘說了,我要告白,會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說出來,不會用這麽低級的手段。”

  霸氣。

  許輕言走後,五班炸開了鍋,“麻辣燙”看呆了,久久不能回神,這麽瘦小的人,氣場1米8!

  沈月初當時走神了很久,他不由自主想著,許輕言真的會告白嗎,公主的告白又會是怎樣呢?

  但直到最後,他還是沒等到公主的告白。

第26章

  許輕言醒來的時候, 窗外還是一片漆黑,冬天的太陽懶得很, 5點了,還不見一絲光亮。

  昨晚一夜像是時光倒流一般, 中學時的過往猶如幻燈片播放,一張張從她眼前閃過。

  包括他的笑顏,清晰得可怕。

  距離跟程然麵談已過去一個月, 這一個月風平浪靜,除了淩俏跟她報喜,終於被一家音樂公司看中, 打算簽約做職業鋼琴音樂人, 就再沒什麽值得回想的大事。

  梁見空沒有聯係她繼續私人醫生的話題,程然也沒有聯係她繼續同一陣營的話題。

  一切仿佛回歸平靜。

  12月的冬天, 空氣中都帶著種節日的歡樂氣息。平安夜、聖誕節,商家打出各種噱頭,吸引顧客掏出腰包買單。科室裏的年輕小姑娘嘻嘻哈哈地計劃著怎麽過節,有男友的都在期待會收到什麽禮物, 沒男友的吐槽要去酒吧豔遇,許輕言捧著三明治, 喝著熱咖啡, 靜靜地聽著,碰到她們好奇的尋問,隻是微笑,卻始終沒有搭話。

  前兩天, 曹勁聯係過她,這位大哥終日裏忙成狗,直到現在還是單身狗,把該女友買禮物過節的錢都用在了她和淩俏身上——各種請吃飯,也算是夠哥們。

  和以往一樣,曹勁單刀直入的第一句話就是:今年你去不去掃墓?

  許輕言拿出手機翻到日曆,12月18日,他的忌日,再過兩天就是冬至。其實,沈月初的死有些見不得人,以前的同學都頗為感慨,但人走茶涼,多少年過後,隻有第一年的時候風言風語滿天飛,大家互相打探消息,真真假假很難讓人摸著頭緒,再然後,也就逐漸忘卻了。隻有曹勁、湯富國、鍾筱筱偶爾來祭拜,鍾筱筱當年多喜歡沈月初,沈月初死後她就有多傷心,正因如此,她對許輕言的冷漠嗤之以鼻,甚至恨之入骨。但她畢竟是個女人,聽說前年結婚了,婚後也不好再懷舊往事,所以現在每年隻有曹勁和湯富國會去祭拜,他一個大老爺們年年不忘,難得的細心。可能也是因為月初,他後來走上了警察這條路,一身悍氣,正義淩然。

  和以往不同,許輕言沒有直接回絕曹勁,而是反問了句:“需要準備點什麽?”

  “你這人,都多少年了,去看一眼才能放下……”曹勁突然一聲怪叫,“你說什麽?”

  許輕言失笑,複又靜靜道:“我想,一個人和他聊聊。”

  “……噢,”曹勁還沒緩過勁來,“冬至那天人會很多,你還是18號去好。”

  “明白。”

  “你……怎麽突然想明白的?”

  “沒有啊,沒想明白。”

  “那為什麽今年決定去了?”

  “我在思考一個問題,需要他的幫助。”

  曹勁越聽越糊塗,許輕言也不再跟他文藝,有些事,沒人能懂。

  醫生並不是那麽好請假的,她這段時間的出勤率堪憂,所以這次請假2天去掃墓,主任臉色很不好看。

  沈月初的墓地不在Z城,他父母過世後,他將兩人的骨灰合葬在父親的老家N城,算是彌補一家人生前支離破碎的遺憾。而他出事後,骨灰也一並葬在那裏。

  由於沒有高鐵直達,天色還未見亮,許輕言買了大巴票,也沒找座位休息,直接站在始發點等待。這裏並不安靜,拖著大宗行李的務工者正急急忙忙地拿著票找方向,提著公文包的商務人士似乎有些不習慣這份擁擠,還有一家人窩在一起捧著肉包子吃著早餐,時不時小聲交談著。所有的一切混雜在一起,合成了一出魚龍混雜的市井圖,但這就是生活,是她想要逃避也逃避不掉的生活,每個人都有血有肉,熱包子和餛飩湯的味道,比消毒水的味道更加深刻地刺激著她的神經,活在現實裏,就必須認清真實。

  她終於踏出了這艱難的一步。

  時間差不多了,許輕言提著包裹上了車,大巴車內人不多,她挑了個靠窗的位置,然後豎起大衣領,裹緊圍巾,身旁有人落座,她也沒回頭去看,仿佛自行隔絕出一塊小天地。

  大巴車準點出發,檢票員順便做起了導遊的生意,發放起N城旅館的宣傳單頁。

  說起來,沈月初曾許諾高考後要帶她去看N城的花海,那花海被他誇得美得沒了邊,說隻有鄉下的好山好水才能養育出這片天然的美麗。

  她嘴上不說,但心裏滿懷期待,當時還悄悄緊張萬一要住到他家該怎麽辦。

  隻可惜,少年的承諾終究如春風拂過,如此動人心弦,又如此縹緲無蹤。

  不知不覺,許輕言被陣陣困意侵襲,眼皮子撐了一會,終究敗下陣來。

  許輕言掄起簸箕怒闖五班的事已經傳遍了學校,班主任很快找她談過話,語重心長地勸誡她不要受到這件事的幹擾,影響鋼琴比賽的成績。聽說五班班主任也找沈月初談過話,頗為嚴厲地教育了一番,其實樂譜被撕、垃圾塞滿抽屜這種事跟他沒有直接關係,但貌似校方也抓不到罪魁禍首,沈月初對此也沒怎麽解釋,於是被記了次過錯。許輕言是後來才知道的,她直接找到五班班主任澄清,但這件事已經蓋棺定論,校方也不希望重提。

  表麵上看這件事就這麽過去了,惡作劇也消停了,但許輕言總覺得心裏頭不安寧,那個躲在暗處中傷她、擾亂她的人仿佛潛伏著,伺機而動。

  這天,輪到許輕言值日,她留到最後,檢查好門窗才走。

  “今天不去學琴嗎?”

  許輕言握緊門把手,確認門鎖好後,慢慢回過身。

  沈月初靠在窗台邊,隨意叉著大長腿,笑眯眯地看著她:“我也剛做完值日,被罰了一個月,還有兩個禮拜。”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