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11節

  李槐大呼意外:“姐姐的氣質,不彈太可惜了!”

  許輕言知道梁見空還在等她的回答,她心裏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梁見空這人城府也太深了,她隨口的回答,他都還記著,於是隻好說:“不是不會,是不彈。”

  還未等梁見空問,李槐已經先問出口:“為什麽?”

  “沒天賦。”

  李槐一愣,但這明顯的拒絕意思,讓他不好繼續追問。

  梁見空在黑白鍵盤上按下一鍵,清亮的琴聲朝一樓四麵散開去,緊接著他又按下一鍵,他顯然不會彈琴,隻不過用一根手指戳出幾個音來。

  “哥,你別糟蹋這好琴了。”李槐忍不住把梁見空和琴分開。

  許輕言望著琴鍵,眼底神色起伏不定,最後歸為平靜。

  半晌後,她看向梁見空,他正和李槐進行兄弟間的“友好”交流。這麽看起來,他們真的像是普通人家的兄弟。

  應該說李槐是最不怕梁見空的人,他開好自家二哥的玩笑後,正式邀請許輕言一起欣賞大師的演奏會。

  許輕言不覺得自己特別招人喜歡,可能是這位李家老幺本身個性熱情又自由,一口一個姐姐,叫得那叫個自來熟。

  見許輕言遲遲不肯答應,李槐扭頭責怪起梁見空:“都怪二哥,你趕緊走開,姐姐見到你肯定嚇得不敢跟我去聽演奏會了。”

  梁見空卻幹脆賴著不走了,妥妥地在琴凳上坐下,慢條斯理地說:“既然來了,我也受點高雅藝術的熏陶吧。”

  李槐不待見他,歎氣:“罷了,總比三姐隻知道霸道打扮搶男友好。”

  許輕言一個沒忍住,低頭輕笑出聲。平日裏總是平淡無二的臉上,因為不經意的一個微笑,顯得格外稀罕。

  梁見空像是後腦勺長眼,回過頭,莫名多看了她一眼。

  作者有話要說:  許醫生:這人在我身上裝了定位吧,哪哪都碰見。

  梁二爺:有緣千裏來相會。

第11章

  許輕言很快反應過來,頓時收起笑容。

  李槐翻了個白眼:“二哥,你看,姐姐好不容易笑一個,你又給暗放冷箭了。”

  梁見空頗感無辜:“我沒做什麽。”

  許輕言覺得越來越難脫身,當機立斷對李槐說:“實在抱歉,我晚上還有事。”

  李槐毫不掩飾地失望,梁見空站起來,倒也不勉強她:“下次吧。”

  許輕言卻心頭一緊,還有下次?她飛快地抬眼,恰好對上梁見空的目光,看他依然風平浪靜的樣子,是她多心了嗎?這個下次,應該隻是社會交際之間普通的客氣話。

  自從認識梁見空之後,許輕言的生活說沒有變化是假的,她變得敏感多疑,害怕與這個人有更多的接觸,擔心自己平靜的生活被這種外力打破。

  李槐還在做最後的努力:“機會難得,趙大師的演奏會一票難求,姐姐跟我一起吧,別管我哥,你就當他是空氣,不存在,好嘛好嘛。”

  他這句話恰好給了許輕言台階下,眨巴這一雙可憐巴巴的大眼睛對著許輕言賣萌。

  許輕言又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大師的演奏,上一次現場欣賞,還是十年前。”

  那頭李槐還沒來得及歡呼,梁見空看了看表,突兀道:“我餓了。”

  許輕言吃完午餐已經快2點半了,現在真的完全不餓。但架不住梁二爺日理萬機,錯過午飯時間,李槐又在那花言巧語,許輕言對糖衣炮彈很有免疫力,但李槐的嘴巴說出來的話如同泡過了蜜罐子,甜蜜蜜,不油膩,簡直要泡軟了許輕言的耳根子,好幾次都忍俊不禁。

  結果她被李槐連哄帶騙地拉出店門。

  “你也要吃?你下班了嗎?”梁見空攔住自家躍躍欲試的小弟。

  李槐一臉二哥你沒弄錯吧?許醫生是看在我麵上去的,跟你沒半毛錢關係,你是蹭我的熱度好嗎?

