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92

書最後一句“太晚了,太晚了,在我這一生中,這未免來的太早,也過於匆匆。”意猶未盡,安彩瑞忍不住打開哲學博士生送給她的愛情筆記。

“握著你的手,意味我們要做最好的朋友。朋友是什麽?是理解,是尊重,是可以經受任何考驗,永遠默默的守候與相知。

你快樂的時候,看你的眉飛色舞的樣子;你失落的時候,靜靜地擁著你,拍著你,給你可以掉淚的空間。

彼此情感的慰藉與責任永遠是兩人關係最美最緊的紐帶。然而朋友的本質,是獨立卻非單方麵的依賴,你的人格永遠是獨立的,思想也應是自由的,幸福的時候可以做個快樂的傻女人,但更多的時候是相依前行。

握著你的手,更多的是責任。於是便有了一份心靈契約,它雖沒有紙麵的條款規定責任與義務,但心靈相通的文字卻遠比寫下來的更深刻。

這份契約是不完全的,牽手為它定下了大的框架,細節需要我們共同努力去填補,甚至不斷更新某些條款,以不斷緊縮兩顆心的距離。

這裏的責任沒有相互的委托與受托,我們永遠是平等的,隻有建立在平等上的關係才是可信任、可令人依賴的,由此而生的感情,也才是純真與美滿的。

握著你的手,才僅僅是一個開始,可我已經貪婪地想象著永恒。是貪婪嗎?不!敢於承擔責任的人,才會慮得久遠。

握著你的手,我們從此走近心靈深處,而未來生活的洗禮,不管以何種方式到來,我卻會永遠為你堅守與祝福。”

憂傷沉澱了認知,安彩瑞似乎從博士生的愛情日記裏讀懂了更多的東西。

安彩瑞忽然想到,也許博士生隻是一頭栽進她的美貌裏。

也許,即使沒有博士生強勢的媽媽,她和他的愛情,也注定走不遠。

分開了,回頭看,安彩瑞不得不承認,兩個人之間有巨大的思想差距。

握個手而已,對她隻是兩人關係進一步的證明罷了。他卻彎彎繞繞感慨那麽多!扯出責任也就算了,還扯出了朋友的本質、心靈的契約、關係的平等……第一次,安彩瑞察覺自己在內在上的貧瘠。

放下小薄本《情人》,安彩瑞倒在床上,閉上眼睛,頭腦卻很活躍。她在嚐試著組織語言,複述一個深沉、炙熱又悲傷的愛情故事。第二天好用這個複述賺取200塊,給弟弟安小四淘寶褲子。

第二天一早,韓之煥上班前,來到祥生禦江灣。他完全不需要專門跑一趟送早餐,可他還是這麽做了。

相比一開始急切地想確認她的身份,他現在反而不著急了。相處不過才十天,十天裏幾乎每天都在發現她的新毛病,卻沒能阻止他對她投入越來越多。

打開門鎖,室內一片安靜,全然不象之前她飛奔過來扒著外賣袋子看到底是什麽早餐。她一個人出去了嗎?韓之煥快速搜索房內,果然靜得不像話。

韓之煥把麥當勞的早餐放餐桌上,把一個漂亮的俄羅斯娃娃從背包裏取出來。他心虛地左右看兩眼,從不進安彩瑞臥室的他,準備趁安彩瑞回來之前,去她臥室挑一個最不能忍受的醜娃娃。如果要置換,就從最醜的那個開始。

於是,他大刺刺推開安彩瑞的臥室門。

推開了門,才驚訝地發現,原來臥室主人在!

安彩瑞俯趴在床上,身上的被子全被蹬掉,未拉嚴的窗簾透進一束光,散散地從頭照到腳。嬌嫩的肌膚,曲線的後腰,翹起的臀.部,修長的大腿……

韓之煥意識到自己看太久的時候,陡然心中一沉,慢著,那衣服……

韓之煥不知道自己該光火,還是該羞澀。看到睡美人心思蕩漾,心猿意馬;看到昂貴的小禮服被她當睡衣穿又忍不住氣不打一處來。兩種極端的情感輪番衝擊著他,他竟不知該傾向於哪一種。

