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91

“別瞎說,人家是獨身主義者……她最近不知道走了什麽狗屎運,竟然開上了豪車。有事沒事就出府瞎逛。她朋友又少,總拉我去喝咖啡。那玩意兒聞起來香,喝起來可真不咋樣,還沒辣椒水好喝。”

“她不會看上你吧?”黃寶財笑嘻嘻地問。

“不是告訴你了嗎?人家是堅定的獨身主義者!”

“你可得堅守底線!”黃寶財語重心長。

“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

“你要是做了對不起弟媳的事,我可不能幫你兜著……”

廖總前跨一步,擋在黃寶財麵前,氣得鼻孔翕動:“你看著我!我沒有!”

黃寶財仍舊笑嘻嘻的:“你這個人啊,就是容易較真!有句話送給你:認真你就輸了。”

廖總懶得再跟黃寶財糾纏下去:“你不認真?每周都帶人家弟弟去吃麥當勞。你對自己家孩子有那麽上心?”

黃寶財一下子梗住了,眼一紅:“那孩子太可憐了。”

廖總最受不了這個,馬上摟住黃寶財的肩:“走,今晚不吃食堂。哥請你外麵吃。”

“吃鎮鼎雞嗎?”黃寶財眼睛一亮。

“咱們去吃個好的。你挑!”

“好!咱們去吃重慶雞公煲!安彩瑞最愛吃這個!”

廖總無奈聳肩,暗想好吧,果然是沒有見過世麵的人——最近他被王姐帶壞了,吃了幾家廣式早茶店,看不上街頭的大眾吃食店了。

廖總和黃寶財進學校後街的一家雞公煲店時,正逢一名快遞小哥打包雞公煲送外賣。倆人還感歎一番,原來雞公煲也能外賣!

快遞小哥一路疾行,進入祥生禦江灣小區,幾個拐彎,找到22號樓,按601室。可視門禁裏,露出安彩瑞的笑臉:“來了!”

樓道安全門打開,快遞小哥進樓,上電梯。手裏拎著的,正是被廖總和黃寶財驚訝的外賣重慶雞公煲。

601房門打開,韓之煥英俊的麵孔露出來,一臉嫌棄地接過快遞,從口袋裏夾出一張百元鈔票:“辛苦了!不用找零了。謝謝!”

快遞小哥高高興興離去。

韓之煥關上門,將雞公煲的砂鍋放在餐桌上。一回頭,差點撞上拿著筷子流口水緊緊尾隨來的安彩瑞。

“有那麽好吃嗎?”韓之煥疑惑。

安彩瑞忙吃還來不及,哪裏顧得上回答。她嗅著香氣,鼓腮吹著發燙的肉塊。旁邊的韓之煥看得目瞪口呆。

半信半疑間,韓之煥也去取了雙筷子。斯文地夾了一塊年糕,耐耐心心地等它涼涼,像美食家一樣輕咬一小口,還沒細品味,就條件反射一樣轉身吐在了餐巾紙上。

“你是吃食材還是吃辣椒?”韓之煥難得激動一次。

“對不起啊,忘了告訴你我點了重辣。”安彩瑞吸一根寬粉,口齒不清地說。

韓之煥怒火中燒,對著那種毛茸茸、水靈靈的眼睛,卻發不出火來。隻捂著嘴巴狂喝一杯水。

為了充分表達對重慶雞公煲的嫌棄,他起身去衛生間刷牙。同時也為了避免看太多安彩瑞有損形象的吃像。

等韓之煥從衛生間再出來,除了目瞪口呆,再也找不出別的更適合的表情了:安彩瑞居然把一小砂鍋的東西全吃光了!

“等等!等等!”韓之煥對著安彩瑞打著飽嗝攤在沙發上的形象表示接受無能。

“嗝。我又沒走。”安彩瑞撫著肚子。

“不是!這不對!你知道嗎?”韓之煥急了,他把踏腳凳搬到安彩瑞對麵,開始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第一,你不能吃這麽辣,會損害皮膚的;第二,你不能吃這麽多,會影響身體線條;第三,關於吃飯的形象……這個,以後再說吧。”

“嗝。你要扣我工資嗎?”

韓之煥靈光一現:“我要是扣你工資——”

“我以後絕不再犯!”

“好。”韓之煥喜不自禁。

安彩瑞好不容易找到這樣一個多金又安全、人際又簡單、老板又是年輕帥哥的好工作,當然要全力保住。何況,她還有一個小心思:要賺足夠多的錢,讓弟弟想讀多久的書,就讀多久的書!

