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13節

  許輕言心頭一跳,本能地朝周圍尋覓,並沒有看到他的身影。

  好像料到她會找他似的,程然笑道:“我已經走了,剛才碰巧看到。我剛才在的包廂現在應該沒人,我給店老板打過招呼了,你直接進去就是了。”

  許輕言看了看沒有盡頭的隊伍,覺得這個人情也不重,便謝過了。

  “許醫生跟我客氣什麽,上次你提醒我的那些,我都注意起來了,應該我說謝謝。”

  許輕言掛了電話,淩俏立即湊上來:“哎呦,誰的電話呀~”

  “一個朋友,”應該算是朋友吧,許輕言說,“進去吧,他剛才看到我們,幫忙要了包間。”

  淩俏立馬來勁:“言兒,不聲不響的,竟然認識了個人物啊。”

  許輕言笑著沒理她,進店後,她還沒詢問,就有位穿著和服的美女邁著小步子迎上來:“請問是許小姐嗎?”

  這位美女中文還有點生硬,應該是日本人。

  見許輕言點頭,她側過身,微微一笑:“請隨我上樓。”

  淩俏附在許輕言耳後輕聲道:“原來樓上是包廂啊。”

  木質樓梯很窄,此時上麵不巧下來幾個男人,許輕言不得不側過身站定,等他們走後再上去。

  要說中國男人和日本男人,雖然都是亞洲人,但從容貌到氣質,還是很不一樣。許輕言隱約覺得這幾個人是日本人,他們都穿著西裝,為首的人麵孔非常冷峻,也很平庸,他身後的男人倒是挺悠閑,回頭還跟身後的人說笑兩句。

  果然是日語。

  擦身而過的時候,那男人突然朝許輕言掃了一眼,許輕言回過眼去,目光交錯瞬間,竟讓人有種不寒而栗之感。很快,日本男人都走了,許輕言回過神,似乎又覺得剛才是自己的錯覺。

  淩俏等那些人一走過,立即湊上來跟她咬耳朵:“你看到沒,剛才那個男的還修眉。”

  許輕言隻記得那人似笑非笑的模樣,細節到真沒注意:“是嗎,沒注意。”

  “日本男人很多都喜歡修眉,我不喜歡,不大氣。”

  其實樓上也就三間包廂,日本美女領著她們走到最裏頭,回過身道:“請等下,裏麵還在收拾。”

  估計是剛才那幾個日本人,程然說他剛用完包廂,難道是他約了那些日本人?許輕言也沒有多想,因為裏頭已經打掃完畢,包廂是日式榻榻米,需要脫了鞋,裏頭開著窗通風,沒什麽怪味道。

  淩俏已經餓得肚皮咕咕叫,翻開菜單狠點了一番,許輕言也隨意叫了兩道菜。

  淩俏喝著玄米茶,一邊等著上菜,一邊對這裏的裝修評頭論足了一番,然後說:“你說,我們要不要把這頓記到曹大頭賬上?”

  “你想怎樣?”

  “讓他立刻支付寶唄。”

  “人家不知道在哪裏伏擊嫌疑犯,啃著麵包,你讓他千裏買單,他非得氣吐血。”

  淩俏笑得樂不可支:“別說,光想想他那可憐樣我就覺得好笑。”

  這兩個人,真是冤家。

  “對了,你那天走後,我找趙老師要了新專輯,還是簽名版的哦,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認識了一位大~帥哥。”

  淩俏話鋒一轉,拖了一個好長的音,以示這位帥哥顏值之高。

  許輕言第一反應就是梁見空,不動聲色道:“很好看嗎?”

  淩俏拿食指在她麵前搖了搖,不屑道:“別用那麽俗的詞,人家那是氣質一流,大長腿,難得優質男啊。趙老師也不錯,可惜年紀大了點,還矮了點。”

  身高是趙前的死穴,提一次黑臉一次。

  許輕言不以為然:“看了一眼就是優質男?”

  “我打聽過了,他是趙老師的朋友,好像也有讚助,應該是個老板。”

  許輕言低頭喝茶,不予置評。

  “有什麽辦法呢,現在要講藝術,也得要兼顧商業啊,得獎還不是為了開演奏會能多賣點票。”淩俏在這所謂的藝術圈呆久了,也看透了不少東西,“要是有人讚助我包裝我,我也樂意啊,你別用那眼神看我,我又沒你這麽好的天賦,也就這兩年了,如果沒辦法找到演藝公司或是讚助商,隻能在學校當個老師了。”

  淩俏其實也很出色,但天賦這種東西不會嫌多,隻會嫌少,她的水平隻能算中上,獎也拿了不少,但都分量都不是很重,她家裏隻有她是走這條路的,沒什麽人脈,要脫穎而出,確實很難。

  “我已經托人跟趙老師打了招呼,看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二。”

  許輕言正在添茶水,不由一頓,茶水濺到手臂上,燙得她忙拿濕巾擦拭。

  “小心小心,你這手金貴,多少人等著你救命呢,還是我來吧。”

  許輕言極其擔心淩俏跟梁見空搭上關係,但她根本拿不出合適的理由阻止,想來想去,隻能說:“這麽做,好像有些不合適吧,趙老師會不會有什麽想法?”

