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81

來,老服務員跳槽,或者留下。留下的都會得到晉升,哪怕是領隊長。唯獨林琳是例外。她是永遠的嫻熟端盤服務員。

有人為林琳打抱不平,林琳自己反倒像冷淡的旁觀者。

久而久之,她好像成了透明人。沒有人再關注她,沒有人再體諒她。工作量一天天增加,薪資總是“下次幫你申請”。

誰能想到,這樣一個沒有上進心的人,會在上班的時候被人看中挖牆角!

勞動合同解除的次日,林琳被通知必須搬離公司宿舍。

在宿舍收拾行李的時候,姐妹們紛紛圍過來詢問她的新工資。小林老老實實地回答:“9000塊。”

姐妹們馬上炸開鍋,憑什麽!林琳長得又不出眾,為人又不機靈,學曆算不上人才,她們辛辛苦苦,一個月才4500塊,憑什麽林琳就可以翻倍!

於是,笑臉變嘲諷臉。

她們開始心懷叵測地預言,一定是個皮包公司,說不定是一家不法公司,老板一定別有用心,說不定想借小林生個孩子……

小林吃驚到手上忘了收拾行李,想要反駁,轉念又想,算了,懶得費勁。

小林背上塞得鼓鼓囊囊的雙肩包,拎起一隻經濟適用的蛇皮袋包,默默下了樓。

事發突然,來不及找房租。整個上海,她隻有一位遠方表姐可投靠。

就算是投靠遠房表姐,她也不敢直接開口,而是通過老家的媽媽中轉,得到遠房表姐首肯後,她照著地址,又按媽媽囑咐,買了水果,拖了行李去登門。

據說遠房表姐的老公是一家數百人企業的老板,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遠房表姐倒是在年關親戚聚會時見過幾麵。可惜她一慣寡言,並不曾特別交談過。

遠房表姐還算熱情,但是又說因為老公的侄女周末也托管在他們家,所以隻能讓林琳借住到周五晚上。掐指算算有四天,小林感恩戴德,道謝不止。

老板說她可以中間休息一個星期再去上班,這就意味著她在這四天裏可以全心全意找房子。

果然,第三天就遇到了心儀的房子。一位崇明的姑娘意欲尋找合租人,共同分攤一處二室戶的房。一間臥室,租金2500元。地段離公司不算太遠,一部公交可直達。

一周後,林琳特意買了一套新衣服,穿戴一新去新公司上班。光是遠遠看到閃閃發光的鉑金大廈,小林就覺得雀躍得想飛。

新鮮與興奮,挑起她的期待。破天荒,她渴望擼起袖子大幹一場。

沒想到入公司第一個任務是起公司名,林琳覺得有力無處使。

“老板,我怕我起不好名字。”林琳說這話時憋紅了臉,深覺愧疚。

“不怕。隨便起吧。名字其實無所謂,隻要不太衰就好。”梁昉手一揮,大刺刺地說。

“如果隨便起都可以,幹嘛還要花一個星期的時間?”

“主要是培養感情。”梁昉回答。

林琳有些聽不懂。不過沒關係,老板看上去極其鎮定,她怎麽說,自己就怎麽做唄。林琳回外麵的辦公桌繼續想。

“我下午要約個人來。你提前準備些茶水吃食。”梁昉用座機給林琳打電話。雖然林琳與她隻一牆之隔。她就是喜歡拿起電話殺伐決斷又輕聲細語的腔調兒。

準備茶水吃食,這是林琳的特長。放下起名字的事情,林琳歡快地忙活起來。

午後,果然,一名男子如約而至。

頎長身材,低沉好聽的聲音,壓低的棒球帽取下,露出俊朗的五官,林琳再一次驚豔在門口。

“請問,梁昉在嗎?”來人詢問。

林琳認真想了一下,想出老板的名字就叫梁昉,於是欣然開門請進。

“陳小西!”梁昉從辦公室探出頭。原來並不總是矜持!

陳小西悠然踱步,透出慵懶意味,側頭略略打量一下身後的辦公空間,邁步進了梁昉的辦公室。

正文 第148章 討債討上門

陳小西意興闌珊會梁昉的時候,朱貝妮正在公司緊張待命。

上午過半,前台處突然闖進來一個人。這人陰沉著臉,一路無語,卻來勢洶洶。看架勢將直奔總經理辦公室而去,朱貝妮覺得出於職責所在,理應攔一攔。

“先生,您好!請問您找誰?”

