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8

“我也好奇會是誰。”朱貝妮兩手一攤。

“會上到底怎麽說的呢?”

“根據平時表現,再加上本次去分公司督查的督查報告來選。估計總經理心中已經有幾個意向人選,所以出了到分公司督查的加分題,好確認最終是誰。”

“哦。”小安若有所思,眼睛骨碌碌轉。

“你想到了誰?”朱貝妮見她臉上胸有成竹的樣子,不禁去問。

“這還不明顯!陳夢陽、盧小雯、柳欣三個意向人選唄。”小安萬分篤定地說。

“怎麽想到她們三個?”在朱貝妮看來,這三個女孩子僅止工作認真而已,能力並不突出。

小安湊過來:“我覺得你比他們心思正我才跟你講體己話的,你聽過就算數,不要亂傳。你仔細想想肖皿皿的特點——總經理還在,對新助理的標準自然也沒變——這新助理需要心狠手辣,為人勢力,至少要不顧人情,像何美麗這樣八麵玲瓏的人精兒肯定不會被選上。”

“總經理所謂的執行力強。”朱貝妮不覺一笑。

“對頭!第二要榆木腦袋。做事絕對不動腦子,凡事向領導請示,說一步做一步,唯領導馬首是瞻。領導用得放心。所以聰明、有能力的一大片員工都排除在外。哎呦!照這個思路,粒粒也可能是助理人選呢!”小安一拍大腿。

“哪有職場新人上崗這麽重要的崗位?”

“這你就不懂了。總經理助理,可輕可重,不一而足。可以是花瓶,僅止充門麵;也可以是左膀右臂,得力助手。能力不重要,重要的是忠心。越是單純的人,越容易忠心呢。”小安越說越覺得有理,說得自己頻頻點頭。

朱貝妮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你且等著看。看這節奏下周結果就出來了。”小安眼睛朝陳夢陽、盧小雯、柳欣三個人的工作位望去。她們三個都去吃午飯去了。

“走吧。我們也去吃午飯。”朱貝妮說。

“你先走吧。”小安神秘一笑。

等朱貝妮到樓下食堂拿好食物進餐的時候,意外瞄見小安在跟陳夢陽、柳欣同桌吃飯。小安正往倆人手中送酸奶呢。酸奶明顯不是食堂配給的普通盒裝酸奶。

等朱貝妮吃完午餐從餐廳走出來,又意外看到小安拿著兩隻可愛多,硬塞給盧小雯一隻。小安看到朱貝妮也在,卻沒任何將手中的謙讓給朱貝妮的意思,而是略有得意色的自己剝了吃。朱貝妮轉過目光,假當沒看見。

路星星從人群中擠過來:“天哪!怎麽說熱就熱起來來!”

“你要吃冷飲嗎?”沒想到盧小雯竟然將手中還沒下口的冰淇淋隔著朱貝妮遞給了路星星。

“謝謝!”路星星伸手就要接。

“不給他吃!”小安劈手攔住。

“小雯給我的!”路星星推小安的胳膊。

“不管!就不給你吃!”小安拿身子堵在路星星麵前。路星星再伸手,就輕易可以把小安環抱在懷裏。朱貝妮還以為沒頭腦的路星星毫無顧忌呢,沒想到他竟然像投降一樣舉起來兩隻手,身體向後一縮,緊緊靠近電梯壁。

看得朱貝妮和盧小雯都笑了起來。

小安渾然不覺,仍舊惦記著她的冰淇淋。眉眼一轉,嬌聲對盧小雯說:“人家送給你的,你再送給人家,也不怕我傷心。”

盧小雯舌頭一吐,馬上咬了一口,表示絕不再送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路星星看向半空,哼哼地說。

小安假裝不小心,狠狠踩了路星星一腳。

大家都出了電梯,路星星還蹲在地上捂腳。

“你腳還好吧。”等路星星幫朱貝妮升級公司郵件的時候,朱貝妮想起午間的小插曲,笑著問。

“不好!快虛脫了。衛生巾鞋墊雖然吸汗,也太保暖了!還是得冬天才能用!”

