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94

正文 第173章 陷阱已挖好

(感謝“布衣小師弟”打賞護法)

女孩子們百般撩撥,許文衡始終有些反應遲鈍。時間一長,大家興趣缺缺,還不如平常全是女生聚會喝酒來得爽快!

凱瑞a悄悄撤場之後,薩曼達b對新來的調酒師興趣更濃一些。

這位派到“逸”房間的私人調酒師身上流淌著意大利血統,身高近190cm,巴掌大的臉,顯出九頭身的模特氣質。淡金色長發在臉龐甩來甩去,薩曼達b終於忍不住,伸手將他的頭發幫他攏在耳後……

基於多年的默契,薩曼達a轉身果斷離開。

梁昉挎著許文衡的胳膊,搖曳生姿地帶他去遊戲區,兩個人玩起許文衡喜歡的桌上足球。

聚會到後麵,倒也自在,各自三兩成群。隻是不知圍在陳小西跟前,聽他神侃十年中美股市沉浮的凱瑞a和薩曼達a是不是樂在其中。

離場的時候,陳小西悄悄在男廁內堵住許文衡。

“我想知道你對她的態度?”陳小西直接明了。

許文衡橫遭一問,些許發呆:“你認為重要嗎?”

陳小西撲哧樂了:“擱往常不重要。因為明天我要去接機、表白,現在的我有些忐忑。”

“所以你想從我這裏得到些定心丸?”許文衡反問。

“是。”

“我還是喜歡之前自信、霸氣的你。最開始我很排斥你,想含糊其辭,用我跟她所謂的過去氣走你,當時你說,你根本不在意過去。從那時候開始,我改觀了對你的印象。現在,別讓我再一次改觀對你的印象。”許文衡拍拍陳小西的肩膀,微笑著說。

陳小西眼觀鼻鼻觀心地默想了一會兒,釋然地笑笑。

轉身跟著許文衡出了洗手間。

**********

梁佼算著日期,知道今天去山東長島遊玩的同事們將從煙台蓬萊國際機場飛上海虹橋國際機場。

作為標準公子哥的他,才不會去參加什麽親民的團體遊。要遊也是迪拜、瑞士、摩納哥、塞舌爾、冰島之類。

節假日,全民出遊高峰,他坐在家裏優哉遊哉製定計劃——逼人臣服的計劃。

有小安這位死忠作臥底,梁佼輕輕鬆鬆就知道大家將乘坐山東航空sc4864號航班,在下午4點40分抵達虹橋機場t2航站樓。那天下午,他早早約好了人,安排下局,獨自一人守在sc4864號航班出站口。

他的目標不是即將乘機歸來的同事,而是接機的陳小西。

當然,為了避免萬一沒撞見獵物倒等來了同事的尷尬一幕發生,他對小安聲稱自己去接機。

自那一日*一刻,梁佼和小安幾乎夜夜笙歌。地下情火速增溫。小安戀戀不舍,根本無心出遊。梁佼不得不耐心哄騙,將她哄上飛機。

背後裏的偷偷摸摸,總歸格外刺激。梁佼很享受這份刺激。

嚴格來說,梁佼並沒有多想這件事。按照他的世界觀,情投意合,雙方互惠,不存在什麽占便宜吃虧,何況每一晚的五星級酒店,都是刷的他的卡。

至於小安怎麽想?時間有限,他隻顧著忙,倒沒有問——梁佼父親在家的日子,他是絕對不敢在外過夜的。每天11點前,妥妥地歸家。隻有父親出差的日子,他才敢仗著母親的寵溺,徹夜不歸。

