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93

誘,叔叔韓源才從學校辭職,替父親當欽差大臣。韓源叔叔不幸離世後,嬸嬸幾乎斷絕了跟韓之煥父親的交往。

韓城雖是叔叔家的孩子,卻比韓之煥和韓晶瑩都大。韓城大學畢業後,也沒有進家族企業,而是進了不相幹的培訓行業。

推算起來,叔叔韓源從學校辭職進入父親的企業,正是22年前的事情。會不會進入花花世界的叔叔經不起誘惑,做了背板嬸嬸的事情,才導致嬸嬸如此憎恨父親?

這種情況下,是否還合適向嬸嬸詢問“韓家流落在外的女兒”的事情?

韓之煥一個頭兩個大。

好在目前局勢穩定,安彩瑞沒有任何跡象會離開,“韓家流落在外的女兒”可以以後尋機緣再打聽。

韓之煥想到自己有可能為父親解憂,內心雀躍不已。

就這樣,安彩瑞在書房內看《黃金時代》,韓之煥在沙發上想著心事畫素描。

一個小時很快過去。

安彩瑞伸了個懶腰,起身。韓之煥還以為她要出陽光房,趕緊把他行將畫好的素描藏了起來。結果安彩瑞隻是去看花花草草去了。

“咦?你回來了?”安彩瑞一抬頭,玻璃牆上影影綽綽映出韓之煥的身影。

“是。”

“我今天看書了!”

“我看到了。”

“其實我從昨晚就開始看書了。”

“是嗎?”韓之煥淡淡地笑著,偶爾會跑個神,萬一眼前的這位是叔叔的女兒……

“你昨天說的話還算數嗎?”安彩瑞問韓之煥。

“什麽?”韓之煥收回神識。

“一本書200塊。”

“當然。”

“我看了《情人》和《黃金時代》。”

“兩個小薄本。”韓之煥微微笑。

“要是你覺得太薄,隻能按一本算……”安彩瑞有些臉紅。她挑書的原則的確是“小、薄、少”。

“不,不。是兩本。很棒的兩本。我發紅包給你。”韓之煥馬上掏出手機,加了400元進紅包,特意留言“安安最棒,加油!”

安彩瑞一路小跑進臥室查手機。再出來的時候臉上笑出了花。

“太感謝了!我要用這筆錢給我弟弟買衣服!”安彩瑞激動得臉些許發紅,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樣也能掙到錢!

“給你弟弟買衣服?”韓之煥有些啞然失笑。

韓晶瑩也經常幫他買衣服,明明他是服裝設計師,韓晶瑩偏偏要送他衣服,像是挑戰他的審美,送的衣服毫無特色,尋常ol氣質的襯衣居多,隻是品質精良罷了。

那些衣服他才不要穿,隻是也舍不得仍,就那麽白白占據幾個衣櫃。

聽到安彩瑞說給她弟弟買衣服,溫暖的回憶重回心頭。

“我再給你一些吧,400塊錢能買什麽衣服。”韓之煥準備再轉些錢給安彩瑞,“算是借給你的,以後你讀書或讀培訓班賺錢後再還給我。”

安彩瑞瞪圓了眼睛,特認真地看著韓之煥:“400塊錢不能買衣服嗎?一條褲子隻要40塊錢,如果運氣好,10塊錢就能買一件t恤。”

輪到韓之煥錯愕了:“那麽便宜,能穿嗎?”

“那麽便宜,我媽媽也不舍得給我弟弟買。全校唯一穿破褲子的學生,就是我和我弟弟了。”安彩瑞說得很平常。

韓之煥吃驚得呼吸都要不順暢了。

什麽?穿的是10塊錢、40塊錢的衣服,連這樣便宜的衣服都要穿到破?安彩瑞到底經曆的是怎樣的童年?

