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17節

  窗裏映出他冷峭的麵孔,他習慣性的微笑此時看起來都像是譏誚,梁見空心中忽然湧起一陣煩躁,抬手捋了捋頭發,又摸進口袋找煙,沒有,難受了一陣,也就放棄了。

  他其實煙癮不大,在剛混道上的時候,他抽得很凶,那時候,他還沒資格跟人拿腔拿調,讓你抽是給你麵子,不抽是自己討打,而昏天黑地的日子裏,隻有用煙吊著精神,才不至於崩潰。

  後來,他戒了,戒了的時候,已經沒人敢敬煙時讓他一定要抽,也有不死心的說他不給麵子,但梁二爺的麵子,是誰都給的嗎?

  但他還是會淡淡一笑,說,抽煙對身體不好。

  大家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發愣,隨即都大笑,說他真會開玩笑,他也就在別人的雲霧繚繞裏冷眼旁觀,直到他們不敢再笑。

  偶爾也有很想來一根的時候,可大多數時候,也隻是拿出一根聞聞,壓下心裏麵的煩躁,再放回去。

  現在,他很想有一支煙,驅散腦海裏的那個畫麵。

  她略顯蒼白的臉,不敢確定又很真實的回答:“我不知道。”

  她不知道他是否會殺她。

  嗬,他忍不住笑,卻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笑。

  作者有話要說:  許醫生:這人腦子裏到底在想什麽,怪怪的。

  三更畢,誇誇我~

第19章

  許輕言是被敲門聲吵醒的, 似夢非夢的邊緣,很不願意醒來。而門外有節奏的響聲就是不讓她如願。

  她向來淺眠, 稍有動靜便會驚醒,像昨夜這般一覺睡到天亮簡直少有, 睜開眼的瞬間,她有些發懵,不太清楚自己身在何處。所見之處都是深沉的藍, 仿佛一片無垠的海洋,蘊藏著和緩的力量,包裹著她的身體, 輕柔地安撫著。

  “許醫生, 醒了嗎?”

  門外的呼喚聲依然持續著,許輕言閉了閉眼睛, 再睜開,低聲道:“醒了。”

  聽起來是阿豹的聲音:“哦,已經10點了,起來的話出來吃早餐吧。”

  許輕言揉額角的動作頓住, 10點了?她竟然睡到這麽晚。

  按照現在的情況,她是被人監禁在一個屋子裏, 再加上昨晚的綁架, 各種奇葩的事情,她內心很矛盾要不要報警,或者悄悄跟曹勁說,但梁見空並沒有真的傷害到她, 萬一報警觸怒了他,反而更加麻煩。

  許輕言沒再多想,很快起床,揀起衣服時不由蹙眉,這身衣服已經髒了,但她並沒有換洗衣物,也不能指望那些大老爺們,非常時期,她隻好把髒衣服再次穿上。

  按部就班梳洗完畢後,許輕言走出房門,偌大的屋子裏很安靜。昨晚匆匆進門,她都沒來得及看清楚,這裏是二樓,四麵牆紙都是淺藍色帶波浪暗紋,幹淨簡明。

  藍色是她喜歡的顏色,這裏不由讓她內心多了一分安寧。

  許輕言收回目光,朝樓下走去,她以為白天會有傭人出現,可直到走進餐廳,依然沒看到一個人影。

  餐廳裏,阿豹正在倒水,見她進來,指了指餐桌:“早餐。”

  餐桌是長條形的,可以坐十人,一頭的位置擺放著三明治和水果,倒是很簡單。

  “咖啡還是果汁?”

  許輕言回頭,淡淡道:“咖啡,謝謝。”

  阿豹點點頭,走到咖啡機麵前,利落地做起咖啡來:“早餐很簡單,將就下。”

  見到一個如此凶悍的男人安靜地在廚房做早餐,許輕言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

  “謝謝,三明治就可以了。”

  “哦,那是二爺做的。”

  她愣了愣,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麽?”

