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97

“你們文人,不是最喜歡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嗎?我們不僅說走就走,而且,到了火車站,能買到最快發車的哪輛車,我們就買哪輛,讓命運決定我們去哪個城市慶祝我們相戀。是不是很浪漫?”陳小西說得自己雀躍起來。

說走就走的旅行,讓命運決定去哪個城市慶祝相戀,這種說法,的確很打動朱貝妮。

雖然是作為戀人的第一天,相識、相知卻是許久以前,加之他的“訂兩個房間”,要說不心動,肯定是假的。朱貝妮臉上呈現徘徊之色。

“我們就這麽愉快地決定了。司機,上海火車站。”

朱貝妮看向陳小西。她沒有反駁,是想起聽說一起旅遊最能判斷兩個人相處是否合適……[注1]

(第一卷完)

——————

注1:旅遊中的花費最能體現一個人的價值觀、消費觀,此2觀又是決定婚姻和睦幸福的重要基石。旅遊中意外狀況叢生,可以側麵考量一個人的性情。

錢鍾書對此有段精妙闡述:旅行是最勞頓,最麻煩,叫人本相畢露的時候。經過長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討厭的人,才可以結交作朋友——且慢,你聽我說——結婚以後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顛倒的,應該先同旅行一個月,一個月舟車仆仆以後,雙方還沒有彼此看破,彼此厭惡,還沒有吵嘴翻臉,還要維持原來的婚約,這種夫婦保證不會離婚。

正文 第179章 等著被調教

梁佼接了大哥梁承打來的電話。

那時候,梁佼還在120救護車上。大哥聲音低沉,壓抑著惱怒與急躁,不帶好氣。大哥從來都是這樣,怒其不爭。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一直對大哥心懷抗拒。還是二姐姐好,至少二姐姐理解他!

梁承告訴梁佼,不要下車去公立醫院,到約定好的路口等家裏的車,送他去德濟醫院。對這家私人醫院,梁佼是熟悉的。自小家人的小毛小病,都是德濟的醫生登門照看的。

陳小西、朱貝妮他們下車後,梁佼賴在車上。

120接了新的任務。出了南山醫院,梁佼很配合地在約定的地點下了車,不一會兒,家裏的一位家政工作人員開著車來接立在路邊的梁佼。

那時候梁佼腰間被救護車上的醫護人員纏得滿腰白紗布,正腹部滲著血,染紅一片。家政人員嚇得臉都白了。

“二少……”

“沒事。”梁佼看出家政的慌亂與擔心,竟生出英雄歸來的豪情,完全忘了事情由他而起。

德濟醫院的醫生重新幫梁佼做了清洗、消毒,做了縫合,打了破傷風,貼了德國進口的固合傷口的貼片。醫生小心翼翼地安撫他,說傷口長合後還有專門的消疤貼片,可以保證兩年之後看不出痕跡。

梁昉倒不介意留點“英雄事跡”的證明。

梁佼再從德濟醫院出來的時候,看上去已經不那麽恐怖了。至少幹淨的襯衣換上,一切正常,隻有臉頰陳小西留下的一記勾拳痕跡未消。

疼痛早已從小安的擔心哭泣、家政人員顫抖的聲音、醫生誠惶誠恐的小心伺候中得到補償。梁佼多餘精力發泄完,心平氣和,甚至心神愉悅地坐上私家車,由司機帶自己回家。

即將到家,梁佼設想著媽媽疼愛的懷抱,二姐姐的噓寒問暖……美夢還沒做到頭,車開到家門口,戛然而止。

大哥梁承站在門口。

梁承拍拍車門。抱臂等著梁佼下車。

梁佼笑眯眯地從車內鑽出來,大哥的夾道歡迎,倒是他之前沒敢設想的。

“爸爸在辦公室裏等你。”

梁佼頓時臉色有些不好看。

原來大哥不是夾道歡迎,而是提早攔截。大哥一路陪著走,卻不開口說話。走到別墅前,母親端坐在連廊下,盈盈兩眼望過來,梁佼沒來由心酸一下。

有大哥監督,梁佼不敢停步,一步一個台階去二樓父親的書房。心一寸寸往下落。這會兒終於確認,自己的任性之舉並非隻是傷了自己,可能,闖了禍……

可他想不明白,自己算是闖了什麽禍,不就是單挑,不,三挑了一個爭風吃醋的對象嗎?這種風月場上的小意思之前又不是沒有過,怎麽單單這次招來這種架勢,明顯大哥梁承在門口接人,防得就是母親來搭救。

