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19節

  許輕言稍稍靠著桌沿,緩緩坐下。

  望著盒底的照片,到底還是沒敢拿出來,別開眼,關緊蓋子,指尖因為用力微微發白。

  這天晚上,她沒有收拾任何東西,隻是抱著這隻鍾,和衣躺在地上,就這麽睡著了。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不再見,你確定不會想我?

  許醫生:嗬嗬,還真不會。

  梁二爺:以後你會的。

  許醫生:你想見我就直說吧。

  梁二爺:……

第21章

  大清早, 手機鈴響個不停,別說, 秋天的早晨還有那麽點冷,許輕言在地上躺了一晚上, 腰背有些酸痛,迷糊中摸到手機。

  “喂。”

  “許醫生。”

  許輕言一個機靈,猛然睜開眼。

  程然在那頭似乎笑了笑:“是不是太早, 打擾到你了。”

  “沒有。”

  她掀開身上的薄被,一手撐著地板坐起來,低頭看了看時間, 才六點。不過, 平時她早就醒了,昨晚睡得特別不踏實, 淩晨三點才睡著。

  “有事嗎?”

  “正好在你家樓下。”

  許輕言覺得自己是不是腦子突然變笨了,竟然沒聽懂他的意思。

  “也沒什麽,就是想問你今天還晨練嗎?”

  許輕言沉默,那頭也不催。

  她望著屋裏的一片狼藉, 隨手拿起地上的一個靠枕,用力捏了捏, 淡淡道:“今天有點累。”

  她沒問他怎麽知道她家在這裏, 也沒問怎麽知道她有晨跑的習慣。

  梁見空能知道的,程然想必也能知道。梁見空還能知道她把鑰匙藏在燃氣表的後麵,更神。

  隻是,沒想到她剛回到家, 他就出現了,像是算好了時間。

  “是嗎,那一起吃個早飯?”他說起話來的語速比較快,雖然含笑,卻是不容置疑的。

  許輕言自從得知他的真實身份後,她已經在心裏跟他劃清了界限,現在,他和梁見空,都在她世界的另一端,中間隔著不可逾越的鴻溝。

  “聊聊吧,你肯定有想問我的。”

  許輕言走到窗前,一把拉開窗簾,低頭就能看到樓下的人,他就一個人。

  正巧,程然也抬起頭,朝她這邊看來。他穿著一件黑色的短T,黑色的運動長褲,耳朵上帶著藍牙耳機,正在跟她說話:“下來吧。”

  迎著光,他的臉再次和記憶中的臉重合,許輕言像是被刺到了一般,往後退了一步。

  “稍等。”

  許輕言洗漱了下,換了身運動服,出門前,將布穀鍾重新放回書櫃頂上,然後,隻拿了手機和鑰匙就出門了。

  程然見她從鐵門後出來,立即笑道:“附近你熟,到哪吃?”

  “邊上有家生煎鋪。”

  程然挑了挑眉,似乎不太滿意,但也沒說什麽,點點頭:“行。”

  兩人一左一右,中間差了有一臂的距離。

  許輕言家在老城區,有很多大伯大媽已經早起,不是出來晨練,就是出來買菜,所以路上並不空曠,反倒有些熱鬧。

  她沉默著帶他走進一家生煎鋪,條件很是馬馬虎虎,但吃得人很多,都是附近的老客戶,跟老板招呼都不用打,老板就知道他們要吃什麽。

  他們排了會隊,終於輪到了。

  “吃什麽好呢?”程然摸著下巴,看著門口那塊破破爛爛的手寫板,“你推薦什麽?”

  許輕言沒回答,直接對老板說:“八個生煎,兩個肉包,兩份豆漿。”她回頭問道,“夠嗎?”

  程然有趣地打量她,她的態度較之上次見麵冷淡很多,雖然她的臉上一直是淡淡的表情,但說話的語氣陌生太多了。

  “夠了。”

  許輕言正要付錢,突然想起自己沒帶錢包,程然在一旁也一臉尷尬:“我也沒帶。”

  “沒事,支付寶,喏,二維碼在這裏。”

  老板指了指邊上豎著的招牌,程然好奇地拿起來看了看:“老板,夠與時俱進的。”

  他拿出手機付了錢,許輕言端著碗筷,在店鋪外找了張還算幹淨的桌子坐下。

  程然在她對麵坐下,不停地朝四處張望,略帶新奇地說:“很久沒在路邊吃早飯了,還真懷念。”

  許輕言沒搭話,分給他筷子,然後低頭夾起一隻生煎,蘸了點醋,小口咬破點皮,輕輕吹了吹,小心地吸了吸裏麵的湯汁,這才慢慢吃掉。

  程然摘下耳機,他剛舉起筷子,就見許輕言已經默默吃完一隻生煎,全程沒有看他,好像他不存在一般。

  他還記得,她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足足愣了有半分鍾,完全是懵的,但眼中似是有流光閃過,似驚似恐。