  阿豹側過身,指著桌上的三明治:“那個是二爺做的,一般人不能進這個房子,所以家裏沒人做飯,都是我們自己弄。”

  許輕言沉默了會,慢慢坐下。

  “二爺一早出去了,他叫你不要出門,如果無聊可以到院子裏坐坐,哦,我們淩晨又去了你家。不過你放心,兄弟們隻是在外麵守著,隻有二爺進去拿了東西。”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很理所應當,好像私闖民宅在他們看來不算什麽。許輕言又能計較什麽呢,她打開剛才就看到的紙袋子,裏麵裝著她常穿的襯衣和褲子,還有……內衣。剛才阿豹說隻有梁見空進了房間,也就意味著……許輕言趕緊打住念頭,這麽不愉快的事情,就當沒聽到了。

  袋子裏還有她的手機,她總算是鬆了口氣。

  她把手機拿出來,今天無故翹班,主任肯定急壞了,許輕言趕緊解鎖密碼,打算打個電話過去,可當她重複輸入了三遍密碼都還是提示錯誤時,她意識到有人動了她的手機,密碼被改了。

  許輕言看向阿豹,他也覺察到她的目光,說:“我什麽都不知道。”

  梁見空嗎?他怎麽知道密碼的?

  許輕言把手機按在桌上,靜默片刻,眼前的三明治很好吃的樣子,麵包邊沿都被處理過了,切成了四小塊,三角形的,裏麵夾著新鮮番茄、雞蛋、生菜、金槍魚、芝士,很符合許輕言不喜油膩,不愛肉類的飲食習慣。

  “有問題嗎,隻看不吃?”

  許輕言一愣,聞言抬頭,隻見梁見空已走到了她麵前,臉上有著很淡的笑意。

  “我看錯時間了嗎,現在應該快吃中飯了吧。”梁見空假裝看了看手表,隨後拉開一把椅子,“睡得好嗎?”

  看到梁見空就不由想到昨晚兩人單獨相處的情形,許輕言莫名覺得尷尬。

  梁見空也習慣了她的寡言,坐下後自顧自要了杯咖啡,看起Pad。

  許輕言低頭咬了口三明治,忽然想到剛才的問題:“你怎麽知道開機密碼的?”

  梁見空怪異地看了她一眼,舉起pad裏的英文新聞,許輕言不明所以,梁見空笑道:“我們可是有文化的好嗎,既能看得懂英文,也能用其他辦法解鎖。”

  “為了讓我斷絕與外界的聯係?”許輕言剛才已經思考過,這時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順便觀察梁見空的神色,“但你不覺得這樣反倒會惹出問題嗎,我的家人、朋友找不到我報警怎麽辦?”

  梁見空一副輕鬆的表情:“不會啊,來,我幫你解密碼。”

  說完,他把密碼鎖解開,還給她:“給你半小時,該交代的都交代了。”

  “……”

  半晌,她竟是憋不出一句話,語塞得厲害,隻好端起咖啡杯喝口咖啡壓一壓情緒。

  “這是我的手機,你沒有權利這麽做。”

  “這是我家,在我家,就得聽我的。”

  “……”

  許輕言覺得如果她不按他的話做,可能連這半小時交代的時間都沒有,那等她回去,估計曹勁已經帶著立案小組在偵察了。

  許輕言沒再浪費時間,走到客廳,立刻給幾個重要的領導打了電話,不停地道歉,請了三天假,隨後又給淩俏和曹勁去了電話,曹大頭顯然在忙,倒是沒多問,淩俏嘴碎,問了她半天,她隻能說在封閉培訓。

  好在她朋友不多,半個小時綽綽有餘。屏幕暗下去之後,又被鎖上了。

  梁見空視線不經意略過她的手機,隨即低頭處理起工作事項,說道:“我到的時候,你家裏已經被日本人掃蕩過一遍,現場很亂,但你藏東西的位置不錯,他們沒有發現。所以,東西我已經拿到了。”

  許輕言剛坐下,動作頓時停住,她立即看向梁見空,隻見他手指快速點擊著Pad的屏幕,似乎非常專心地瀏覽新聞,並沒意識到他剛才所說的話給許輕言帶來的衝擊。

  她問道:“你在哪找到的?”

  梁見空這才分出點心,看了她一眼:“難道你沒把東西藏在鍾裏?”

