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18節

  許輕言是個內心比外表執拗的人,她不願意說的事,一個字都不會多說。

  她隻關心一個問題:“照片還在鍾裏麵嗎?”

  “我沒動。”

  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後,許輕言並沒有回答梁見空剛才的問題:“我還要在這裏呆多久?”

  這赤裸裸的避而不答,生硬得不帶絲毫過度。

  梁見空幹脆道:“我說過了,三天。”

  “我知道了。”

  許輕言剛起身就被梁見空叫住,她站住沒動,側過身,等他把話說完。

  梁見空也站起來,他比她高不少,一低頭便能看見她淡漠的側臉和小巧的耳垂。

  “如果你還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最好離開Z城。”

  許輕言有點詫異他突然來這麽一句,本能地蹙眉:“我不會離開這裏。”

  這裏有她的一切,一切的回憶。當初她沒有因為痛苦離開,現在更不舍得遠走他鄉。

  梁見空見她斬釘截鐵的樣子,像極了被老師批評的孩子,一點都不肯認錯,不由失笑,但很快收起笑臉,淡淡道:“你繼續留下,以後這樣的事會越來越多。”

  許輕言理智上理解他的意思,但不能接受:“為什麽?”

  “因為你沒死,當我留下你的命的時候,一切就已經變了。”

  他用一種低沉平靜的語調陳述著這殘酷的事實。

  許輕言臉色微變:“可我跟你並沒有關係……難道就因為你沒殺我?這真的那麽特殊?”

  許輕言忽然想到龍崎的話,還有木子社的人各種好奇、猜忌、妒忌的目光。

  她又回想起昨晚梁見空的問題,她吸了口氣,似是給自己下決心一般,說:“那你還會想要殺我嗎?”

  她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舌尖發麻。梁見空沒有立即回答她,她等了片刻,忍不住抬眼看他,他正用一種莫名沉寂的眼神看著她,深黑的瞳孔加深了些許。

  Mark拚命朝阿豹使眼色,作了個抹脖子的動作。阿豹皺眉,隻是看著梁見空。

  許輕言感到舌尖的麻木逐漸蔓延開來,現在就連指尖都隱隱發麻,卻依然維持鎮定的姿態望著他。這時,梁見空忽然抬了抬手,她觸電般往後退了一步,等她看清他隻是去拿Pad時,才反應過來自己其實還是恐懼他下殺手。

  “龍崎脅迫你做人質的時候,你可比現在淡定。”梁見空一手握著Pad,一手扶著椅背,眼中早已沒了剛才的深不可測,“我會不會殺你,你感覺不到嗎?”

  許輕言怔住。

  梁見空淡然道:“我要想殺你,你還會活到現在?”

  阿豹一愣,心中驚疑不定,梁見空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他不會殺她?他悄悄朝Mark看去,正巧,美國人也在看他,兩個梁見空的心腹都在對方眼裏看到震驚。

  許輕言對自己剛才突如其來的恐懼感到懊惱,但聽到梁見空說不會殺她,心中有點異樣,她自己也有些搞不懂,既然梁見空這麽忌諱別人接近他,為何獨獨放她一條生路。

  那邊,梁見空靜默片刻,似乎在思考什麽,斟酌著開口道:“我有一個建議。”

  許輕言不覺得他會有什麽好建議。

  梁見空繼續道:“既然你現在已經不安全。不如,做我的私人醫生。”

  要說不驚訝是假的,許輕言仔細打量著梁見空的神情,發現他不像是開玩笑。

  阿豹已經震驚得必須掐住Mark才能控製住自己麵部的肌肉走向。回想到今天一回社裏,那些弟兄們跟沒開葷的大小夥見了姑娘似的,一個個圍在他邊上,還曖昧地淫笑,搞得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太多人想從他口中撬出些秘聞,比如梁見空是不是包養了許輕言,許輕言是不是內定的二夫人……都什麽跟什麽,沒見許醫生都不正眼看二爺麽,二爺也一副你們胡說八道什麽的樣子,反正他沒看出端倪,然而現在是什麽情況?

