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90

枕在肉胳膊上,紅潤的唇微張,口水流到胳膊上,反光看上去,像條銀線。

寶釵走近何美麗的房間,門縫仍舊一片黑暗。她心中冷笑,肯定嚇傻了吧,這麽晚了燈依舊沒開。

扣門。

寂靜無聲。一樓安排了除胖嬸之外盯梢的人,寶釵不擔心她偷跑。

再扣門。

仍舊無聲。寶釵開始擔心起來,不為別的,隻怕她太貞烈,走投無路,一死了之。

她開始撞擊門,撞了兩下想起自己帶著備用鑰匙。胖嬸的旅館還是用鑰匙開門,取電不用門卡。寶釵從牆上摸到開燈開關,三步並作兩步走到房間深處,床上是空的!

寶釵有些慌亂,折回身推開衛生間的門,衛生間也是空的!

“何美麗!人呢!”寶釵厲聲喊。回答她的是寂靜。

寶釵站在不大的室內,環顧一圈又一圈,忽然掀開床墊,床內中空,沒有人!

寶釵徹底慌了神,她昂起頭,天花板毫無異常。

憑空蒸發?如有神助?

寶釵一個不平衡,身子一歪,坐在了地上。馬上連鬼帶爬逃出何美麗的房間,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有鬼!有鬼!”

寶釵跌跌撞撞下到一樓,像哭一樣唱起了歌:“叮叮當,叮叮當,鈴兒響叮當。”一邊唱一邊往地下室快步走。

聽聞歌聲,前台對麵看報紙的先生折起報紙,起身去了地下室。

胖嬸睜開眼睛,目光呆滯,揉揉臉,連抽紙巾盒裏幾張紙,出了前台區,看似像上廁所,走出了攝像區,也拐進了地下室。

胖嬸一腳邁進地下室,目光犀利:“死了?”

寶釵驚魂未甫,搖著頭說:“消失不見了。”

看報紙的男人:“不可能!我盯得很牢!”

一直以出差的名義窩在地下室的季峰至此了然於胸:“跳窗!一定是跳窗逃走了。”

看報紙的男人一巴掌拍在茶幾上,掏出手機就給紋身男打電話,想讓紋身男立刻追捕,等電話接通時嘴巴裏罵罵咧咧。

胖嬸搖頭歎口氣:“你們夠了!”胖嬸聲音不大,但是威力十足,看報紙的男人馬上變得很安靜,電話接通了也不敢說話。

於是胖嬸的態度,瞬間無障礙傳達到了所有人:“衝動是魔鬼!執行b計劃!”

室外不足十米之處的何美麗起身後要往前走,才發現腳崴傷得厲害,隻能一瘸一拐。當下顧不得疼痛,更顧不得形象,一邊掏出電話一點往50米開外有攝像頭的便利店跑。

“我逃出來了,要拐進楓林路才有便利店。”

“我來了!楓林路口接你!”

何美麗要緊牙關,爭分奪秒往楓林路口跑。

一輛白色suv,急刹車在她麵前。

敞開的車窗內傳來楊薛蟬的聲音:“上車!”

何美麗一秒也不敢浪費,打開距離自己最近的後車門就爬上了車。楊薛蟬甚至沒有等車門關牢,就啟動了車。

何美麗坐在車內,開始後怕,開始瑟瑟發抖。

匯入車流,楊薛蟬一邊寬慰何美麗,一邊留心車後有無人尾隨。隨機地拐了幾條路,發現並無可疑車輛尾隨,便往來時的地方開去。

“你不是說要40分鍾才能到嗎?怎麽提早了十分鍾?”

“我超了車,闖了幾個紅燈。”楊薛蟬說得很平淡。

何美麗低下了頭。過了一會兒,攢了點力氣,幽幽說道:“我都不知道你會開車。”

“你沒有問過我。我也不知道什麽該提前說。”

車停了。

何美麗望一眼窗外,一臉疑惑:“怎麽是酒店?”

“這幾天我住這裏。”

何美麗不由警覺起來,眼前的酒店可不比豔玲住家旅館,是正兒八經的大酒店。他怎麽會有錢住這麽好的酒店,而且住了幾天?難道才脫虎口,又要入狼穴?