  梁見空向來比較縱容這個弟弟,倒也沒計較,慢吞吞地跟在他們身後。

  李槐跟許輕言介紹起附近的餐廳,許輕言很想說,想吃的不是她,但這位小弟太熱情,連她都覺得有點不太好打斷他。

  “這附近有家西班牙餐廳,姐姐喜歡西餐嗎?”

  “我看這裏就不錯。”

  後頭的某位爺插了一嘴,前麵的兩人停下腳步,齊齊朝右邊看去——農家小炒。

  “……”

  李槐已經嫌棄到不知道該怎麽說自己二哥了。後頭,梁二爺已經抬腳入店,李槐一聲歎息,還在幫忙挽救:“抱歉啊,他平時品位也不至於這麽差,今天估計餓暈頭了。”

  梁見空曲起大長腿,不在意地往矮凳上一坐,卻說:“我們這種人經常有上頓沒下頓,能吃上就好。”

  他點了幾個家常菜,許輕言隻要了杯水。阿豹他們在隔壁桌,隨時觀察周圍的情況。

  梁見空和李槐在說,許輕言大部分時候是聽眾,把一杯水都喝完了,菜陸續上來了。

  “看起來不錯。”梁見空掰開筷子,順便朝對麵問道,“你確定不來點?”

  許輕言正襟危坐,麵對梁見空時刻都是保持警惕的狀態:“我不餓。”

  梁見空下筷開動,許輕言發現他點的都是辣菜,很能吃辣,還記得以前沒少和沈月初吃飯,但他是個吃辣無能,加一點辣醬就被辣得一腦門汗,常被許輕言嘲笑小兒科。

  梁見空吃東西的速度很快,也不拘泥形象,掃了半桌子的菜,梁見空眉眼一彎,似是被這頓飯取悅,心情很是舒暢。

  梁見空心情好了,便開始主動說話:“你別總板著個臉,別聽他們瞎說,我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李槐嗆到,抓過許輕言的杯子喝了一大口。

  梁見空斜過眼,看著他,李槐被看了好一會,猛然反應過來:“抱歉抱歉,我拿錯了,姐姐,我重新給你換一杯。”

  許輕言倒是不太在意,自己起身重新倒了杯,還給李槐也倒了一杯。

  梁見空自然地拿過李槐那杯喝了起來,李槐瞪著他,他放下杯子奇怪道:“不是給我的嗎?”

  許輕言:“……”

  她隻好又起身去要了杯水。

  見梁見空又加了勺辣醬,李槐看一眼都忍不住冒汗:“哥,你胃受得了麽,老吃這麽辣。”

  “死不了。”梁見空淡淡道。

  醫生的天性讓許輕言本能地想勸誡一句,但想想他一身的傷,小病小痛根本算不上什麽。

  梁見空右手摸了摸下巴,話頭調轉到許輕言身上:“許醫生,你知道我身上最大的傷疤在哪嗎?”

  許輕言恰好想著他那一身的傷,頭腦中第一時間反應出他裸身的樣子,然後本能地就回想起他腹部的一道刀疤。

  但她能回答嗎,這會不會是他的一種試探。

  “你不用這麽小心,如果我故意針對你,根本不需要試探你,你對我有威脅嗎?”

  梁見空能捕捉到她臉上任何一處細微的表情變化,更可怕的是他能看穿她內心的想法,這個人會讀心術嗎?

  許輕言如實答道:“腹部的刀疤。”

  梁見空一臉高深:“你果然都記得。”

  “……”

  許輕言張了張嘴,竟是無語,說好的不試探呢?

  “二哥,你問這幹嘛?”