  “都說是打招呼試試,死馬當活馬醫吧,我也不抱多少希望。”

  見淩俏無所謂的態度,許輕言稍稍放心。

  這頓飯倒也吃得舒心,淩俏還真的把賬單發給了曹勁,可等了好一會,他都沒反應,淩俏覺得他是裝死,隻得自己先付了錢,說要回頭找他要去,好像這頓飯真變成曹勁請客了。

  因為興致好,許輕言喝了不少清酒,回家後感覺開始上頭,今晚也是洗洗睡了的節奏。她習慣性地從包裏摸手機,摸了半天沒摸出來,幹脆走到燈下,翻找起來,她明明記得下車時為了拿錢包,她把手機放回到包裏的。哦,找到了,怎麽掉在小袋子裏了……許輕言的視線忽然被手機邊上的東西吸引了,這是什麽?

  她摸出一個黑色小盒子,她不記得這是自己的東西。她按下暗扣,盒子立即被打開了,裏頭放著一支試管和一枚U盤。

  就在此時,突然有人開始敲她家的門,這效果猶如鬼片夜半鍾聲,許輕言酒醒了一半。自從死裏逃生之後,她依然害怕梁見空哪天突然想不開了,找人來滅口,所以這敲門聲,每響一次,都如同敲在她心上。

  她所租的房子是一棟八十年代的房子,當時曹勁覺得這裏管製不太好,小區門口隻有個看門大爺和他養的中華田園犬,一人一狗每日懶懶散散喝著茶,聽著老式收音機。但許輕言看重這裏離醫院近,便還是租下了。現在看起來,是不太安全,晚上十點多了,還有人找上門來。

  她皺了皺眉,沉聲問道:“哪位?”

  外頭沒答,依舊敲門,敲門聲很重,但不急,三次停一下,然後繼續。

  許輕言又問了幾遍,還是無人應答。過了會,敲門聲停了。

  四下裏突然間寂靜得詭異,許輕言慢慢站起來,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兩步。

  敲門聲沒了,然而,忽然間,門鎖裏傳來金屬的碰撞聲。

  許輕言的心髒劇烈收縮了一下,她腦中飛快地閃過幾個念頭,金屬聲越來越快,時間已經等不及她思考太多。

  門外,依田名浩不耐地等著手下開鎖,這棟破樓難以掩人耳目,他們無法大動幹戈,隻能小心行事,實在折磨他的性格。

  “好了沒?”他壓低了聲音叱問道,別他們開了門進去,那女人已經逃了,雖然他們也在門口做了部署,但不知道這女人會不會有什麽狡猾的計謀。

  “這女人倒是警惕。”高山也忍不住道。

  “哼,梁見空身邊的人,跟他一個德行。我們得快!”

  “開了!”

  隨著一個清脆的開鎖聲,依田早就耐不住性子,一腳踢開房門,邁步衝了進去。他本以為這麽久沒動靜,裏麵要麽是沒人了,要麽是躲起來了,可誰知,剛一進去就看到這個女人靜靜地站在客廳中間,就這麽看著他們。

  依田暗暗心驚,不會是有詐吧?

  許輕言看著三個男人衝進來,硬是壓下不斷湧起的恐懼感,為首的男人似乎也在打量她,眼中充滿戒備,一時間雙方都沒言語。

  雖然算不上光天化日,但在這個世道,還有人敢晚上擅闖民宅,也是聞所未聞了!可惜,她家隔壁原本是對老夫妻,前段日子老頭子生病住院,老太婆也趕去醫院陪著,沒人會發現這裏正在發生什麽,一時間,竟是讓他們明目張膽地進來了。

  許輕言麵上不動聲色地問道:“你們是什麽人,為什麽闖入我家?”

  然後,她看到右邊的男人上前一步,靠近為首男人耳邊說了什麽。為首男人眼睛微眯,冷冷地開口,許輕言楞了楞,他們是日本人?!