何美麗遲疑著不肯下車。楊薛蟬從車頭繞過來,幫何美麗打開後座車門。何美麗嚇壞了,反而往裏麵縮了縮。

楊薛蟬見狀忙解釋:“我父母從老家過來看我,我租的房子太小,所以在這裏定了家庭房。我不想讓他們看到我在上海工作的地方,騙他們公司待遇很好,提前放假了。

他們落地了才告訴我,屬於突擊檢查,來了之後又對我看得緊,我沒有時間跟你詳細解釋,又覺得隻說個三言兩語不如不說,國慶後送走他們了再說。相信我,下車吧,我是可以信賴的好人。”

騙子都說自己是可以信賴的好人。

但何美麗願意相信眼前的這個人。至少他沒有像何翼那樣逃得幹脆利落。

何美麗挪下車。

楊薛蟬詢問何美麗是否帶了身份證,何美麗點頭。因為一直覺得豔玲住家旅館基礎設施太差,怕門板擋不住竊賊,何美麗一直將身份證、畢業證、銀行卡等重要證件隨身背在包裏。

酒店大堂寬敞明亮,來來往往不少人,大多低語,顯得熱鬧又不嘈雜。穿製服的迎賓站在門外,精神抖擻。

何美麗任由楊薛蟬攙扶著自己,一步步往大堂深處走。

何美麗還以為是要上樓去楊薛蟬的房間,原來楊薛蟬是要用她的身份證重新登記一間房。

何美麗腦中嗡地一聲響,感覺自己在陷阱裏掉得越來越深了。她不是笨人,現在已經回味過來,興許玲瓏就是一個誘餌。從玲瓏站在門外敲門的那一刻,自己就成了獵物。

他們的目標很簡單,就是要榨幹她的錢,讓她欠債,使他為了還錢聽從他們的安排。她也終於意識到,第一個陪睡的男人之後,未必是完結。

她慶幸自己在緊要關頭逃了出來,可眼見楊薛蟬要用她的身份證登記豪華酒店的房間,分明是榨幹錢的相同路數,自己豈不是仍舊沒有逃脫獵物的身份?

何美麗一把搶過自己的身份證,脫口喊道:“我不住,我沒錢。”

正文 第166章 噩夢結束了

“我付。”

何美麗扭頭看楊薛蟬。楊薛蟬臉上並無太多外露的情感。他從何美麗手中取過身份證,從新遞給前台工作人員,同時抽出了自己的銀行卡,刷了預付。

何美麗一半疑惑,一半信任,由楊薛蟬引導,朝電梯走去。

3112號房。

刷卡開門的一瞬間,何美麗仿佛看到金錢的模樣。室內大床柔軟蓬鬆,兩隻單人沙發依牆而立,貴妃塌對立而放。家具是藍色係,細部優雅。何美麗不能專業地說出室內風格,但不妨礙她感受房間的精致與華美。

“你早點休息,明早早餐最晚10點30分。我……”楊薛蟬有些吞吐。

何美麗還以為楊薛蟬的吞吐是不想就這樣離開,沒想到楊薛蟬稍作停留,接下來說出的卻是:“我可能不方便來看你。但你有事可以隨時打我電話。”

楊薛蟬抬手看看時間:“你的事情,要是願意跟我說,微信上說吧。我得先走了。”

何美麗從來都覺得楊薛蟬是個簡單耿直的人,現在,她覺得自己有必要反省一下自己看人的準確度了。

楊薛蟬囑咐一番諸如反鎖門、不要給任何人開門之類的話,急匆匆關門離去。

隻剩何美麗一個人的時候,不可思議攫住了她。

她簡直不能相信,今天的境遇全是真實的。

她站在落地窗前,看腳下的城市。

有海景房,有江景房,何美麗更熱衷眼前的“樓景房”。高矮不一、鱗次櫛比的樓房,星星點點的窗口散發著溫暖的光芒。薄紗虛掩下,光芒暈染一片。她愛這俗世的熱鬧。

這一晚,何美麗開著窗簾,亮著燈,蜷在被窩睡得又深又沉。經曆過驚心動魄,竟然一夜安眠。

次日醒來已經近九點,打開手機,很多未讀微信,楊薛蟬的關心短信,朱貝妮的旅遊美食美景分享,季峰的出差吐槽,意外的,還有何翼的“我們見個麵吧”。

何美麗沒有心情全回複,隻關注了來自楊薛蟬的信息。楊薛蟬問她昨晚睡得好嗎,告訴她酒店的自助早餐在哪裏,詢問她是否需要他去她之前的住處幫她把行李取出來。

何美麗理了理睡了一晚上的裙子,穿上鞋子去吃早餐。

經曆了昨天的驚嚇與逃亡,身體內能量消耗巨多。何美麗懶得一趟趟跑,反正誰也不認識她她也不認識任何人,於是端了滿滿一餐盤的食物。找了個僻靜的桌子,狼吞虎咽起來。

吃得正歡,冷不丁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眼一看,坐在自己斜對桌的,可不就是楊薛蟬?