來人甚至連冷笑都不屑於,隻管橫衝直撞。他麵前有兩個岔路口,分別通向兩個辦公室。他不確信該往哪個方向去,腳下一猶豫,朱貝妮便逮到機會站到他麵前。

她敢站,也是猜一位衣著不凡的中年人應該不至於對一名女職員動手。

果然,來人被迫停下。

“餘文慶,範文斌,你們tmd給我出來!是男人別當縮頭烏龜!找個小姑娘攔路有意思哇?”

朱貝妮嚇得臉色一白,罵街這碼事,她還從來沒有親身體會過。

全辦公室的麵孔,猶如被太陽吸引的向日葵,全都轉向了陌生男人和朱貝妮。朱貝妮絕望地平視過去,連l型公共辦公區隱沒的那部分,都有人探出頭來。梁佼覺得偷看不過癮,幹脆竄了出來。

“先生,這是辦公時間……請您不要大聲喧嘩……您有話慢慢說……”朱貝妮的勸阻好似獅吼中的蚊子叫。

朱貝妮算是看出來了,男人裹步不前,絕非因為她一個小女子攔路有功,而是因為他不清楚他的目標在哪裏。一鼓作氣的信念迫使他不能無功而返,萬一撲進的辦公室是空的,氣勢就沒了。

“餘文慶!範文斌!你們是龜孫王八兒子嗎?騙我錢財時的膽子喂狗了嗎?騙走我的錢財養婊子去了嗎?”

眼看來人越罵越離譜,身後辦公室內又悄無聲息,朱貝妮隻好拿起手機:“先生,您再這樣鬧下去,我隻好報警了。”

“好啊!報警啊!我求之不得!老子的血汗錢呢!看警察來了抓誰!”

糾纏吵鬧正不像話的時候,門後席地卷來一陣風,總助位置坐了一個月的朱貝妮明了,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了,身後總經理出場了。

“讓他進來!”總經理低沉咆哮。

朱貝妮連忙偏身一讓。

來人三步並作兩步,搶身進了總經理的辦公室。朱貝妮尾隨過去:“要倒杯水嗎?”

“不用。”

總經理關上了門。

歐耶,麵上需要總助做的事情她全部做完了,剩下的,就是豎起耳朵傾聽辦公室內什麽時候會冷不丁喊到她。

朱貝妮食不知味地坐在座位上。她隻有一個擔心,擔心身後的半麵磨砂玻璃牆會突然爆裂,四濺的玻璃渣子從身後飆她一身。

這個暴力色彩十足的擔心頑固地占據了朱貝妮的頭腦。朱貝妮隻得垂眼耐心寬解自己:放心,放心。玻璃是防爆玻璃!

正一遍遍念叨,忽聽有人在她臉前輕笑。

抬眼一看,是梁佼。

“你不好好工作,跑這兒幹嘛?”朱貝妮責問。鑒於新來的采購部員工不知道總經理的高壓為何物,朱貝妮覺得有必要威脅一下,好讓他們安全地不被波及到。

“嘖嘖,你比我想得有勇氣!”梁佼放出意味深長的目光。

小安近來的使命是:絕不給曖昧半點兒空間!

自梁佼從采購部工作區探出身,小安就開始目光不離他左右。見梁佼跟朱貝妮搭上話,更是不顧身家性命安全,腦中一片空白地就湊了上來。

“他不懂,難道你也不懂!快回去!”朱貝妮壓低聲音對小安說道。

久居總部,小安自然明白。隻是,眼下非同尋常。要走,也要把香香先生拉走——金庸武俠劇裏有一位香香公主,小安內心將幹淨帥氣的梁佼當作她的香香先生。

可是梁佼初生牛犢不怕虎,一會兒探頭張望辦公室內的剪影,一會兒低聲跟朱貝妮打趣。小安正幹著急,恰逢網管盛景全路過。

盛景全輕拍梁佼:“網絡監測出來你的電腦被植入了木馬,走吧,我幫你電腦殺殺毒。”梁佼這才戀戀不舍離去。

朱貝妮後背繃得筆直,本來如此火爆的事情應該可以興致盎然地旁觀的,可惜總助的身份迫使她成了局中人。朱貝妮第一次隱隱遺憾新身份。

她腦海中飛快地模糊推理起來的這個人。他應該是尾隨員工進入了公司。文惠要離職,人事招聘不到接手的新人,總經理安排粒粒接手輸單員工作,另聘前台。應當是恰逢粒粒在跟文惠做交接,前台沒人把手,他得以長驅直入。

他衣著優良,應該經濟寬裕;能當眾破口大罵,估計教養一般;聽他直呼老總姓名,猜測是故交;說自己被騙了錢……莫非來人是股東?

