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12節

許輕言沒去辯駁,對於看慣生死,甚至生死置之度外的人而言,無所謂生命。

梁見空見許輕言未把他的話當回事,想了想,說:“換句話說,活著,總會有希望。許醫生,聽我一句,活在過去的人永遠沒有未來。”

許輕言倔強地偏過頭,略顯涼薄地說:“我不需要。”

mark第一次見有人對二爺如此態度,剛裝上的下巴又掉了下來。

梁見空像是看鬧別扭的小朋友般,寬容地淡淡一笑:“以後你會懂的。”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水杯是好隨便混著喝的嗎?

李老幺:是是是,我不能,你能。

第12章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許輕言在他身後保持一米距離,梁見空站在路口側過身等她,阿豹和mark對視一眼,二爺今日當真好心情。

李槐拿出四張票,分給許輕言一張:“這張在a區,視野比較好,二哥,你反正聽不太懂……”

“就更需要在a區仔細聽。”梁見空一把抓過李槐手裏的票。

“……”李槐捏著手裏剩下的c區票,看著自家二哥,竟是無言以對。

場內已經有不少觀眾入席,許輕言和梁見空是vip豪包,就2人座,阿豹和mark在他們一前一後。

梁見空已經安然坐下,斜靠在沙發椅上,進場前他拿了宣傳冊,趁著空擋欣賞起來。許輕言左右環顧,不太確定的樣子。

梁見空抬頭,見她一臉猶疑,問道:“怎麽?”

劇場裏光線隱晦,她看不清梁見空的表情,但聽他毫無異樣的語氣,許輕言隻好盡量隔開一段距離坐下。

過了會,梁見空撫著下巴,似是想到什麽,突然輕笑出聲。

許輕言不由朝他看去。

梁見空目視前方,語氣涼涼的:“若是覺得不方便,你可以先走。”

許輕言當下心中警鈴大作,他這麽說,她反倒不敢輕舉妄動。

他微微側過臉,漆黑的瞳孔透著冷光,勾了勾唇角,緩緩道:“有個舊友對鋼琴很著迷,他總嘮叨學著聽一些高雅音樂能陶冶情操,我覺得有些道理。我們家老大喜歡數錢,三妹,就像老四說的,隻會霸道打扮搶男友,隻有老四是正經大學生,還是學音樂的,很給家裏長臉。我嘛,附庸風雅一把,許醫生若是覺得我低俗粗鄙,不願與我同坐,我也能理解。”

“我不是這個意思。”許輕言蹙眉。

梁見空聞言並不作聲,等著她把話說完。

許輕言思量再三,決定應該把話說清楚:“我認為,你我不應該有過多牽扯,就像你說的,不再出現在對方麵前。”

周邊入場的觀眾漸多,李槐探著腦袋,找到他們,打了個招呼,隨後又與身邊的朋友坐了回去。這一打岔,梁見空沒有馬上開口,許輕言她心裏不是不緊張,可她知道話一出口,覆水難收。

須臾,梁見空竟淡然道:“我也這麽認為。”

許輕言以為她聽錯了,不免錯愕,迅速看了眼梁見空,可他神態自若,目光不見一絲波動。

但緊接著梁見空又淡淡說:“但有些事,並不是人為能控製的。”

這話說得讓人聽不懂,許輕言覺得他們倆完全可以避而不見,老死不相往來,再退一萬步講,裝作互不相識也可以。

許輕言騎虎難下,正不知如何開口,梁見空突然回過頭,抬手作了個噤聲的動作:“要開始了。”

從頭到尾,二人好像完全沉浸在美妙的演奏聲中,再無交流。梁見空看起來確實聽得投入,神情也極其放鬆,反觀許輕言就沒那麽愜意。其實,換做十年前,這樣的演奏會,哪怕要花去一個月的零用錢,她也會毫不猶豫地出手。

然而,如今聽來,心潮澎湃有之,卻不再視為生命之重,臉上的表情一直是空空的,時而聽著,時而走神,也不知在想什麽。

梁見空並不像表麵上這般投入,許輕言的神情全部落入他的眼中。

她不拘言笑,眉目清秀如畫,神情寡淡至極,但仔細觀察還是能從細微處發現她內心的起伏。大多數時候她的目光總是低垂著,偶爾會抬頭看向舞台中央,但眼角的微光還未點亮立即暗淡,然後似是不適地用手揉著眉心。