朱貝妮哭笑不得。衛生巾事件還沒有落幕啊。

當天下午,督查人員分配表就貼出來了。

朱貝妮意外地發現,自己也名列其中。她的督查對象是無錫分公司,督查兩天。因為在上海之外,需要在無錫住宿。掐指一算,這個周末又泡湯了。

給陳小西打電話,繼續請假。

“我感冒了,走之前你快來看我!不然回來要跟遺體告別了。”陳小西道。

“實在太趕了。再說,不趕也不去。”朱貝妮笑。

“我跟你說個正經事。”陳小西壓低聲音:“我家人在逼我相親。對方是個小學老師。”

“去呀。”

“你就不怕為師被人看上?別急著回答!你要想好再回答,世間唯一的我,被人看上了可就沒有了!……等等,你今天還是別回答了!”

“好。”朱貝妮樂不可支。每次在電話中,朱貝妮認識的仿佛是另外一個陳小西。見麵的陳小西則正常得多。

下班之前,朱貝妮提前聯係了無錫分公司的負責人周本舟,告知他需要在公司流動宿舍借住兩晚。

周經理非常熱情,一口一句“歡迎領導下來指導工作”,聽得朱貝妮頗尷尬。不過周本舟經理一向以善於說冠冕堂皇的話而出名,朱貝妮爭取不往心裏去。周經理讓朱貝妮訂好車票將車票信息發給他的助理小王,因為“小王一天到晚沒啥事”,正好可以去火車站接她。朱貝妮含混兩句,沒有明確答應——公司明確規定督查人員不能給分公司添麻煩,影響分公司的日常工作。

雖然嫌無錫周經理阿諛,放下電話朱貝妮發現自己還是挺開心的。“伸手不打笑臉人”,不知怎麽,她腦海裏跳出這句話。

這趟欽差之旅,笑臉經理碰上心軟大臣,必定吉多凶少。

正文 第十章 當欽差大臣

當天下班回來,不少同事都在收拾短途行李。何美麗有些鬱鬱寡歡。

“你怎麽了?”曾媚溫柔地問她。

“我要去的地方,有一個冤家。”

“你可真是廣結情緣啊。”

粒粒驚慌失措跑進寢室:“我的習大大呀。我也要去督查?他們欺負我怎麽辦?”

“什麽類型的欺負?欺負到什麽程度?”何美麗馬上精神起來,一臉壞笑。

“我就是不知道,所以才害怕呀。”粒粒搓著手,原地團團轉。“幹嘛派我一個小前台去督查啊。”

朱貝妮拉住粒粒,好言寬解:“別急。不是發的有督查表嗎?你按照表格內容一條條找相關負責人去確認就好了。才不會有人難為你,他們還怕你難為他們呢。”

“哎呀不好。我要拉肚子去了。一緊張就想拉肚子。”粒粒捂著肚子往衛生間跑。惹得一屋子的人都在笑。

“真羨慕你們。我也好想去當一回欽差大臣。最好讓我去常州,順路回一趟家!”正認認真真塗腳指甲油的文惠歎息道。她屬於采購部寄放在總部輸入采購單據、將采購信息歸檔的人。“天天輸單,我快連話都不會說了。”

“巧了!我一直在想,如果可以換崗,我願意換什麽崗位?采購、客服、銷售、行政——財務和內刊就不說了,人事我本身就在做——我想了一個遍,最後發現你這條漏網之魚。我覺得我就想跟你換崗!我就喜歡你的工作,不用跟人打交道,不用張口說廢話,甚至不需要動腦筋花心思!上班養神兒,下班可勁兒玩!還有什麽好挑剔!完美的工作啊!”何美麗一本正經地對著文惠感歎。

“我們是生活在同一個地球嗎?”文惠抬起頭,與何美麗對視。

“幫我也塗塗唄。”何美麗遞上一隻腳。

“好。”沒想到,文惠毫無芥蒂,竟然滿口答應,認認真真幫何美麗塗起腳指甲來。

第二天一早,夥伴們結伴去虹橋火車站。分別坐高鐵出發去別的城市。

路上朱貝妮備了一本書,正閑閑的看著,手機響了。隨意地一看,嚇的整個人立刻精神萬分——竟然是碩士生導師李老師。

李老師摒棄寒暄,開篇就語氣不善,質問朱貝妮是否還記得自己尚未正式答辯畢業,“趕快給我回學校!”情急之下,朱貝妮想到了無錫周本舟經理,不管李老師教訓她什麽,她一律嘻嘻笑著接受,見縫插針地道歉,說下周“馬上、一定、立刻”回學校。李老師一句話沒說完,自己噗嗤笑起來:“好你個朱貝妮,大上海沒呆多久,人倒圓滑起來了!好!好!李老師最怕教出來的學生書呆氣,怕你們這些單純的孩子進了社會要吃虧!你看吧,下周四之內到校就好。”