沒有問小安,更大的原因恐怕是不在乎。但凡梁佼在乎一點小安的感受,也不會無聊地製定“奪人女友以踐諾雪恥”的計劃——可笑之處還在於,正麵戰場攻不下,隻好側麵迂回。

梁佼的迂回策略是借助武力。當然不是靠他的個人武力。他找朋友花錢請了兩個幫手,此刻幫手已經在機場擴容的地下車庫內等著他帶著獵物回去了。

梁佼要做的,就是睜大眼睛找到陳小西,軟磨硬泡哄騙也好,激將也好,帶他去尚未對外開放使用的地下車庫。

梁佼很快在人群中看到陳小西。今天的他確實矚目,一看就是有備而來。他穿著修身潔白的襯衣,幹練地將袖口挽到小臂,深色西褲加持身高,頎長身材更顯挺拔。

原來,為了顯得正式,他竟然穿了西服套裝。西服上衣搭在他臂彎,他竟然,還準備了一支紅玫瑰。

暗中觀察的梁佼抽動嘴角笑了起來。

“嘖嘖,放著好日子不過,偏偏跟你小爺我為敵,怪隻能怪你有眼無珠了。”梁佼腹誹一番,馬上換了麵孔走上前。

“咦?陳小西?”利用小安套問一下朱貝妮他的名字,小菜一碟。

陳小西打量眼前的公子哥,一臉茫然。他其實瞬間就想起對方是誰了,就是懶得讓他太得意,才故意假裝想不起。

梁佼果然就毛躁起來。感情他忙乎了半天,對方對他不屑於到連記都記不起?

“有些跟朱貝妮有關的事,我們換個地方說?”梁佼靠近一步。會武的朋友說了,站得離對方越近,對方的思考能力越弱,越容易被牽著走。

果然關心則亂。

陳小西左右看兩眼,他已經在尋找人少僻靜的地方了。

梁佼大步往前走。會武的朋友說了,走得快一點,讓對方急於跟上你,也會無暇分心去思考。

可梁佼走了一段路,陳小西站住了。

“你怎麽不走了?來呀!”

“有話你說,馬上飛機要落地了。”

“你擔心錯過接機?”

陳小西心想這還用問嗎?

梁佼大而化之地一笑:“4點40落地,取完行李,沒有5點20分怎麽也出不來!女孩子本來就善於磨蹭。現在才4點20分,整整一個小時呢!”

“你是不是怕我?”梁佼再次湊上前。

陳小西冷笑一聲。轉身往回走。

“別呀。我說對了是嗎?”梁佼上前拉他的胳膊,被陳小西推開。

“我隻是覺得,跟你沒話說。”陳小西平平靜靜,波瀾不興。

“對!你的確跟我沒話說,是我有話跟你說。關於朱貝妮!這裏人多耳雜,我要說的話,又涉及一位姑娘的名聲和清白,所以請你移步到偏僻的地方說。除非你心中根本沒有她,否則怎麽連為她走兩步都不肯?”

本來性格穩健的陳小西是最不容易被激將的人。隻是恰逢特殊時期,因為要表白,他已經轉轉反側了一個晚上,雖然有許文衡的鼓勵,他卻越想越沒底氣。正憋著一肚子的忐忑,聽梁佼說要他“證明”心中有她,二話不說,就跟了上去。

梁佼的激將法見效了!

正文 第174章 秘密男朋友

陳小西跟隨梁佼去地下車庫的時候,朱貝妮正在飛機上收小桌板。

飛機即將進入下降階段,小桌板收起,玄窗蓋打開,飛機從時速800千米/小時減速,從9000米的高度下降。

城市裏的星星點點亮光,織就城市版圖的大致模樣。飛機繼續盤旋下降,路燈清晰可見。汽車流淌在路燈點起的燈帶裏,凡塵俗世的熱鬧近在眼前,帶來別樣心安。

再過20分鍾,就要著陸。

朱貝妮靠在後背,準備眯一會兒。

緊鄰她的小安卻越發激動起來。

“有人來接你嗎?”小安拿胳膊碰碰朱貝妮。她的眉眼流光溢彩。梁佼要求她對外保密他們之間的交往,給出的理由是公司禁止員工之間談戀愛。名正言順,小安沒法拒絕。

可是,喜悅越是沒人分享,越是發酵膨脹。

小安真想對著整個機艙大喊:待會兒她最愛的佼哥哥會專門來機場接她!

聽話的小安不敢私下做出背叛梁佼要求的小動作,隻得極其委婉地表達。

按照人之常情,她這樣詢問朱貝妮之後,不管朱貝妮有無人接機,一般都會反問一句“你呢”。小安其實根本無所謂朱貝妮的答案,隻巴巴等著朱貝妮的“你呢”。

“嗯。”朱貝妮微笑著點點頭。沒想到,沒有按常規出牌。她簡短回答後又閉上了眼睛。

“誰呀?誰來接你?”小安繼續迂回。

“一個朋友。”朱貝妮臉上露出些許緊張神色。她想閉眼眯一會,並非是困,而是想思考、推測一下師父特意來接機,到底是為什麽。很可能是趁假期想對她說些什麽。最可能的是他找到了女朋友,因此不能繼續當她的英語口語老師……

朱貝妮倒不是遺憾損失一位物美價廉的英語口語老師。一些難以分析的複雜情愫使她一想起“分開,不再相見”的可能性就內心發慌,酸楚難擋。

小安嘟起嘴巴,蹙眉一閃而過,繼續曲線前進:“男朋友?”