“你父親呢?”在韓之煥的意念裏,男人掙錢養家天經地義。之前隻聽安彩瑞含混地講她有一個好吃懶做的爸爸,被她媽媽趕走了。

安彩瑞歪頭仰望著天空,想了一會兒:“對爸爸,其實我壓根沒有印象。隻是聽媽媽每次提起他,都說那個懶鬼,那個饞鬼,那個短命的,那個不得好死的……在我小的時候,他倒是來找過我們,看上去長得挺高,隻是站得不直,五官挺好,表情奇怪了點。

每次他來,媽媽又哭又喊又叫,發瘋一樣打他。

再後來,他就徹底消失了。

這麽多年,我們已經習慣沒有他了。

這麽多年,我也習慣沒有媽媽了。”

說到最後一句,安彩瑞低下了頭。

“習慣沒有媽媽?”韓之煥的愕然刷出了新高度。

“我的媽媽,大概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媽媽了。在外人麵前,她總是掉著淚說她為我們作了多少犧牲,又付出了多少!關起門來,她愛自己勝過愛孩子。

她才50歲不到,已經不上班很多年。家裏穩定的收入是低保。逢年過節,社會企業慰問貧困家庭,總有我家一份。開學前的愛心助學,我也總會被拉過去。感謝啊,拍照啊。我熟練得很。

現在輪到我弟弟了。

我媽媽的奇怪還在於,她不上班,卻總有錢。我希望是打麻將贏來的。她私下裏弄來的錢都花在她自己身上。

她有很多衣服,花裏胡哨的那種。我從初中開始穿她淘汰下來的奇怪衣服,想想真是難為情。

最過分的是,她借口家裏沒有錢,不讓我上大學。

她急著,急著讓我出嫁。”

說到後來,安彩瑞的聲音低不可聞。

韓之煥突然很衝動,想攬過她,抱抱她,安慰她。

當安彩瑞重新抬起頭,韓之煥發現她笑得風輕雲淡,甚至有些過於燦爛。

“你,不難過?”韓之煥猶猶豫豫問她。

“難過有用嗎?”安彩瑞歪頭反問。

韓之煥為之一怔。

“想讓我哭,我偏要笑;想讓我妥協,我偏要抗爭;我嘛,反正不知道自己想要幹什麽,就把反抗當事業好了。”

韓之煥覺得自己除了鼓掌,再也沒辦法表達自己的敬佩了。原來安彩瑞除了美貌,還有這樣耀眼的閃光點。

這份堅強,他可不一定有。

“安安!你真棒!我為你感到自豪!”韓之煥說得有些動容。管她是不是“韓家流落在外的女兒”,這朋友,他交定了。

正文 第172章 股東見麵會

梁昉覺得有必要安排陳小西與閨蜜們見個麵,算是“貝基金”原始股東見麵會。

見麵會初定在10月4日下午3點半,在鶴舞四月私人俱樂部。

梁昉鄭重其事,反倒露出詭異的痕跡。

什麽時候見以吃喝玩樂為人生主題曲的女孩忽然熱衷於賺錢了?

其實,是收了許文衡的蒂芙尼手鏈的梁昉,覺得有必要將她生命中重要的男人介紹給她生命中重要的女人們。

與許文衡進入情感安全期後,梁昉早就躍躍欲試讓他和她們彼此見個麵。隻是怕許文衡身單勢薄,架不住姐妹們圍攻。

加上,她隻一封語焉不詳的郵件,姐妹們就真金白銀相助,越發促進她介紹他和她們彼此認識的念頭生根發芽。

這樣算來,陳小西反而成了她的由頭。

見麵前,她挨個囑咐閨蜜們一定要給她麵子,“騷擾”她的男人絕對不能過分;“揭露”她的老底一定要有分寸,“傾聽”貝基金操作理念務必耐心……閨蜜們隻肯回應表情包。讓梁昉著實忐忑。

見麵那天下午,梁昉一路接上許文衡和陳小西,開往鶴舞四月所在的辦公樓。

“這幢樓我來過。”陳小西眼裏一抹驚喜。

“你也是俱樂部的會員?”梁昉略略回頭。許文衡坐副駕駛,一路坦然沉默。

坐在後排座的陳小西兩手枕頭下,想到明天就能見到準備表白的對象,內心頗為喜悅。看到她工作的樓宇,也生出愛屋及烏的情感。聽梁昉問他話,笑著搖頭:“我來過,是因為這是朱貝妮上班的寫字樓。”

聽到朱貝妮,許文衡轉了半個身,似乎有話說,但最終什麽也沒說。

梁昉看著許文衡藏不住心事的表情,倍覺可樂。知道自己在許文衡心裏很重要,她反而大度很多。

“你想說什麽?”梁昉索性問許文衡。

許文衡看兩眼梁昉,好像下定決心,終於問出來:“我怎麽老覺得你跟她並不真的是男女朋友?”