何美麗眼睛裏盛滿驚慌,楊薛蟬眼睛裏卻裝滿笑意。何美麗慌了一會兒,陡然想起來,反正自己不會跟他談戀愛,形象什麽的無所謂,慌亂什麽!於是漸漸鎮定下來。

何美麗假裝隨意,多看了幾眼楊薛蟬那桌。

坐在楊薛蟬旁邊的大臉女人,應該是他的媽媽。果然是蒙古人,輪廓柔和不足,剛毅有餘。她全程吃得少,看兒子倒看得挺多,一準是個難纏的婆婆。何美麗一邊吃一邊腹誹。

母子對麵還坐著一個中年男人,可惜看不到。

何美麗吃飽喝足,心滿意足地離席。為了看一眼楊薛蟬的爸爸,她特意繞了一個圈。意外地,楊薛蟬的爸爸長得文質彬彬。楊薛蟬的爸爸忽然微微抬頭,目光極其銳利地掃了何美麗一眼,何美麗慌忙錯開眼神,匆匆走開。

何美麗一路小跑,跑向電梯。

哎媽!以為楊薛蟬的媽媽難纏,估計更難纏的是他的爸爸!怪不得他父母來查崗,他嚇得連朋友都不敢見!

何美麗忽然回過味:楊薛蟬的父母,怎麽看都不象是邊陲小鎮城鄉結合部出來的人,他們看上去底氣十足,甚至有些隱隱的霸氣。

反正跟自己也沒有關係,何美麗懶得再想。

她躺在貴妃塌上,在微信上一五一十將昨天詭異之事的過程寫給了楊薛蟬。

楊薛蟬回複:“下午一點半我載你去取行李,如果寶釵糾纏,我們就報警。不能這樣被訛詐。”

何美麗一拍腦袋:對哦,怎麽昨天我就沒想到報警呢?!

有主心骨真好!大事商定,何美麗優哉遊哉趴在床上看電視。隨口問一句楊薛蟬,是不是一定得12點前退房。沒想到,楊薛蟬說不放心她回以前的住處,幫她在這裏續住到國慶結束。

下午一點半,何美麗如約到樓下,上了楊薛蟬的白色suv。一路暢通到豔玲住家旅館。

胖嬸還是笑嘻嘻的胖嬸,見到何美麗跟她熱情地打招呼。

何美麗說要結賬。

胖嬸一邊嘩啦啦算賬拉單子,一邊不住眼地打量站在何美麗旁邊一臉沉默的楊薛蟬。

胖嬸兒帶路,一行人沿逼仄樓梯去了三樓。

熟門熟路,何美麗開鎖進房間。房內一如自己走時的模樣。

楊薛蟬站在門口,讓何美麗進去自己收拾東西。倒不是出於謹慎,隻是怕女孩子的東西不適合他旁觀。

胖嬸不住找話頭跟楊薛蟬說話,楊薛蟬一副恍若聽不見的表情。胖嬸隻得訕訕而歸。

何美麗收拾得很快。

結賬的時候發現住了快一個月,房費還不及五星酒店的一個晚上。何美麗有心自己付,結果被楊薛蟬霸氣十足地當仁不讓了。

全過程比設想得還順利,寶釵也好,玲瓏也好,壓根沒有露頭。

臨走,楊薛蟬忽然開口,朝胖嬸問:“何美麗隔壁有個叫寶釵的住客嗎?”

胖嬸認真思考一二,搖搖頭:“沒有。她一邊隔壁是位叫季峰的住客,經常出差;另一邊的鄰居,登記的是一個叫葉玲瓏的單身女孩。”

“有什麽事嗎?”胖嬸一臉好奇。

楊薛蟬笑著搖搖頭,拎起何美麗的行李,轉身走了。

“不出意外,這件事到此結束。”楊薛蟬對何美麗說。

“你怎麽知道?”

“老板娘的正常反應應該是保護住客*。相反,她不僅說了住客*,而且說得很詳細。無非是讓我安心,這件事到此為止。”

何美麗聽完一身輕鬆,仿佛賺了一萬二。

原來胖嬸的b計劃,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正文 第167章 擦肩的緣分

這一天,廖總和黃寶財又在fd大學裏溜達。

美其名曰找人,其實是奔食堂而來。

“那個老處女沒有再催你?”黃寶財吃著雪糕,有一搭沒一搭地問走在身旁的廖總。距離食堂開飯還有半小時,倆人在食堂前逡巡。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盛世美顏不自知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美色如刃:盲少高調寵傅先生的強迫症小公主戀愛日記懸旗國民男神是女生:BOSS花式寵南城有雨純情陸少火辣辣影後來襲:陸少寵妻無度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