  梁見空請許輕言做私人醫生?

  她異樣感更加強烈,他這個提議出發點是保護她?許輕言不敢輕易相信他有這麽高尚。她的生活軌道已經因為這個人偏離,現在他甚至要將她的生活軌道生生調反。不說其他,曹勁若是知道,這事就不可能善了。

  “你不是從來不找私人醫生嗎?”

  “是以前不找,沒說以後也不找。”

  許輕言肯定不願意,給他做私人醫生,基本上就是做黑醫,難道未來她的工作和生活就要永遠在暗不見天日之中度過嗎?

  “為什麽?你之前說過叫我不要出現在你麵前,但直到現在,你要我做你的私人醫生,我不明白。”

  梁見空卻不覺得這算個問題:“今時不同往日。畢竟你是唯一碰過我身體的人。”他頓了頓,意有所指地笑了笑,“反正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我也覺得與其每次都費勁找不同的醫生,不如找個熟的。”

  許輕言卻不似他這般隨意,她非常認真地說道:“我的從醫經驗有限,沒什麽手術經驗,上次能救活你本就是奇跡,不可能有下一次。”

  梁見空還是不以為然:“能讓我傷到那個地步,也是個奇跡,不可能有下一次。所以,又不是天天讓你做手術,你當我們這裏是什麽地方,每天都會死人。”

  “……”

  坦白說,許輕言還真這麽覺得。

  “你不會真這麽想吧……”

  梁見空見她一臉正經的表情,竟無言以對。

  “我能力有限,你找別人吧。”

  她拒絕的反應太正常了,若是一口答應,他反倒要奇怪。

  梁見空完全沒有被拒絕後的惱怒,平靜道:“我隻是一個提議。許醫生,你這次遇險,應該明白,有人盯上你了。”

  許輕言眉頭輕蹙,腦中第一個反應,程然。昨晚,冷靜下來後,她已經開始懷疑程然跟日本人有關係,她甚至懷疑她的存在就是程然告訴日本人,畢竟她跟程然提過去尼泊爾的事。

  但程然看上去是個正經開公司的普通人,那天也可能純屬巧合,坦白說,她內心裏並不願意把程然跟日本人、梁見空這幫人混為一談。

  她心裏對和月初長得很像的這個人,總還存在一點善念。

  梁見空肯定知道什麽,她希望梁見空挑明:“誰會盯上我?”

  她的個性就是這樣,該上就上的時候,絕不猶豫。

  看著她素淨的臉,梁見空眯起眼,“我說的是誰,你心裏有數。我不說破,隻不過是因為看到那張照片,覺得你心裏可能有點什麽想法,不想你太失望。但你應該不是那種心存幻想的女人吧。”

  許輕言臉色並不好,梁見空的話句句戳中了她的心思,他用這種方法告訴許輕言——

  他知道她和程然見過麵。

  但他也警告她,別心存什麽幻想,以為程然是什麽好鳥。

  他們是一個世界的人。

  “我可以給你選擇的權利,你再考慮下吧。”

  三天,梁見空基本不在家,這讓許輕言鬆了口氣。這棟房子,除了她的房間,其他房間都鎖著,三餐都由一個叫秦泰的年輕人給她送來,許輕言趁機觀察過,外頭也有人守著,基本沒逃跑的可能。好在許輕言是個靜得下來的性子,這才沒被逼瘋。直到第三天晚上,梁見空突然打電話給她說讓她理好東西,一會送她回家。

  許輕言聞言,沒有任何遲疑,立刻整理好東西。所以,當梁見空打開門的時候,許輕言已經整裝待發,他不由好笑道:“你就這麽迫不及待?”