朱貝妮心裏忽然咯噔一下,當即冒出的想法是:要是男朋友就好了!她不覺坐直身體,一個大膽的想法不由而生:要不要幹脆搶過來算了?反正她近水樓台,好呆比師父的新女朋友早認識師父幾個月。

小安看著朱貝妮臉上喜悅一浪高過一浪,篤定自己猜對了。共情之下,脫口而出:“我也是!”

“是什麽?”朱貝妮一時沒意會。

小安巴不得有機會說得更詳細。她嬌媚地一捶朱貝妮:“你真討厭。跟你一樣,男朋友來接機唄。”說罷小安還輕“噓”一聲讓朱貝妮別聲張。前排後排都是同事,隻她們這排靠走廊的第三個座位是陌生人。

朱貝妮想解釋接自己的不是男朋友,忽然又生疑:“你不是剛失戀嗎?”

“討厭!那都一個月以前的事情了!”

朱貝妮默默想一會兒,神秘地湊近小安:“楊薛蟬?”

小安有一陣老是跑到楊薛蟬那裏套近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隻是楊薛蟬卻毫不掩飾地向何美麗獻殷勤,何美麗又公然叫囂:姐弟戀不要!讓真相越發撲簌迷離,旁觀者隻能望洋興歎。

“討厭,討厭!”小安的小粉拳如雨下。自從跟梁佼好上,她越發忌諱別人提起楊薛蟬了。生怕事情拐彎抹角傳到梁佼耳中,惹梁公子忌諱。“你們都誤會了,我才不喜歡那種鄉土範兒呢。”

朱貝妮腦中一閃而過梁佼的形象。嗯,梁佼可謂鄉土範兒的對立麵。他舉手投足透出紈絝子弟的風流倜儻,恣意灑脫,果然不同凡響。隻是臉上時不時流露的輕浮與流氣,不大招朱貝妮喜歡。

朱貝妮篤定,梁佼和小安絕無可能。

梁佼雖然做著三四千塊的工作,可每日花銷打眼一看就比掙得多。穿得光鮮,動則名流,吃要極致,怎麽看怎麽像體驗生活的權貴或富豪二代。若是二代還好,最怕他是虛榮、自私的啃老族。

小安則是實打實的普通城市人家的尋常女兒。二線城市的二本畢業,混到一線城市的三流企業裏,做一份可能帶點小油水的采購工作,費心積慮跟公司管理層搭好人脈搞好關係。說到底都是些小肚雞腸的格局。

反正朱貝妮怎麽看,小安和梁佼都不是一路人。

小安見話題要沉寂,馬上福利些線索:“不過,的確是你認識的人呢。”

小安想的是,若是朱貝妮猜出來的,梁佼就怪不著她了。她太激動、太開心,胸中那巨大的幸福感再不找個出口,她要爆炸了!

朱貝妮一激動連猜了幾個名字,可惜都被小安否定。

沒有未婚適齡男青年可以猜了,除非那個最不可能的人。

“兩個字,lj的縮寫。”小安比朱貝妮還著急。空姐已經在廣播請工作人員坐回自己的位置,飛機馬上要著陸了。

“梁佼?”朱貝妮一邊說,一邊笑著搖頭。小安給的,已經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

飛機輕微震動,安全著陸!

小安眉毛一挑,對著朱貝妮伸出大拇指,笑得要多燦爛多燦爛。朱貝妮隻想感歎:果然愛情是最好的美容!

“不敢相信!”朱貝妮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煩惱,感歎起小安的玄幻愛情來。

“我們一起取行李,取好行李一起出機場。這樣你就可以親眼看到啦。”小安眉飛色舞。

梁佼說會來接機。幾個小時前就開始詢問她返程的航班號,中間一直聯係她,關注是否延遲登機,明顯誠意滿滿啊,叫她如何不感動!

朱貝妮卻不能像小安那樣笑得燦爛。她默默腹誹,想問小安是否知道放假前幾天,梁大公子還在撩她……

不過,君子成人之美,見小安這樣陶醉其中。朱貝妮什麽掃興的話也不願說了。大不了是黃粱一夢,有朝一日,小安夢醒重新開始尋常生活。

可人生重要的,不就是個過程嗎?何況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有幸擁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朱貝妮微笑祝福小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