  許輕言用力握緊咖啡杯,再沒有胃口喝第二口,瓷杯扣在碟子上的時候發出不輕不重的聲音,梁見空的手指停頓了一下,重新抬頭看她。

  “那鎖呢,你怎麽打開的?你撬開了時鍾?”

  開鎖的鑰匙她單獨放在廚房的煤氣表後麵,但要說梁見空能細致到先找到鑰匙再開鎖,她不信,這些人崇尚簡單粗暴,所以,他從外麵直接破壞是唯一的解釋。

  她的聲音無比淡漠,卻在一瞬間將兩人的距離拉開到無限遠,在說到“撬開”兩個字的時候,已經顯得非常生硬疏離。

  梁見空漸漸停下動作,他將Pad放到餐桌上,然後,從口袋裏掏出一把銀色的小鑰匙,放到她麵前。

  許輕言拾起鑰匙,摩挲著上麵淺淺的紋路,問道:“你怎麽找到的?”

  梁見空用食指點了點頭,理所當然道,“當然是靠腦袋想到的,外加那麽一點點運氣。”

  許輕言素淨的臉上看不出情緒:“我說過會給你的。”

  “但誰都不能保證,等你回去的時候,東西還在。”

  “這本來就不是你需要的。”

  “你怎麽知道不是我需要的。”

  梁見空一句不緊不慢的反問令許輕言啞然。是啊,她怎麽知道梁見空不需要?既然他能從兩年前就懷疑龍崎,那麽很有可能早已布局,隻是等著對方將東西送到他手上。

  她一下子陷入了沉默,片刻後問:“我其他的東西呢?”

  如果說她不生氣他擅自打開她的秘密時鍾,那是假的。她的怒氣已經一圈圈纏繞在喉嚨口,她下意識地做了好幾次吞咽動作,不讓怒氣再燒上來。

  “這個我倒是挺好奇的,別人都是把金銀財寶放在保險箱裏,你喜歡把照片藏起來?”

  梁見空完全不在意的口吻如最後一把柴將許輕言燒到喉嚨口的怒氣完全燒了上來,然而,她生氣的模樣不似常人的暴跳如雷,越是生氣,她的臉色越冷,像是淡漠的湖水倏然間結了層厚厚的冰,寒氣直逼向梁見空。

  她根本不想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說:“你這麽做,跟日本人又有什麽區別?”

  梁見空深深看了她一眼,平靜道:“許醫生,不要誤會了,我們和龍崎沒有區別,甚至,我們能比他更加不擇手段。”

  他毫不掩飾自己的惡行,反倒讓人無語。

  許輕言古怪地笑了笑,很快恢複到那副淡漠的表情:“是我忘記了。照片對我很重要,你沒有動吧?”

  梁見空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素淨的眉梢,她沒有修眉,眉形還保持著自然的形狀,純天然的美好,令人心生愉悅,哪怕生氣的樣子,也流露出一種天然去雕飾的美感。

  他不動聲色地問道:“照片對你很重要,還是照片裏的人對你很重要?”

  作者有話要說:  許醫生:好生氣!

  梁二爺:我不是故意的。

第20章

  他看得出, 她是個對私人領域保護意識很強的人,所以, 那晚他沒讓其他人進屋,隻有自己進去查看了一遍。

  她的家不大, 已經被破壞得亂七八糟,但還是依稀能看得出家裏裝修簡潔,色調清爽, 一如她的人,淡淡的透著冷感,卻讓人忍不住想要接近。廚房是這個家裏最有煙火氣的地方, 鍋碗瓢盆一應俱全, 而且都有常用的痕跡,他在那站了會, 想象她係著圍裙,高冷的臉,卻很認真做著飯,莫名溫暖。

  然後, 他找到了鍾。

  此時此刻,他的腦海中浮現出那個人的麵孔, 準確的說是個少年, 帥氣逼人,和他記憶中的臉相比,這張臉青春太多,自帶光芒, 令人印象深刻。

  跟程然如此相象的少年人的照片,被她視若珍寶收藏。一時間,他倒也說不清心裏是個什麽感覺。

  許輕言沉著臉,她壓根不想跟梁見空討論這個問題,她可以忍耐被人當槍使,但無法忍受她內心最重要的領域被觸犯,他還指望她給好臉色,友好問答?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