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21節

  太陽不知不覺張開了光芒,氣溫回升,車水馬龍更甚之前。

  “想聽聽月初的事嗎?”

  許輕言輕聲打斷他:“不用了。”她的呼吸很輕,聲音也很輕,像是隨時會斷氣,“我想一個人呆會。”

  程然覺得今天差不多了,她需要點時間。

  “好,有事聯係我。”

  他起身前,又說了一句:“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許輕言的睫毛輕顫,沒有回應。

  他走後,許輕言深吸一口氣,指尖冰涼,慢慢將照片翻到正麵。

  照片是用拍立得拍的,一次性相紙,畫麵裏背景有點暗,應該在酒吧,兩個人正在喝酒,可能是被偷拍的,兩個人朝鏡頭看的時候,都沒有完全準備好,程然舉杯朝鏡頭示意,動作有點模糊,而他身邊的人,懶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地斜睨著。

  “小姐,你吃完了嗎?”

  店鋪老板娘拿著抹布來收拾碗筷,邊上還有一對小情侶等著入座。

  許輕言不聲不響地讓位,穿過人流,走回家中。

  她又把布穀鍾的照片取出來,兩張照片擺放在一起,顯然,程然這張要鮮活很多。

  不多時,她把照片收好,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仿佛什麽都沒發生一般,準點出門上班。

  許輕言坐上公交車,玻璃窗上的光斑如同琉璃碎片,印在她平靜無波的眼眸,卻無法穿透視網膜,進入她的心裏。

  回憶的錦盒一旦被打開,就再也無法壓抑。

  她忽然想到:他的忌日,快到了。

  那個少年,似清風,似陽光,他對她一笑,她心裏甜得隻想為他彈奏一曲夢中的婚禮。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鍋都是我的……

  上卷卷標是:天未明,月色入骨

第23章

  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 其實,我沒什麽感覺, 他很生氣我沒有對他一見鍾情,所以後來的每一天, 我都對他情深似海。

  ———不可言說的日記

  說起許輕言,大多跟她同班的同學都會說一句:學霸。許輕言從小就是模範生,從小學到初中一直是全年級第一名, 還是班長,期間還參加了大大小小的鋼琴賽事,拿獎拿到手軟, 在他們這片學區乃至全市都小有名氣。老師因為知道她以後是要走音樂這條路的, 對她也格外照顧,畢竟有一個天才少女出自學校, 校長麵上也有光。公眾號:小說生活館

  但她就是不太愛跟人打交道,一個人喜歡獨來獨往,然而,孩子們的嫉妒心比大人想的要厲害得多, 不愛與人交流很容易被誤解為,孤僻, 冷漠, 甚至,高傲。漸漸的,圍繞在她身邊出現了很多好奇、猜測、嫉妒的目光,女生最喜歡搞小團體, 小八卦層出不窮,什麽她家住大別墅,有權有勢,什麽她媽媽就是評委,所以拿冠軍很容易,什麽班主任把自己的小孩送到她媽媽那裏學唱歌,所以她一直都是班長,霸占班長一職,卻什麽都不幹,還年年三好生,什麽她看人都愛答不理的,傲慢得很,幾個小團體對她這個班長都是愛答不理。

  如果以為孩子們的童言無傷大雅,那就大錯特錯了。

  久而久之,班主任也看出了明堂,找她談話,勸解她專心練琴,班級事務可以減減負。許輕言麵上沒說什麽,但心裏明白得很,不過她對班長這個職務沒什麽執念,幹脆地卸任。然而,這消息第二天一經公布,班裏那細細碎碎的八卦聲簡直跟海浪一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副班長頂了職,起初還有點揚眉吐氣之感,後來見許輕言寵辱不驚的模樣,心裏有點不是滋味了。

  於是,傳許輕言覺得當班長該撈的好處都撈著了,不想繼續當了,畢竟還有班級事務要管,她沒那麽空,這才假惺惺地讓出位子。

  所以,許輕言在同學中的人緣很不怎樣,大家一片學區,九年義務教育再不情願也得相見,中考過後,不少人還是考了離家近的重點高中,再一看還是熟悉的臉。

  高中後,許輕言的傳奇還在繼續,她的獎項越拿越大,但這也直接影響她的出勤率。課業和鋼琴不能兼得,從那個時候起,許輕言已經有意走音樂這條路,所以,課還是上,但更多時候是找老師補課,班上的活動也參加得很少。