梁昉和陳小西同時笑出聲來。

梁昉是笑許文衡傻氣。人家戀愛都那麽久了,他還心存僥幸像呆萌鴕鳥一樣,以為“自己覺得”就是事實。

陳小西的笑算是自我解嘲。

不過,麵對“前情敵”,他不打算打哈哈:“你的感覺是對的。我跟她,其實還不是戀人。”

許文衡隱隱得意,心滿意足靠回靠背。

梁昉隻想急刹車,抓住陳小西問個究竟。許文衡在細枝末節上暴露對朱貝妮的習慣性關心,梁昉之所以大度地一笑了之,很大程度上源自在她的認知上,朱貝妮有男朋友,是陳小西。原來竟然真的沒有,那她的許文衡……

“明天。明天我要跟她表白,請她做我的女朋友。”陳小西慢條斯理地說。

梁昉神色複雜地看一眼許文衡。

沒想到許文衡聽到跟沒聽到一樣,很放鬆地坐在副駕駛位置上,還若隱若現地點點頭。

“你們有什麽建議嗎?”陳小西湊到前排問。

“啊?”梁昉措手不及。那麽私密的事情,她能有什麽建議!

許文衡徐徐開口:“好好說。你會成功的。”表情愉悅,語氣真誠,目光清澈。這是許文衡真實內心的表達。

梁昉頓覺內心充滿感動。她的許文衡是坦蕩蕩的真君子,有成人之美之好;而且,她的許文衡心甘情願地選擇了她,真心實意放棄了曾經的愛慕!

國慶期間,市內交通通暢。梁昉這一路,並沒有用去太多時間。

一行人來到鶴舞四月,比約定的時間還早了十分鍾。

她和閨蜜們的老根據地是“逸”房間。

梁昉推門進“逸”房間,沒想到凱瑞a、薩曼達a和薩曼達b已經正襟危坐。三個人一改平時風情著裝,穿得一個比一個職業。

梁昉心中那個感動啊。

梁昉引薦介紹彼此,大家都很客氣。

不知是不是錯覺,梁昉總覺得陳小西看向凱瑞a的目光有些特別……凱瑞a最近很老實,聽說跟一位歌手在戀愛。莫非那歌手用chester bennington拴住了她狂放不羈的靈魂?

陳小西經由梁昉慫恿,向諸位投資人介紹他的投資理念,說了一小半,漸漸發現對麵的女孩其實如坐針氈,自己忽然笑了:“反正就一句話,虧本算我的。贏的超過5%的部分,你我對半分。”

女孩子們熱烈地鼓起掌來。紛紛看向梁昉,等著梁昉的進一步指示。

“貝基金第一屆原始股東大會到此結束。”梁昉宣布自由活動。

女孩子們如釋重負,臉上的表情活絡起來,看向許文衡的目光也銳利起來……陳小西何其聰明,馬上意識到今天貝基金股東見麵是由頭,真正的活動內容,是引薦梁昉的男朋友許文衡給她閨蜜們認識。

陳小西幸災樂禍地避讓一邊,看許文衡一對三應對梁昉的姐妹淘。

“我見過你妹妹,你妹妹很可愛。”不知何時,凱瑞a棲身過來。熱戀中的她對別人的男人不感興趣。說起來,眼前的這位深得梁昉青睞的投資達人也算是“別人的男人”,因為他已婚嘛。

陳小西有些摸不著頭腦,他隻含混地笑笑,也不去確認凱瑞a到底是將阿影還是將朱貝妮誤認為成自己的妹妹。

“結婚有意思嗎?”凱瑞a問陳小西。表情裏隱藏著認真。梁昉曾經為了打消姐妹們對陳小西的覬覦,騙她們說他已婚。

“通常來說,至少對女性比對男性更有意義。”陳小西嚴謹回答。

凱瑞a搖搖頭:“你答非所問。”

陳小西笑笑。他的確答非所問。凱瑞a問的是“意思”,他答的是“意義”。

“意思”因人而異,“意義”卻有普適價值。

據說結婚的初衷是因為女性不能靠一己之力撫養下一代,需要男性加入其中。

結婚,更像是男性對女性的承諾,承諾他對她負責到底,照顧到底——當然,現在的“承諾”輕便許多,更有崛起的女性以“獨立自強”而自豪,並不稀罕男性的“承諾”。

可惜短暫的進化抵不過強大的基因,內心深處,女性仍舊渴望“美滿婚姻”。譬如什麽都不缺、亦不願生子蔭家的凱瑞a,理智上看淡婚姻,情感上卻擺脫不了婚姻的內在吸引力。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