掛了電話,無心看書,趕快聯係其他同門。

那些在外實習的同學無一例外都接到了導師的“威脅”電話,想必是答辯在即,導師們怕日久生疏,趕快召集他們回學校溫習論文吧。其實畢業論文內審的工作在去年年底就完成了,不然給大家十個膽,也不敢置畢業論文不顧去校外實習。

看來下周乃至未來兩三周都需要跟陳小西請假了。想到陳小西,朱貝妮又樂了。每次電話裏講起話來他都腦洞大開,這次告知他自己需要返校,還不知道他會說出什麽話來。朱貝妮隨手將新消息發給陳小西。過了好一會兒,仍不見任何回複。說不定被家人逼去正相親。朱貝妮暗想。

和諧號快速奔馳,很快無錫東火車站到了。

朱貝妮隨著人流出站,抬手看看時間,才八點二十分。自己查過從火車站到分公司的交通路線,也不過20來分鍾的路程,看樣子可以在車站內吃頓簡餐。

朱貝妮正左顧右看,忽然看到一個人舉了一個牌子,赫然寫著自己的名字。正不可思議間,又確鑿地聽到了自己的名字。“朱貝妮小姐,無錫xx商貿有限公司小王來接。朱貝妮小姐,無錫xx商貿有限公司小王來接……”原來一直有個小廣播,隻是人多嘈雜,自己心不在焉,直接當背景雜音聽了。

朱貝妮舉步維艱,不知道該走過去,還是該假當沒看見。

猶豫之間,舉牌接人的姑娘已經目光鎖定了她。隻見那姑娘萬分篤定,衝著她熱情招手,高聲喊道:“朱貝妮!”

她隻得應聲。

“原來真的是你!”對方爽朗地笑起來。

朱貝妮一臉黑線,原來是詐喊。

“萬一不是我呢?你喊得這麽熱情!”朱貝妮問。

“不是就不是唄。火車站這種地方遇到的人,說不定一輩子不會再見第二麵。”姑娘一摔披肩長發,明媚地說。

“你就是王珍珠?”朱貝妮忍不住問。眼前的這個女孩幹淨利落,雖然五官不出眾,但組合在一起,笑眉笑眼的模樣分外令人舒服。

“對呀。我就是小王。你的報紙我一個字都沒露,啥時候也報道一下我們無錫分公司的銷售先鋒唄。”

“行啊。我求之不得。”朱貝妮心情大好。一麵任好心情蕩漾,一麵偷偷想原來自己底線這麽低,一誇內刊就喜不自禁。

王珍珠竟然開了一輛極其招搖的粉紅色迷你庫珀。

“無錫人都這麽有錢嗎?”朱貝妮坐上副駕駛,脫口讚道。

小王笑得咯咯咯,她看一眼朱貝妮:“你不知道嗎?這是周買的私人車啊。”

朱貝妮謹慎地住了口。她腦海中飛快閃過各種疑惑,但什麽也沒有問。

“我是不是把天聊死了?”小王又咯咯咯嬌笑起來。笑聲聽起來特別開心。

朱貝妮跟著笑:“是我把天聊死了。”

“你這樣閉口不問我反倒挺難受的。你問呀!”小王嫵媚地求道。

“問什麽?”朱貝妮有心問,又不想真的問。

“問,比如說,咳咳,周經理一個大男人怎麽買這樣一輛女人兮兮的車?周經理買的私人車怎麽給助理開?天哪,助理跟經理到底是什麽關係?”小王邊說邊笑,眼睛都笑成了月牙。

朱貝妮傻傻跟著笑兩聲,不置可否。不能否認,這些疑惑的確在頭腦中閃過。

“哎呀,無趣!”小王嗲嗲叫一聲。“早知道你這樣我就不來接了!”

“我怎樣?”朱貝妮一臉迷惑。仔細回想,自己沒有哪裏不妥啊。

“我來接人,就圖你們來問呀。旁敲側擊地問,心懷不軌地問,幸災樂禍地問……那種懷著小九九還以為自己聰明到把別人騙進去的模樣,好玩兒極了!哎呀,偏偏遇到個你!白辛苦一場!”小王佯裝抱怨,卻又毫無氣惱。

“為什麽這麽希望人來問呢?”朱貝妮好奇。

“因為很酷呀。”小王歪過頭看一眼朱貝妮。

“酷?”朱貝妮百思不得其解。

“咳咳,我來跟你演示:‘周經理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怎麽買了一輛女人兮兮的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