  許輕言不置可否,她停在離他兩米的地方,不太確定地問道:“你送我?”

  剛才在門口,梁見空已經打發走阿豹和Mark。

  他自然地點點頭:“弟兄們都回去了,走吧。”

  他上前兩步,突然靠近她。看上去是要替她拿行李?

  許輕言少女心早八百年前就死絕了,在她的三觀裏,梁見空應該是要搜身。

  她警惕地後退一步,義正言辭道:“我沒帶走任何東西。”

  梁見空可是泰山崩於前,眼皮都不會掀一下的人物,這當口竟是愣了下,看許輕言一本正經的樣子,他低頭看了看自己已經伸出去的手,他看上去很像要找她麻煩嗎?

  許輕言小心地觀察了下他的臉色,梁見空似笑非笑地直起身子,說:“算了。”

  梁見空出門取車,許輕言原本想坐後座,但梁見空竟下了車繞到副駕駛座替她打開車門,順便做了個請的手勢。

  許輕言騎虎難下,隻好上車。

  車裏很快流淌著和緩的鋼琴曲,立體環繞音響效果,像是有一隻輕柔的手,撫過她不安的心。許輕言不是個善於與人搭話的人,何況對象還是梁見空。她對著窗戶靜靜發呆,大有呆到天荒地老的架勢。

  梁見空打開車窗,晚風瞬間吹散了她的額發,她忽然回過神,轉過頭看他。

  “我說的提議,不是說說,你想好了再答複。”紅燈停,梁見空側過臉看她,見她欲開口,他立刻打斷她,“不用現在說。”

  “可我覺得不需要考慮。我不會答應的。”許輕言沒按他的套路來,她的聲音異常清晰,“你知道我為什麽不報警嗎?沒錯,我怕你們報複,我還對回到原有的生活抱有一絲僥幸。二爺,如果你真的感謝我救過你的命,我們不要再見了,就當彼此都是陌生人。”

  車正好停在離許輕言家樓下。

  不知什麽時候,音樂也消失了,車裏靜得不像話。

  梁見空一直看著前麵,神色不明,一句話也沒說。

  許輕言不明白他這是答應了還是沒答應:“梁見空。”

  她好像第一次連名帶姓這麽叫他。

  梁見空像是被觸動了什麽機關,突然下車,繞到她這一側,替她打開車門:“你到家了。自己注意安全。”

  許輕言解開安全帶下車,再從車上拿下其他行李。

  梁見空也沒有多餘的話,重新上車,車子很快離開。許輕言背對著路口,靜靜站了會,直到聽不見任何聲音了,她才慢慢轉過身。

  突然,不遠處,剛離開的車子再次折回。許輕言眼皮一跳。

  梁見空把車停下,沒下車,放下車窗,對她說:“忘了告訴你,手機密碼。”

  許輕言這才想起,這家夥害得她三天用不了手機。

  “你到現在還沒有猜出來?”

  許輕言冷漠臉:“沒有。”

  “你的生日。”

  “我試過,不對。”

  “別急,我還沒說完。你的生日,倒過來。”

  “……”

  看到她一臉冷漠又忍耐的表情,梁見空懶懶地揮了揮手:“再見。”

  等等,他剛才說什麽,再見?

  有時候,她真搞不懂這男人在想什麽,他究竟什麽意思?!

  許輕言回到家的時候,屋子裏還是一團亂,她默默在門口站了會,沒有立即整理房間,而是走到餐桌前,拿起布穀鍾,仔仔細細地裏裏外外看了個遍,東西都在,照片好好地躺在裏麵。

  其實,裏麵隻有一張2寸照,看起來有點年份了,上麵的人利落的短發,內雙,鼻梁很挺,似笑非笑的樣子,像是看什麽都帶著不屑。

  記憶裏那張被時光不斷衝刷,變得越來越淡的臉,瞬間又被重新上了色。

  心頭一陣抽痛。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