“我有幾門課推薦給你,如果你去上,學費我報銷,全程不缺席,獎勵一千塊。你考慮一下。”

“去fd大學上嗎?”安彩瑞臉色一變。韓之煥已經知道她失戀的往事,也知道那人是fd大學的博士生。見她臉色一變,韓之煥也隻得裝作毫無察覺。

“不是。是相關培訓師麵向社會招生的小課。比如:餐桌禮儀培訓、優雅女子精修禮儀培訓、化妝培訓、說話藝術培訓等等。”

安彩瑞眨巴著眼,表情吃力,似乎飽餐一頓讓她反射弧變長了:“你的意思是,我太野蠻和粗魯了?”

這重點,抓得夠準確的。可韓之煥卻不忍心承認。

不知道該點頭,還是該搖頭。韓之煥隻好輕聲說:“隻是給你製造點賺錢加薪的機會。”

“好。”安彩瑞馬上笑起來。

安彩瑞的臥室已經搬到韓之煥的書房。韓之煥原以為來了個小姑娘房間會更幹淨整潔,沒想到正相反。

安彩瑞並不善於收拾,勉強能做到大塊垃圾不亂丟。

韓之煥沒辦法,隻好將書房裏的書移到客廳,將書桌移到陽光房。於是曾經的書房,徹徹底底成了安彩瑞一個人的臥室。

韓之煥從來沒有進去過。窺斑見豹,他能想象她的臥室什麽樣。他一點兒都不想看。隻是安彩瑞大大咧咧,未必每次都會關門。韓之煥不小心看到拖到地上的一片被子角,滾了半張床的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各種玩偶。

那些玩偶醜得韓之煥手癢癢。

有一次,實在忍不住,韓之煥問安彩瑞哪裏來的玩偶。安彩瑞一臉得意,說是抓娃娃機裏抓來的。

“在整個中學期,我是全校聞名的娃娃機殺手。我的同學都請我幫忙,久而久之,我越發厲害,幾乎百發百中……”安彩瑞滿屋子追著撿拾遙控器、抱枕、零食袋的韓之煥,神采飛揚地回憶。

安彩瑞的確很擅長抓娃娃,隻是過去,並不是女生們“請”她去抓,而是推搡著她去抓。偶有失手,還會引來更多推搡責罵……

韓之煥將各類小物一一歸類,溫和一笑:“原來你也喜歡娃娃。我也收藏了一些,下回拿給你看。”

他已經打定主意,要去買些漂亮的、有設計感、有品質感的娃娃,把安彩瑞抓來的醜娃娃一個個換掉。

正文 第168章 為小四賺錢

吃飽喝足的安彩瑞在沙發上追國產連續劇,劇中人的分分合合看得她眼淚吧嗒。

韓之煥本來要走,看她如此入戲,忍不住一聲歎息。

安彩瑞倒是很機警:“老板。看電視也不行?”

韓之煥一狠心,鄭重點頭:“是的。你臥室裏我還留了幾本書。每看完一本,可以找我領取200塊。”

安彩瑞眨巴著眼睛:“我有些不懂。你不看電視,也不讓我看電視。客廳裏為什麽還要擺放一個這麽大的電視機呢?”

韓之煥無言以對。想了兩秒,忽然氣餒:自己何苦這麽費勁呢。她到底是不是那個人,還不一定呢。他聳聳肩,不再說話。

安彩瑞慌忙關了電視。

“你沒有生氣吧?”她有些不安地問站在門口的韓之煥。

韓之煥勉強笑了笑。打開門頭也不回地走了。

安彩瑞環顧諾大的客廳,想起自己狹小的家,想起小臥室裏的上下鋪,想起那些哄著弟弟睡下鋪的日子,想起自己很久沒有聯係弟弟了。

安彩瑞去臥室拿出博士生送給她的手機,撥通了家裏的固定電話。很多上海家庭不再用固定電話,一向追趕時髦的媽媽卻堅持要將固話保留下來。

7位數的號碼撥通後,幾乎一秒鍾就被接起。弟弟總是這樣,好像時刻守在電話機旁一樣。

“姐姐,姐姐。”弟弟安小四在電話裏叫得很歡脫,一點兒沒有她想象中的苦澀難熬。也許她的猜測是對的,一旦她從家裏消失,媽媽就會下意識地對弟弟好一些。

“黃大哥每周都帶我去吃麥當勞!廖叔每周都送給我50塊錢!他讓我偷偷把錢藏起來,買早餐吃!”

黃大哥?莫非是推薦她去梁府的黃寶財黃隊長?廖叔又是誰?安彩瑞一頭霧水。

“小四。你怎麽認識他們的?”