最終,韓之煥退後一步,輕輕關上門。

他把俄羅斯娃娃裝進背包,準備撤退。走了兩步,又折回把帶來的麥當勞早餐也帶走。今早,權當他沒有來過吧。

不知韓之煥在公司過了怎樣的一天。

下午,離尋常下班還有一個多小時,韓之煥就出現在了祥生禦江灣小區內。

當他打開房門踏進房間的時候,出乎意料,房內仍舊是靜悄悄。韓之煥不由將目光集中在安彩瑞的臥室門上。

那臥室門門洞大開,顯然主人已經出入過房門。

韓之煥這會兒確信,安彩瑞真的不在家。他暗中籲口氣,某人遲睡不醒的模樣霸占了他一天的頭腦,他打定主意來觀瞻某人不雅吃飯形象,好以毒攻毒。某人可能真的心有靈犀買外賣去了。

韓之煥將背包往門後衣帽間一放,自己進廚房拿一瓶白水,一屁股坐在三人沙發的中間,準備養氣勢,坐等某人歸來。

今天的房間,好像比往常幹淨。

韓之煥不由環顧起四周。視線剛觸及陽光房,口中的水差點沒噴出來。安彩瑞,竟然端坐在書桌前,不知在幹什麽!

瞬間,韓之煥為他的專業書和畫稿紙擔心起來。顧不得欣賞美人專注的背影,韓之煥三步並作兩步,緊步走向陽光房。

臨走近,忽然多了個心眼。他倒是要看看,某人神神秘秘在搞什麽鬼!

陽光房毗鄰客廳和陽台,更像是一個進深比較深的方形露台,隻是簷出的部分屋頂和牆麵為玻璃。韓之煥在朝南透光部分布置了高高低低的綠植,其中一些繁花似錦。書桌則布置在內牆附近,好避免中午強光的幹擾。

恰巧,內牆也是玻璃牆。這樣,韓之煥在客廳,就能窺得安彩瑞的秘密。

韓之煥輕手輕腳,走到安彩瑞的背後。探頭一看:安彩瑞竟然在看書!

韓之煥定睛一看,看到書中王二一本正經跟陳清揚講“偉大的友誼”,要求和陳清揚“敦倫”,不禁要笑。

好似這樣打擾認真看書的人,顯得不夠有教養。

韓之煥慢條斯理往沙發邊走。

正文 第170章 過往的恩怨

韓之煥坐在沙發上,胳膊支著腦袋。

最近,很多事情沒有刻意去想,卻不自覺冒了出來。

譬如,雷霆萬鈞的父親。他小時就很怕他,長大了更怕。父親像一座巍峨的高山,他拚命努力,卻怎麽也走不出高山帶來的無盡陰影。

譬如,離婚不離家的母親。他曾經瘋狂地恨她為什麽那麽柔弱,沒名沒分地寄人籬下,有骨氣地離開父親難道會死嗎?長大了漸漸明白,她愛他。她一邊情不自禁愛他,一邊瑟瑟發抖地畏懼他。愛與畏懼就像蘿卜和大棒。母親終生都將離不開父親。

韓之煥如今早不再琢磨父親和母親的關係。

他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聽說韓家有一個流落在外的女兒。母親和小姨對此諱忌甚深,兩個人常常促膝密談,一看到韓之煥,馬上換話題。但韓之煥不是傻瓜,他知道她們在避著他。

不僅她們在避著他,甚至連父親現任妻子的女兒韓晶瑩在這個話題上也避著他。

似乎有必要說明一下,父親現任的妻子是父親的第三任妻子,同時也是父親的第一任妻子。韓晶瑩算是他同父異母的姐姐,大人的恩怨並沒有影響他們兩個人的感情。

韓之煥性格柔順,韓晶瑩略微霸氣。韓晶瑩長韓之煥半歲,兩個人在同一所學校同一所班級上課,一直是韓晶瑩護著韓之煥。不知情的,都以為那是他的胞姐。

韓之煥是極偶然的情況下從韓晶瑩的口中聽到一句,說父親二十年來,從來沒有放棄尋找過一個女孩,找了二十年沒有找到,連她都好奇了。那時候韓之煥20歲,正在韓國首爾留學。韓晶瑩路過韓國,要他帶她到江南看現場版的江南style。

韓之煥還想細打聽,畢竟跟自己的家族有關,韓晶瑩卻忽然謹慎起來,半句也不肯再透露。

如今又兩年過去了,韓之煥從韓國弘益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畢業,回到父親的公司做服裝設計。日子如流水,“韓家流落在外的女兒”幾乎被他遺忘。

忽然有一天,毫無征兆地,他從眼鏡店出來,一抬頭,真真的,看到了另外一個韓晶瑩。他知道那不是韓晶瑩,韓晶瑩不可能穿成那樣,可那臉蛋兒,又分明是韓晶瑩!