  後來,她不再有這樣生動的表情,哪怕笑容都淡到不帶甜味,可她的眼睛會不由自主追隨著他。

  他裝作不知道,但心裏清楚得很。

  她在被他吸引,至少,這種吸引力在三天前還是奏效的。

  可惜啊……雖然早料到梁見空不會讓他好過,但真被來這麽一下後,他還真有點小小的失落。

  不過,也可能是龍崎的事穿幫了,但許輕言能想到哪一層,他就不太吃得準了。

  本來,他能演得更好呢,這姑娘不太笑,聽人說話很認真,但自己話不多,有點距離感和神秘感。雖然五官很淡,沒有哪裏特別好看,卻如潤在水中的美玉,值得品味,跟外麵那些妖豔賤貨都不一樣。

  “聽說你三天前受驚了?”

  受驚,這話說得可真委婉。

  許輕言低頭不說話,但心裏已經在琢磨他找她是為了什麽。

  憑她的推測,梁見空和他不對盤,故意讓她知道他黑色的身份,就存了拉他下水的心。

  他不是好人,程然也不是。

  但她不清楚,她在這兩個人中間是什麽樣的角色。她沒有任何站隊,不管是梁見空,還是程然,現在她都不想有任何瓜葛。

  有些事她好好想想,也能明白,比如,日本人為什麽會找上她,沒有人暗中指使,日本人知道她這麽個小角色?

  所以,程然確實不是什麽好貨色。

  想明白這些後,許輕言也就淡定了。梁見空她都應付過了,不過再來一個,至少,看起來,他不是想要她的命,不然,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兩個人蘸著一碟子醋。

  思及此,許輕言皺了皺眉,給程然重新弄了一碟醋。

  程然默默看著她的舉動,還真是界限分明,他來之前打了幾個腹稿,想著該怎麽套許輕言的話,但後來,他覺得都沒意思,這麽一個白開水一樣的姑娘,想必,也該是喜歡簡單直白的溝通方式。

  投其所好,他是情場高手,拿手得很。

  “老梁跟你說了。”

  他說的是肯定句。

  許輕言手上一頓。

  “別人都喜歡叫他梁二爺,我喜歡叫他老梁,你不覺得嗎,他總喜歡慢吞吞的說話,不抽煙,酒也不喝,看起來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樣子,退休的老一輩才喜歡裝出一副心胸寬廣的樣子。他,才不是。”

  許輕言放下筷子,這回換她看他吃。

  這桌周圍都是些上了年紀的大伯大媽,熱烈地交流著家長裏短,唯有他們這裏,格格不入。

  她的手臂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不知是因為這早晨的涼風,還是對麵的人說的話。

  程然似乎對這裏的食物沒太多興趣,吃了兩個生煎後,就放下了筷子,兩個人就這麽幹坐著,麵對麵。

  “他肯定跟你語重心長說了我不少壞話吧。是我不好,沒一開始就跟你說清楚,隻不過,我也是有苦衷的。”

  他說得很像是那麽回事,連著表情也是頗為無奈的樣子。

  “你找我就為了說這些?梁見空有沒有說你壞話?”

  “雖然我能肯定百分之八十……”

  “沒有。”

  “什麽?”

  “他什麽都沒說。”

  程然眼神微眯,勾了勾唇角:“是嗎。那你是怎麽知道的。”

  “我知道什麽?”許輕言不動聲色地說道。

  程然忽然笑開:“沒想到,你也會開玩笑。好了,我們不打啞謎了,我今天約你出來,是想跟你解釋清楚,我為什麽會注意到你。”

  這個,她倒是有點自己的想法。

  她已經肯定他不是追她,患者求醫,也是個瞎理由,隻不過之前她還沉浸在他外貌的衝擊中,沒緩過神。

  最後,唯一有可能的理由隻有一個,梁見空。

  程然應該是知道她救過梁見空,所以,跟其他人一樣,對於她這個沒被梁見空處理掉的女人,抱有一絲好奇。

  然而,程然接下來說的一句話,猶如他第一次出現在他麵前,帶著巨大的衝擊波,在她平靜無波的臉上硬生生撬開一絲裂痕。

  “沈月初是你什麽人。”

  周圍突然安靜下來,程然的臉變得有些虛幻。

  許輕言覺得這一刻詭異至極,她已經很久沒從一個人口中聽到這個名字,而這個人還是一個跟她的世界完全沒有交際的人。

  她的腦海中在起初的一片空白後,慢慢收回神智,開始快速思考。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