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3節

  這個人究竟怎麽活下來的,警惕心高到如此程度,光是想想,許輕言都感到毛骨悚然。她平靜如水的生活裏,難以想象他所處的世界。

  許輕言替他蓋上薄被,歎了口氣。這個人有著超乎常人的求生意誌,這五天,即便在最痛苦的時刻,他也隻是死死地皺眉,不啃一聲。

  二爺,豹男他們是這麽叫他的。許輕言隱約感到她撞上了一個來頭不小的人物。

  這天晚上,許輕言終於熬不住,趴在床邊昏睡過去。

  連日來的高壓令她精神疲倦,雜亂無章的夢,全是黑白剪影,恍惚間,她看到白晃晃的襯衣,在空中淩亂的黑發,少年舒朗的笑臉,還有……他好像朝她伸出手,輕輕撫摸了她的臉。她努力睜開眼,想要看清楚一點,想要靠近一點,然而,任憑她用力掙紮,還是拚不全一張完整的圖片。

  “許醫生,許醫生!”

  許輕言猛然驚醒,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

  豹男正一臉嚴肅地打量她:“你做惡夢了。”

  後邊的大力嗤笑道:“還鬼哭狼嚎。”

  許輕言有些狼狽,但並不相信大力的話,在差點把自己哭瞎之後,她現在基本上已經哭不出來了。許輕言垂下眼,額上全是冷汗,背上也濕透了,她慢慢支起身子,不知何時,她已經睡在了房間裏唯一的沙發上。

  豹男地給她一杯水,她接過,猶豫道:“現在什麽時候了?”

  “下午了。”

  許輕言一怔,她睡了這麽久。

  她立即問:“他怎麽樣?”

  “沒有發熱,看上去好多了。”

  大力一撇嘴,冷冷道:“虧你還記得我們二爺,他要是有什麽三長兩短,我讓你一睡不起。”

  “大力!”豹男低喝一聲,“閉嘴。”

  許輕言自知是她放鬆了緊惕,立即起身查看。確實如豹男所說,他的狀態平穩不少,可這也不是

  長久之計。

  “今晚我們就轉移。”豹男似是看穿許輕言的心事,說道。

  “去哪?”

  “哼,你跟著我們就是了,要是敢逃……”大力陰狠地作了個割喉的手勢。

  許輕言不去理他,默默地低頭做事。豹男走過來,遞給她一個盒飯。

  她接過,放在一邊:“謝謝。”

  豹男臉色一沉,命令道:“吃掉,我們帶不走兩個病人。”

  許輕言垂下眼,一聲不吭地把冷飯送進嘴裏。

  “豹哥,我出去放風。”

  “嗯,小心。”

  大力出去後,室內完全安靜下來。

  “今晚你跟著我們。”豹男停頓了下,似是在思考怎麽說,“我會跟上頭匯報你的情況,讓他們定奪。”

  許輕言拿出一塊幹淨的毛巾,聞言手腕不由一頓,隨即,輕輕地替二爺拭去額上的汗。

  阿豹站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看著許輕言小心翼翼的動作:“以前遇到過這種事嗎?”

  “沒有。”許輕言冷靜地直視豹男的眼睛,“你們會放了我嗎?”

  阿豹搖頭:“我沒有決定權。”

  相處幾日下來,許輕言察覺到豹男並非像表麵看起來的窮凶極惡,他是個相當冷靜自製的人。

  許輕言上前一步,懇切道:“我什麽都不知道,隻是路過救了這個人。”

  阿豹還是不為所動:“我說了,我會跟上頭匯報。”

  隻是匯報,許輕言低下頭,額前的短發晃了晃,饒是她性子再堅定,也遮不住越來越難看的臉色。

  豹男見狀,又說:“如果二爺醒了,這件事,就要看他怎麽說了。”

  許輕言忽地抬頭,似是聽到了點希望。

  “隻是……”

  就在這時,門突然被撞開,豹男以驚人的速度,彈跳起身,擋在病床前,衝門口拔槍。

  “豹哥!”大力急吼吼地撞進來,“他們發現我們了!”

  作者有話要說:  這篇文的目標是——絕不變成年更文!所以,心有戚戚的同學可以放心收藏,謝謝~

  PS躺屍3章,男主就要睜眼了。

第3章

  不等許輕言反應過來,豹男拔下二爺手上的針頭,隨手拿過一件大衣裹在他身上,背起他就往外跑。

  他朝許輕言冷喝道:“走!”

  許輕言馬上反應過來,抓起背包,將桌上的藥瓶全掃進包裏,轉身跟著他們衝了出去。

  這是六天來,她第一次離開地下室。大力跑在最前麵,豹男背著二爺在中間,許輕言跟在最後。

  樓道裏漆黑一片,她以為上去就是這家小旅店的門廳,可他們帶她往另一條地道走,直接從一個極窄的後門溜了出去。

  坦白說,這個時候如果許輕言轉身就逃,他們是無暇顧及去追她的。可是,就是在這一瞬間的猶疑,令她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天色已暗,空氣裏有種難聞的潮濕,似乎剛下過雨,許輕言感覺到腳下令人不適的粘稠感以及血管裏血液逆流的緊張感。

  她完全看不清路,這裏已經離加德滿都穀地很遠,靠近邊境了,四處都是山脈。她隻能跟在豹男後麵,而豹男背著一個人,依然健步如飛,許輕言已經跑到極限,沿途好幾次差點扭了腳,這才勉強跟上他。

  她不知道是誰在追殺他們,她也不知道為什麽她就這樣傻乎乎地跟著他們逃跑,她隻知道她必須跑,不能停。

  大力神色警惕地四處張望,不停地朝後麵招手:“快點。”

  “大力,你看到是誰了嗎?”