電光火石一瞬間,“韓家流落在外的女兒”忽然跳至心頭。

他連思考都不能思考,直接擠開人群跑了上去。

從看到她的那一刻,他就決定不然她再離開。隻是沒想到,她其實走投無路。挽留她,比預期得還要容易。

問題是,接下來怎麽辦?

韓之煥原本還有計劃。譬如詢問母親韓家流落在外的女兒是怎麽回事,畢竟父親的弟弟韓源叔叔十多年前在出差途中意外交通事故身亡,萬一是他的遺孤呢?另外,仔細打探安彩瑞的身世,好確認她是不是孤兒院裏領養來的。

沒想到,安彩瑞的身世好打聽,她有親生父母,還有一個同父母的弟弟。父親因為好吃懶做,被她媽媽連打帶罵趕走了,至今生死不明。

難打聽的,是自家的事。

遇到安彩瑞的第一天,韓之煥興匆匆跑回家,問母親是否知道韓家流落在外的女兒,沒想到母親像聽到天大噩耗,花容失色,一屁股蹲坐在沙發上,手也顫抖起來。

小姨從臥室裏跑出來,厲聲對他喊:“你瞎打聽什麽!”

韓之煥錯愕至極。餘下的話,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

接下來的幾天,母親常常紅著一雙眼,怔怔地看韓之煥。一旦韓之煥與母親目光交集,母親又像看到洪水猛獸,避之不及地錯開眼光。

韓之煥一向聽話孝順,見母親極度不願意提及這個話題,也不忍心勉強。

但是,母親的變化,讓他感到隱隱不安。莫非,韓家流落在外的女兒跟母親有關?

韓之煥最近熱衷於思考的,便是韓家流落在外的女兒到底跟母親會有什麽關係。

他想過很多可能,最可能的是,這位女兒是父親第三位情人的孩子,被媽媽偷走送人了。這就解釋得通,為什麽父親才跟母親結婚一年便執意跟母親離婚。

母親隻是生得華美,讀過的書有限,沒有能力成為父親商場上的助手,對父親打下的財富江山也無覬覦。母親隻是單純地愛著父親,她貪心的,隻是他的愛。父親一定是看透了這一點,這麽多年來始終跟母親保持聯係,隻要不出差,一定來母親這裏吃午飯。每逢母親或韓之煥生日,或者母親開口要求,父親晚餐也會來。

父親的現任妻子,韓之煥喊作大媽媽。

大媽媽是一位大家閨秀,不管她心裏怎麽想,從未做出苛責、為難母親的事情。家裏一夫二妻的格局,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實。

韓之煥不敢恨父親。父親聰明智慧、12歲漂洋過海去日本讀書,17歲獨自到大洋彼岸的美國讀書,23歲到德國讀書。父親26歲拿到一個博士文憑,2個碩士文憑。才高八鬥,風流倜儻,說的正是父親。

這樣的父親,麵對伸來的眾多職場橄欖枝,卻不願意受任何束縛。

於是父親決定自己開公司。與其說他是在經商,莫若說是在生活。

跟其他有錢人家的父親滿天飛不同,他的父親總有大把時間耗在家裏。經商像是在家無聊時隨便打發時間的小兒科活動。

長大了,韓之煥才發覺父親的厲害之處。父親四兩撥千斤,隨隨便便打理的公司卻極其嚴謹,衝勁十足,短短十年,在業內異軍突起。又過十年,待韓之煥大學畢業歸國,父親的雪花服裝集團已成為業內翹楚。

父親仍舊有大把時間耗在家裏。跟大媽媽下棋、跟韓晶瑩聊時尚,跟母親吃飯,跟韓之煥談人生……

越是不顯山露水,韓之煥越覺得父親深不可測。

對於這樣一位天才式人物,韓之煥有何資格指責他花心?何況無論是大媽媽還是母親,兩個最有發言權的當事人都無怨言,又哪裏輪得到他這位不能出其右的兒子表態!

想為家庭做貢獻的韓之煥發覺母親的路走不同,轉而在思考,他還能從誰那裏得到韓家流落在外的女兒的信息。

想來想去,唯有嬸嬸了。

正文 第171章 你我交定了

叔叔韓源不幸離世後,嬸嬸帶著他們唯一的兒子韓城去寧波鄉下生活了一段時間。幾年之後,等嬸嬸覺得可以直麵往事的時候,帶著讀高中的韓城又回到了上海。

隻是,嬸嬸與韓城跟韓之煥父親並不親近。

嬸嬸和叔叔韓源原本就無意從商,他們曾經是中學老師,過著簡單快樂的生活。拗不過韓之煥父親的威逼利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