  許輕言也不笨,腦中立刻聯想到今晚日式酒屋裏碰上的幾個日本男人,但她眼前的人和酒屋裏的人,似乎沒有一個相貌對得上。

  “你,不要再裝了,把東西交出來。”

  他的中文很生硬,加上口吻凶狠,虧得許輕言不是第一次經曆,沒被嚇得腿軟。

  她鎮定道:“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麽,你們擅闖民宅,再不走,我就要報警了。”

  為首男人詭異一笑,說了點什麽。

  邊上的人馬上翻譯:“報警?女人,你就不怕害了自家的主子?我倒要看看,梁見空怎麽給我們一個交代!”

  作者有話要說:  程少:刷一波存在感。

  梁二爺:刷多了吧。

  程少:不及你萬分之一。

  梁二爺:廢話,我是男主。

  程少:……

  本周的更新,陸續高能,預警

第14章

  許輕言聽到梁見空三個字時,心頭突突地跳了兩下,事情恐怕不簡單,但她為何又被卷入到這種事裏?

  “我不懂你們說的是什麽,我也不認識梁見空。”她極力撇清關係。

  然而,日本人並不相信,眉頭一擰,冷哼道:“你不認識梁見空?我再說一遍,把東西拿出來!”

  為首男人猛地踹翻一張椅子,這把椅子還是房東留下的老式木椅,這時候摔了個粉身碎骨。

  許輕言條件反射地往後退了一步。

  “你不說是吧,讓我猜猜,東西是還在你手上,還是已經轉移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麽東西。”

  許輕言就是咬死了不知道。

  日本人早已麵露猙獰,也不跟她再廢話了,一個手勢,剩下兩個竟是上來拽她。

  他們並沒有搜身,也沒有四處翻找,而是要把她帶走。

  若是還沒有看出點什麽眉目,許輕言白有個刑警隊的朋友了。

  她這是要當別人的炮灰了。

  事情的關鍵就在那個小黑盒子,不知什麽時候有人把這個東西塞到了她包裏,但她不知道盒子裏的試管究竟是什麽,還有U盤又是什麽內容,而這兩樣東西都是日本人的,很顯然,那個把東西嫁禍給她的人,目的是梁見空。

  腦中的想法幾經變換,是不是把東西交出去比較好?但她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若她猜得不錯,有人要嫁禍於她,如果交出了東西,她的罪名反倒被坐實了。反之,不交,日本人可能會搜房,或者會猜她已經把東西轉移給梁見空,隻要他們不知道東西的下落,她倒還有可能活著。

  許輕言無力抵抗兩個大男人的蠻力,被半拖半架地下了樓。此時夜已深,小區裏沒什麽人影,兩個男人很謹慎地繞過又監控的小路,把她扭送到後門,那裏早有車候著,還不隻一輛。她的嘴裏已經被膠布封口,跟個沙包似的被丟中間一輛車的進後座,而後座正做著一個男人,許輕言一眼認出此人就是樓梯上交錯而過的日本人,那種令人悚然的眼神,她不會忘記。他周身環繞著一種生人勿進的氣勢,陰沉地看了她一眼,並沒有開口說話。

  上車後,依田立刻正經狀,畢恭畢敬地跟他做了匯報,後者隻簡明說了沒幾個字,依田不時看她,接著打了兩通電話,她斷斷續續聽到幾個單詞,“藥”,“回去”,“抓”,“死”。隨後,她看到依田帶著一臉怒容跟老大說了一番,視線還時不時地掃射到她身上。後者聽後,隻說了一句話。隨即,車子立即飛奔起來。三輛車子行至一處隱蔽處,根本不停,不顧門前人員的阻攔,直接闖門,然後堪堪停在一個倉庫前。

  她被人從車裏拉出來,又被用力推了一把,直往前踉蹌了好幾步。此時,她終於抬頭看去,周圍重重樹影,隻有一條小路通往一處倉庫,眼前這段路布滿泥濘,光著腳踩在上麵,腳底更是被粗糲的石子硌得疼痛不已。但日本人壓根不管她死活,又是一陣連拖帶拽,直到把她丟在倉庫前的石板上。許輕言踉蹌了下,險險穩住了身形,沒有讓自己摔倒。

  事情至此,許輕言幾乎要失笑了,在經曆了尼泊爾驚心動魄的事件後,她壓根沒想到自己又被卷入了什麽詭異的陰謀。而且,害得她一而再再而三遇險的,都是這個叫梁見空的人。坦白說,許輕言心底不禁產生了一絲厭惡,這種厭惡甚至超越了恐懼。

  這裏會中文的日本人,就是和依田一起的那位年輕人,他上前一步,客氣地跟門口已經麵色不悅的保鏢說道:“我們是來見梁先生的,聽說他在這裏,來之前我們已經跟他通過電話了。”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