這個結論讓朱貝妮著實激動一小下。

如果朱貝妮沒記錯的話,似乎總經辦秘書交接文件中,有一份股權出讓合同,股東要求公司定期定量收購其股份。總經辦秘書每季度做的唯一一件事,大概就是替該人走一趟股權轉讓的流程。

按照股權出讓合同條款說明,流程批準後,公司每個季度都應該支付一定金額回購他的持有股票。

柳欣離職前忘了向財務提前申請的一筆轉賬,大概就是此人的。此人沒有如約拿到錢,便鬧上門來。一切都說得通了。

加上以往零星聽到的消息,朱貝妮知道公司成長的過程中並購過一家競爭對手。當時一定是以股權置換的方式,空手套白狼拿下那家公司。總經理一定是滿懷激情勾勒了一個光輝燦爛的美好未來,打動了被並購公司的老板,使他一時頭腦發熱,答應股權置換。

如今公司發展艱難,被並購公司的老板徒有“股東”虛名,多年心血化成一張紙,難怪罵上門來。

讓朱貝妮深感意外的是,總經理總是在各種場合大肆鼓吹公司無負債,僅此一點就勝過市麵上95%的公司!他良心何安!

總經理正直、熱血、儒商的形象開始紋裂。他曾經的語重心長,也顯得空虛乏力。

再看“總經理助理兼總經辦秘書”的抬頭,似乎誇張得有些可笑。作為身居其職的自已,也透著自欺欺人的傻勁兒。

這會兒,朱貝妮相當確認,晉升,才沒有那麽值得驕傲。

正文 第149章 大家當紅娘

股東闖公司,以雙方大罵和功夫茶杯滿屋子亂飛告終。

朱貝妮恭送走直呼上當受騙的股東後,迎麵遇上法務專員夏雨軒。

“你是怎麽保持鎮靜的?”朱貝妮一把抓住了她。

朱貝妮知道夏雨軒最近的日子不好過。她從自己這裏接手了無錫小王交通致死案,每天經受小王眾多家屬各種電話的狂轟亂炸,與一群殺紅眼的親屬寸土不讓地進行拉鋸戰。這還不夠,還需要抽出精力應對各種司法仲裁。

夏雨軒深陷麻煩,卻總是一臉鎮靜。你若多望一眼,她馬上浮現微笑。

“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夏雨軒流暢回答,停頓一秒,又補充:“離開辦公桌,就算生活。”

朱貝妮承認,自己道行太淺。

倆人要錯身而過時,夏雨軒輕輕轉過身:“你知道嗎?”她含笑慢吞吞地問。

“什麽?”

“肖皿皿要回來了。”

“哦。那她應該成功穩定後方了。”朱貝妮不禁也笑起來。她還記得,當初肖皿皿離職,是要回家搶回正相親的男友,說絕不能把調教了幾年的男朋友拱手相讓,便宜他人。

夏雨軒安靜地笑著,轉身前深深看了朱貝妮一眼,無聲走了。

朱貝妮忍不住覺得那是別有深意的一眼,可又琢磨不出深意何在。想到她一貫笑笑的,就懶得格外花心思琢磨了。

比起歸期未定的肖皿皿,朱貝妮更樂意想一下消失幾天的師父和近在眼前的國慶。師父最近隻肯文字聯係,不再像以前,動則把電話打過來。

郵件裏的英文文章還在繼續,微信裏也會有對錯點評,說不出哪裏不妥,朱貝妮卻真切感受到師父在疏遠她。

是找到夢中人了嗎?

是約會的女孩子禁止他聯係她嗎?

算了,還是想兩天後的國慶吧。

朱貝妮往回走,路過抽煙區去女廁,看到幾個吞雲吐霧彼此寡言以對的男同事,梁佼在裏麵尤其突出。

他抽煙的樣子,莫名讓人想起紈絝子弟。

剛邁步進衛生間,就看到賊頭賊腦往外看的小安。

朱貝妮扭頭看向小安看的方向。

“莫非,在偷窺梁佼?”朱貝妮湊小安耳邊道。

“噓——你知道嗎?梁佼開著寶馬來上班!至少30萬哎,我懷疑他工資有沒有三千!”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