  跟許輕言關係比較好的,隻有她的同桌,一個胖女生,跟許輕言完全不一樣的身材和個性,每天吃很多,每天樂嗬嗬。也就隻有她知道,許輕言的成績是她付出了多少努力換來的,她彈琴彈到指尖出血,還要做厚如山的功課,每天睡眠時間不足5小時,難怪這麽瘦,臉色也很蒼白,一副病怏怏、冷冰冰的樣子。

  她也去過許輕言家,根本不是什麽別墅,就是這片學區很普通的一個小區,隻不過麵積稍微大一點,家裏專門布置了一個房間放鋼琴。父母也都是普通公職人員,父親在公安係統,母親是音樂老師。

  “小言,這是今天數學老師布置的作業,上午你不在,我幫你領了試卷。”

  “謝謝。”

  許輕言上午去參加預賽,下午才來上課,對江蘭而言已經習以為常。

  “比賽怎麽樣?”江蘭偷吃了口麵包,低頭朝周圍看了看,問道,“第一?”

  “嗯。”

  “厲害啊,我就知道你沒問題的。”她偷偷塞給許輕言一塊麵包,“又沒吃午飯吧,趕緊吃點墊墊底。”

  許輕言一愣,接過麵包,一股暖流從指間傳到心間:“謝謝。”

  她知道自己不太招同學待見,但討好並不是她擅長的。她的世界除了學習就是練琴,簡單到單調,可又充實到再容不下一絲複雜。正因如此,一點善良的友好都會被她記在心中。

  青春期,在回憶裏充滿了雨後的潮濕味和加在雨絲中的花香。

  下午自習課前,江蘭又餓了,可麵包已吃完。學校禁止學生帶零食,很多人都是偷偷帶。

  許輕言想到自己吃了的那塊麵包,有些過意不去,說:“我陪你去小賣部買吧。”

  學校操場西邊的角落裏,在重重樹叢後麵,隔著外牆,左手邊正好是一處小賣部,正巧了,牆上久經風霜,開了個口子,也不知是誰發現的,一來二去,很多學生都知道了門道,一個探風,一個跟老板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教導處管教了很多次,但一直沒經費修補外牆,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管著。

  但不管怎麽說,被抓住了,都是要寫檢討的。

  江蘭有點驚訝許輕言會提議去小賣部,在她印象中,許輕言那就是純白得不能再純白的好學生,怎麽也會知道小賣部,還要陪她去。

  “不,不用了,沒事,我不是很餓。”

  許輕言卻很堅持:“走,快去快回。”

  許輕言是行動派,想定了就做,她拉著江蘭跑下樓,穿過大操場。這時候,操場上還有不少同學在玩,田徑隊的也開始訓練了。

  許輕言還真沒有這種經驗,但這應該不是什麽難事,隻要運氣不那麽背,被老師抓到就行。

  兩人做賊般一路小跑進樹叢,果然,後麵有麵破牆,而在她們前麵,已經有三個男生。有兩個,一個蹲在地上捧著麻辣燙,已經吃上了,聽到動靜隻是抬頭看了眼,一個背對著她們還在跟老板討價還價,還有一個應該在把風,她們一進來,他就看到了她們。

  他倚著牆,雙手插袋,漫不經心地看過來,但那雙眼睛透著亮,似是一瞬間就能刺入人的心裏。

  許輕言被他看得一怔,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

  對方並沒有收回視線,許輕言隻好說:“同學,你們買好了嗎?”