  大力往地上啐了一口:“他奶奶的,沒看清。”

  “等……等一下。”許輕言氣喘籲籲叫住他們。

  大力氣得差點發飆:“你給我閉嘴,跑不動,老子宰了你!”

  許輕言卻指著豹男,說:“小心他的傷口。”

  豹男腳下一頓,可還來不及查看,一聲槍響驚徹夜空。

  許輕言的心髒也隨之劇烈收縮。這不是在拍電影,她真的置身在一個隨時會喪命的地方。他們竟敢開槍!全都是群瘋子!

  豹男單手抓過許輕言,幾乎是用甩的,將她丟到一座小土坡後麵,許輕言感到有什麽從她的包裏飛了出去,但她還沒從地上爬起來,就是另外一聲槍響。

  許輕言滿嘴是沙土,但她不敢喘氣,死死地貼在地麵,不敢動,任由沙土在口中發苦。她的左邊是豹男,右邊是大力,他們兩人的粗氣聲好似廢舊的汽車老式排氣管的聲音,呼哧呼哧,又緊張又可怕。

  豹男將二爺推給許輕言,對她說:“抱緊了,他要是死了,你也不用活。”

  許輕言接觸到男人硬邦邦的身體,渾身僵硬,但她不能推開他。一路奔跑下來,她已惡心得頭暈目眩,抱著男人的雙手止不住地發抖。忽然,一隻冰涼的手覆在了她的手上,輕輕握住。

  許輕言渾身一震,迅速低下頭,男人依然閉著眼,而他的手正牢牢地握住她的。

  莫名的,剛才還在發抖的雙手,慢慢鎮靜下來。

  左右兩邊與身後不明來曆之人的交火越來越頻繁,許輕言甚至能感覺到地麵的震動。

  “唔……”

  大力悶哼一聲。

  “怎樣?”豹男一麵詢問,一麵回擊。

  “不礙事。”大力的呼吸越來越重,夜色裏他的眼睛出奇的亮“豹哥,再過去一點就是約好的地方,隻要再堅持一會,我去引開他們。”

  “不行……”

  豹男還未說完,大力已經大吼一聲,衝了出去。

  許輕言閉著眼睛,聽到身後一陣陣密集的槍聲以及一聲聲慘叫。豹男在她身旁死死壓抑住自己,而她的手心全是冷汗,心髒像是墜入了冰窖,隨時會停止。

  她被牽扯進了一個什麽樣的世界!?

  那隻握住她的手越發用力,就在這時,前方忽然出現幾束亮光,越來越近,越來越快,越來越多。

  “來了!”豹男的聲音裏透出一絲罕見的驚喜。

  許輕言立刻明了,他們等來了轉機!

  幾輛車連連包圍住他們,像是一層堡壘將他們護起來,車上立刻衝出幾十個黑衣人。

  為首的一個人飛奔到他們麵前蹲下,許輕言隱約看出他硬朗的輪廓,他第一句話就是:“二爺呢?”

  豹男鎮靜道:“酒哥放心,二爺沒事。”

  後頭的槍聲漸止,但這些人壓根沒去在意,他們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這個男人身上。

  叫酒哥的人立即招呼人手,小心地將男人抬走,他離開的時候,握住他的手還掙紮了一會,才放開。

  眼前的男人隻是淡淡地掃了一眼許輕言,眼中的寒光如銀質的匕首劃過許輕言的喉嚨。

  緊接著,她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許輕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綁架了。

  她的眼睛被蒙住,她的嘴巴被膠布貼住,口中還殘留著沙土的苦臭味,她的手被反綁著,她的包也被拿走了,就這樣被關在一輛車上,已經顛簸了好久好久。

  這期間有人喂她喝水吃飯,但沒人跟她說話。

  隻要有人靠近,她立即抓住機會詢問,但沒有人回答,豹男也不知所蹤。喂完飯後,她的嘴巴又被貼上膠布。

  手術,追殺,死亡,綁架,經曆了這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後,許輕言從最初的驚懼,到現在的鎮定,期間心情的起起伏伏無法形容,她腦中唯一的念頭就是怎麽活下去。

  她不能就這麽死去,她還有未了的約定。

  很快,有人帶她上了飛機,然後又是一路折騰,估計又過了兩天,因為這期間,她吃了六餐飯,她終於被帶到一個穩定的地方。

  然後,依然被關了起來,不過到這以後,她可以用嘴巴呼吸了。

  “把她帶出來,記得把鞋脫了,三小姐不喜歡地板被弄髒。”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他又撩又帥 不許你再親我了[娛樂圈] 暗中觀察[娛樂圈] 你是我的榮耀 嫁個金龜婿 神隱 左手愛,右手恨 染上你的氣味 等光來吻你 婚後試愛 走路帶風命中帶甜 我拿你當朋友你卻 兔子的傲嬌先生 可是,我想你 他是我的榮光 眼裏心裏都是你 把你寵胖 今夜難為情 和你相逢好 人設不能崩 偏向瞎子拋媚眼 逐光者 陪著我 終身患者 以溫柔飼我 紅唇撩人[娛樂圈] 十二事務所 玻璃唇 你若盛開,哥哥自來 全民星寵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