阿豹坐在他們左後方,時不時會朝他們看兩眼。一開始他還擔心許醫生不懂曲折的個性會惹到二爺,可一場音樂會下來,這二人相安無事,就連一句話都沒說過。他納悶得有些胸悶,今天這場音樂會,二爺原是告訴四少他趕不回來,可誰知道今天下午突然接到線報,程然竟邀約了許輕言,他們什麽時候認識的,難道……阿豹心裏有了種種不好的想法,梁二爺聽聞後,麵上未動,隻是突然下命令,愣是把行程往前趕了又趕,事情處理完後馬不停蹄地直奔音樂廳。他一開始沒明白過來,以為果然出什麽大事了,可回來後竟被告知來聽鋼琴演奏?別怪他大老爺們沒涵養,他跑得襯衣濕了又濕,等知道真相的時候,撕了襯衣咆哮的心都有了!

全場燈光亮起的時候,所有人都起立鼓掌,久久不散。許輕言也跟著鼓掌,但頗有點應付的意思,她覺得台上的鮮花、燈光,還有那架仿佛還散發著炙熱餘音的鋼琴,都很刺眼。

梁見空朝左邊示意,隨後帶頭離開,但他沒有往出口走,反而一轉身,走到後台。許輕言愣了愣,踟躕著,後麵的人等了會,有些不耐煩地催道:“麻煩讓一下。”

“抱歉。”

許輕言立馬回頭道歉,匆匆跟上腳步。

梁見空在前麵停下來,顯然在等她,見她終於跟上,打算繼續往裏走。

“梁……先生。”許輕言連忙叫住他,“我有點事,先走了。”

“不去後台看看,李槐在後麵等我們。”

許輕言不明白梁見空一再留住她什麽意思,她剛才也說了,不想跟他有過多瓜葛,他也曾經說過,叫她別出現在他麵前,怎麽事情發展到現在,他們還混熟了呢?

“謝謝,但真的有事。”許輕言很堅持。

梁見空瞥了她一眼,說不上來這個眼神有什麽意味,許輕言正擔心他突然變臉,但他並沒有為難她:“行。”

她這次也沒說再見,再見是朋友或是友好交際的人之間的臨別話語,對梁見空,她認為沒有必要。

阿豹見許輕言走了,實在壓抑不住內心的疑惑,問道:“二爺,這段時間我們盯著許醫生,好歹碰到好幾次了,你是有什麽目的嗎?”

梁見空漫不經心地回道:“嗯。”

嗯?嗯!嗯什麽嗯?!

許輕言還未到家,淩俏的電話就追至:“你在哪?”

“回家的路上。”

聽出她聲音的低沉,淩俏忙問:“你沒事吧?”

許輕言揉了揉眉心,疲憊道:“俏俏,我知道你的好意,但以後這樣的場合還是不要叫我了。”

淩俏一時語塞,有些懊惱道:“對不起啊,我隻是想讓你開心點,不要總覺得這是什麽禁忌,你在家偶爾不是還會練琴嗎?”

“這確實已經不是我的禁忌,但也不是我的快樂了。不說了,過兩天見麵吃個飯吧,到時再聊。”

淩俏平時伶牙俐齒,這時候也隻得訥訥應下。

許輕言掛了電話後,一天的折騰,終於是安靜下來,這才發現背上發涼,她不怎麽出汗的人,在麵對梁見空時卻是出了一身又一身,在不安和惶恐中熬過了一天。

要說他很可怕,他對她表麵上算得上和顏悅色,比起那些黑衣保鏢,他並不粗魯凶狠,但他將一身淩銳收藏得很好。可是,一來他的身份擺在那,氣場不減,二來,他時不時放在她身上若有所思的目光,像是一團化不開的迷霧,實質一般籠罩下來,令她無法心安。

許輕言不是個心思特別複雜的人,所以麵對梁見空深不見底的城府,實在是招架不來。

梳洗過後,許輕言難得犯懶,看了會病例就休息了。

隻是,這夜睡得很不安穩,整夜她的腦中全是沈月初的臉,他離她那麽近,可待她走近一些,他又忽然躲在她身後,就如同當年他藏了她的試卷當小抄,左躲右閃,恨得她直咬牙,又是無可奈何。

鬧鍾響的時候,她那麽希望,不要讓她醒過來。

——————————————————————————————————————————

這幾天,許輕言的精神都不爽利,快下班的時候接到淩俏電話:“今天總有空吧?”