  他聽到她的話,竟是挑了下眉。

  許輕言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麽,江蘭在一旁拉了拉她的手臂:“輕言,這是沈月初,上周我們班還跟他們班打過籃球賽呢。”

  許輕言愣住,沈月初,讓她想想,哦,好像聽過。

  校草。

  可就算是校草,也未必人人都得認識啊。

  江蘭紅著臉跟沈月初說:“那個,我們想買麵包,你們好了的話,能不能讓我們過去下。”

  沈月初把視線收回,慢慢回過頭,踢了踢蹲在地上的那個男生,對方手裏的麻辣燙一抖,他嗷的一叫,正要發作,見是沈月初,氣焰立馬歇了。

  沈月初也沒說話,朝裏頭抬了抬下巴,“麻辣燙”立即反應過來,扭頭就喊:“老三,你好了沒,快點,老子都要吃完了,你還沒磨嘰完,這鬼地方都是個蚊子。”

  “好個屁,媽的,竟然說我的錢破,不給找。”

  最裏頭的男生一邊嘰嘰歪歪,一邊擠出來。

  許輕言往邊上靠了靠,準備先讓他們過去。誰知那個老三說:“我們還在等找錢,你們要買先過去。”

  許輕言攔住江蘭:“我去吧。”

  “這裏麵髒,你沒來過,還是我去吧。”江蘭不肯,也硬要往裏頭擠。

  別說,江蘭的個頭不是許輕言擠得過的,她隻好說:“那多少錢,我給你。”

  “哎呦,不用了,我帶著……”江蘭一拍口袋,突然叫道,“我忘帶錢包了。”

  許輕言也是一摸口袋,張了張嘴,有些無語。

  她們出來太急了,都沒帶錢包。

  “哎呦,演什麽演啊,沒帶錢,不就是為了找我們老大借麽,有借有還,再見不難。”

  麻辣燙男一邊吸著粉絲,一邊擠眉弄眼地調笑道。

  江蘭的臉刷一下紅了,眼神禁不住地朝沈月初飄。

  許輕言也聽出這話裏的調侃,但她看都沒去看“麻辣燙”一眼,臉色都沒變過,隻跟江蘭說:“你等著,我去拿錢包。”

  “要不……要不算了。”江蘭一個人哪敢留在這裏,忙拉住許輕言,“回去吧。”

  “別走啊,哥哥我有錢,不找我們老大借,可以找我。”

  許輕言最不擅長對付這類油嘴滑舌的人,她也不想多呆,和江蘭快步往外走。

  “還來得及,再過五分鍾才上課,我們取了錢再下來。”

  許輕言不是那麽輕易放棄的人,可江蘭猶豫了:“算了吧,說不定他們一會還在呢。”

  許輕言不解:“你怕他們?”

  “不是啦,就是,沈月初在呢。”

  小姑娘家家,在校草麵前,還是丟不起人的。

  許輕言卻沒有理解她的意思,她正要問,卻被人打斷了。

  “這不是我們的鋼琴家嗎?”

  許輕言回頭,看到鍾筱筱,就是那位有幸晉升班長的副班長,現在還多了個“校花”的頭銜,在學校裏麵人氣很高,相較於許輕言的孤高,她就顯得親民很多。

  冤家路窄。

  許輕言被她背地裏說了不知道多少許輕言的壞話,也不知是什麽孽緣,他們考中了一所重高,好在她們總算沒在一個班,可學校裏一半的風言風語都是她攪起來的。

  鍾筱筱笑嘻嘻地問她們:“你們不會是偷偷來小賣部買東西吧?”

  江蘭忙說:“沒啊,隨便散散步。快上課了,我們先走了。”

  許輕言和鍾筱筱打過不少交道,但僅限於班級事務,這個女孩整天笑眯眯的,給人很陽光很友善的感覺,偶爾許輕言都快被她的笑容迷惑,差點忘了這張笑臉下還有張毒嘴。

  “哈哈,你緊張什麽,我又不會去告訴老師。”

  她雖然在和江蘭說話,眼睛卻一直盯著許輕言,許輕言沒搭話,目光空空地落在不遠處的足球場。

  突然,鍾筱筱眸光一亮,越過她們倆,衝後麵的人揮了揮手:“沈月初,你又去小賣部,不怕我告訴老師嗎?”

  話雖這麽說,但語氣輕鬆高興得很,怎麽看都像是朋友間親昵的打趣。

  許輕言不由看向他們。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