梁佼站在父親的辦公室前,裹足不前,梁承代為敲門。

父親的“進來”隱隱傳出來。梁承開門。

梁佼抬頭,父親並沒有看著他,隻是扭轉頭看窗外。

梁佼不敢貿然開口。

“傷在哪裏了?”父親開口問。悲喜不辨,聲音有些蒼茫,不似平時那般精神。

“爸爸!”梁佼聲情並茂地叫一聲,聲音微微顫抖。

父親轉過身,正麵朝向梁佼。梁佼內心一凜,父親的這種神態,說是平靜,莫若說是落寞。

“隻是皮肉傷,不敢勞爸爸擔心。”梁佼努力站直身體。

父親明明不顯激動,卻胸口起伏,一呼一吸動作明顯。梁佼第一次覺得,父親老了。說話與說話之間,父親似乎有些走神。

“啪。”父親將一直握在手中的一個裝得鼓鼓囊囊的紙袋扔在桌麵,有氣無力地。

“你自己看!”

梁佼疑惑至極,看一眼大哥梁承,大哥隻是黑著臉,比父親表情還沉重。

梁佼為了不拉扯傷口,上前走兩步,屈膝拿起桌上的紙袋。都是照片。

梁佼不看還好,一看頓時臉色蒼白,膝下不覺發軟,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爸爸!”這一聲喊得聲淚俱下。

…………

梁昉正跟許文衡約會逛七寶老街,接到哥哥梁承的電話:“三弟又闖禍了,爸爸這次決計要收拾他。你快回來安慰媽媽。”

梁昉一直籌措著找機會讓許文衡在父親在家的時候去一趟,算是正式引薦他與父親、大哥認識。顯然今天不是良機。匆匆跟許文衡吻別,梁昉不敢耽擱,一路朝家飛馳。

梁昉從母親那裏早就多次得知,父親對三弟諸多不滿。隻是每逢父親要借機教訓三弟,都被母親以各種理由攔下。

梁昉倒不好奇這次三弟闖了什麽禍,反正那個闖禍坯一直小錯大錯犯不停的。理智上,梁昉也覺得三弟是欠教訓。隻是,總不願意是“這一次”。

梁昉開車到庭院的時候,一眼看到母親坐在廊下。坐得筆直,一動不動。

梁昉將車交給家政,自己疾步朝母親走去。原以為母親看到了自己,走近了才發現母親看的是虛空,整個人怔怔的,像丟了魂。

“媽媽。”梁昉才開口,就被母親嚴厲打斷。

“噓!”母親豎耳傾聽狀。梁昉左右看看,什麽聲音也沒有。梁昉抬頭,父親辦公室的窗口透出光,梁昉意會,原來夜色朦朧中母親不願意回房間,為了的就是在父親辦公室下聽聲音!

梁昉單膝跪在母親麵前,將頭埋在母親的膝處。

梁昉想起母親曾經對她說,闊太的日子其實很無聊;想起母親曾一個人坐在客廳台燈下,出神地看《霍亂時期的愛情》;想起母親擔心自己重蹈她的覆轍,要求父親出資培養她的商業愛好……

長大後,她和大哥迅速展開自己的生活,母親可曾因此失落過?現在想起來,隻有三弟一直如孩童時期那般親密地膩在母親身邊……

梁昉想起過去自己忽略的細節,看著眼前母親緊緊抓住自己腿上裙子的雙手。梁昉輕輕將手覆蓋在母親緊握的手上,眼淚一滴滴落下來。心疼母親。

正文 第180章 被逐出家門

梁佼手有些發抖。

紙袋裏的照片顯示,他跟王姐在小區外重新將車換回來,他開著保時捷911去上班;他摟著小安去香格裏拉開房;他在酒吧包間吞雲吐霧玩色子;他付現金給打手,他一拳打在陳小西臉上……

誰拍的照片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父親隔離了母親,又甩給他“作惡累累”的證據……顯然不會罵一頓了事。

梁佼跪在地上,跪得太近,大班桌遮擋之下,父親隻露了半個頭,一雙擰成川字的眉頭……

“你已經成年,又不服管,可以自立門戶了。”父親說。

梁佼有些發愣。他倒是父親一開口就壓低了哭聲。父親的話句句入耳,他卻有些沒聽明白。還以為父親雷霆萬鈞要責罵自己,沒想到父親將話說得平平淡淡。可是,這是什麽意思?