  “判斷下我被看去多少。”

  許輕言:“……”

  李槐:“……”

  似乎他們倆的表情愉悅了梁二爺,二爺大方地說:“我相信許醫生也不會在外麵隨便多嘴的。行了,現在你要是有什麽想知道的,就問。”

  一旁的阿豹自然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要不是顧及自己一向沉穩的形象,他差點驚得掉下巴。而坐在他對麵的美國佬Mark已經驚得一臉癡呆,一張嘴足以吞下鴕鳥蛋。

  梁見空,你說他脾氣好,嗬嗬,他確實脾氣好,反正對家人對敵人他都是笑,隻不過當你知道他脾氣不像想象中那麽好時,你已經投胎去了。他的強勢是很隱蔽的,大多數人不會也不敢在他身邊多嘴,他身上有傳奇也有隱秘,但凡探尋他秘密的人都不知去哪了。所以,好奇害死貓,不要輕易向他提問。

  許輕言對梁見空有一種說不透的抗拒,這份抗拒源於他本身的吸引力。他和她想象中的黑色人物差太多,他身上有種奇怪的味道,雖然藏得很深,但她能在某些微小的時刻聞到,有點像被陽光曬過後棉被上散發出來的幹燥的味道。他的微笑與冷漠總是交替出現,讓你分辨不出他是溫柔還是殘酷,那是種深不見底的情緒。

  “這個疤,是什麽造成的?”許輕言指了指眼瞼下方。

  這個地方的疤痕異常凶險,未失明已是萬幸。

  梁見空抬手,修長的手指擦過那道月牙形的疤痕,微笑道:“為了保護大哥,替他擋了一刀。”

  聽他語調平緩地講述原因,那頭的阿豹已是冷汗淋淋。這段過往在當時掀起了軒瀾大波,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梁見空雖然是李家人,但他的地位還是比較微妙。後來他救了李桐一命,聽上去是件好事,但這把雙刃劍即讓梁見空奠定了地位,也讓有些人詆毀梁見空演戲,不時遭人詬病。那一刀是最具意義的一刀,李桐對他的信任達到了空前的高度,以至於梁見空勢力漸長,甚至超過了李桐,李桐多隱於二線,卻絲毫沒有打壓之意。

  如今,無人敢明目張膽拿這件事說事,但在暗潮洶湧的今天,暗地裏做文章的有心之人,悄悄抬頭。

  許輕言沒有想那麽多,她隻是再次驚訝於梁見空所處世界的凶殘。

  “你很驚訝?”

  許輕言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你們都不怕死?”

  “怕。”

  梁見空說著怕,但看他的表情實在看不出任何恐懼。

  “二哥,你以前不是說自己從不怕死嗎?”

  李槐挺樂於拆自家二哥的台,想著二哥過去的狠勁,實在看不出怕死。

  “我也怕。”梁見空淡定地拿過水杯,晃了晃,“不過,不是有醫生麽,比如像許醫生,會救我的。”

  許輕言頓時呼吸一窒。

  沈月初那時總是大傷小傷,許輕言看不下去的時候會罵他早死早超生,省得禍害社會。他笑得完全沒當回事,慫恿她說,你別學什麽琴了,學醫吧,這樣,我的命就交給你了。

  不徑相同,卻深深刺到了她心裏最痛的地方。

  許輕言久久無法言語,梁見空挑眉道:“難道不是嗎?”

  許輕言清楚地記得,當初她是怎麽回他的。她氣得把醫藥箱丟到他懷裏,說,我不是神仙,你想死,誰都攔不住。

  許輕言垂下眼,放下所有情緒,有點冷淡地回道:“梁二爺高估我了。”

  李槐皺著眉,還是一臉想不通:“姐,你以前有學過音樂吧,後來為什麽轉學醫了?”

  許輕言看著這個還算是男生的年輕人,他一臉真摯,她不由耐下心說:“我的音樂,我的鋼琴,需要用生命去感受,但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去感受生命,感受音樂,我拿什麽去彈?”

  梁見空靜默片刻,不讚同道:“生命處處有希望,你太悲觀了。”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