她前兩周就約了許輕言吃飯,但她一直有工作,許輕言看了看日程表,今天倒是沒其他安排,心情也欠佳,跟好友吃頓飯換換心情吧。

“上次曹大頭是不是帶你去了家日料店?”

“嗯,還不錯。”

“那個混蛋,有好吃的竟然不叫上我,不行,我也要去嚐嚐。等他回來再吃窮他。”

淩俏對吃那叫一個執著,許輕言暗暗為曹勁捏把汗,不由笑道:“他就是你的冤大頭,人家還要娶老婆呢,你這麽吃下去還讓不讓他攢老婆本了。”

電話裏淩俏又笑罵了幾句,兩人定好時間,就掛了。

差不多六點的時候,許輕言從醫院出來,那家日料店位置比較偏僻,她叫了輛專車,這人好像也不太認路,找了半天,終於是在一個小時後找到了這家小店。可憐的是,淩俏還是沒排到位子。

“這家店也太俏了吧,這麽偏,這麽小,還有這麽多人來吃。”

淩俏比她早到半小時,但已經人滿為患,玄關站不下,好些人隻能在外麵的藤椅上坐等。許輕言到的時候,找個能落腳的地方就不錯了。

她朝四周望了望,說:“聽曹勁說這家店的店主是日本人,所以東西很地道,慕名而來的人很多。”

淩俏立馬兩眼冒心:“我上半年剛去日本演出過,一會鑒定下。”

兩個人閑來也是無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許輕言突然看到一輛足夠豪的豪車竟從店後麵開了出來,這地方在一處坡上,比較隱蔽,而且門口豎了塊牌子,裏頭是沒有停車位的,所以一般人不是打車來,就是把車子停到其他地方,再走上來。

這麽一輛車子從門前開過,自然吸引了大把大把注目禮,淩俏不由感歎:“什麽土豪啊,專權啊,都把車停到上麵來了。”

“說不定是店主。”

淩俏白了她一眼:“得了吧,這麽家小店,店主能開賓利?”

許輕言覺得這車有些眼熟,仔細想了想,腦中猛然閃過程然送她走的那輛車。

不會那麽巧吧。

車子已緩緩開走,許輕言跟淩俏八卦了一番後,也轉移了話題。這時,她的手機響了,來電的竟然是程然。

淩俏掃到一眼,也沒當回事:“你先接吧。”

許輕言心裏奇怪,程然怎麽會突然給她打電話。

她略有遲疑地接起電話:“喂,程先生。”

“許醫生,聽起來,你好像不太歡迎我打這個電話。”

作者有話要說:  梁二爺:你頂著這張臉就是犯規。

程少:各憑本事。

第13章

許輕言略微尷尬,沒想到這個人如此敏感。坦白說,她對程然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他的麵貌似杯毒酒又似利刃,浸染了她表麵的平靜,破開了回憶的牢籠,令她這些日子一直夢到以前的事,無法再心如止水。

許輕言知道不要再跟這個人牽扯上聯係才是最好的選擇,可人家找上門來……

“許醫生?”

許輕言回過神:“在。”

程然在電話裏的聲音挺愉悅:“你是不是在次郎料理門口?”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見空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隱婚天後,霸上癮!嗬,愛上我的你!邪魅總裁獨寵成癮荒野風聲禁愛危情:惡魔總裁壞壞愛到我懷裏來上等寵愛重生隱婚:Hi,高冷權少!一念情起,有始無終嬌氣今天過來吃糖嗎嬌妻在上:霸道總裁超給力我就在這裏,等風也等你你和我的情深緣淺小少爺隻想占有你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一撩成癮:楓爺,求抱抱何不醉酒思華年嫁入高門的女人第二次初戀獨占鮮妻:寒少,寵上天帝少蜜寵令:嬌妻,休想逃!冷少纏情:老婆,我們複婚吧然後是你他看到光的背麵頂級BOSS:鬼妻萌萌噠雙麵總裁寵妻入骨獨家專寵:總裁是妻奴腹黑老公,離婚進行時
  作者:罪加罪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