梁佼瞥一眼大哥梁承。梁承幹脆躲開了目光。

“你可以走了。”父親別過臉,仍舊不看他。

梁佼疑疑惑惑,慢慢站起身,開始往辦公室外走。

父親對他沒有責罵,對照片也沒有評價,隻平平淡淡說了幾句話,就讓他走了。梁佼心裏大為放心,甚至隱隱有些後悔下跪。也許,父親骨子裏覺得他敢闖敢拚呢。

梁佼走到門口,忽然靈光突至,等等,自立門戶?這是要趕我出家門的意思嗎?

梁佼猛然轉身:“爸爸,你是不是不要佼兒了?”

梁承一直跟在梁佼身後,這會兒見梁佼要往回撲,本能擋了一擋。父親在大班桌後朝外擺擺手。梁承便不再客氣,用蠻力將三弟推出辦公室。

“爸爸!我錯了!爸爸!”

“喀嚓”,辦公室的門在身後緊閉。

梁承仍舊緊緊抓住梁佼的胳膊。梁佼的驚慌與仇恨瞬間轉移到大哥身上。他又哭又喊,對梁承又踢又咬。梁承卻怎麽也不鬆手。

“你能冷靜一下嗎?”梁承把梁佼拉離父親的辦公室。

“你怕我分你的財產嗎?”梁佼淚眼吧嗒地問大哥梁承。

梁承露出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父親做這個決定不容易,既然做了,他就不準備半途而廢。你現在不要哭,不要鬧。隔幾個月之後,父親過了氣頭,還有重新回來的可能。你現在鬧得越厲害,負麵印象越深。為了你自己的將來,你好歹冷靜一下。”

梁佼一把抓住大哥:“我不會要求跟你們平分財產的,我隻要有吃有喝就好了。”

“梁佼!”大哥梁承推搡一把梁佼。梁佼後背撞上牆。疼痛終於使他冷靜下來。

“你要是還感恩媽媽這些年對你的疼愛,等會見到她就不要哭鬧,也不要喊她向父親求情。這是你跟爸爸之間的事情,不要讓媽媽太為難。你知道嗎?”

梁佼懵懵懂懂點頭。事關母親,他什麽要求都願意答應。

“這跟財產沒有關係。你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記住我的話,正是因為父親不想放棄你,才迫不得已這樣做。”

梁承手搭三弟肩膀,與他並肩下樓。

梁佼眼睛噙著淚,他被父親趕出家門了!這劇情太狗血了,他做夢也想不到!

這會兒看家裏,哪兒哪兒都覺得充滿感情,不舍!

小虎子被家政牽走關了起來。看來父親是真的下了決心,連細節都做得這麽周到。

梁佼心沉到穀底,心智反而清明起來。

這會兒他也意識到,反抗是沒有用了,賴著不走肯定也不是辦法。他隻恨為什麽自己毫無警覺。

梁佼不開口問他需要什麽時候,可以帶走多少東西,信用卡額度控製在多少,任由大哥梁承引領自己往外走。

走出一樓門廳,暮色已沉。

梁佼忽然回頭,果然在連廊下看到母親。母親後背挺得筆直,好似看著他,又好似沒有看他。

梁佼忽然淚如泉湧。他體會到了傷心。真正的傷心,哭不出聲音的傷心。

梁佼很想跪謝母親,又怕這樣太煽情,讓母親太感傷。他想,幹脆笑著跟母親說:別擔心,我朋友很多。過幾個月我就回來了。隻是,嗓子賭得慌,一張嘴話還沒說,酸甜苦辣的情緒極速往外湧。

梁承見三弟駐足不行,拍了拍他的肩膀:“要過去跟媽媽說話嗎?”

梁佼像得到支持與鼓勵,心頭的委屈與恐慌傾倒下來,使他幾乎是撲向母親。

梁佼撲倒在地,跪在母親身旁,像孩子一樣環抱著母親的腰,臉貼在母親一動不動的胳膊上:“媽媽!媽媽!佼兒知道錯了!佼兒下回再也不敢了!媽媽!你救救我!媽媽!你說過你永遠愛我的!”

梁佼抬頭,母親早已哭得淚如雨下。母親沒說話,嘴唇卻不住發抖……

梁佼猛然停住了:父親一定提前跟母親溝通過,母親一定是無奈隻能應允。他這樣哀求母親,豈不是徒增母親的傷感?

梁佼最不願傷害的,就是母親。

梁佼抽抽鼻涕,快速摸兩把眼淚,從母親身邊站起來,對著立在母親身後的二姐姐說:“二姐姐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