安小四便把來龍去脈跟姐姐安彩瑞詳細講了一遍。

“你剛才說,還有人打聽我?”安彩瑞不能不緊張。她總覺得背後有雙陰騭的眼睛在盯著她。那雙眼睛充滿嫉妒和恨,完全不像是媽媽該有的目光。她知道,媽媽一直沒有放棄拿她換房子、換錦衣玉食的生活。

“是的。但是姐姐你放心,我絕對沒有透漏任何!因為,我壓根不知道你在哪裏,也不知道你的電話號碼。你也不要告訴我,我怕我會被狡猾的大人套出來。”

“好弟弟。”安彩瑞眼睛迅速濕潤。她原本想跟弟弟分享現在的美好生活的,聽弟弟一說有人在打探她的下落,立刻打消了分享的念頭。

“我現在很好,有地方住。很快就能領到工資。你缺什麽,姐姐寄給你?”

“姐姐,我什麽都不缺。我的褲子膝蓋上磨了一個洞,我已經自己補好了!”安小四語氣裏充滿自豪。

安彩瑞差點哭出聲。她太知道穿破衣服的滋味了。

“姐姐一定會快點給你買條新褲子!”安彩瑞捂著嘴巴,爭取讓聲音顯得很平靜。

“門鎖響了,她要回來了!”弟弟安小四忽然壓低了聲音,快速地說道。

安彩瑞抬頭看看牆上的鍾表,才八點鍾。以往12點前不歸家的她,居然8點鍾就回來了。安彩瑞心中七上八下,擔心她是不是輸錢輸慘了,弟弟會不會因此遭殃……想了一會兒,才發現自己竟然把前襟都哭濕了。

她總共隻有一套睡衣。哭濕了再無衣服可換。按照和老板韓之煥的協議,她把自己之前的外穿衣服全部仍進了垃圾桶,隻保留了睡衣。

安彩瑞踢踏著拖鞋,去了韓之煥的臥室。這間大臥室裏的三麵衣櫃她已經熟念,哪件衣服放哪兒她閉著眼睛都能想出來。

她熟門熟路地從中找出一件絲質輪廓型小禮服,在未開燈的房間裏,就著沒拉上的窗戶透進來的光,換下了身上的濕衣服。

這是老板韓之煥明令不允許的事情。但是安彩瑞一向對規矩缺乏敬畏心。如果她敬畏來自他人定下的規矩,早已成為魚肉。貪心的媽媽將是她的第一個刀板。

她想,等睡衣晾幹就換下來,韓之煥是不會知道的。

為了給弟弟安小四買條新褲子,安彩瑞決心看書掙錢——這是老板韓之煥開給她的諸多賺外快的條件中最容易達成的一件。

安彩瑞撥弄著臥室書櫃裏的一行書。《時間簡史》、《人的潛能和價值》、《海底兩萬裏》、《小王子》、《四世同堂》、《活著》、《老人與海》、《瓦爾登湖》、《致加西亞的信》、《理想國》、《推銷員之死》……林林總總幾十本。

安彩瑞從中挑了最薄的一本小說《情人》。

與大部分鼓勵孩子讀書的家庭不同,安彩瑞的家內一本閑書也沒有,除了課本,家裏唯一的“書”,就是媽媽的美容雜誌。

縱觀安彩瑞的成長史,課外書籍所占的比重也非常小。她的閱讀量,可能還不如一個熱愛讀書的五年級孩子。

安彩瑞翻開《情人》。

開篇這樣寫:“我已經老了,有一天,在一處公共場所的大廳裏,有一個男人向我走來。他主動介紹自己,他對我說:“我認識你,永遠記得你。那時候,你還很年輕,人人都說你美,現在,我是特為來告訴你,對我來說,我覺得現在你比年輕的時候更美,那時你是年輕女人,與你那時的麵貌相比,我更愛你現在備受摧殘的麵容。”

雖然不知道杜拉斯在世界文學史上的地位,也不確知得過龔古爾獎的《情人》被世人奉為經典。安彩瑞還是被杜拉斯語言的魅力深深折服。

《情人》敘述了15歲半的法國少女和大她12歲的中國男人發生在越南的愛情悲劇。愛情中交織著對母親與兄弟的愛與恨,貧窮青春的希望與絕望……如果拿博士生比中國闊少,倒是部分吻合了安彩瑞的經曆。

安彩瑞心中滿溢悲傷,隻是這次,悲傷沒有化作眼淚,隻化作哀愁,如煙似霧,籠在臉龐。

正文 第169章 需以毒攻毒

這樣披著淡淡憂傷的她,深具攝人心魄的美。

讀完全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